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貧乳轉生】(第八十一回) IF-音弱篇-4

波喵 | 2021-12-19 14:17:33 | 巴幣 0 | 人氣 62

連載中貧乳轉生
資料夾簡介
身為貧乳的我,就算轉生到異世界還是貧乳?不,我直接變成男的了。

我抱著熟睡的音弱來到她工作的地方。

一腳踢開了辦公室的門,一進門。

「怎麼這麼慢,音弱小姐!」一個大叔抱怨著。

當他轉過來看,卻發現是我。

「你是誰,怎麼抱著我們的員工」他問。

我回答:「我是誰不重要,我是代表我懷裡的我的音弱來告訴你們,她不做了!」

說完我準備離開,但是一個身影卻超過物理極限的方式,像是光一樣的速度擋住了出口。

還是同樣的大叔,他說:「小鬼,這裡可不幼兒園,又或者是賣場,說來就來說走就走。」

我反駁說:「她又不是自願來的,有賣場會強迫客人上門的嗎?」

被我這樣說後,大叔似乎惱羞成怒,他說:「好小子,我還是第一次見到有這樣的小鬼,看我不殺了你。」

說完,他奮力的要往我這裡揮拳,速度甚是驚人,我反應過來的時候,拳頭早已被接住了。

原來是我懷裡的音弱醒來了,她只用一隻手指就擋住了大叔的拳頭。

「啊哈,響謝謝你,躺在你懷裡睡覺真是幸福。」音弱邊打著哈欠邊說。

我說:「早安阿,音弱,這是今天第二次這樣說了呢,有睡飽嗎,雖然只讓你多睡半小時。」

音弱回答:「被響這樣抱著睡覺,半小時可以比睡一天還要有精神,而且這樣抱著我,就好像是公主一樣呢,嘻嘻,我好高興啊。」她把臉貼在我胸膛上,露出笑臉磨蹭著我的衣服。

音弱一把用手指將大叔的手推回去,面露凶象地說:「還有,是誰在我當睡美人的時候,想要對我的王子出手啊?」

大叔被推翻在地上,後面的其他人也一併被推倒。

被推倒的大叔氣翻了,他憤怒的爬起來,手臂上冒出了許多鱗片,瞳孔也變成了像是蜥蜴那樣的眼睛。

「我今天一定要把妳們兩個給殺死!」大叔怒吼著。

音弱卻搖了搖手,面露尷尬的微笑的說:「別這樣,我不想對一個連實力差距都看不出來的人動手。」

大叔聽後,大笑了起來,接著脫掉上衣,上半身的魁武的肌肉像是千錘百鍊那般的鍛鍊過,身上的傷痕像是炫耀著過往的戰績。

「就算只能變成半龍人型態,我也不會輸給妳這樣子的小丫頭阿。」

他說完就衝了過來,我害怕的想要往後跑,但音弱抬起頭來對我說:「放心,交給我吧。」

音弱伸出手,握著空氣那般,往這裡衝過來的大叔就像是被莫名的力量給掐著脖子,隨著音弱的手臂上抬,大叔被抓在空中。

不堪入目的樣子,像是垂死掙扎的人那般,抓著空氣那樣子的掙扎。

音弱嘲笑著說道:「這樣子的嗎?我甚至連法術都沒有使用,單純靠著魔力,就讓你動彈不得了?我看,這裡都沒什麼人打掃,你來打掃一下好了。」

接著音弱用大叔的頭頂,將天花板的灰塵都打掃了一遍,音弱滿意的笑了。

音弱爽快的鬆開了手,在遠處天花板上的大叔瞬間掉落至地面,周圍的人都退後了好幾步。

大叔痛苦的爬起來,臉上沒了剛剛的威風,但是還是嘴硬的說:「妳以為做這種事情會被原諒?」

音弱回答:「原諒?你們原本要守護的龍脈山,六十二座其中四十五座都是靠我的魔力來撐的,沒我的守護,你們能在短時間找到替代的人嗎?是你們拜託我的,給我放尊重點,還是你們想要讓龍脈山成為觀光景點?」

大叔沒有被音弱威脅到,反而說道:「沒關係,就算你不願意也沒關係,我就叫人就抓著你老爸、你妹妹來,逼著妳就行了,哈哈哈。」

音弱的瞳孔瞬間變成了龍一般的樣子,她瞪著大叔,大叔原本只有兩個關節的手臂,音弱貼心的幫他額外加了好幾段上去。

大叔痛苦的哀嚎,但是絲毫沒有減弱音弱的怒氣。

見到如此憤怒的音弱,原來音弱是這麼愛著她的家人阿,還以為她討厭她爸爸,沒想到還是會擔心爸爸的阿。

我才剛這麼想,音弱就說:「先不管我那廢物爸爸,但是假如你想要動我的妹妹,就算只是念頭,我都會讓你嘗上比現在痛苦數百倍的魔法,把你神經抽出來,在你面前揉成一團之類的,好好期待吧。」

幸好結局跟我想的一樣,她爸爸果然還是被討厭了。

忍不住痛苦的大叔,終於跪地求饒了,音弱見他不停地磕頭,才心軟放過了他,周圍的人趕緊拿了毛巾幫大叔止血。

音弱高興的哈哈大笑起來,看來是心中埋怨已久的怨念終於消除了。

笑著笑著,忽然又害怕地抬起頭來看著我說:「響......讓你看到我暴力的一面了,不會......討厭我吧?」

我搖頭說:「不,討厭是不會的歐,畢竟是我的音弱嘛,但是假如我真的跟音弱交往了,一言不合會不會就被妳家暴阿,今天才被妳打了一拳,真痛,我沒有吃過這麼結實的拳頭,應該說,我都沒被這樣打過。」

音弱慌張地回答:「才不會的,對不起,真的很對不起阿,這樣好了,作為補償,我會答應響任何一件事情,可以吧。」

我疑惑的問:「什麽事情都可以,能到什麼程度。」

音弱自信滿滿的說:「要我毀滅一個國家,或著治癒有不治之症的病人。」

然後音弱手招了招我,讓我耳朵靠近她,似乎是接下來的話不希望其他人聽見。

「或著不負責任的一夜情也可以歐,是響的話,我願意把我的第一次給你,不對,這對我來說,搞不好是獎勵呢,這樣就可以留著響的種子,就能生出我跟響的寶寶了呢,賺翻了賺翻了。」
她小聲地說。

她望著天花板,用盡全力癡心的妄想的。

而我滿臉嫌棄的說:「音弱,真是變態呢,滿腦子都是色色的東西,明明我不是那樣的人,是不是太小看我了。」

音弱在我懷裡紅透了臉,她害羞的抓住我的衣領說:「但是,人家也很好奇那樣的事情啊,畢竟漫畫裡面都畫得那麼舒服的樣子,人家也想跟喜歡的人做看看阿。」

我用手指彈了她的額頭說:「嘿,真是色小鬼,還敢偷看色情漫畫阿。」

但是她卻撇開責任說:「那些漫畫都是妹妹給我看的阿,她說要學習這些知識,不然會被響笑話的。」

我回答:「傻了呢,才不會音弱對性觀念不熟就笑話妳的,想也知道吧,我不是那種人的。」

音弱懷疑地看著我,接著說:「是歐,其實我是幾個月前才知道,小寶寶是女孩子生出來的,不是夫妻兩人向送子鳥求子,讓牠送來的。」

我憋著笑說:「對不起,原來已經是那種程度,我還以為只是不知道如何交配而已。」

音弱結巴的說:「說什......麼呢,交配什麼的,不可以說的委婉一點嗎?」

我回答:「已經很委婉了吧,還有,我可以放妳下來了嗎?我的手快要斷掉了,好酸阿,音弱沒有很輕歐。」

音弱這才從公主抱畢業,自己站著,她拍了拍自己的褲子,將服裝整理好。

音弱接著問:「所以呢,要什麼要求,我都可以做到歐,來吧。」

我扶著自己的下巴,看著眼前大家還在手忙腳亂處理大叔手上的傷口,我回答:「那,就把大叔的手治療好吧,這就是我的要求。」

音弱皺起眉頭,她回答:「真無趣,為什麼?」

我說:「雖然別人不講理,但是我們總不能動手,假如我們動手的話,這樣子就兩邊都有錯了,所以我們還是......」

音弱手一揮,大叔還在噴血的手就治好了,地上散落的毛巾,還有手臂上包的毛巾,原本沾著血,那些血都回到了大叔的身上。

我鼓著掌說:「好厲害,這樣才是我的棒音弱,這樣子,大家就不用洗毛巾了。」

音弱笑了出來,她遮著嘴輕輕地拍了我的腦袋說:「居然不是關心他的手,而是毛巾嗎,真壞。」

我回答:「這一點點的壞心眼還是要有的,畢竟這樣欺負我的小音弱。」

說著,就將音弱一把摟進我的懷裡,我摸著音弱的頭,並對大叔說:「我要讓我的音弱退出這個無聊的遊戲,我一開始就說過了,現在的回答呢。」

大叔跪著說:「真的沒有辦法,就算她沒選上龍王,她也必須要幫忙守護我們的龍脈山,那可是我們重要的資金來源,這是為了種族的延續阿。」

我低下頭問比我矮的音弱說:「剛剛也聽了,到底什麼是龍脈山?」

音弱回答:「世界很多神器的材料來源都是來自那幾座山,因為這些山的緣故,才讓龍人族興旺起來,所以撐那些山為"龍脈山",顧名思義,龍人族的命脈之山。」

我點了點頭,我說:「所以呢,為什麼要守護?」

音弱接著回答:「因為害怕有人來盜採,畢竟是非常珍貴的材料,所以就委託我一人去幫忙維持結界。」

我問:「為什麼不叫別人,要這樣麻煩我的音弱。」

音弱這時傻笑地說:「因為我太強了,而且為了炫耀自己的力量,所以才攬下了大部分的工作,我也不好意思說我受不了,所以......」

我拍了她的頭說:「假如做不到,要反應阿,笨蛋,每天看妳這麼累的回來,害我擔心死了!」

音弱低下頭說:「恩,抱歉,但是真的累人的,還是這裡的工作體系,我都做了這麼多事情,我每天還要幫忙處理這麼多文件,腦子都快燒壞了。」

我轉過頭去看,一堆人正在埋頭工作,看起來就像是黑心企業一樣。

忽然,音弱沒站穩,倒在我懷裡,她說:「響,對不起,讓我靠一下,好累。」

她說話都沒有什麼力氣,說著說著又睡去了。

另外一個文質彬彬的穿著黑色西裝小姐走了過來說:「這孩子在逞強,一個人這樣撐著數千人的魔力,持續這麼幾天,不會累才有鬼呢。」

我問:「妳是誰,忽然走過來這樣說話。」

那小姐說:「我還沒介紹自己吧,我叫做......叫我希爾就可以了。」

我說:「希爾小姐,是吧。」

希爾說:「叫我名字就可以了,不用太過嚴謹,就算我是這裡的負責人,我也希望大家可以平等,把公司當作自己家。」

我說:「先不要管名字了,快回答我,為什麼要覽這麼大的責任給我家的音弱?就算她可以,也不該這樣子。」

希爾指了指其他在認真工作的人,她回答了與前面大叔一樣的話:「這就是龍人族的宿命,幾百年前,我們種族瀕臨滅絕,是不知名的人拯救了我們,教導了我們,讓我們成為了重要材料出口國,
也就是這樣,每個龍人族出生下來,都會為著種族的延續。」

我說:「放屁咧。」

我這樣一說,其他人埋頭工作的人聽見後都笑了出來,抬起頭看著我。

我接著說:「才不是這樣子,沒有人出生就會希望奉獻自己的。」

音弱這時也醒了,她揉了揉眼睛。

我說:「早安,今天第三次了。」

音弱眼睛還是閉著的說:「對不起,魔力消耗真的有點大,畢竟是維持這麼大的山,甚至有幾座在這星球的另外一邊,遠程消耗的更嚴重。」說著,就抱著我,把臉貼在我胸膛上幸福的笑著,看起來是故意在撒嬌的樣子,我也沒有阻止。

我說:「音弱,很累的話,就解除吧。」

希爾笑著說:「不,那孩子才不會這樣做的,就算你是她的伴侶,她也會跟我們一樣,為了我們做出......」

話還沒說完,音弱也沒有遲疑的馬上點頭說:「好阿。」

說完,音弱伸了個懶腰,她說:「輕鬆多了。」

希爾驚訝的說:「真......真的解除了?」

忽然,大家的電腦都傳來了訊息聲,報告著結界的消失。

希爾嚴肅的說:「請繼續維持結界,難道妳想要讓龍人族滅絕嗎?」

音弱回答:「滅絕就滅絕,只要我跟妹妹,還有我的響沒事就好了,其他我才不管。」

希爾面紅耳刺著,她惱羞的地說:「真是自私的女人,妳難道就沒有龍人族的榮耀嗎?」

音弱回答:「榮耀?我才不需要那種不實際的東西,現在的我只想要追求幸福而已,我的幸福,就是跟響再一起。」

我腦袋一熱,插嘴說:「話說,怕被盜採的話,不是有更好的方法嗎?有必要這樣維持結界?」

希爾瞪了我一眼,她說:「我們去那間房裡,你跟我說有什麼比較好的方法。」

我拉著音弱說:「我怕妳把我洗腦了之類的,所以我要帶著音弱,可以嗎?」

希爾默認了我的要求。

接著就被帶到一個房間裡,進去後,門就被關上了,門發出的聲音還嚇了我一跳。

希爾坐下來,翹著腿說:「有什麼樣的辦法,可以不用結界,就可以防止盜採?是音弱的伴侶,應該不是那種只會說說的人吧。」

完蛋了,雖然剛剛這樣說,我其實沒有什麼想法,快想想看,以前地球上的人們都是怎麼處理這種事情的。

不讓人進去採集的山,但是又依靠賣山裡的素材,那反過來想,就讓人可以合法進去採集就可以了,從根本上解決問題,想要錢,就從這裡開始收好了。

我回答:「門票制。」

希爾歪著頭說:「門票制?」

「像是遊樂園那樣,就做個站點,想進去採集的人,需要購買門票,而且想要採集什麼樣等級的素材,還要額外付出額外的金錢,這樣的話.......不.......不行嗎?」我有點心虛的回答。

我只提案了這一句話,但希爾聽後卻沉思了許久。

音弱打了哈欠,已經像是一隻貓咪一樣,躺在我大腿上,讓我摸著她的腦袋,哄著她睡回籠覺

等到我的眼睛都快闔上時,希爾終於在這時抬起了頭,她彈了個響指,眼睛發著光的說:「或許真的是好辦法,龍人族按照過去的傳統思想,沒了創意性,沒想到居然被外人一點就通,真不愧是音弱的伴侶,長的又帥又聰明。」

她低下頭拿出了筆紙,在桌子上寫了許多東西出來。

並且邊寫邊評價著說:「不錯,這樣子,也許真的就可以省下非常多的開銷,甚至還能夠賺進更多的錢,你看這樣子是不是你想的那樣。」

她把她寫的東西拿給我看,我看了幾眼,大概就是收了門票就可以採集,但是採多少還要額外算錢,這樣子龍人族就不需要自己去開採,還可以賺錢,往外國銷售的話還需要稅金,這樣子,因為都是來採集人出的錢,所以都可以免除。

我點了點頭,因為這女孩想得比我還要多。

希爾開心的把企畫書擁在懷裡說:「我會拿去跟上級在討論的,你們可以先回去了,假如被反駁,還希望你能夠"命令"這孩子,把結界給搞回來。」

我說:「才不是"命令",我只是希望音弱可以幸福而已,妳也答應我,假如失敗了,請讓音弱只負責原本的十分之一就好,在繼續讓她負責這麼多的話,假如她累死了,妳們賠得起嗎?」

希爾沒有交涉的餘地,只能說好,得到回答後,我再度抱起音弱,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