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301.這樣練真的不會出人命嗎?(下)

佐渡遼歌 | 2021-12-18 20:00:04 | 巴幣 416 | 人氣 581


  楊千帆伸手將被汗水浸溼的瀏海撩到耳後。由於對練超過四個小時,又是提起氣息的狀態,此刻也是兩頰酡紅、輕輕喘息。
 
  「感、感謝師父的指教。」李少鋒低頭說完就踉蹌踏出第三練武場,一瞬間想要直接躺在地板休息,不過感覺一旦稍微放鬆,累積大半天的疲勞全數湧上心頭,只好扶著牆壁撐住,盡可能地大口呼吸。
 
  「不會。」楊千帆同樣踏出第三練武場,掩上沉重的宙鋼金屬門,站在李少鋒身旁,一邊平緩呼吸一邊低頭說:「普通的情況而言,十六歲才開始習武練氣太晚了,從小開始的武術家也有大半人終生無法跨越第五重脫胎境界的門檻,對於迷途者而言更是如此,如果想要讓修為更加精進就只能夠上百、上千次地賭命戰鬥,度過生死關頭。」
 
  「是、是的。」李少鋒努力利用時間休息,同時認真聆聽。
 
  「換言之,大多數的迷途者都會以死亡告終。只要一次的失誤就完蛋了,即使那個失誤不至於致命也有可能重傷或留下心靈創傷……然而你有天賦也願意努力,境遇更是非比尋常,在將來很有機會跨越脫胎境界的門檻,攀至一流高手的級數。」楊千帆說。
 
  「感、感謝師父對我這麼有信心,我、我會努力修練的。」李少鋒說。
 
  「我是真心這麼想的。」楊千帆朝著第三練武場的鐵門瞥了一眼,繼續說:「總而言之,我建議你將武器換成普通的鋼刀或長劍,雖然沒有學過刀法或劍術,至今為止交手過的武器當中,以刀劍佔據一、二,可以給予這方面的經驗。」
 
  「那樣繼續拿著那徹亞斯也沒問題吧?」李少鋒不死心地問。
 
  「我可沒有和專精偽外星武器的對手交過手。當初沒有阻止你買那把偽外星武器,因為當時不曉得你會在幾個月的時間就練至命紋境界,也不曉得教團聯合突然竄起,弄得待在普通社會也有可能遭遇不亞於克蘇魯遊戲場所的凶險。」楊千帆無奈地說。
 
  李少鋒低頭望著那徹亞斯的扭曲刀身。
 
  理智上清楚知道自家師父說得沒錯,然而這把刀也陪伴了自己經歷過『詭譎叫聲』、『神眠村』兩場遊戲,時間雖短卻是從習武練氣的瞬間就一直在一起,沒辦法果斷捨棄。
 
  「好好考慮一下吧,隨時可以陪你去武器店。」楊千帆說。
 
  「學長,快點進來囉。」夏羽將金屬門打開一小縫,探出頭喊。
 
  不少血紅色的真氣頓時溢散到走廊,很快就消散無蹤。
 
  李少鋒認命地返回第三練武場,接著注意到自家師父並沒有像燕子那樣直奔淋浴間,跟著進入,雙手抱胸地移動到牆邊打算旁觀。
 
  「終於輪到我了,壓軸登場。」夏羽露出一個開懷笑容,小步跑到武器架前方挑選片刻之後拿起一柄木製狼牙棒,用著棒球揮棒的姿勢虎虎生風地揮了好幾次。
 
  「還請手下留情。」李少鋒強打起精神說。
 
  「不會手下留情喔,已經跟千帆學姊講好了往死裡揍。」夏羽流暢甩著狼牙棒,喜孜孜地說:「這個真是一個很好的訓練,能夠提升學長的生存率,如果早點舉辦就好了……今後每個周末都舉辦一次吧?」
 
  「那樣會出人命吧。」李少鋒認真地說。
 
  「學長現在還很精神呀。」夏羽笑著說。
 
  「這樣破破爛爛的情況居然算是精神嗎?妳要不要去檢查一下眼睛?」李少鋒認真詢問。
 
  「至少有心情開玩笑不是嗎?」夏羽更加燦爛地一笑,眼眸當中閃過淡金異芒就俯身往前衝刺,在靠近瞬間微微跳起,毫無高手風範地用雙手掄著狼牙棒對準顏面狠狠揮過去。
 
  「咦?」李少鋒沒有料到她會突然改變戰鬥風格,當下趕忙側身砍出那徹亞斯,硬碰硬地擋掉纏繞著淡金真氣的狼牙棒。衝擊頓時從掌心傳達到整條手臂,然而僅此而已,並沒有任何氣息侵體。
 
  「嘿!」夏羽後翻半圈,雙腳著地之後保持著將狼牙棒拖在身後的姿勢,再度向前衝刺,同樣在靠近瞬間大動作地扭腰揮出。
 
  李少鋒再度揮刀格擋,這次必須用雙手握住那徹亞斯才勉強撐住,卻依然被打得差點跌倒。
 
  夏羽招招都是硬碰硬的蠻力狠擊,甚至連纏刃都沒用,單純聊勝於無地將大量氣息胡亂擴散到狼牙棒表面以免被敲斷。儘管如此,對於勉強撐過楊千帆與燕子的連續攻勢、早就已經筋疲力竭的李少鋒而言,這樣單純暴力的風格反而更加棘手,招招都必須全力應付。
 
  李少鋒才經過不到幾分鐘就覺得雙手發麻,立刻意識到這樣下去只有拚到力竭一種結果,問題在於力竭的人絕對是自己而非夏羽,當下努力思考其他應對之策,同時拖延時間地問:「羽兒,妳不用踏塵嗎?」
 
  「剛剛決定好了,我接下來只會使用基礎七變。這樣應該可以保持壓倒性的優勢和學長打得勢均力敵。」夏羽俐落往後拉開一段距離,像是依然在暖身似的甩動狼牙棒,聳肩回答。
 
  壓倒性的優勢和勢均力敵出現在同一句話是不是有點奇怪?李少鋒暗自納悶,然而不用應付來自半空中的攻擊依然是一件好事,再加上已經累到沒有餘力吐槽,默默接受。
 
  「那麼學長有想到破解方式了嗎?」夏羽燦爛一笑,再度正面俯衝。狼牙棒迎面揮擊。
 
  李少鋒看著幾乎被淡金真氣徹底包裹住的狼牙棒,身子一晃,往後退開。
 
  「對嘛,接不下來就躲。利用挪騰閃移的技巧跟對手玩鬼捉人也是一個拖時間的好辦法。」夏羽滿意地點頭,接著突然將狼牙棒脫手甩出,一個閃身衝到距離數十公尺的武器架拿起一柄木製柳葉刀,再度閃身回攻。
 
  李少鋒才剛側身躲開迎面擲來的狼牙棒,再度回神就看見柳葉刀刀尖已經近在眼前,當下駭然往後撤退,忍不住喊:「為什麼突然爆頭啊!」
 
  「學長是和燕子學姊講好不打臉,又不是和我講好。廝殺的時候當然挑要害打啊。」夏羽行雲流水地甩動柳葉刀,旋身拉近距離,再度反手刺出。
 
  「打實了會死人吧!」李少鋒用力擋掉柳葉刀。
 
  「學長的氣息還剩下不少,足夠提起護體真氣啦。下一招也是要害喔。」夏羽說完,柳葉刀由下而上地以極為刁鑽的角度直搠下顎。
 
  李少鋒不得不將上半身往後仰,堪堪避開,然而立刻就被夏羽一腳踢在腰際,整個人往旁邊狼狽滾去,正要起身卻發現柳葉刀迎面射來,又再狼狽地多滾了半圈。
 
  帶著猛烈勁勢的柳葉刀割開運動地板,撞擊到宙鋼之後鏗然反彈。
 
  「這樣每次要跑來跑去有點麻煩耶。」夏羽站在武器架旁邊思考片刻,突然將之整個舉起來,往前拋去。
 
  伴隨著響徹第三練武場的鏗鏘聲響,各式各樣的木製武器頓時散滿地板。
 
  「妳要做什麼?」旁觀的楊千帆發出低呼。
 
  「這樣要換武器就簡單多了。」夏羽滿意地說,隨意一踩,用著巧勁讓一柄大砍刀彈起來,憑空握住之後就向前俯衝。
 
  李少鋒暗忖自己在一對一的單挑絕對贏不了夏羽,能夠增加變數其實並不壞,迅速用眼角大略掌握散在附近的武器種類,再度揮舞那徹亞斯正面擋住大砍刀。
 
  刀刃相擊,氣息炸裂。
 
  李少鋒不禁後退一步,遲來地想到夏羽在『神眠村』的雪原廢墟提過她的氣息總量其實只略遜於自己,換言之,自己至今為止唯一的優勢也消失了。
 
  這點正是這項訓練的目的,也正是自己今後需要鑽研的課題──面對修為、武藝、經驗與氣息總量都遠遠超過自己的強者,要怎麼戰鬥。李少鋒切身理解到這點,明明精神與肉體都疲倦到了極點,卻是突然湧現些許力量,能夠握緊那徹亞斯回砍。
 
  這個時候,夏羽猛然停止攻擊,往後拉開一段距離,皺眉觀察。
 
  直覺真是敏銳……說是野性的感覺應該更貼切吧。李少鋒暗自苦笑,隨口說:「羽兒,我似乎還沒有問過妳擅長哪一種攻擊勁道?」
 
  「……這是在拖延時間嗎?還是想要探出我的底牌呢?」夏羽問。
 
  「就當作提示先說清楚吧。」李少鋒說。
 
  「說過了只會用基礎七變呀。」夏羽說。
 
  「……妳絕對會趁我大意的時候突然使用高深刁鑽的勁道打過來吧。」李少鋒說。
 
  「姆姆。」夏羽頓時露出一個惡作劇失敗的鬧彆扭表情,微嘟起嘴。
 
  「果然啊,所以妳究竟擅長什麼攻擊勁道?」李少鋒追問。
 
  「……主要是旋勁啦。」夏羽低聲回答。
 
  「明明拿著銀針如此偏門的武器,卻專練尋常可見的旋勁?」李少鋒不禁問。
 
  「那又不是缺點,旋勁之所以會成為東方心法最常見的勁道,正是因為多樣化的應用方式。」夏羽聳肩說。
 
  「不好意思,依我所見,少鋒擁有氣息總量龐大的優勢,應該練浪勁比較適合。」楊千帆忍不住插話。
 
  「浪勁也會讓學長練啦,那個勁道很適合當成虛張聲勢的招式,鋪天蓋地用大量氣息壓過去,對手多少會嚇到,然而主要還是會以旋勁為主,畢竟旋勁最強!」夏羽信心滿滿地說。
 
  「如果妳願意教導旋勁,我這邊也會方便許多,可以傳授一些相關的招式和應對手段……」楊千帆講到後來就變成自言自語,退回牆邊。
 
  夏羽嘟囔著「原本打算藏著嚇學長一跳的說」,淡金色氣息倏然朝向右手集中,從肩膀開始螺旋運行而下,纏繞在大砍刀的刀刃,壞笑著問:「學長想要試試看在我全力出手的情況下可以撐幾刀嗎?」
 
  「全力的話不拿長針嗎?」李少鋒看著那個一眼就曉得不同於楊千帆的奇特旋勁轉動方式,開口問。
 
  「那樣學長連兩秒都撐不過去啦。」夏羽笑著說。
 
  「……那麼就麻煩了。」李少鋒握緊刀柄說。
 
  至今為止,李少鋒在和瞭望塔其他成員練習的時候也會嘗試在他們全力猛攻的情況下能夠硬接幾刀,最新紀錄是楊千帆九刀、片桐總一郎十刀、燕子十五刀、張定緯十九刀、梁世明二十八刀、林誠五十刀。
 
  由於夏羽宣稱自己是心法方面的師父,至今為止都沒有參加過武術方面的練習,因此也沒有紀錄。
 
  李少鋒用雙手將那徹亞斯舉在胸前,屏氣凝神,在看見夏羽身子微晃的瞬間就側身斜閃,接著突然失速,視野當中完全沒有看到那個綁著白色馬尾的身影,急忙剎車,訝然轉頭才發現自己一個踏步衝刺就跨越了將近三十公尺的距離。
 
  「學長學長!剛才那招是怎麼回事!」夏羽雙眼發光地問。
 
  「少鋒,請進行說明。」楊千帆同樣快步走上前,難掩訝異地喊。
 
  「就是,該怎麼說比較好……想要撐到最後關頭才閃身騰挪,然而擅自更動體內的氣息運行路線很危險,因此就……該怎麼講比較好,暗中把一些氣息集中在雙腿,就像是比較厚的護體真氣,散出之後卻有點失去控制,衝得比想像中更遠。」李少鋒自己也不太清楚究竟發生什麼事情,斷斷續續地說。
 
  「……聽起來有點引魔的感覺?」夏羽偏頭問。
 
  「我沒有教過少鋒任何西方魔法的變化。」楊千帆搖頭說。
 
  「那樣應該就是飛縱的某種延伸了。將大量氣息在瞬間爆發出來,利用反作用力向前急衝,要說浪費確實是很浪費,作為逃跑的其中一個手段倒是挺不錯的。單純明快的瞬間加速。」夏羽思索著說。
 
  「這樣子不會有問題吧?走火入魔之類的。」李少鋒問。
 
  「體外的氣息變化應該沒有問題。每個人的跑步姿勢都有所不同,固然有些範本和標準,實際照做也不一定就會跑得更快,尤其武術家的運動神經本來就不會太差,日後學習輕身飛縱、提氣飛掠的時候也不會刻意要求改變姿勢。」楊千帆說。
 
  「所以大家都可以辦到?」李少鋒問。
 
  「理論上可以,但是像你那樣就太過浪費氣息了。」楊千帆苦笑著說。
 
  「是呀,騰挪閃移講求輕巧迅捷、收放自如,這點跟秦家刀的落雨刀法也有共通之處,出刀的瞬間要狠霸凌厲,揮盡的瞬間則是霎時穩停。」夏羽說完就身子一晃,帶著殘影輕盈移動到五公尺外的位置,穩穩站好之後又側身閃回來,動作相當漂亮俐落。
 
  這樣仔細一看,確實和剛才的暴衝有著根本上的差別,尤其自己根本不曉得會停到何處,甚至還往前踉蹌數步。李少鋒暗自汗顏。
 
  夏羽還想要在繼續講解,卻突然想到什麼似的突然咬住舌頭,擔心地斜眼望向楊千帆,觀望她的反應。
 
  「我沒有小心眼到這種程度。已經拜託妳協助少鋒修練了,有任何關於武術的建言也歡迎提出。」楊千帆沒好氣地說。
 
  「那麼我就不客氣了。學長,請再來一次吧,我會更仔細得看清楚。」夏羽擺出方才姿勢,讓淡金真氣螺旋纏繞在大砍刀的刀刃。
 
  李少鋒急忙站好腳步,凝神觀察著夏羽身子微動的瞬間正要故技重施,不料已經準備蹬地衝刺,纏繞在腳踝的護體真氣卻慢了一秒才散出,頓時有種用力踩空的錯覺,當下難受至極,動作一滯,腳步踉蹌地差點摔倒。
 
  夏羽的俏臉閃過訝異神色,手上倒是絲毫沒有留情,纏繞著螺旋真氣的木製大砍刀直接對準肚子打過去。
 
  李少鋒悶哼一聲,身子彎成ㄑ字形,同時被螺旋轉動的旋勁正中肚腹,頓時有種天旋地轉的錯覺,重重往後摔倒在地。
 
  「看來距離實戰還需要大量練習,不過正好在這兩天的練習徹底練熟那個奇怪的招式。」夏羽半彎著腰用木刀刀尖輕戳李少鋒的臉頰,低頭露出甜甜的笑容說:「學長,不要躺在地板裝死了,快點起來再試一次!這種保命的招式絕對要盡快練好!」
 
  「……是的。」李少鋒努力撐起身子說。
 
 




創作回應

東堂隼人
只有學妹擁有可以打臉的特權喔![e29]
2021-12-18 21:16:47
佐渡遼歌
已經變成特權了XDDDD
2021-12-18 21:18:22
露米諾斯 Luminous
楊千帆伸手將被汗水浸溼的瀏海撩到耳後。由於對練超過四個小時,又是提起氣息的狀態,此刻也是兩頰酡紅、輕輕喘息。
為什麼要特別描寫這個呢ww
鋒帆CP大好(?
2021-12-18 21:45:46
佐渡遼歌
算是武俠小說多少都會有的描寫(?
上一章燕子學姐也有香汗淋漓XDDD
不過本作是健全的作品,還請放心觀看XDDD
2021-12-18 21:53:22
赤月狼
可以請外面的成員準備擔架了,我懷疑少鋒結束訓練的時候應該只會剩一口氣
2021-12-19 00:46:24
佐渡遼歌
確實,現在才練過完第一輪而已www
2021-12-19 09:57:53
你艾希我吶兒
兩頰酡紅、輕輕喘息。阿斯
我覺得老爺子應該會CPR 沒問題的
2021-12-20 10:31:43
佐渡遼歌
一直沒有什麼出場戲份但是應該很萬能的老爺子XDDD
2021-12-20 13:36:06
weiting
逃跑技能點滿
2022-01-13 20:50:14
佐渡遼歌
保命為上!!
2022-01-13 21:03:53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