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貧乳轉生】(第七一回) 與日向一起之2

波喵 | 2021-11-30 15:55:41 | 巴幣 0 | 人氣 44

連載中貧乳轉生
資料夾簡介
身為貧乳的我,就算轉生到異世界還是貧乳?不,我直接變成男的了。

午餐過後,我特地的打開了落地窗,我向日向說:「欸欸,來看,這溫泉旅館的每個房間都有自己的小溫泉呢,過來看。」

日向半信半疑的走過來,到走到我身旁,她看著我,我微笑著為她指了方向。

「哇!真的有,我想泡泡看。」

我從房內的衣櫃裡翻出了浴袍,我特別找了給小孩子用的浴袍拿給日向。

「來,穿上吧。」

日向接過浴衣後,把浴袍靠近了鼻子聞了一下,她說:「這是幹嘛用的。」

我說:「我也不知道,但是感覺穿溫泉,阿不是,是泡溫泉的人都會穿......吧。」

日向笑了出來,眼淚都從眼角流了出來,她摀著肚子大笑說:「穿溫泉是什麼,阿哈哈。」

我瞪了她一眼,我拍了她頭一下,我說:「別笑了,人都會說話的,阿不是,是說錯話。」

日向已經在地上滾來滾去了,房門外充斥著日向的笑聲,從來都沒聽過她笑的這麼開心。

我說:「好了啦,來泡溫泉吧,聽說這裡的溫泉養顏美容,甚至胸部會變大,雖然我不知道現在我的胸部變大有什麼用,但是我也想泡看看。」

日向停下笑聲,她說:「欸,這句話沒有笑點阿。」

我說:「什麼笑點,原本就沒有笑點,好了快點脫衣服。」

我說著自己就開始脫上衣,日向連忙摀著眼睛說:「變態!」

我的動作停在一半,我說:「什麼變態,快點一起阿。」

日向紅著臉說:「你想跟我一起洗?會不會太超過了。」

我想了一下,我尷尬地笑了。

「欸?歐,對不起,我忘記我是男的了,阿哈哈,妳先去泡吧。」

接著就把衣服穿了回去。

日向站在原地盯著我看,沉思了一下說:「算了,一起洗吧,反正要穿著衣服的。」

我說:「穿衣服,泡溫泉不可以穿衣服的,沒關係,日向就先去吧。」

日向卻興趣勃勃地說:「沒關係,一起來吧,快點脫衣服。」她邊說邊拉著我的上衣。

害怕上衣被拉壞,我半推半就地就脫了衣服,而日向也脫得精光,身上只有圍著一件小毛巾而已。

日向坐在溫泉旁的石頭上,將腳嘗試性的放入溫泉中,因為太燙又將腳收了回來。

我說:「我小時候天氣冷泡腳的時候,都喜歡先泡冷水,之後才放到熱水裡面,因為這樣就可以很快適應熱水的溫度了。」

日向聽後就先到一旁的水龍頭打開後,將她的小腳用冷水沾濕,之後又坐回到原來的位置。

「嘿!」

日向將腳插入溫泉中後,沒有像剛剛那樣排斥,慢慢地連同大腿,最後全身泡到了溫泉裡頭。

我說:「怎麼樣,不錯吧。」

日向靠在一旁,哈出了一口熱氣,她轉過頭來說:「響,別在旁邊看了,一起來泡阿。」

我也進到溫泉內。

我坐在她的對面,而日向卻像是變態那樣仔細的端詳著我的身體。

我說:「日向,這樣看著我的身體我也會害羞的歐。」

日向說:「這就是男孩子的身體阿,好棒毆。」

我這才意識到,日向並不是她外表那樣是小孩子,實質上她已經是個大人了,甚至都可以算得上是祖母級別的人了,不過龍人族的壽命似乎非常長,對龍人族來說,日向確實是小孩,但是論精神來說,日向也許已經是個對"性"有著濃厚興趣的女人了。

我不禁害怕的擋住自己的身體,但日向卻皺起眉頭的起身,往我這裡走來。

「別擋住阿。」日向嘟著嘴不悅的說道。

「不要這樣阿,日向阿姨。」我害怕的試圖抵抗。

日向冷冷地,面無表情的把頭上的水給撥掉,她說:「乖,讓我看看。」雖然只是很普通的一句話,但是我卻感到無比的壓力。

我確實被嚇到了,我只好將手放了下來。

日向這才開心的蹲在我面前,視奸著我的身體。

一下子,羞愧地心情在身體瀰漫開來,我說:「夠.....夠了吧?」

日向說:「摁?什麼夠了。」

我再次擋住身體說:「我覺得這樣子很奇怪,日向對我的身體很有興趣嗎?」

日向紅著臉慌張地說:「才......才不興趣呢,我討厭你,我也討厭你的身體!」

日向如此說著,卻還是死死盯著我看。

往好方向想,這可能是能和日向搞好關係的機會。

我再次把手放開,我說:「日向,想摸摸看?」

日向眼睛一亮的說:「欸,可以嗎?」

還沒等我的再次回應,她就把她的鹹豬手伸出來,往我的胸肌上摸去。

「好硬,好厲害。」

被摸到的感覺,有點點奇怪,這是什麼樣的感覺,跟我還是女孩子的時候,觸碰的樣子完全不同,也有可能是因為是被其他人摸吧。

日向繼續靠近我,把她的手又往我的手臂上摸去。

「哇哇阿,好厲害,跟姊姊的手臂完全不同呢,我咬!」

日向咬住了我的手臂,而她的咬合力就好像是跟剛出生的小貓一樣,手上完全沒有痛感。

但是我還是緊張的說:「欸欸欸,日向?」

因為日向是龍人族,也許日向就真的把我當作食物看待,回想起剛剛日向看我的眼神,搞不好對我的感覺不是"性",而是"食欲"。

日向鬆開了嘴,用鼻子在我手臂上大力的吸了幾口,她品嘗後說:「摁,有溫泉的味道呢。」

我緊張的張開嘴問:「日向,該不會要把我吃掉吧,我可不好吃歐。」

日向聽後,卻臉露邪惡的笑容。

「不試試看怎麼知道,我開動了,哈姆!」

她張開口,大力的咬住了我的手臂。

我緊張的甩著手說:「欸欸欸欸,不要真的咬阿!」

日向又鬆開了嘴,她對我笑著說:「嘻嘻,嚇到了吧。」

「不.....不要這樣嚇我,日向難道真的會吃人嗎?」

日向把手指放在自己嘴前,她抬頭微笑著說:「你猜呢,欸嘿嘿。」

我手臂上的咬痕,和日向的小嘴之間還牽著一條黏稠的銀絲線,模樣非常的色情。

我的心臟大力的跳動了一下,感覺自己被那樣的場景給萌到了,我深呼吸幾口,才把心情穩定下來。

「日向,不可以在這樣做了,我雖然過去是女孩子,但是現在已經是男孩子的身體了,所以,有可能會襲擊妳歐。」

日向聽候卻不害怕,甚至還回嘴說:「來阿,敢襲擊我的話,姊姊可不會放過你歐。」

我咋了舌後說:「居然來這招,可惡。」

溫泉的蒸氣越來越多,我也漸漸覺得有點暈了。

我說:「不跟妳玩了,我要先出去了。」

日向拉著我的手說:「再多泡一下啦。」

我說:「不行,我會暈倒的,人類的身體可是很脆落的。」

日向意猶未盡的放開了我,我上了岸,日向也跟在我的身後。

兩人都換上了浴袍,在房間裡面坐在床上,無聊的看著電視。

時間漸漸來到了晚上,感覺是虛度了些光陰,不過這就是人生,哪有人生都是非常充足的過著,那肯定很累的,不如放鬆著活著,像這樣跟某一個人在一起,也是挺幸福的。

不過,日向越來越漂亮了呢,不知道是心理作用還是怎麼樣子,今天的日向看起來特別耀眼,原本死氣沉沉的表情,今天也讓我見到了很多有趣的臉蛋。

"咕嚕咕嚕"

從身旁的日向那邊傳來的聲音,看來日向餓了。

我說:「不用這麼抱怨沒關係歐,要吃飯就去吧,我也有點肚子餓了。」

日向卻又張開口,閉上眼把我推倒了。

「我要吃你,阿。」

我抓著她兩個肩膀支開了她,我說:「不是有祭典還是廟會什麼的嗎?我們去那邊吃吧。」

日向說:「其實我沒有很想要去,待在這邊也可以阿。」

我拿出我的冒險卡,我尷尬的說:「待在這裡吃不飽阿,雖然可可說要請客,但是那是客套話,不可以真的每餐都讓她請阿。」

日向說:「欸,可是我想要.......」

她說話越來越小聲,我把耳朵湊近她都沒聽見她說了什麼。

日向拍了我的臉一下說:「走,走阿,混蛋。」

我說:「居然打我的臉,我可是靠臉吃飯的呢。」

日向跳上我的肩膀,坐在我肩上她說:「管你的,走吧,馬。」

我抓著她兩隻小腳說:「什麼馬,給我注意點,你的人質(兩腳)在我手中歐。」

日向只是揪住我一根頭髮,我就投降了。

「哼哼,脆弱的人類,還想要挑戰我阿,哈哈哈。」

日向居然又大笑起來,因為在頭上看不見她的臉我覺得有點點可惜。

我們穿上厚厚的大衣,出發了。

幸好廟會沒有很遠,只有短短幾百公尺,不過在這種冷天,每一步都艱辛萬苦,冷風就像是鋒利的刀片切割我每一吋的肌膚,眼睛冷的都快睜不開了。

我說:「日向會不會熱魔法阿,跟音弱那樣。」

只見日向深出兩隻小手,放到我的臉頰旁後緊緊貼在上面。

「怎麼樣,這就是我的熱魔法歐。」

她的小手,溫暖的包覆的我的嘴邊肉,說實在確實很溫暖。

「音弱......是冷血動物呢,難道日向不是嗎?」

日向說:「我跟姐姐雖然是雙胞胎,但是繼承的龍之血的程度不一樣,之前也說過吧,所以我是正常的,除了壽命還有魔力、法力高了點,其他與人類沒有差別歐。」

雖然在冷風中,但是我還是注意到那個詞了。

「雙胞胎?」我驚訝的問。

日向眼看瞞不住了,她只好嘆了口氣說:「哀,我知道你想說什麼,閉嘴,我不想聽,我就是發育慢,到現在還是幼兒體型,但是不要把我當作小孩子,雖然去很多地方都能享受小孩票,但是唯獨你,我不想被你當作小孩。」

我疑惑地問:「為什麼?」

日向不回答,反而抓著我的頭髮胡扯著,我痛的衝刺起來。

到了廟會門口,七彩的光線照亮了整個街道,兩旁都是看起來很好吃的小吃店,而且價格看起來非常親民。

我對著頭上的日向說:「日向,這麼多東西,想吃什麼,我們先去吃吧,先墊點肚子,因為還是太冷了,剩下的買回去吃吧,連可可她們的我們也買吧。」

走著走著,但日向都沒回話。

「日向,聽見了嗎,要吃什麼?」我又問了一次。

「尿尿。」日向回答。

我停下腳步,我說:「日向想喝尿尿?」

日向又抓住我的頭髮說:「不想變禿頭的話,就帶我去廁所!」

好痛痛痛,痛得眼淚從眼角都流出來了。

帶她去廁所後,我就站在門外守護著她。

四周望眼過去,這樣冷冷的冬天,熱鬧的廟會,眼前閃過在地球時和音弱的回憶。

我微笑著,默默閉上眼,彷彿音弱還在我身邊,跟我在一起。

音弱阿,雖然你遠在地球那邊,但是希望妳能保佑我接下來的日子也能幸福的過著。

忽然我的小腿被踢了一下,往腳下看去,日向抬著頭面無表情地看著我。

她說:「蹲下來。」

我照著做,日向慢慢的爬了上來,繼續騎著我的脖子。

我起了身,微微抬起頭對著日向說:「日向喜歡這樣嗎?這樣不是只有小孩子才會做的事情嗎?」

日向說:「我累了,就乖乖當我的馬吧,馬。」

我拍了她的腿說:「好好好,要去哪裡吃,馬會送妳過去的。」

我慢慢的走著,讓日向挑選,日向遲疑了很久,才伸出手指了一家小吃。

「那邊,先去吃那個吧。」

看來是家牛排店,中午才吃炸物,其實晚餐想要吃點點清淡的,不過這是來度假,偶爾放蕩自己一下也沒關係吧。

我找了座位坐下來,馬上就有服務生過來接待:「小哥,想要吃什麼,歐阿?」

服務生注意到了我脖子上的日向。

「看來有小公主,小公主想吃什麼阿?」

日向卻靦腆害羞地不敢說話。

我說:「能把菜單給我嗎?」

服務生就把菜單遞給了我,他說:「那請小公主點好餐再來叫我歐。」說著就去服務其他人了。

我把菜單遞給日向,日向說:「這個,我要吃這個。」

她把菜單放在我面前給我比劃著,我說:「太近了,看不見,反正就是那個牛排對吧,要幾分熟?」

日向說:「五分。」

我接著問:「那妳什麼時候要下來,這樣很奇怪吧?」

日向卻說:「但是大家大概都把我當作妳的妹妹或著女兒了吧。」

我嘆了口氣,似乎等等有機會我的腦袋會被當作桌子了。

叫來了服務生,把點單送去後,很快餐點就送來了,而日向卻跳了下來,乖乖地坐在我旁邊的座位上。

「摁?不是很乖的下來了嗎?」

日向狠狠的瞪我一眼說:「你請客。」

我皺著眉頭說:「欸欸,好吧。」

熱騰騰的牛排端過來了,拿起非常大張的衛生紙擋著鐵板上噴出的醬汁,等到稍微涼了點才放下,舉起刀叉,往牛排開始動刀。

一刀下去,分開後,切開的部分還在冒出熱騰騰的肉汁,醬料隨即掩埋了切面。

把叉子舉來後放入嘴中。

「好燙!」

我馬上又把肉塊從嘴裡拿出來,日向看見後笑著說:「傻子,還好吧。」

我說:「沒事。」

再度挑戰一次,這一次很順利地進到嘴內,牙齒與牙齒之間不停的榨取著牛肉的精華,香味四溢的將齒縫都填滿了。

第二口、第三口,好吃的停不下來。

在這種冬天,不趕快吃,會冷掉的。

很快,一大片的牛排就所剩無幾,將旁邊的配料也放進嘴,最後一塊也一併清除。

「真好吃,阿哈。」

哈出一口氣,味道還是香的呢。

日向也吃完了,她用手帕擦了擦嘴,之後看見我的臉,她將她手帕拿過來將我嘴角的醬汁擦拭乾淨。

我說:「日向?」

日向紅著臉把頭撇到一邊說:「別誤會,我可不是喜歡你,也不是為了討好你才這樣做,我只是希望回去的時候,在給你"熱魔法"的時候不要讓我的手碰到醬料而已。」

看日向這副樣子,難道她在繼承她姐姐音弱的原本設定嗎?

無口角色變成傲嬌角色,想想也不錯呢。

我們又買了很多的小吃,最後滿載而歸。

走回旅館,把幾大袋的食物給了可可她們後,我跟日向興奮的回到房間,將食物都擺上了桌。

章魚燒、烤魷魚、骰子牛、雞肉串,還熱騰騰的冒著熱煙,香味四溢正在刺激著味蕾。

「我要開動了。」

兩人紛紛舉起自己的筷子。

我們坐在桌一旁,看著電視,邊吃邊聊著天。

一小時過去,最後一串也吃完了,肚子感覺都脹起來。

我將垃圾都收拾好後,我說:「那,我去洗澡了歐。」說完就往浴室那走去。

日向回:「欸?不去泡溫泉嗎?」

我說:「雖然溫泉也很棒,不過還是想要仔細先洗一下身體呢,晚點看看有沒有感覺,有感覺再去泡一下溫泉吧。」

日向說:「是歐,那我就獨佔溫泉了歐,不要怨我歐。」

我進去了浴室,我說:「好好好,對了,麻煩把浴袍拿給我,因為看起來很暖,等等就當睡衣用吧。」

日向將浴袍遞給了我,我也就進去洗了個痛快。

關上水龍頭,換上了浴袍,我打開門,從浴室裡走出來。

而日向也換上浴袍,坐在床上看著電視。

見我出來,她看了我一眼,接著又把目光回到電視,但是她用手拍了兩下床。

「來這邊吧。」

我說:「摁?」

日向回答:「我怕你又想要睡地上,難得出來玩,不要這樣一個人鬧彆扭,來跟我睡吧。」

我說:「才不是鬧彆扭,我也不是想要睡地上才去睡的阿,是因為我怕你討厭我,日向的話,還是討厭跟我睡一起吧?」

日向把電視關上,接著爬到床邊,跪在床上,拉住了在床旁的我的領口,她說:「討厭的話甚至連說話都不會跟你說了,傻子。」

她用力一扯,我就往她那倒了下去,我兩手撐在她臉旁,兩人的臉距離不到十公分。

日向說:「傻子,該不會真的要做吧?」

我馬上起了身,坐在她身旁。

我說:「才不會做呢,做了的話,那我們以後都不能好的當朋友了,就連可可、音弱她們都會看不起我的,放心吧,今天早上說的只是想嚇唬妳而已。」

日向也起了身,她輕輕地把頭靠在我手臂旁,我伸出另外之手,像是摸著女兒那般的撫摸她的頭。

「怎麼了,想到什麼事情了,這樣跟我撒嬌。」

而她卻忽然盯著我看,接著打了我一巴掌說:「果然不可以,渾蛋,我覺得姐姐還是不可以交給你,就算姊姊喜歡你,但是我還是不同意,今天下來我大概知道你是什麼樣的人了。」

我錯愕地看著日向,而日向凶狠的瞪著我。

「我做錯什麼事情了,沒必要打我吧?」

我努力回想今天的所作所為,雖然不是完美,有冒犯到她的地方,但是應該沒有什麼大失誤的才對。

這時日向回答了我的疑惑:「你這傻子對誰都好,就連我,這麼討厭你的人也對我這麼好,將來跟姐姐結婚的話,一定會讓姊姊感到不安的,混蛋,放棄姐姐吧!」

我歪著頭說:「我本來就沒有想要跟你姊姊發生進一步的關係,我只是想要跟她繼續當好朋友,直到人生結束,日向不用這麼緊張啦,來吧,時間也晚了,雖然可可她們高機率還在玩遊戲,但是我們就先睡了吧?」

日向嘟著嘴說:「居然轉移話題,哀,算了,反正不要打姐姐的歪腦筋,我最愛姐姐的,比任何人還愛她,所以我也最了解她,姐姐很笨的,假如沒我在一定會被人欺負,所以我會好好保護她,不要被你這種"壞"男人欺負。」

我說:「好吧,那睡前來聽我說故事吧,這個故事的話,妳姐姐以前也聽我說過,想要聽嗎?日向。」

日向皺著眉頭說:「又轉移話題,第二次了,我在這邊給你"轉移話題王",有沒有問題?」

我點頭說:「謝瞜,所以想聽嗎,應該蠻有趣的,睡前來聽的話還不錯。」

日向點了點頭說:「說吧,無妨。」

接下來直到睡前,我跟她講了我轉生前跟在地球上的音弱的點點滴滴。

原本毫無興趣的日向,聽著地球上的音弱的日常,還有兩人發生的有趣的事情,漸漸的眼神發亮的靠近了我。

直到我不停地喊累了,日向才放過了我。

燈關了起來,日向正躺在我身旁,月光下,兩人的樣子讓彼此看得非常清楚。

日向轉過頭面對著我說:「難怪你會對姊姊沒有戀愛的感情,假如是我的話我也會這樣子的,話說那邊的音弱也太有趣了,好可愛阿,有機會真想看看,真的如你所說,跟姊姊長的一模一樣,性格卻完全相反的人阿。」

日向就連已經準備要睡覺了,還在喋喋不休的講著剛剛的感想,就算我不回答她也是繼續滔滔不絕的說著。

我只好假裝睡著,等她什麼時候能安靜,我才能睡覺。

過了不知道多久,她也安靜下來了,她小小聲地說:「響,睡了嗎?」

她輕輕地搖了我一下,見我沒反應,她又問了一次:「真的睡了嗎?我要惡作劇了歐。」

雖然有點在意她要做什麼,但是我還是閉著眼不回應她。

聽著聲音,她似乎爬了起來,撐在我的上面,就算閉著眼,也能感受到日向的吐息在我面前,不停吹拂在我臉上。

忽然,我的嘴唇似乎碰到了什麼東西,有點柔軟,但是說不上來是什麼,但是會不會是日向的嘴?

我猛的睜開了眼,往自己的嘴那邊摸去,只摸到了日向的手指。

往上看去,只見日向壞笑的說:「壞蛋,果然是假睡呢,色小鬼,你該不會以為我在親你吧?真噁心,才不可能好嗎?雖然今天被你奪走了初吻,嗚嗚嗚嗚,想起來就氣,而且還敲到了門牙,你這傢伙真的是......」

說著,她撲上來,兩手環抱著我的脖子,她的臉就在我的臉旁,溫柔的觸碰的我。

我說:「日向,你到底是喜歡我,還是討厭我阿?一般女孩子不會這樣向討厭的人,應該說連普通的男性朋友,這樣撒嬌的歐。」

日向說:「討厭歐,最討厭你了,在這世界裡最討厭你了。」

雖然這樣說,不過她的語氣卻聽起來在說謊,應該說在笑著。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