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貧乳轉生】(第七五回) 音弱伴身邊之1

波喵 | 2021-12-07 16:02:38 | 巴幣 0 | 人氣 47

連載中貧乳轉生
資料夾簡介
身為貧乳的我,就算轉生到異世界還是貧乳?不,我直接變成男的了。

「可惡,居然睡著了,阿阿阿阿。」

我從床上起來,懊惱著、抱怨著,但是也無濟於事了,可可已經不在房內,取而代之的是--音弱。

音弱趴在我的身上說:「早安阿,響。」

我說:「欸欸,難怪身上這麼重,我還以為是鬼壓床,原來是音弱,早安阿。」

音弱嘟著嘴說:「討厭,居然把人家說成是鬼壓床,我要打你!屁屁過來。」

如此元氣的音弱,看著她的臉我就放心了。

而音弱忽然將我撲倒,兩手撐在我臉旁,她用有點威脅的語氣問:「聽說,你跟可可還有我的妹妹接吻了?」

我心臟大力地抖動一下,不由自主的緊張害怕了起來,我說:「那個是......」

音弱卻說:「真狡猾,我也要!」

她嘟著嘴往我這裡靠近,我手伸出來堵住她的嘴說:「等一下,音弱不生氣嗎?」

音弱疑惑的問:「為什麽我要生氣?」

我皺著眉頭回答:「妳問我為什麼,那當然是......妳喜歡我吧?音弱。」

音弱用幸福的笑容回答我:「是,我在這世界上最喜歡的男人,就是你歐,沒有任何理由,我想過了很久,大概就是某一刻起,我覺得我這輩子不想離開你,想一直一直一直待在你身邊,就算你不喜歡我也沒關係,我也會死皮賴臉的在你身旁,狡猾的以朋友的名義,享受著響的溫柔歐。」

「這麼誠實的回答,不會不好意思嗎?」被她如此猛烈的告白,我的小心臟都快受不了了。

音弱回答:「當然會歐,畢竟這是我活這麼久以來第一次喜歡上一個異性,不過戀愛阿,我覺得沒有好隱瞞的,之前都這樣跟你告白了,事到如今才來扭扭捏捏的回答的話,那豈不是感覺我好像只是騙人的嗎?所以下次響在問同樣的話,我會用更加激烈以及刺激的話語再次告白歐,不過說到這邊我還是想問一下,為什麼跟我妹妹接吻了?」

我抓著頭,想了一下後,覺得把實話說出來會比任何謊話還要有說服力。

「我原本是想要惡作劇的,但是她就忽然轉過來,兩人就這樣......完全是意外,相信我,並不是情侶,也不是什麽愛的表現,只是單純意外。」

音弱聽後輕易的就接受的點了點頭,放開了我。

反而是我不安的問:「音弱,你就這樣相信我了?」

「當然,因為響說過,你不會再騙我了,對吧。」她回答。

我點了點頭,摸著她的頭說:「以前阿,我可摸不到音弱的頭呢,那時的我非常矮小,就算兩人以同樣的姿勢坐著,我都要站起來才摸的到,有點懷念呢,音弱阿,但是現在的我,並沒有把妳當作任何人的替代品歐。」

音弱歪著頭說:「摁?沒關係啊,就算響把我當作了過去,在異世界的音弱二號那樣疼愛,我也可以接受歐。」

我慢慢伸出手來,音弱也沒躲開,任由我慢慢將她摟進懷裡。

我說:「不用那樣也沒關係,妳就是妳,做自己就可以了,我會好好疼愛"妳",而不是其他人。」

音弱臉紅的快要爆炸那樣,她說:「這麼突然,難道響愛上了我?」

我微微的擋著自己的臉回答:「我當然愛妳,但是要當作異性那樣,有點點......對不起。


音弱則是微笑的說:「沒關係歐,等到哪天愛上我都可以歐,我會等著你的。」

感覺音弱的笑容特別的可怕、陰險,或許被音弱愛上是件可怕的事情呢。

我說:「在這之前兩天的行程,都是先去泡溫泉,接著玩遊戲或看電影,之後晚上去夜市玩,那今天呢,音弱也想要同個行程嗎?」

音弱遲疑了一下,似乎在考慮,接著說:「恩......這兩天都在玩遊戲,眼睛有點點快要脫窗了,所以我比較想要出去玩呢,溫泉阿......抱歉我今天就不泡了,而且是跟響一起......我會害羞到死掉的,更何況現在我是發......沒事。」

這群人真的是,很會把最重要的話卡在一半就停下來。

"發",這個字能想到什麼呢,可惡,語文能力不好的我想不到能連結的詞。

我說:「那就出去玩吧,音弱,但是這附近有什麼好玩的嗎?我對這附近,甚至是這世界都不太熟,哈哈,轉生者,妳懂的,小說常常有的那個妳還記得吧,我就是歐,對外面的世界都不了解歐。」

我拙劣的暗示她我不並想出去,但音弱卻說:「沒關係,就讓我來帶你逛逛吧,我可是會飛的歐,就算不知道哪裡好玩,只是看看好看的風景,也不是很有趣嗎?」

音弱也在同時把龍翅從她身後展翅出來,並且溫柔的摸著自己的翅膀說:「現在就出去吧,雖然時間還很早。」

被逼著換上了衣服,連早餐都沒吃,就在這麼寒冷的天,我被音弱牽著手走出了門。

冷風不斷吹來,我像是調成了震動的手機一樣的發抖著。

「來吧,讓我溫暖妳,這樣溫度夠嗎?」

音弱邊說邊對我伸出手,就好像是在調整一樣,把我從震動調成了正常模式。

「好溫暖歐,音弱。」

身上漸漸的回溫,腦袋也清晰起來,這也讓我想起昨天跟可可出門,可可幫我貼心的圍上了圍巾,仔細想想,可可不也會熱魔法嗎?該不會是故意想要跟我一起才.......

巨大的拍翅聲打斷我的思緒,而我就好像是娃娃機內的商品,被抓了起來。

抬頭一看,音弱用半龍人的型態抓著我,之後就把我摟進了懷裡。

我說:「音弱,有必要抱這麼緊嗎,有點點難呼吸呢。」

音弱就好像是抱著抱枕的那樣說:「會嗎?我只是害怕響掉下去而已歐,有想要去的地方嗎?」

我說:「我其實很宅的,過去的日子都是跟音弱二號待在房間裡玩遊戲,或著去遊樂園、動物園之類的地方,像這種完全山的地方,我完全不知道哪裡有好玩的,所以全部交給音弱吧。」

音弱說:「齁,這麼相信我,就不怕我把你帶回我的龍巢,然後把你當作早餐吃掉嗎?」

我摸著她的手臂說:「不怕歐,假如可以被音弱美味的享用掉的話,我會很幸福的。」

話音剛落,我差點被丟了下去,我抬頭一看,音弱的表情非常害羞,都快扭成一團了,明明是冷血動物,臉卻紅的發燙。

音弱說:「不要亂開玩笑,我才不會吃響的呢,我愛你都來不及了,討厭。」

我卻故意問:「欸,討厭嗎?到底是喜歡還是討厭,快說清楚啊,音弱。」

音弱故意鬆開一下手,我害怕的雙腿不停抖來抖去。

「這樣很危險啊!」我抱怨著。

音弱說:「誰叫你故意那樣說,真是的。」

看來我現在的生殺大權掌握在音弱手中,亂說話之類的,還有調戲什麼的,還是不要做好了。

慢慢地,地上的風景從樹林變成了海洋,不知不覺就被帶到奇怪的地方了。

海豚從海面上跳了起來,像是對我們打招呼,而原本飛在高空中的海鷗,現在卻與我們並飛,我伸出手來想要觸摸,卻被海鷗咬了一口。

漸漸的飛行的高度變低了,而我的腳都快碰到海面,而正當我接觸到的那一瞬間,碰到的卻是白色的沙灘。

音弱放開了我,而我經過了長時間的被抱著那樣飛行,我的肋骨都快被抱碎了,雙腳也麻痺了,放在地上,我就摔倒在地。

「好痛痛,音弱,考慮一下我阿......」我摸著自己的肋骨抱怨著。

音弱蹲了下來,對我伸出手來,一道光圍繞我後,我的身體就恢復到最佳的狀態。

真神奇阿,假如有音弱的話,是不是以後生病就不用看醫生了。而我也回想起,當初跟音弱吵架的時候,我的手可是被她砍了下來,但是被她咬住脖子後,我的手就被她治好了。

我問:「音弱,一開始妳幫我治療的時候,不是咬了我的脖子嗎?這一次不用咬嗎?」

音弱聽後,就像是小孩被揭穿謊言那樣,她扭扭捏捏的回答:「欸,有那回事嗎?」

我用懷疑的眼神盯著她看,不停地盯著,盯得她受不了,她終於道出了事實。

「我......只是想要個獎勵而已,不行嗎?」她惱羞成怒的說著。

說著,她忽然將我噗倒在地上,有點溫度的沙子正在身後,不過我的注意力全部都在音弱的表情上。

「響跟我交往看看吧,反正現在也沒有喜歡的人吧,雖然我沒有很有錢,但是我會努力工作讓你幸福的歐。」她說著,臉上帶著非常嬌羞的表情,與她所說的話完全搭不上邊。

我回答:「欸欸,該不會我沒有拒絕的餘地吧,這裡看起來就像是無人島,假如我拒絕的話就把我留在這裡之類的,該不會是這樣吧。」

音弱笑著說:「嘿嘿,這裡確實是無人島歐,不過才不會那樣做,響可以拒絕我的,不過我今天一天,想要與你再一起,不受任何人打擾而已。」

看著音弱嬌羞的樣子,扭扭捏捏的,我感覺到了一點點興奮。

我說:「感覺音弱有點點可怕呢,因為我所認識的"音弱",是非常美麗,又聰明,但是各種地方都很遜的女孩。」

音弱問:「是在說音弱二號吧?」

我點了點頭。

音弱接著說:「很可惜,我並不那樣的人歐,我既卑鄙,又討人厭,從以前到現在活了這麼久都沒有朋友,也沒有交過男朋友,所以我也不知道如何和人相處,我很高興歐,也覺得很幸運,能遇到響,也遇到了可娜可還有小貓貓,能和我這樣的人成為朋友。」

我說:「不用這樣貶低自己,音弱對我來說,也是很可愛,料理很奇怪,很可靠,然後料理很奇怪。」

音弱不悅的說:「不用這樣一直說我的料理吧,討人厭,但是沒關係歐,我會為了響繼續料理,直到變得好吃為止。」

我說:「不用了,真的,假如我們結婚的話,我會負責料理的。」

音弱紅透了臉,她低下頭,悄悄的看著我說:「結婚......」

我連忙揮了揮手否認說:「我是說,"假如",是"假如"而已,好了,不說這些,這裡有什麼好玩的阿?」

音弱失落的說:「只是假如而已嗎,算了,說到無人島,當然是椰子阿,還有螃蟹,海鮮隨便吃歐,我可是非常會抓海鮮的,交給我吧,響就去生火吧。」

我說:「欸,所以是野外......應該說是野餐才對,差點說成野外露O,沒事,話說生火的話,音弱不是隨隨便便就能弄好了嗎?用魔法,我可不會魔法阿。」

音弱撐著下巴,她說:「難道響,沒有我就不行?」

我慚愧的說:「是歐,畢竟我也只有二十歲而已,我原本還只是普通的女大學生,還沒有要出社會,更何況是野外......為什麼我一直想要說成野外露O,反正我都不會歐,對不起,幫不上忙。」

音弱說:「那要不要跟我結婚啊,我除了料理以外都可以歐,我會工作,也很會照顧人,長相也很好看吧,胸部雖然不能滿足你,但是我......對了我不會變老歐,就算響老了,我還是會長的跟現在一樣歐,怎麼樣。」

我搖了搖頭,我說:「夠了......對不起,我沒辦法。」

這已經是不知道第幾次拒絕音弱了,心裡已經開始有點難受了,第一次被愛著都這麼難受。

音弱笑著說:「沒關係歐,只是說說而已,但是我這個人很討人厭,我會一直賴著你的。」

我點了點頭,我也下定決心,不管她告白幾次,我就拒絕幾次。

我就坐在海灘上,雙手抱著雙腿的看著音弱,而音弱非常厲害,她捲起袖子,往海裡一抓,就是一個烏賊,又一抓,又是一隻大螃蟹。

音弱不知道從哪裡變出來的鍋子,將那群海鮮裝了進去,讓我顧著,她接著繼續抓。

我無聊的盯著鍋子裡面看,裡面有很大的章魚,還有螃蟹,也有魚,在裡面自由自在的游來游去,似乎不知道等下會成為我和音弱的營養。

鍋子內的海鮮終於滿了,音弱也找來了木材,手指噴出了火焰,瞬間就在那底下點了起來。

音弱臉露可怕的表情對著鍋子說:「煮一個"渾沌海鮮鍋"吧。」

我馬上把鍋子從火堆上拿走,並喝斥音弱說:「不要這樣糟蹋食材阿,這樣亂煮會很難吃的,而且這些都是鮮活的生命,就算要吃,也要弄死後才煮,至少不要讓牠們走的太痛苦,所以,來料理吧。」

音弱又不知道從哪裡拿出來的砧板還有菜刀,讓我在倒下的椰子樹上料理。

太陽已經高高的在頭上照射著,不過氣溫還是很冷,要是沒有音弱的魔法,我大概會冷死吧。

音弱待在我身旁,就好像看著我施法那樣,把一條活魚慢慢變成了料理。

將海鮮的內臟都取出後,把剩下可以吃的部分重新裝在鍋子裡面,並在附近找了一些看起來有點香味的葉子進去一起煮。

"啵啵啵"

熱水滾了,掀開蓋子,香味撲鼻而來。

音弱不知道從哪裡拿來的醬料說:「來吧,沾著這個吃吧,這是"買"的歐。」

我懷疑的看著音弱,音弱說:「真的是買來的,我也知道自己很不會料理,才不會自不量力的去做醬料來弄你的,真的啦,相信我。」

音弱把醬料倒在不知道從哪裡拿出來的小碟子上,遞給了我。

醬料聞起來很正常,喝了一口後,差點點洗腎。

「看來是外面賣的普通醬油,那我就放心了。」

音弱看起來並沒有很開心,她嘟著嘴說:「可惡,總有一天,要讓響說出"音弱的料理真好吃阿"這種話,可惡阿!不甘心。」

我笑著,因為我知道那天不會到來的。

日向陪在音弱身邊的時間絕對比我長上比百倍,就連她都無法改變音弱的黑暗料理,我怎麼可能改變的了她呢。

手中的湯,湯匙上的魚肉,雖然已經處理過了,還是有點點腥味,不過還能接受就是了。

午餐結束後,把餐具洗好後,我懶散的躺在沙灘上,音弱坐在了我身旁。

我轉過頭去問:「音弱,接下來有什麼規劃嗎?」

音弱低下了頭,她露出了寂寞的表情說:「其實,龍人族的選舉準備開始了,我也成為了候選人,不知道這場選舉會持續多久,就害怕有更多意外,因為聽說上一次的龍人族王的選舉,可是持續了一百多年,哀,擁有"龍之祖脈"的龍人族,都必須強制參加選舉,假如我也只是普通的龍人族,就不用去選舉了,
響阿,可能幾年內我都不能見到你了,原本想要等回去才說的,既然你問了就回答你吧。」

我起了身,臉上帶著驚恐的表情說:「欸,我只是想問......下午要做什麼而已,音弱真的沒有其他辦法嗎?等一百年的話,我早就死掉了歐。」

音弱說:「不過,競選期間,你們還是可以來找我玩的,不過可能會很忙,不能好好招待你們。真是的,居然選在這時候,真討厭。」

看得出來音弱的不情願,當然我也不情願我的摯友又要離開我,我伸出手說:「沒關係,那音弱,今天就好好玩吧,忘記那些討厭的事情,把煩惱留給以後的自己吧,來吧。」

音弱伸出手來,我牽起了她,音弱從不知道哪裡拿出了一顆球,兩人就這樣打著赤腳在沙灘上踢著球玩。

最後筋疲力盡的躺在了沙灘上,兩人臉上冒著汗水,喘著粗氣,微笑的看著彼此。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