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貧乳轉生】(第七七回) 檢討會

波喵 | 2021-12-11 02:54:16 | 巴幣 0 | 人氣 49

連載中貧乳轉生
資料夾簡介
身為貧乳的我,就算轉生到異世界還是貧乳?不,我直接變成男的了。


「我什麼時候睡著的阿,哈阿。」



我疲累的睜開了眼,摀著嘴打著哈欠,剛從睡夢中醒來的我,腦袋還不太清楚,努力回想昨晚發生的事情,只想起音弱最後在我懷裡哭泣的樣子,心情頓時低落了下來。



音弱的表情歷歷在目,哭聲彷彿還在耳邊迴盪,這也讓我徹底醒了,起身坐在床旁邊發著呆。



深呼吸靜下來後,我躺回床上,想要不負責的忘記一切的閉上了眼,但腦袋不由自主的又提醒了我昨天發生的一切,音弱的哭臉,還是不停在我腦海裡回放著。



(好想答應音弱的告白,但是這種出自同情的回答,音弱是不會接受的,哀,誰來告訴我該怎麼辦才好。)


我睜開眼對著天花板發呆,幾分鐘後我深深地嘆了一口氣,無奈的從床上起來。



今天是"五人四日遊"的最後一天,不知道會是中午還是晚上會離開這裡,也許在回家之前,可可會帶我們找個地方過夜,等明天早上再出發吧。



而今天,按照邏輯來想,是貓仔會陪我玩一整天吧。



視線在房間裡面左看右看,似乎只有我一個人在,走到浴室、落地窗外尋找,連個貓的影子都沒有。



最後走到門口,只見門縫夾著一張紙條,我伸出手來用手指將其夾了出來,打開後,上面都是可可的筆跡。



"響,小蒼貓似乎有點不舒服,所以今天就請你一個人玩吧,我們晚上就會坐車離開了,記得在下午四點前回來,愛你的姐姐--可可"。



看到這張紙條後我鬆了一口氣,假如貓仔跟我同一房的話,我一定會被尷尬的氣氛弄到吐血的,因為我們還沒有和好,雖說是這樣子,但是我內心還是渴望與貓仔重歸於好,只是我不敢說出來而已。



「主人?」一個熟悉的聲音從我身後不遠出傳來,往聲音的發源地看去,原來是好久不見的散月。



「阿,散月,對不起阿,這幾天都沒有跟妳說過話。」我伸出手摸著她頭說著。



散月伸出手,摸著我的手放到她自己臉頰旁磨蹭著回答:「不,沒事,只要主人開心就可以了,我會一輩子默默的陪著主人,幫你打理好一切的,但是這次出現其實是有個建議。」



「什麼建議阿?」我問。



散月忽然坐在了我的身旁對我說:「今天就讓我陪著主人吧,主人想怎麼樣都可以,想要我當一日女朋友也可以歐。」



「欸,為什麼。」



散月回答:「因為主人看起來非常的寂寞,過去的我常常獨自一人生活,所以我懂得孤單的難受,主人,就請讓我陪陪你吧,想要做什麼,只要我做得到我都可以。」



「那色色的要求呢。」我開著玩笑。



散月卻不慌不忙的回答:「可以歐,假如主人想要的話。」



我以為她是開玩笑的,所以我傻傻笑著說:「哈哈,那就麻煩妳了歐。」



散月聽後站了起來,來到了我面前,她解開了胸前的鈕扣,邊說:「主人,我的胸部很小,畢竟當初我死的時候還是未成年,還沒有什麼發育,假如沒有軟軟的感覺的話,請不要太過於指責我。」



我慌張地說:「欸不是,妳居然來真的,我只是開玩笑,快把釦子扣回去,快點。」



散月盯著自己的胸前,迅速的把釦子扣了回去。



我紅著臉說:「難道散月對這種事情很擅長嗎,看妳不慌不忙的,難道.....」



想著散月搞不好也這樣侍奉過其他的主人,我感到了一點點的厭惡,心裡想的都浮現在臉上了。



散月搖頭拍了我的肩膀說:「放心吧,我沒做過那種事情,我大概猜到主人在想什麼。主人是第一個接觸過我靈體的人,以往的主人都只有和本體,也就是主人脖子上那把刀接觸過而已。」



接著散月壞笑得說:「主人似乎是處女廚呢,被別人用過的女孩就不喜歡什麼的,對吧,放心,假如主人把那個放進來,是見的到血的歐。」



「阿阿阿!」我發出了怪聲試圖蓋過散月所說的話。



我遮著自己紅的不像話的臉,把目光撇開的說:「才不是這樣子的,什麼處女廚,我才沒有忌妒,也不會做妳做出那種事情呢,嗚嗚嗚嗚,妳都讓我說了什麼,散月欺負人啦。」



散月將我的遮著自己臉的手給撥開,她貼近距離的凝視著我的表情後,壞笑的說:「真可愛呢,主人,好想看看主人還是女生的時候,是怎麼樣的樣子的人呢,稍微欺負一下,臉蛋就跟蘋果一樣紅,呼呼,這不是激起了我欺負人的慾望嗎。」



看樣子,我是被耍了,我嘟起嘴來抱怨的說:「人家不喜歡色情的東西,討厭,話說感覺散月好像很習慣聊這種事情。」



散月回答:「當然,畢竟我活了幾百年,當然也看了無數次那樣的場景,不過雖然第一次,但是我有自信可以做好。」



她露著自信的表情,反觀我依舊是害羞地表情,完全不敢與她的視線接觸。



我也知道,假如再繼續說下去,大概會被散月欺負的體無完膚,我適時的轉移了話題。



「不說這些了,接下來的時間呢,我也不知道該做些什麽,這幾天下來才知道,原來休假是這麼難過的事情,過去的假日都會做些什麽阿?我原本是宅女,假日幾乎都跟音弱兩人玩遊戲度過,偶爾會去逛街、散步,但是像這種出遠門,

到溫泉旅館旅遊的經驗完全是零。前幾天都是讓她們三人配合著我玩,因為怕冷就不出去的我是不是很自私阿,散月,這幾天妳在一旁觀察,我是個不可靠的男人嗎?我希望妳能把事實回答給我。」



散月想了想後說:「恩,主人希望我說實話吧。」



「我希望妳說實話,但是希望妳可以不要太過於批評我,請罵小力點。」



散月坐回我身旁。


「這點還請見諒,因為主人做的事情太難看了,太像小孩子了,要我罵小力點的話,不太可能。」


「好啦,就大力罵我吧!」我有點自暴自棄的說。



散月遮住嘴,忍著笑說:「原來主人是M,喜歡被人罵阿。」



「散月什麽時候變成這麼壞心眼的角色了,真是的。」我不悅的抱怨。



散月這才把惡作劇的面孔取了下來,她重新整理自己的表情後,咳了兩下說:「我以為主人會喜歡日向這種類型的女孩子呢,特地學了一下,沒想到主人卻感到不開心呢!」



難怪會這麼眼熟,原來是在學日向阿。



「日向很活潑,我不討厭歐,不過壞心眼還是免了吧。」我回答。



「說到日向,那就先來說說主人跟日向再一起時候的扣分點吧。」散月像是老師那樣的說著。



接著說:「日向是個很細心的人,主人的一舉一動都會被她記住,主人為了緩解緊張,常常會開一些令人不快地玩笑,這邊就先扣分。」



「摁......對不起。」不知道為什麼,我就道了歉。



散月接著說:「對不起?不用跟我說阿,主人只要改過這些錯誤就可以了,跟女孩子相處需要用心點,我知道主人也許會辯解說"我以前也是女孩子阿",之類的,但是並不是女孩子都是同個樣子的,或許主人以前很開朗樂觀,但是日向並不是那樣的人歐。」



我想了想,日向確實不是很樂觀的人,也不是很積極的人,她給人的映象就是"姊姊",並不是說她像姐姐那樣的可靠,而是她只想著她的姐姐--音弱,感覺任何一件事情,都能扯到音弱,自己可以無所謂,但是姊姊卻不能受任何一點苦。



第一天的日向,舉動確實有點奇怪,她刻意的表現的開朗活潑,原本高冷傲的樣子完全消失無影無蹤,所以才讓我會錯意,向她開了些奇怪的玩笑,現在回想起來,我真是個笨蛋。



散月看著我的表情變化,她點了點頭說:「不錯,有在反省是很好,那接下來就是有關可娜可的檢討會了了,以我個人的經驗,可娜可過去大概發生了主人無法想像的災難,那已經成為了可娜可心理上一塊陰影,假如主人想要跟可娜可保持著現在的關係的話,就不要過問她的過去,不要揭開她的傷疤,

也許未來的一天,可娜可會敞開心胸,告訴主人,她的傷痛,不過主人想要主動地,甚至逼迫她說的話,要做好被討厭的覺悟歐。」



我回答:「好長,我其實沒聽懂,所以我就是當個乖寶寶,不要去問東問西就好了?」



散月點了點頭:「沒錯,主人很愛撒嬌吧,就儘管向可娜可撒嬌吧,對她來說,你自私才是正確的。」



我是個好奇寶寶,我對未知是感到非常好奇的,我非常想知道可可的過去,明明是吸血鬼,沒有尖牙,也沒有可怕的模樣,還有數不清的問題,到底是發生甚麽事情,我好想知道。



但是聽了散月的話,比起對未知的追求,我還是比較注重與可可的關係。



散月的批評,是按照順序的,所以下一個,就是音弱了。



散月忽然變了語氣,連人都感覺變了,她感覺生著悶氣的指責我說:「最後一個就是音弱了,不只是昨天的相處,包括之前的點點滴滴,讓我覺得主人是個非常可惡的人,甚至讓我有點點失望了。」



我驚訝地說:「真的這麼嚴重?還請不要討厭我,對不起。」



散月拉著我的手,她溫柔的摸著我的腦袋,她笑著說:「開玩笑的,不會討厭主人的歐,但是我想要說,你對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一個對女孩子非常禁忌的事情,女孩子都這樣告白了,主人居然沒有拒絕或接受,這樣子,音弱會一輩子等著你,一直等著你,直到死去。」



我傻笑的回答:「太誇張了吧,雖然我不知道龍人有多長的壽命,但是時間一久,就會忘了我吧?」



散月嘟起嘴來,拉著我的臉頰說:「真是笨蛋主人,就是這點,會讓人感到厭煩歐,我重點再問一次,主人不想跟音弱成為情侶吧。」



我回答:「不知道,我當然是喜歡著音弱,但是我不知道我的喜歡是哪一邊,我認為自己是對朋友的喜歡,但是一想到音弱跟其他在一起,我稍微會有些不快。」


散月嘆了口氣,她回答:「音弱這女孩,據我所認識,是個非常癡情的女孩,大概這輩子只會愛上你一個人,你不好好拒絕她的話,豈不是非常可惡,讓她等這麼久,換做是主人的話,你怎麼想。」

腦海中浮現出假設的路線,我向音弱告白,但音弱卻似是而非的回答我,想一想就覺得怒火中燒。

「我真的是白癡,我會好好考慮的,明天就給音弱一個交代。」我下定決心的回答著。

散月見我如此,她溫柔的將我摟進自己的懷裡對我說:「真棒呢,都沒為自己找藉口,這樣的主人,未來會成為大人物的。」

散月的模樣有點像是母親的感覺,說也難怪,雖然外表是小孩,但是散月確實比我多活上幾百年,對她來說,我就是小朋友,會這樣看待我有是正常的。

而下個畫面,就來到了房間外的溫泉裡,我與散月兩人在裏頭泡著。

「好舒服阿,果然這樣子會比較好。」散月邊伸懶腰邊說著。

散月的本體以及她的靈體都泡在溫泉裡面,這樣子似乎才能讓散月感受到感覺。

感覺跟散月在一起,我的內心波浪就會停下來,明明跟其他女孩在一起的時候我都是驚滔駭浪。

我的眼神與散月忽然交視,散月立馬就回應了我一個微笑,我的也想要回應她笑容,但是似乎起了反效果。

散月伸出手,拉了拉我的臉說:「主人,沒有必要每天都板著一張嚴肅的臉,開心就笑、傷心就哭,感覺主人的表情都不太豐富呢。」

「是這副身體的錯,我自認為我的表情豐富,都怪仁的臉,不管怎麼樣都是這樣的表情。」

散月鬆開了手,她說:「還好主人的臉很帥,就算面無表情,說一些情話就可以騙到女生尿尿的地方。」

我開始揉起自己的臉,但是沒有感覺比較有用,我嘗試笑起來,卻被散月回應了一副看垃圾的表情。

我趴在溫泉旁的地板上,放棄人生。

散月蹲在在一旁戳著我的臉說:「或許面無表情就是主人最棒的表情,要活用自己的優點,去騙女孩子尿尿的地方歐。」

我抬起頭來說:「所以到底為什麽要騙女孩子尿尿的地方啦,真是的。」

這半天,很快就結束了。



我們一行人離開了溫泉旅館,在附近的山上住了一晚。



這一次,帳篷就給了我單獨一人,漆黑的夜晚,加上附近的蟲鳴,就算有熱魔法,但是我還是覺得很冷。



我睡不著,我把兩手放在腦袋後當作枕頭,然後翹著腳看著帳篷的頂部,發著呆,想著甚麽時候睡著就好了。



「假期還不錯吧?」一個熟悉的聲音從我身旁傳來。



我轉過去一看,差點把自己嚇死。


那人的臉就離我不到一公分的距離,多一步就會親在她臉上的距離,讓我嚇得差點跑出帳篷。


這個人並不是這次一起出遊的人,而是毀天滅第的大魔王--朝舞。


朝舞坐起了身,揮著手抱怨著說:「我有長的這麼可怕嗎,我還自認為自己很可愛呢。」



我回答:「可愛是可愛,但是別這樣嚇人阿,我的心臟可不好。」

朝舞撐著下巴,一手伸出手指碰著我的心臟說:「不死的人,還說什麽心臟不好。」

我說:「雖然這樣說,我還是沒有甚麽實感,對我來說,我還是普通的人類,對死亡、疼痛還是非常反感抗拒的,就算我現在是不死之身也是一樣,話說朝舞也是不死之身,甚至比我還厲害的"不老不死",這樣的朝舞有怕的東西嗎?」

朝舞嘟起嘴來,彈了我的額頭說:「你真的很會聊天呢,我這次來,是想要跟你討論一下的。」

我停頓了一下,思考她想跟我說什麼,但是三兩下我還是放棄了,因為我不是那麼會思考的人。

「毀滅世界的大魔王,妳有什麼要跟小的我說呢。」我這樣說。

朝舞說:「沒什麼,只是我想說,你真的很厲害,你的出現改變了我,我以我的名字向你發誓,我再也不會摧毀任何文明了。」

一人的一生中,或許會說出上千上萬的話,無數的人交錯出無數的對話,唯有這一句話,拯救了整個宇宙。

「摁?真的嗎?」我既驚喜又不信任的問。

朝舞躺了下去說:「活著這麼久,我不知道從什麼時後就失去了所有感情,如今就算做了任何事情,都會沒有感覺,所以我認為是時候休息了,想辦法找回原來的感覺。」

「什麽意思。」我疑惑德問。

朝舞回答:「就字面上的意思歐,或許現在去創造文明,說不定也很有趣呢,看著我製作的物種,在我所創造的星球上生活,或許是件不錯的事情。」

接著朝舞拉起我的手,抬頭注視著我。

「響,剛剛那些並不是我最後的決定,只是我未來的方案之一,還有很多事情等著我去做,不過都以響接下來的回答做決定歐。」

兩人停頓了很久,我還在等著朝舞問問題。

朝舞看我的樣子,她笑了。

「你是不是忘記你當初說的話了,響,畢竟我也不太重要呢。」

我努力回想過去,但是腦袋卻卡住了。

「對不起,我忘記了,妳有問過我甚麽嗎?」

朝舞說:「應該說,是響問我,你希望我陪在你身邊吧,多麼傲大的要求,你對此卻什麽話都沒說。」

我似乎也想起來了,我說:「恩,我這樣說過沒錯,但是我要說什麽呢?」


「欸,難道你那不是告白嗎?那你現在不是要說一些好聽的話來把我騙回家嗎?」朝舞說道。

而我搖了搖頭:「不是告白歐,只是希望能夠一起玩而已,我想跟朝舞成為普通的朋友,而不是敵對關係。」

她笑了,搖了搖頭後她回答:「真是的,那就由我來說吧,咳咳,我喜歡上你了,所以跟我交往吧?」



我被這個突如其來的告白給嚇呆了,我被口水嗆到,咳了好幾下,朝舞連旁拍了拍我的後背。



「還好吧。」朝舞關心著。

我摀著嘴說:「沒事,我比較在意,妳剛剛說了什麼?」

朝舞說:「我活了這麼久,不只剛剛說的感情,就連記憶也淡忘,一切都忘記了,但是跟你在一起的時候,卻有種非常熟悉的感覺,讓我的心跳加速,不由自主地讓我露出笑容,所以我認為,搞不好跟你一起才是我這輩子的目的,你呢,我不會強求你,
假如你拒絕我,我也不會生氣,我會離開這裡,離開這星球,但是我保證我不會再毀滅其他文明。」

我問:「為什麼,我是做了什麼改變妳。

朝舞笑著說:「我說過吧,你一轉生過來,你所看到的一切,都是我安排好的,在那之前你可是跟我對上了好幾百次,每一次我只是想毀滅你,因為你是神的道具,漸漸的我開始欣賞起你這個小笨蛋,口口聲聲的要保護自己愛的人,卻要傷害我的時候,又下不了手,
到底是什麼樣的人,才會有這樣的行為,後來,接著幾百次的回朔後,我慢慢的享受起跟你在一起的生活,我拋棄了原本魔王的身分,選擇當一個"小舞"這樣的普通女孩子在你身邊,你不相信吧,我們最要好的時候,可是差點接吻了,不過見到我的面孔後,你卻發了瘋
似的生氣,再一次成為了敵對關係,而我只好回朔又回朔,只想著哪一天,能把你當作我的寵物般的存在。」

「欸,說這麼多,原來只是想把我當寵物?」我問。

「恩,當然只是那時候想的,現在可不一樣了,我想成為普通的人類,與戀人一起過生活,結婚、交配、生子之類的。」

我尷尬的笑了。


朝舞接著說:「怎麼樣,要跟我交往嗎?還是響已經有喜歡的人了。」


我沒有回答,只是拉著朝舞離開了帳篷,到了外頭去。

一抬頭,滿片的星空,我對朝舞說:「很美麗吧。」

朝舞說:「是很美麗呢,但是回答呢。」

「以前我都會想,會不會戀愛這件事,只是賀爾蒙的在作祟,為了讓物種有動力去傳宗接代,才編出的謊言。」

朝舞沒有回應我。

我接著說:「後來我才知道,也許愛,是神唯一給我們人類的自由,我們人類必須吃飯、喝水、還有很多必要的生活所需,不然人就會死掉,但是愛呢,人類就算沒有愛,男的看到女的發情,衝上去交配不就也可以延續物種嗎?」



朝舞小聲地笑了出來,我也尷尬的笑了,我重新整理表情後說:「我很不會說話,對不起,但是我想說,就算是這樣,神還是給了人類這項配備,無數的人當中,只有那個人,在路邊看見他,買東西時後偶遇,這樣的機緣巧合,漸漸的兩人碰撞再一起,

生活就此有了新的開始,那份愛,就從無中生有,漸漸的對對方產生了感情,就算只是手指尖觸碰,都會感到無比的幸福。」



朝舞說:「重點還是沒說。」



我說:「恩,所以我很高興,朝舞也有了這份感情,而我也在剛剛才知道,我似乎有了喜歡的人了。」



朝舞微笑著說:「是嗎,已經有喜歡的人了阿。」



她轉過頭準備離去......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