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貧乳轉生】(第八十回) IF-音弱篇-3

波喵 | 2021-12-17 16:58:27 | 巴幣 0 | 人氣 35

連載中貧乳轉生
資料夾簡介
身為貧乳的我,就算轉生到異世界還是貧乳?不,我直接變成男的了。

每天的行程,早上則是沒什麼事情,因為打掃、料理的準備都是女僕來,我基本上就成了廢人。

但是幸好,散月還能夠充當我的玩伴。

討厭房間安靜的我,把電視打開來,就算不看,只是想要有聲音,這樣感覺房間就充滿了生意。

坐在對面,和我下棋的散月,當我在思考的時候,她忽然叫了我一下。

「主人。」

我抬起了頭,我說:「等一下,我還在想。」頭再次滴下,盯著棋盤看。

散月回答:「繼續想沒關係,邊想邊聽我說,主人不跟音弱告白嗎?」

我停下了動作,再次抬起頭來。

「告白?」我問。

散月點了點頭。

我說:「我雖然很喜歡音弱,但是我是把她當作朋友看待阿,假如要跟她交往什麼,想想就覺得很奇怪。」

散月說:「那你想想,假如音弱交了新的男人,你怎麼想?」

我說:「那男人是誰啊,我要殺了他。」

散月笑了出來,散月說:「主人,這就是喜歡歐,忌妒是只有自己喜歡的人被奪走才有的感情。」

我說:「可是,假如散月哪天跟我說,有喜歡的男生的話,我大概也會生氣的。」

散月說:「主人原來是這麼花心的人,連我都要阿。」

我這才意識到,自己其實非常的自私,應該說我一直都知道,自己不敢承認而已。

我說:「散月呢,假如我跟音弱交往,妳不會忌妒嗎?」

散月摸著自己的胸口,她臉露幸福的表情,她說:「我跟主人締結契約後,我的心一直跟主人連在一起,我時時刻刻都能感受主人的感覺,只要主人幸福,我也會幸福的。」

當她說完,我也把我的手放下,將棋子擺在棋盤上。

但下一秒,散月就移動了她的棋子,把我的旗子吃掉了。

「Checkmate(將軍)。」散月面不表情地喊著。

我抓著腦袋,抱怨著說:「好厲害阿,到底為什麼這麼強,歐歐歐歐歐歐歐,放過我一馬啦。」

散月笑著說:「那讓主人回復上兩動也可以歐。」

我欣喜若狂地說:「真的嗎,可不要後悔了歐。」

接著下了幾步後。

「Checkmate(將軍)。」散月又說了同樣的話。

我呆呆的看著棋盤,舉起白旗說:「我認輸啦,散月好厲害。」

散月收拾著棋盤,我這時問:「散月能讀心嗎?不是說我們的心連在一起,該不會散月偷作弊吧?」

散月笑著說:「那只是比喻啦,沒有真的連在一起,我的意思是,只要主人開心我就會開心,我跟主人單方面分享,只有主人的觸覺、味覺而已,主人吃到的、碰到的,我都能感覺到而已。」

我說:「那我受傷的話,散月也會痛嗎?」

散月點了點頭。

看來我多了一個不能受傷的理由了。

.......

又過了不知道多久,幾天了、幾個月了,就好像是囚犯的那樣,被關在這裡,我是還好,因為是宅女的特性,一直以來都是這樣地所以還好,畢竟料理很好吃,電視的節目也很有趣,雖然沒辦法使用電腦,但有很多桌遊可以跟散月玩,還不錯,這樣的日子。

但是呢,我擔心的並不是自己,而是每天趴在我身上就開始呼呼大睡的音弱。

這幾天開始,音弱不再說話,偶爾連洗澡都不洗,抱著我就睡了。

我認為該給音弱個假期。

這天,從房門外傳來"咚"的一聲,我連忙跑去開門。

「呼......呼......」

音弱居然在這裡靠著門就睡著了。

我抱著她進到房內,來到床旁,將她溫柔地放下。

坐在她身旁,伸出手輕輕觸碰她的眼睛。

「黑眼圈真重,都快變成了熊貓了,到底是什麼鬼,居然這樣折磨我的音弱。」

她晚餐都沒吃吧,肚子都餓的咕嚕咕的叫著,雖然想要幫她準備料理,但是還是讓她睡吧。

我只能陪在她旁邊,幫她蓋上被子,將她像女兒那樣的在懷裡照顧。

第二天,音弱拖著疲累的身體起了床,蹣跚的走到門口,我也跟在她身後。」

「響?不用跟來歐。」她有氣無力的說,甚至連頭都沒轉過來。

我說:「我也想幫幫音弱的忙,有什麼可以幫的嗎?。」

音弱卻忽然反手大力的往我的臉上揮了一拳,我被重重的打倒在地,音弱大聲地對說:「叫你不用跟來你聽不懂嗎?你根本幫不上任何忙。」

說完,看見我滿嘴是血的樣子,她似乎醒了,她連忙蹲下來扶起我來說:「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的,對不起,不要.....不要離開我.......」

說著,音弱大哭了起來。

我說:「下手真重,要詐領保險金也不是這樣子的,好了音弱,別哭了,我不會離開妳的。」

音弱哭著摸著我的臉,我臉上一下子痛覺就消失了,大概是治癒魔法的效果,嘴角上的血也不見了。

她說:「真的好累......我不想要再繼續下去了。」

我摸著她的頭,她的頭髮有點油油的,大概是幾天沒洗澡的後果,假如我現在抱怨,我大概會死無全屍。

「音弱,累了的話,就不要再繼續了,我會去幫妳說的,帶我去。」

音弱回答:「但是,會被說"這是為了龍人族的未來",這樣的話給退回來歐。」

我說:「我會反駁"這樣下去,我的妻子的未來會被你們搞不見的"。」

音弱久違的笑了,我也回應了相對的微笑,但是我內心卻不是這樣。

難道這裡是什麼黑心公司嗎,把音弱這樣一天到晚使喚來使喚去,都沒有休息,勞動基準法到底有沒有學過啊。

雖然我也沒學過就是了,不過,我至少知道,人是需要休息的,更何況是我的音弱。

我像王子抱著公主那樣將音弱抱起來,我說:「帶我去妳工作的地方,我去罵罵他。」

音弱是真的累了,才沒幾下,她就在我懷裡安心地睡去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