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貧乳轉生】(第八二回) IF-音弱篇-5

波喵 | 2021-12-20 13:37:00 | 巴幣 2 | 人氣 58

連載中貧乳轉生
資料夾簡介
身為貧乳的我,就算轉生到異世界還是貧乳?不,我直接變成男的了。

我沒有將音弱放到床上讓她睡回籠覺,而是搖醒了她。

床已經被僕人換新了,我不想被臭臭的音弱給弄髒。

「音弱,妳給我去洗澡!」

音弱嘟著嘴說:「不要,我不要洗澡,一醒來就叫我洗澡的人是色鬼,小變態。」

邊說還邊裝著可愛。

我說:「不洗澡嗎?那我不要睡在妳旁邊了,真是的。」

音弱馬上脫掉衣服,身上只留下內衣,她說:「我去洗!」

說著就跑去了浴室裡面了。

嘩啦嘩啦的,浴室的門是稍微有點點模糊的霧化玻璃,隱隱約約能看見音弱身體的輪廓。

我說:「音弱的身材真好啊。」

音弱聽了之後,把門打開一條縫,露出臉說:「你剛剛說什麼,水聲太大沒有聽清楚。」

說著話的她,頭上還有泡沫。

我說:「我以前,跟地球上的音弱,也就是音弱二號洗過很多次澡,看著妳的身影,又有點想起了過去的回憶呢,明明才決定不要在回憶過去了。」

音弱說:「那......要一起洗嗎?我想要用我們兩人現在在一起的回憶,蓋過音弱二號的回憶,要嗎?」

我說:「可以嗎?」

音弱回答:「恩,可以歐。」

我脫掉了衣服,用毛巾遮住自己的私處,進到了浴室內。

音弱背對著我,她撩起自己的頭髮,她說:「幫我洗一下後背吧,我不太會洗後背,一直以來都是讓妹妹幫我洗的。」

我說:「真是愛撒嬌的孩子。」

音弱回頭說:「不喜歡這樣的我嗎?」

我拿起毛巾,將沐浴擠在上面,揉出泡沫後,"啪"的一聲,丟到音弱的後背。

音弱說:「笨蛋,溫柔點!」

我將手放到毛巾上,上下的塗抹泡沫在音弱的後背,發出了沙沙沙的聲音,音弱看起來在享受著。

頭上的蓮蓬頭滴著水,不停滴在音弱的腦袋瓜上,兩人一句話都不說,浴室的任何一點聲音都聽得一清二楚,就好像是老夫老妻一樣的兩人,默契著。

看著鏡子中音弱的樣子,我伸出手抹去音弱眼睛上的肥皂,接著又擠了些洗髮乳,幫音弱的頭髮多洗了一次。

我說:「這裡難得有很多很香洗髮乳,不要身體跟頭髮都用肥皂洗,會很傷髮質的,來吧。」

音弱說:「那就麻煩你了。」

手指放到音弱的頭髮內,用指腹幫她的頭皮按摩,音弱發出了"咿咿咿咿"的聲音。

「這樣很舒服嗎?音弱。」

音弱回答:「好舒服歐,繼續。」

「好好好。」我笑著邊按摩著邊回答。

等到洗髮精都滲透到她的每一寸頭髮縫隙中,我從音弱頭上取下蓮蓬頭,打開水,幫音弱沖洗掉身上的肥皂。

水花打在音弱的裸背上,飛濺出來在我的身體上,我抖了一下,才發現自己條錯了水的溫度。

「音弱沒事吧?」把蓮蓬頭從音弱背上轉移到地上。

我連忙把溫度轉到熱的方向,在手上調適後,才繼續冲在音弱的身上。

音弱轉過頭來說:「摁?沒事歐,我是冷血動物,所以對溫度沒有要求,就算是冰水也可以的。」

我回答:「才不可以呢,會感冒的歐,話說冷血動物會感冒?」

音弱想了想,她搖頭說:「不,會感冒的,但是我會治癒魔法,所以感冒一下子就可以治好的,不用擔心歐。」

我說:「這樣子歐,我還在想,以後音弱生病的話,我會好好照顧妳的呢。」

音弱說:「好啊,那我以後生病,我就不用治癒魔法,就讓響來照顧我吧?」

我把熱水往她頭上沖下去,她把頭轉了回去,我邊摸著她的腦袋說:「這樣子,就沒意義了吧,為了讓我照顧妳而去感冒什麼的。」

音弱卻抓住了我的手,把我的手放在她的脖子處,她用臉頰與手將我的手給包覆住。

「當然有意義歐,因為我想要更多體驗響的溫柔,嘿嘿,這樣的我是不是很狡猾呢,女人都是這樣狡猾的生物歐。」音弱的表情反射在鏡子上,是張非常幸福的表情。

我點了點頭,贊同她的想法。

沒有泡澡,我們只是單純清潔了身體後,就出來了。

音弱用魔法就將頭髮給弄乾了,所以已經走出了浴室,而我為了不與她衝突,所以選擇了後面才出來。

毛巾輕輕擦拭自己身上的肌膚,照著鏡子,原本很壯碩的身材,這一年來,似乎有點點的胖了。也讓我知道,原來男孩子的身體不是原本就這麼壯碩的。捏捏肚皮,手指之間夾著肉,看來我要運動了。

出了浴室,音弱只有圍著圍巾,坐在床邊。

我說:「音弱,不穿衣服嗎?」

音弱卻回答:「先不要說話。」她盯著自己手背,不知道在做什麼。

接著音弱說:「有隻蚊子,正在吸我的血。」

我說:「是歐,打死吧,蚊子可是壞東西,會傳染疾病,沒有好處。」

音弱卻說:「不過,都是身為生物,假如這蚊子運氣好一點,就有機會成為我們的孩子呢。」

我笑著說:「孩子什麼的,我們甚至還沒有交往吧?」

音弱還是沒看著我,她仔細端詳著手背上的那隻蚊子,音弱說:「未來是被確定的,在這一條世界線,響一定會跟我交往的歐。」

我說:「摁,這種說法我也有聽說過,但是總不好說吧,沒人能說得清楚未來會發生什麼,還有,手上的蚊子到底要不要拍掉阿。」

手背上的蚊子的肚子越來越大,似乎吸足了血。

音弱壞笑著說:「畢竟,吃飽了上路才比較幸福,受死吧!」

二話不說,"啪"的一聲,音弱毫不留情的往自己手背上打了下去。

「死了嗎?」我問。

從音弱纖細的手指縫隙中,一個小小的黑影飛了出來。

「居然逃走了,去死!」

音弱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在次抓住了蚊子,但是蚊子卻還是從其他地方出現,似乎一開始就沒有抓到過。

我說:「今天晚上還要睡覺的,趕緊抓掉歐,不然晚上會睡不著的。」

音弱左拍右拍,像是很高興那樣在拍手。

「好啦,我知道了,不要催我,我會努力的!」

音弱在床上跳來跳去,在小小的房間跑來跑去,但是蚊子永遠都能從意想不到的地方逃走。

音弱氣得直跳腳,她說:「蚊子難道都有超能力?瞬間移動什麼的,比我還厲害!我還要開門才能傳送,牠這個是零延遲傳送,牠作弊!牠作弊!」

忽然,音弱的眼神轉到我這裡,她注視著我的臉,往我這裡像是獵豹看見獵物那樣慢慢走過來。

我有點緊張的問:「幹......幹嘛?」

音弱說:「跑到臉上了。」

我連忙後退,但音弱卻拉住我的手說:「不要動。」

「不會真的想打吧。」我害怕的說。

音弱卻說:「嘿,很快就完事了,不要動歐。」

我閉上了眼,很快的一巴掌,我的臉被打到強制轉向,我摀著腫起來的臉,眼上淚汪汪的,接著哭了出來。

「嗚嗚嗚唔,好......好痛......」

音弱卻沒有安慰我,她還真是手下不留情,居然用了比早上還大力的力量打了我。

我緊接著腿一軟,坐到了地上,音弱緊接著也撲過來,伸出舌頭舔著我的淚水。

「對不起阿,只是想要看看響哭的樣子,沒想到這麼可愛。」她深情的看著我,卻說著如此惡劣的話。

我邊哭邊抱怨著說:「為什麼,難道音弱討厭我嗎?」

音弱卻撲倒了我,她身上的毛巾跟著掉了,她裸著身子說:「才不是,是因為太愛你了歐,我都沒看過響哭的樣子,所以想要把響的所有表情納入我的所有物。」

我吸了吸鼻涕,嘟起了嘴。

這時,忽然房門被打開,一個女僕拿著資料。

「打擾......咦!」女僕被嚇到了。

音弱裸著身體,撲倒只有穿內褲的我。

女僕說:「打擾了!我沒想到兩位會在這時候做......」

音弱起了身,臉上帶著不悅的表情,彈了一個響指,身上的衣服就穿好了。

「要幹嘛,快點說,好不容易有機會把響給吃掉的說,不是很重要的事情的話,小心我咒殺妳!」

女僕嚇著了,跪坐了下來。

我擦掉眼上的淚水說:「不要欺負人家了。」

音弱卻壞笑地說:「人家?是指誰啊,響?還是這女孩?」

我說:「兩個都是,快點,聽人家要做什麼吧,音弱?」

音弱坐回床上,她躺了下去,看樣子是要我去聽吧。

把衣服迅速穿好後,我上前攙扶起女僕,女僕淚眼汪汪的說:「你真是好人,為什麼會喜歡那種暴力可怕女。」

我摀住女僕的嘴說:「欸欸,妳這可別讓音弱聽見阿,所以妳有甚麽事情阿,平時不會有人這時候找我們的吧。」

女僕說:「剛剛,上面的人要我把資料交給你們,我這邊先說個大致,就是響先生所提案的方法,會實行一年,這一年就看看績效如何,之後會在做判斷。」

接著就把資料交給我,厚重的一大疊,我接過後差點重心不穩摔倒。

女僕說:「就是這樣子了,假如還有不懂的就看資料吧,對了,上級們為了獎勵響先生,所以特別放了假給音弱,讓你們兩人能夠好好的在這裡玩,甚至繁衍下一代也可以歐,好像也不用特別放假了,剛剛似乎就已經在繁衍了,對不起阿,被我打斷了。」

我憔悴著說:「才不是那種行為,我只是單純被打哭而已。」

女僕摀著嘴,露出驚訝的表情,接著伸出摸著我的臉說:「沒事吧,臉看起來有點紅紅的。」

我回答:「摁,還好,假如哪天我在求救,記得幫我報警,還有救護車。」我開玩笑的說著。

女僕也似乎懂我在開玩笑,兩人笑了起來。

但我身後感覺涼涼的,轉過去看,不知道什麼時候,音弱正站在我後面。

「兩人聊得很開心啊?還伸手觸碰我的響,混帳!」

音弱伸出手來要打女僕,女僕嚇得又蹲了下去,我連忙伸出手來抓住音弱的手說:「別這樣,音弱,我只是跟她聊天而已。」

但音弱似乎不想聽我解釋,她說:「聊天,會聊一聊去摸你的臉嗎?這女孩沒我漂亮吧?胸部,外表,身材,都是我比較好吧,響不會去選擇這種像是村姑的女人吧?」

女僕嘟起嘴來說:「好.....好過分。」

我牽起跪坐在地上的女僕,我說:「別害怕,還有不要每次都坐在地上,衣服會髒的,好不容易穿上女僕裝這樣好看的衣服。」

女僕瞪大了雙眼,深情款款的看著我。

我說:「音弱不是故意要這樣說的,她是個非常棒的女孩子,她只是今天特別火爆,可以原諒她嗎?」

女僕說:「我......喜歡你!」

我左看右看,接著挖了耳朵,閉上眼搖了搖頭,接著說:「妳剛剛說什麼?」

女僕緊張的摀住了嘴,雖低下了頭,眼睛卻往上這樣看著我。

「人家,喜歡你!」女僕說著。

忽然門旁發出了劇烈的聲響,轉過去一看,是音弱用拳頭打出了一個大洞。

女僕這下子嚇的逃跑了,門也被大力的關上。

我轉過頭來喝斥著說:「音弱!」

音弱卻說:「響!我跟那女孩,你選擇誰?」

我說:「什麼選擇不選擇的,人家雖然是女僕,但是不可以這樣的態度對待別人,人都是平等的,下次不可以這樣了。」

音弱生氣的把手縮回來,接著坐在床上,用非常憤怒的眼神瞪著我。

我走上前去,摸著她的手準備安慰她說:「音弱,妳......」

音弱反手又是給了我一巴掌,這下子,我也生氣了。

我摀著自己的臉,我哭著說:「好.......好啊,我討厭妳!我受夠妳了,我要離開妳!我不會再回來這裡了。」

說完我就逃的似的跑出了門,把門大力的關上。

我站在門前,不知道往哪裡走,但是現在,我只想要離開這裡。

這裡的走廊非常漫長,我已飛快的速度穿越這個走廊,直到走廊盡頭。

盡頭是電梯,這裡是二十四樓,也不知道我可以去哪裡。

我只好按下電梯。

"叮"的一聲,電梯到達了我的樓,接著緩緩打開,我逃了進去。

「好痛!」一個女孩被我撞倒。

女孩倒在地上,而我正好拉住了女孩的手。

但女孩嘟起嘴來表示不滿,因為她手上的冰棒沾在了自己的衣服上。

「嘿,你要怎麼賠我。」女孩不開心的說道。

但是看到我臉上的淚痕,她停下了指責,她說:「摁?你好像是......音弱的伴侶?」

我看著這面孔,稍微有點點記憶,想不起來是誰說:「妳是誰,好像哪裡看見過妳呢?」

女孩說:「我是子雪,是龍王的參選者之一歐,也同時是雪龍的代表,不過,你怎麼哭了。」

原來是參選者之一,可能是會議當天,有過一面之緣,不過我忘記罷了。

但是,這桃色頭髮,小孩子的身型,奇怪的呆毛,這外表與一個女孩的身影重疊,讓我想起了一個人,不過那人是誰啊,感覺是很久一起,陪著我一起玩得孩子,怎麼感覺最近都沒見過了。

是叫什麼名字來著,天......蒼什麼貓的嗎?腦子好痛,想不太起來,不管了,畢竟我"一個人"轉生到這世界,也不會認識什麼人吧,忘了就代表不重要。

子雪說:「要來我房間嗎?我招待你一下吧。」

我沒說話,只是吸了吸鼻子上的鼻涕。「」

不過,現在哪裡都沒地方去,能有個地方呆還是不錯的。

想要說話,但是眼淚比聲音先跑了出來,我嘟起了嘴,硬撐著表情。

子雪伸出手,雖然矮小,但是她卻墊起的腳尖,努力讓我眼角的眼淚給抹去。

「這麼帥的臉,假如被大家看見這樣的哭臉,豈不是糟蹋了自己嗎,走吧。」她像是媽媽那樣的說著。

子雪就拉著我去到了她房間。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