小說

【貧乳轉生】(第七六回) 音弱伴身邊之2

波喵 | 2021-12-08 16:25:15 | 巴幣 0 | 人氣 51

連載中貧乳轉生
資料夾簡介
身為貧乳的我,就算轉生到異世界還是貧乳?不,我直接變成男的了。

太陽漸漸的變成了橘色,在海的另一端沉了下去。

音弱再度化身為半龍人型態,走到我了我身邊,我把兩手舉高像是投降的那樣,因為我以為她會像是一開始的那樣抱著我的帶我走。

「嘿!」音弱抱起了我。

不過,這個抱法,和一開始的不一樣,這樣的抱法就是俗稱的"公主抱"。

「這樣太害羞了,音弱,放我下來阿!」我害羞地遮住了臉。

音弱笑著說:「不用害羞歐,就讓我這樣抱著你回去吧。」

沒等我反駁,音弱那對漆黑的大翅膀劇烈的拍打起來,在沙灘上捲起大量的沙塵,一跳,就飛到了高空。

而我的脖子,差點被慣性給扭斷,我抱怨的說:「好可怕好可怕,這樣飛行有夠可怕的,沒有東西可以抓,感覺會被丟到海裡餵魚。」

音弱說:「那你就抱著我吧,響,兩隻手圍著我脖子那樣抱著,就不會怕了歐,還有不要看海,看著我的臉吧,這樣恐懼會少點。」

我別無選擇,我伸出了雙手抱著音弱的脖子,把視線從海裡改到音弱的臉上。

她的臉就離我不到幾公分,能清楚看見她的皮膚,還有各種細節。

好像有東西飛了過來,這種高空,似乎是鳥類的羽毛,一下子拍到了音弱的臉上,似乎眼睛被羽毛根給刺到,她一隻眼睛紅紅的,眼淚不停流出來。

我說:「還好嗎?」

音弱回答:「還好,這種事情不是一天兩天才會發生的,響可以幫我把眼角的淚水給抹掉嗎,有點點礙眼。」

我伸出手來,照著她的希望將她眼角上的淚水抹掉,音弱重新眨了眨眼,再度加速飛行。

當然,我抱得更緊了,都不知道她是不是故意這樣做的,我全身緊繃著,腳趾也緊緊的扣著鞋子,害怕一不小心鞋子就離家出走。

「飛慢點啊,小心紅綠燈阿!」我喊著。

音弱說:「天上沒有紅綠燈的歐,是無限高速公路歐,請抱更緊點,這樣我會很幸福,阿!我的意思是......」

我抱得更緊了,音弱紅透了臉把視線轉到我的臉上。

「響?」她叫著我。

但我並不是想要討好她,才抱緊的,是因為真的要掉下去了,不得已這樣做。

終於到了旅館前,音弱緩緩降落,把我放了下來,我的腳一著地,就倒在地上,我說:「音弱航空,我再也不坐了......」

音弱蹲在我旁邊,用手指戳了戳我的臉頰說:「亨亨,人類還真脆弱呢,下一次我會用更好的方法載你的,這一次我壞心眼,想要響可以跟我撒嬌,對不起阿。」

我說:「撒嬌甚麽的,是我最喜歡做的事情,不用逼我做,我自己就會做的,能不能麻煩妳背我回旅館,我雙腿軟了,動不了了。」

音弱一臉沒辦法的將我再度抱在身上,又是公主抱,我瞪大了眼輕輕拍了她的肩膀說:「難道妳要這樣把我抱回去?」

「對阿,有什麽問題嗎?」音弱回答著,似乎不知道我在擔心甚麽。

我皺著眉頭回答:「問題可大了,我現在可是男孩子,身高還比妳高上很多,這樣子像公主那樣被抱著然後還被人看見的話,那該有多羞恥阿。」

音弱想了想後說:「那不如,就用背的吧,來。」

她蹲了下去,用手指比了比自己的身後,我接受了這個提案,將身子貼在她的身後,我兩手從她脖子後環繞到她身前,我的雙腿被她的雙手扣著,她輕鬆的站了起來。

「準備好了嗎?」她問。

「摁。」我回答。

進去旅館,經過大廳,還有前台,服務員看到我們的樣子,臉上露出非常微妙的表情。

真恨不得有個洞能把自己塞進去。

終於到了我們的房門,從門外到這邊,明明只有一分鐘的路程,卻走得像是一百年一樣久。

音弱打開門後,將我揹到床旁,一把將我放了下去。

躺在床上,我說:「謝謝啦,音弱,真是幫大忙了。」

音弱卻不懷好意的看著我。

「音弱?」我害怕的問。

果不其然,音弱像是母老虎那般的往我這走來,爬上了床,一步一步慢慢接近我。

最後兩手撐在我臉旁,她的吐息吹在我臉上,我害怕的撇開了頭。

音弱嫵媚的說:「怎麼阿,看看我的臉。」

我慢慢轉過頭,害怕的看著音弱。

音弱說:「龍人族阿,以前有種習俗,大概就是想找另一半的話,就是打敗另一半,用武力征服對方,這就是過去龍人族的習俗,不過漸漸地和平年代到來,這種習俗也日漸式微。」

我回答:「這時候跟我說這個,該不會要打我吧?」

音弱伸出手來摸著我的臉龐,她用手指抹著我的額頭,她笑著說:「真弱阿,人類,響假如想要跟我對打的話,應該連資格都沒有歐,不要說輸了,就連活下去都很困難呢。」

我說:「我有這麼弱嗎?」

音弱回答:「我不會騙你的,所以說阿,要不要反抗我看看,因為接下來,我要欸嘿嘿嘿你歐。」

說著說著,就把嘴靠近我的脖子,我害怕的想推開她,儘管我使用全力,但她始終無動於衷。

我說:「真的要吃我嗎?至少先把我弄死吧,我不想被慢慢看著自己被吃掉。」

音弱鬆開了嘴,她說:「才不是要吃你呢,難道你真的不知道我要做甚麽嗎?」

她這樣一問,搞得好像我是笨蛋一樣,我確實知道她要做什麼,只是我沒說破,不過這也讓我一直累計的情緒爆發出來。

我抓著她的肩膀,腰用力一挺,我反過來將音弱壓在床上,音弱嚇了一跳。

「好厲害,居然真的反抗成功了。」音弱說。

我回答:「我啊,是真的很愛音弱,當然是朋友的愛,不過我說實話,變成男生後,我漸漸對女孩子有了奇怪的感覺,視線常常不自覺的往胸、大腿、屁股之類的地方看,我覺得這樣的自己很下流,但是這也無法避免。」

音弱說:「因為是男孩子,這也無可奈何啊,不用責怪自己歐。」

我搖了搖頭說:「但是音弱,我也是用同樣的眼光看妳歐,明明長的超級可愛,卻穿的像是男孩子的樣子,偶爾這樣像是女孩子的表現,這反而更讓人興奮,音弱,我真的會襲擊妳的,只要妳繼續做一些這樣的舉動,這樣親我的脖子,
還有各種各樣的舉動,我真的真的會受不了歐,我害怕音弱討厭我,所以我不停忍著自己的慾望,害怕哪天妳被我嚇著了。」

音弱卻再次輕鬆的將我壓在床上,她說:「可以歐,假如是響的話,我的第一次給你也沒什麼大不了,就算以後響選擇了別人,我也不會有怨言的。」

我伸出手摸著音弱的頭說:「笨蛋,女孩子應該要更加明哲保身的,而且就算我想做,我也不知道我的那邊該怎麼用,畢竟我以前的那邊長得跟妳一樣啊。」

音弱卻笑了起來。

我疑惑的說:「怎麼了,笑這麼開心。」

音弱回答:「沒有,只是跟響說這些色色的話題,感覺好幸福,不知道為什麼,活了這麼久,第一次感覺這麼開心,響阿,真的不跟我交往嗎?我知道我很煩,但是我就是這樣的性格歐。」

我說:「當然,被我最棒的朋友喜歡著,我也很幸福,但是我沒有交往的打算,假如音弱妳這樣想好了,音弱哪天變成了男孩子,會想要跟妳的女性朋友交往嗎?」

音弱想了想後說:「我的女性朋友......日向?」

我說:「那是妳的妹妹吧,我是說"朋友"。」

音弱說:「沒有歐,可娜可算不算?」

「算。」我迅速的回答。

音弱看著天花板想著,一下子就得出了結論。

「可娜可確實非常可愛,胸部又大,體型也很色情,聲音又很好聽,就算我是女孩子我也很喜歡她,但是假如我變成了男孩子的話,我還是會選擇響歐。」

我拍了她的頭說:「笨蛋,我才不是那意思,真是的,算了,就這樣吧。」

只見音弱溫柔的微笑著看著我,我嘆了口氣,懶得向她解釋,只好也微笑的與她對視。

不過,雖然我嘴上有點點不饒人,但是這樣的時光,我希望一直一直的繼續下去。

晚餐過後,洗澡的話,我則是獨自在落地窗的外面,一個人孤單的在泡溫泉。

「我還以為音弱會搶著跟我一起泡呢,是害怕自己胸部小被我嘲笑嗎?」我笑著對著空氣說。

後背靠在岸旁,兩手放鬆的搭在岸邊,我往天上看,漆黑一片的天空,一點一點的星星閃爍,在月亮的照耀下,周圍鬆散的雲也透著美麗的光。

周圍很安靜,只有溫泉滾滾的聲響,而我的鼻尖忽然碰到了冰冰涼涼的東西,伸出手去觸碰,一片雪花在指尖有如曇花一現的融化。

接著更多白色的雪花從天空掉落下來,溫柔的降落在我身上。

因溫泉而提高的體溫,讓雪花沒辦法在身上停留,化作冰涼的水滑出身體,與溫泉混在了一起。

「是時候進去房內了。」

我趁著雪還沒有變大之前進去了房內,拿著毛巾我打算擦乾身體。

「響,妳洗好了歐?嗚阿!」音弱正好從浴室出來,目睹了我還沒有穿衣服的時候,她馬上摀著眼退回了浴室。

我馬上把身體擦乾,迅速把浴袍給換上,我對著浴室門說:「那個,我好了,可以出來了歐。」

音弱把門開了一個小縫隙,從裏頭偷偷瞄著我看。

我說:「怎麼了,出來吧,小貓咪。」

音弱問:「不會生氣吧,看到你的身體。」

我尷尬的笑著,我摸著自己的胸膛說:「我不會為這種事情生氣的,而且我以前常常跟音弱二號一起洗澡的,彼此的裸體早就看爛了,所以對音弱二號沒有什麼羞恥感,所以對妳大概也差不多的感覺。」

音弱這才從門另一邊走出來,她低著頭說:「要一起洗澡的話......我會很害羞的呢,我的身體只有妹妹看過,要給響看的話,要做點心理準備。」

我說:「才沒要看妳裸體呢,笨蛋,音弱阿,要聽我說話阿,不要自己扯一些奇怪的東西。」

音弱嘟著嘴反駁:「才沒有扯,只是在未將來做準備,搞不好響以後還是愛上了我,到時候可能會逼迫我叫我跟你洗鴛鴦浴,為了到時候不會落荒而逃,響!」

我回答:「在這呢。」

「請看看我的裸體吧,嘿!」音弱剛說完就把自己的浴袍對著我拉開,就好像是暴露狂那樣,但我也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閉上了眼,轉過身去。

「別這樣,女孩子要更加注重自己的節操,搞不好音弱以後還是會喜歡上其他人,所以要把最重要的第一次,留給真正最重要的人啊。」我激動的說著。

音弱卻回應:「純潔阿,第一次阿,這種概念,並不適合套用在龍人族歐,畢竟是完全不同的種族,就像是龍人族並不像人類是一夫一妻,也不會注重年齡的,更不會在意對方生過多少小龍。」

我皺著眉頭說:「欸,真的嗎?」意識到音弱可能只是想把我當作她后宮之一那樣收藏的我,感覺到了一絲絲的不悅。

音弱回答:「不,是假的,龍人族跟人類大同小異,但是我想要說的是,響假如娶了別人,還想要娶我的話,我會同意的,因為我只想要待在你身邊,不只是單純一輩子,而是永遠,可以嗎?」

傻傻的在擔心著的我,紅起臉來,為了遮羞跳到床上,把自己的臉埋到枕頭去。

「嗚嗚嗚(大笨蛋)。」我口齒不清的罵著音弱,但是更多的是在罵著自己。

音弱也爬上了床,燈也在同時熄滅了,音弱趴在我身旁,我把頭轉過去,只見音弱的臉上帶著幸福的微笑看著我。

她的瞳孔是如此的美麗,深不見底,神秘的像是深淵的樣子。

在月光的照耀下,她顯得更加美麗、成熟,就算只是看了一眼,她的姿態卻永遠的烙印在我的腦海裡,我不禁再度紅透了臉,不得不承認,自己被音弱吸引著。

「我愛你,響。」她小小聲地在我耳邊咬耳朵,讓我身體不禁顫抖了一下,我的身體變的非常的熱,明明是這樣的冬天,卻感覺身體在流汗。

我沒有回應她,她卻伸出兩手把我摟到她的懷裡,我拍了拍她的手後抱怨說:「音弱,好緊阿。」

不過,音弱的聲音卻開始顫抖了起來,呼吸也急促著,並時不時抽泣著,我也意識到,音弱好像哭了。

「難道......妳在哭嗎?」我沒辦法抬頭確認,但是音弱發出的聲音,不是哭的話,難道是笑嗎?

「嗚阿阿阿阿,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你離開我啦,嗚嗚嗚嗚。」她終於卸下了面具,嚎啕大哭起來。

「怎麼了阿,音弱,這麼突然哭起來,不哭不哭歐。」我輕輕拍著她的背試圖安慰她,但是看起來好像沒有起多大的作用。

音弱依舊邊哭邊說:「我想要今天把響攻略下來,但是我不知道該怎麼樣做,這次假期過去,就要離開你了,我真的不要離開你,一生,永遠都在一起啦,嗚嗚嗚嗚......」

我說:「難怪今天的音弱怪怪的,雖然今天的音弱很新鮮,但是我還是比較喜歡以前的音弱歐,還有,這才不是什麼分開,分開就是為了在見面的準備阿,就算分隔兩地,我一定會定期去找妳玩的,放心吧。」

但現在的音弱什麼也聽不進去,她繼續哭泣著,大力的把我的頭埋在她的胸口,就好像是逼著我去聽著她的心跳,了解她的心情一樣。

我伸出手來,摸她的胸說:「有啦,我有聽見音弱的心跳,也知道妳的心意,但是......欸?」

多捏了幾下,手上傳來的柔軟,並不是假的,不像是墊出來的,是貨真價實,軟綿綿的胸部。

「音弱,妳現在是發情期?這胸部是真的。」我問。

回想起過去,音弱曾經說過,龍人族的女孩在發情期的時候胸部會變大。

所以我有一瞬間,猜想音弱,會不會是因為發情期才愛上了我,音弱只是被賀爾蒙的給騙了。

我繼續確認手中的感覺,音弱也沒有阻止我摸。

但音弱卻忽然鬆開手,抓住我的雙手大力的將我壓在床上,她臉上的淚珠不停滴在我的臉上,我一臉訝異的看著音弱,被音弱的舉動嚇到了。

音弱說:「是阿,是發情期,但是這才不是因為是發情期才讓我愛上你的,你一定要知道這一點,我的愛才沒有這麼廉價,相反,我的發情期是因為我愛上了響,才開始的。」

她居然讀懂了我的心思,這害我有點點感覺對不起她。

音弱放鬆下來,倒在我身上,慢慢的又將我抱住,像是害怕我受傷的那樣摟著的感覺。

她嘆了口氣,她哽咽的說:「愛上一個人,為什麼這麼痛苦,明明就在我面前,卻覺得你好遠,好遠,遠到我看不見你,你在哪裡啊,明明抱在我的懷中,卻感覺你隨時隨地會消失,不要消失阿,我.......」

似乎想要再說什麼的她,卻在這裡戛然而止,至此,她再也沒有說話,直到假期結束。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