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301.這樣練真的不會出人命嗎?(中)

佐渡遼歌 | 2021-12-16 20:00:05 | 巴幣 2212 | 人氣 540


  「──帆帆,換人吧。」燕子將木棍垂直撐在地板,香汗淋漓地轉頭喊。
 
  李少鋒直接半跪在地板,連握住木製長刀的力氣也沒有,雙手撐著地板大口喘息。汗水持續低落,在木製地板積出小小水潭。
 
  「笨蛋學弟,你的體力還是不行啊,這樣子就差點垮了。」燕子沒好氣地說。
 
  「感謝學姊的幫忙。」楊千帆躬身道謝。
 
  「不用客氣啦,人家偶爾也想要打打這種風格的戰鬥,否則單純過招也沒什麼意思。如果晚點心血來潮會再過來打個一、兩個小時,現在先去沖澡了。」燕子心滿意足地回答,接著低頭說:「笨蛋學弟,這種機會很難得的,好好把握啊。」
 
  「是、是的,我、我會努力的。」李少鋒喘息著說。
 
  「等到人家的內傷治好,再來提氣認真打一次。」燕子伸出右手,正色說。
 
  「……好的。」李少鋒回握住燕子的小手讓她將自己拉起來,搖搖晃晃地努力站挺身子。
 
  「很好。」燕子將木棍放回武器架,愉快哼著「洗澡、洗澡」就離開第三練武場了。
 
  「那麼準備開始下一場了。」楊千帆冷靜地說。
 
  「師、師父,真的一點休息時間……都不給我嗎?至、至少也讓我去沖個澡吧?」李少鋒將木刀當成拐杖撐在地板,苦笑著問。
 
  「不行,這樣才有實戰的感覺。」楊千帆絲毫沒有退讓意思地拿起黑紋短刀,交錯橫舉在胸前,淡然說:「把武器換成那徹亞斯並且將護體真氣的濃度提到最高吧。我接下來會動真格打過去,要是骨折就得修養一、兩天才會好,希望可以避免出現那種情形。」
 
  「師父的動真格很恐怖吧?像是玉閣祭面對教團成員的程度嗎?還是在KTV面對君堯兄的程度?」李少鋒心有戚戚焉地問,暗忖雖然不管哪個,自己大概連三招都撐不過。
 
  「等會兒就知道了,現在不要想著拖延時間。」楊千帆淡然說。
 
  「……是的。」李少鋒的渺小企圖被道破,認命地走到牆邊武器架,將木刀換成那徹亞斯,再度返回練武場中央擺好架式,收斂心神,散出血紅真氣護體。
 
  楊千帆伸手將長髮全數撩到身後,蕩出酒紅真氣,接著有些訝異地喃喃自語:「這個還真是頗為怪異的感覺,明明身處地球,氣息卻不會高速散失……然而又和克蘇魯遊戲的場所有微妙差異。」
 
  「學長加油喔。」夏羽雙手抱膝地坐在牆邊,咬著不曉得何時拿來的蘇打冰棒,事不關己地喊。
 
  李少鋒的視線不禁被吸走,吞了吞口水,空腹感也隨之襲來。
 
  「注意別第一招就被放倒了。」楊千帆說完,酒紅真氣如縷如絲地纏繞到修長雙腿。
 
  李少鋒才剛想到曾經在蒼瓖城的廢棄神殿見過這招魔法師強化體能的「引魔」變化,隨即就詫異發現自家師父的身影從視野消失了,甚至沒看清楚她往左還是往右,總算在最後關頭注意到氣息左多於右,急忙揮砍抵擋。
 
  兵刃敲擊的清脆聲響在第三練武場迴盪。
 
  「那是西方魔法當中名為『引魔』的基礎變化喔,嚴格講起來異於東方內功心法的基礎七變,將氣息纏繞在特定身體部位大幅提高基礎體能……之前也提過,東方內功打從一開始就是讓氣息遊走全身經脈,基礎體力隨著修為精進會得到全方面的提升,然而西方魔法卻是個別獨立的魔法迴路,彼此拼接、結合、延展,因此需要專屬的變化加強基礎體力。」夏羽基於心法師父的立場,朗聲講解。
 
  李少鋒有聽見這段話,然而光是擋住自家師父的攻擊就費盡全力、左支右絀,沒有辦法深入思考。
 
  楊千帆依然遵守著方才燕子提過不打臉的規定,然而在動用氣息的情況下,每招每式的殺傷力都大幅提高,就算打在不是要害的位置依然得擋得閃。李少鋒在想辦法應付武器、手腳之外還得分神處理各種氣息變化,倘若不小心被侵體更是得急忙化散,一心四用顯得左支右絀、異常慌亂。
 
  「少鋒,專心。你的程度沒有這麼差。」楊千帆不悅蹙眉,再度出手。
 
  李少鋒急忙舉起那徹亞斯擋住黑紋短刀,很快就意識到自家師父刻意放水,否則鋪天蓋地攻過來,自己絕對在十招內被打得一塌糊塗,不可能像現在這樣勉強守得住。
 
  話雖如此,既然楊千帆講過會動真格,那樣就是遲早的事情。李少鋒深呼吸一口氣,凝神望著眼前自己練習總時數最多的對手。
 
  台灣的武術世家在門下弟子學完基礎七變之後就會開始學習剛勁、柔勁這兩個基礎的勁道變化,簡單來講,兩者分別是讓纏刃的氣息以「剛猛霸道」與「陰柔凝鍊」的狀態攻擊對手。
 
  其後,大多會從旋勁、浪勁、針勁,三者當中挑選一二,努力鑽研至透徹。
 
  旋勁是讓氣息呈現螺旋轉動的狀態,或快或慢、或是左旋、或是右轉,變化多端且威力龐大,可攻可守,毫無疑問是最為泛用的勁道。
 
  浪勁是持續散出好幾波氣息,層層堆疊,或是越來越強、或是製造不規則的時間差間隔,持續不斷地朝向對手襲去,可謂防不勝防,擋完一波又得立刻處理緊接而來的下一波,缺點則是消耗氣息相較較多,一旦沒有藉此取得優勢就是弊大於利。
 
  針勁是讓氣息高度集中、單點突破的勁道,某些門派也會稱之為「錐勁」,話雖如此,針勁固然容易破開對手的護體真氣,要讓如此少量的氣息侵體重創對手卻是頗有難度,專精此項勁道的武術家大多是走奇險刁鑽、詭譎偏門的內功武術流派。
 
  李少鋒迅速回想過這些基礎知識,凝視著兩柄黑紋短刀的刀尖。
 
  酒紅色的真氣纏於刀刃,螺旋轉動。
 
  楊千帆本身魔武雙修,除了西方魔法迴路的「引魔」變化也擅長東方內功心法當中的「旋勁」勁道。
 
  多虧如此,李少鋒在眾多勁道當中也是最為擅長應付旋勁──主流的流轉化解方式不外乎兩種,其一是使用轉速相同、轉向相反的旋勁將之抵銷;其一是使用蠻橫的力量強行破開,然而在尚未正式學過旋勁的情況下,倉促轉動真氣無論轉速、威力都遜色許多,因此向來採取暴力抵銷的做法。
 
  這個時候,楊千帆再度進攻,兩柄黑紋短刀接連擊出,又削又砍、又切又壓。
 
  李少鋒勉強看出那些都不是真正的攻擊,旋勁蓄而未發,持續格擋,直到黑紋短刀正面擊中那徹亞斯的刀刃。
 
  李少鋒的掌心被震得發麻,急忙準備化散侵體真氣的時候下一秒才發現撲了個空,自家師父根本沒有散出氣息侵體,動作頓時一滯,暗叫不妙的時候已經被長腿掃中腰側,整個人往旁邊倒去。
 
  「即使沒有辦法在擋之前判斷出虛招實招,至少也要在擋住的瞬間做出判斷,而不是搶先認定我會用氣息侵體,準備對抗的時候才撲空。那樣就徹底落入對手的節奏了。」楊千帆淡然說。
 
  「如果稍觸即走就算了,但是師父剛剛刻意將刀刃往前壓不是嗎?那樣就是打算散出氣息侵體吧?」李少鋒摀住腰際,皺眉問。
 
  「當然是故意騙你那麼以為的。」楊千帆淡然說。
 
  「居然嗎……話說我都擋住了還算是虛招嗎?」李少鋒不解提問。
 
  「不一定要沒打中才是虛招,能夠辦到誘敵、擾亂、迷惑、欺騙的招式都是虛招,只要讓你露出破綻與遲疑即可。舉例而言,要是我執意全力瞄準你的右側攻擊,自然會產生疑惑,某種程度就落於被動了。」楊千帆簡單講解。
 
  「感謝師父的解說,不過我應該還要好一段時間反覆思考才能夠理解這段話的意思。」李少鋒坦白地說。
 
  「當然可以慢慢想,接下來熬夜陪你一個動作、一個動作檢討反省也行,但是現在不要想著用對話拖延時間,擺好架式吧。」楊千帆淺淺地勾起嘴角,再度舉起兩柄黑紋短刀,氣纏於刃。
 
  李少鋒的計策被看破,苦笑幾聲,再度拿起那徹亞斯,同樣擺出備戰姿勢。
 
  楊千帆在李少鋒擺妥姿勢的瞬間就再度俯身衝上前,正面砍出黑紋短刀。
 
  李少鋒知道兩柄短刀不會同時攻來,因為那樣過度使勁勢必會導致身體在一瞬間陷入僵直,因此只要分辨出前後就擋得住,當下將心神集中到極限,緊盯著楊千帆一舉一動也注意著刀尖,持續格擋。
 
  「狀態總算稍微回來了。」楊千帆淺淺地勾起嘴角,攻勢又加驟一個階段。
 
  李少鋒左右分別接住一刀就被緊接而來的第三個攻擊迴旋踢狠狠掃在肩膀,護體真氣被踢散大半,整個人也因此往後跌倒。
 
  「擋得住這兩下揮砍很不錯。」楊千帆開口讚許,手上卻沒有留情,從裙襬內側的口袋掏出一枚菱形銀鏢,甩手射出。
 
  「──咦?」李少鋒原本以為跌倒就先暫停了,急忙往旁邊滾了半圈閃過那枚射向的胸口的銀鏢,急忙重新站起身子,再度凝聚護體真氣。
 
  「在實戰跌倒,敵人勢必會趁機加驟攻勢。務必注意。」楊千帆淡然說。
 
  「感謝師父的提點……話說這還是第一次見到師父使用暗器耶,原來維洛妮卡師父傳授的新以色列近身格鬥術也會用暗器嗎?」李少鋒訝然問,用眼角瞥了一眼斜斜插在地板的銀鏢。
 
  「並沒有,只是想要測試你的反應。要是剛才沒閃掉,接下來一個月的時間,我會不分場合時機投擲暗器。」楊千帆說。
 
  李少鋒暗自慶幸自己的即時反應還不錯,否則接下來一個月就不得安寧了。
 
  「魔法師們基本上不會使用暗器,最多就是飛刀、匕首一類,這點不同於東方武術家的文化,主要原因是西方魔法專攻體外變化,如果要進行中、遠距離的攻擊,直接使用類似效果的變化更加迅速,像是使用『聚火』燃起火球;使用『聚風』射出風刃,諸如此類。我正式成為師父弟子的時候也沒有再碰過任何暗器了。」楊千帆補充解釋。
 
  「原來如此。」李少鋒點頭說。
 
  「如果學長想學的話可以教喔!我會暗器!」夏羽立刻舉手,興致勃勃地喊。
 
  「……關於這點,我們等到修練結束之後再慢慢討論。」楊千帆平靜地用腳尖將銀鏢踢向角落,再度擺好架式。
 
  見狀,李少鋒也跟著豎起那徹亞斯。
 
  「那麼熱身結束了。」楊千帆說完就向前俯衝,攻勢陡然加劇。
 
  果然剛剛只是熱身嗎?李少鋒連苦笑的時間都沒有,勉強擋住砍向顏面的右手短刀,雖然擋住了卻被緊接襲來的左手短刀刀柄不偏不倚地敲在胸口,頓時氣血翻湧、視野一滯,回過神來就已經被踢倒在地了。
 
  「少鋒,你在武術方面依然是外行人,短時間內沒有辦法練到以大量經驗和直覺去擋招,每次出手都要經過思考、判斷的話勢必會令原本就不快的動作變得更慢。」楊千帆俐落收腳,淡然說。
 
  「但、但是如果沒有思考就出手,那樣與賭博無異吧?一次運氣不好被傷到要害就完蛋了。」李少鋒說。
 
  「擋的時候不要每次都用盡全力,預留力氣和退路,也不要不要想著每招都要處理到最好,活用氣息總量龐大的優勢,某些招式挨刀硬接也無妨。現階段的最終目標依然是保命,不是擊倒對手。」楊千帆簡潔指出關鍵。
 
  「這次練習的重點是習慣長時間的實戰吧?如果我那麼做,絕對撐不完三十六個小時。」李少鋒一邊喘息一邊說。
 
  「重點在於實戰,而非時間。如果一旦輸了就會喪命,你還會考慮著盡可能保留氣息嗎?」楊千帆淡然反問。
 
  李少鋒一怔,接著就被迎胸刺來的黑紋短刀逼得倒退兩步,急忙散出大量真氣化散掉螺旋襲來的凌厲旋勁。
 
  「很好,只要能夠保住性命就夠了,總而言之先撐過戰鬥,日後檢討的時候再改進即可。」楊千帆的俏臉一凜,再度旋身上前。
 
 






創作回應

龍牙
實戰風格的練習,會讓反應變快,你讓我想到<<大唐雙O傳>>的以戰養戰,另外請問之後有沒有機會看到魔法師的出手。
2021-12-16 20:40:51
佐渡遼歌
實戰當中總會發現練習沒有注意到的地方,直接打實戰才是最好的(?
可惜礙於劇情,只好先在安全的第三練武場修練XDD

目前的故事場景還在台灣,出場人物也是武術家居多
不過日後會有不少魔法師的戲份,可以看到真氣和魔法的戰鬥,還請期待XD
2021-12-16 20:43:52
肥宅鯊J shark
以少鋒的體質、能力遇見魔法師的話,一直往前衝利用真氣突破有可能嗎?畢竟量很多

還是實戰比較能讓人練習
2021-12-16 21:07:57
佐渡遼歌

如果面對火球、風刃,單純使用護體真氣硬接也是一個辦法XD
不過算是沒有辦法中的辦法吧
事前預判落點閃躲或使用較少氣息流轉化解掉還是比較正規的應對手段XD
2021-12-16 21:16:19
露米諾斯 Luminous
是說感覺魔武雙修其實完全沒問題吧?
氣息就是氣息,不是魔力,也不是真氣
而體內循環和體外釋放其實不衝突,魔法迴路感覺很有用…
唯一的問題是有沒有那麼多精力來學習
2021-12-16 21:17:11
佐渡遼歌
沒有太多魔武雙修的人可以拜師學藝也是個問題XD

此外東西有別,魔法師和武術家都覺得自己從長輩先人繼承下來的修練方式才是最好的
幾千幾百年下來,就跟笑傲江湖華山派的氣宗、劍宗之爭一樣,瞧不起對方、互相輕視敵視
兩者並重的也被視為邪道
2021-12-16 21:32:44
佐渡遼歌
而且內功心法有九重可以練,哪個門人只練到第三、第四重就說要去學魔法
大概也是會被痛罵XDD
客觀來看也是可以理解被稱為邪道的理由,而且誠如所言,時間心力真的不夠(遠望......
2021-12-16 21:34:03
秦思
勉強擋住砍向顏面的右手短刀
說好不打臉的阿,師傅
2021-12-17 15:16:11
佐渡遼歌

有護體真氣擋著,不會破相的
ok的XDDDD
2021-12-17 16:05:12
你艾希我吶兒
無情車輪戰+次元切割刀 好狠
2021-12-18 00:53:47
佐渡遼歌
這樣才會有成長!!
2021-12-18 09:52:27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