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296.我回來了

佐渡遼歌 | 2021-12-04 20:00:06 | 巴幣 2522 | 人氣 507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李少鋒一瞬間無法理解自己究竟身處何處,身體也尚未脫離「步行的死亡」伊塔庫亞所帶來的震撼與戰慄,急促喘息了好幾下才總算認出這裡是熟悉的工房交誼廳。
 
  交誼廳空無一人,可以看見壓克力桌擺著最新的超市商品型錄、計算著晚餐外賣品項的便條紙與各種雜物,光是這樣就令李少鋒湧現莫大的安心感,手指不禁放鬆,讓沾滿血液的那徹亞斯鏗然落地,接著就看見身旁的夏羽原地轉了半圈朝向自己衝來,踮起腳尖將小臉湊近。
 
  「學長!沒事吧!在混戰中有沒有受傷?」夏羽以鼻尖幾乎相碰的距離關心詢問,動作卻是毫不含糊,俐落輕拍著身體各處進行檢查。
 
  「我、我沒事啦,話說比起身體傷勢更應該關心精神狀態吧,樓月學姊和定緯哥,最後的那個偉大存在──」李少鋒一邊推開夏羽一邊轉頭,想要確定秦張兩人的情況,不料話才說到一半就被夏羽用雙手捧住臉頰,不得不噤聲。
 
  「偉大存在?學長你在說什麼?」夏羽的神色緊張地問。
 
  他們沒有看到轉移前一刻的奇妙景色嗎?所以真是神賜發動了?但是……為什麼不同於以往的情形?自己沒有昏迷也沒有呼吸斷絕,現在想來,當時情況更像是兩個不同時空的疊合,身處依然繁盛輝煌時代的日昂國、透過玲瓏的視角重現她第一次見到「步行的死亡」伊塔庫亞時候的場景──
 
  「──學長!快點打開!」夏羽焦急催促,強把李少鋒的左手拉往右手。
 
  「真的沒事啦,只是……一時口誤。」李少鋒中斷思緒,依言轉動玩家戒指,看著半透明面板的精神狀態欄位寫著「普通」兩字也是暗自鬆了一口氣。
 
  夏羽用力眨眼看了好幾次才往後退開,蹙眉罵:「不要這樣嚇人啦。」
 
  「最後的情況確實很險,要不是夏羽即時上前攔住玲瓏,樓月妳可能就受重傷了。沒想到溫迪戈的亞種如此難以應付。」張定緯原本看似想要摟緊秦樓月的肩膀,不過最後只是輕拍,心有餘悸地說。
 
  「是的呢,必須感謝這份救命之恩。」秦樓月說。
 
  「不用客氣。」夏羽隨口回答,繼續瞪著李少鋒的玩家面板,蹙眉思索。
 
  「先讓八劔謙司與藤原泰造失去戰意也是誤打誤撞的正確決定,否則在那場混戰當中,他們有無數機會可以重創玩家……即使沒有正面衝突,光是干擾阻礙就很麻煩了,屆時必須在淪為戰場的村子尋找著徹底化為溫迪戈亞種的玲瓏……」秦樓月低聲嘆息。
 
  聞言,李少鋒的腦海陸續湧現前一刻的各種畫面,清晰鮮明,彷彿思緒終於理解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右手掌心也再度感受到切肉割骨的觸感,不由得暗自握緊。
 
  「不過八劔謙司在最後盡著神主職責主持著祭典也有點奇怪,若非如此,村民們應該會全數陷入狂亂狀態,讓場面更加混亂,難道是為了讓虎士郎和玲瓏順利離開村子嗎?但是……」秦樓月繼續思索著說。
 
  「待在一個半封閉的戰場進行類似屠殺的行為確實很容易嚴重影響精神狀態,我也暗自慶幸沒有發展成那樣,不過檢討與考察就先放到一旁吧,現在先享受順利破關的喜悅。」張定緯說。
 
  「說得也是。」秦樓月同意地露出微笑。
 
  「學長,真的沒事嗎?你在最後看到了偉大存在?」夏羽不死心地再度詢問。
 
  「……都說了是口誤。」李少鋒心念電轉,來不及深思就決定先隱藏神賜能力莫名發動與見到伊塔庫亞的事情,關掉玩家面板,接著正好看見自家師父匆匆跑入交誼廳。
 
  楊千帆的動作一楞,微微睜大雙眼才像是理解到了現況,當場爆出大量氣息提醒待在其他樓層的成員,迅速提氣閃到李少鋒面前,用肩膀撞開夏羽,迅速掃視全身才露出放心的笑容說:「浴血奮戰過後沒有受到重傷,也沒有氣息幾乎耗竭,真是太好了。」
 
  「……師父,我回來了。」李少鋒在說出口的瞬間就覺得緊繃神經與壓力倏然消散,差點腿軟地站不穩身子,不過在保持住平衡之前就被楊千帆一把緊緊抱住。
 
  「回來就好。」楊千帆將額頭倚靠在李少鋒的肩膀,低聲說。
 
  「不好意思,讓師父擔心了。」李少鋒再度重複,低頭看著楊千帆的頭髮與金色心形髮飾,有些不太習慣地伸手輕輕回抱。
 
  這個時候,梁世明、林誠和片桐總一郎匆匆踏入交誼廳,見到秦樓月等人都沒有生命危險才露出安心神情。眾人紛紛搭肩、擁抱,傳遞著順利過關的喜悅情緒。
 
  「真的沒有受傷吧?」楊千帆忍不住又問。
 
  「是的,毫髮無傷。」李少鋒說。
 
  「又在油嘴滑舌,怎麼可能毫髮無傷,明明全身都是血……」楊千帆沒好氣地微微抬頭橫了一眼,隨即端正神色地說:「接下來到我的房間吧,把參加遊戲時候的細節全部告訴我吧。我要以此制定今後的練習計畫。」
 
  「千帆,少鋒才剛回來啊。」張定緯苦笑著說。
 
  「……啊。」楊千帆一楞,直到聽見這句話才意識到還有其他人在場,有些不捨地鬆手,轉身詢問:「學長姊們都沒事吧?」
 
  「四人都沒有受到重傷,算是最佳的結果了。另外,請不要勉強少鋒。」秦樓月提醒說。
 
  「對呀,學長應該很累了。」夏羽幫腔說。
 
  「這是沒關係啦,我的精神狀還不錯,如果硬要去休息也……會感到很煩燥吧,不如趁著記憶算清晰的時候做點事情。」李少鋒說。
 
  「那麼我也要去!」夏羽立刻舉手。
 
  「夏羽,妳跟著我到書房整理要販售給情報機關的情報,如果裡面有從銀鑰情報推論出來的部分就挑出來,畢竟如果因此被人推論出妳的真實身分就因小失大了。」秦樓月淡然吩咐。
 
  「這點確實很重要,但是我想要參加學長那邊。」夏羽說。
 
  「還真沒聽過耍賴耍得這麼光明正大。情報的價值貴在時間,這件事情沒有妳的參與就無法進行,快點過來。」秦樓月無奈地說。
 
  「那麼我也先參加那邊吧。」李少鋒說。
 
  「沒關係,我和夏羽兩個人就夠了。本次遊戲當中都是兩人一組行動,你和她的已知情報不會相差太多。」秦樓月轉頭說:「定緯,你也去休息吧。這次的遊戲辛苦了。」
 
  「我就承蒙好意了。每次回來地球的時候才會意識到能夠洗澡和睡在彈簧床上面是多麼幸福的事情。」張定緯說完就逕自離開交誼廳,走向電梯。
 
  「那麼我去準備等會兒的慶功宴。全員無傷破關一場幾乎沒有情報的高難度遊戲,絕對要好好慶祝一番。」林誠說完就伸手拍了拍李少鋒的後背,跟在張定緯身後離開交誼廳。
 
  「少鋒,走吧。」楊千帆再度催促,自然而然地伸手牽住手李少鋒的手,拉著他離開。
 
  「我們先走了。」李少鋒急忙頷首致意,接著說:「師父,不好意思,在講述細節之前,我想要先去向燕子學姊報告順利破關的事情。」
 
  「沒有問題。」楊千帆說。
 
  「這麼說起來,為什麼剛剛燕子學姊不在交誼廳?她的真氣源在工房裡面沒有外出啊。」李少鋒疑惑追問。
 
  「那場『神眠村』不曉得何時才會結束,我們也不可能事前就在交誼廳,尤其燕子學姊說過她不喜歡那種懸著心情等待的感覺,這幾天放學之後都直奔自己房間或練武場。」楊千帆簡單解釋。
 
  「這麼說起來,師父妳們上次參加『砂之古城』的那段時間,燕子學姊也都刻意避免待在交誼廳,只有在吃飯時間才會出現,原來是這樣。」李少鋒一邊說一邊回握楊千帆的手,加快速度。
 
 
 
 
  李少鋒和楊千帆並肩走過工房十三樓的走廊。
 
  快要抵達燕子房間的時候,楊千帆才鬆開手,在轉角處止步說:「我在這裡等。」
 
  「可能會聊得有點久,師父可以先回書房。」李少鋒說。
 
  「沒關係,我就在這邊等。」楊千帆堅持說。
 
  李少鋒也深知自家師父的脾氣倔起來根本不聽人勸,笑了笑就走向燕子的房間,伸手輕敲了兩下房門。
 
  緊接著,李少鋒猛然意識到似乎很久沒有見到燕子了,某股奇妙的情緒油然而生,眨眼間就充斥胸口,聽到「進來」之後深呼吸一口氣才推開房門,踏入房內。
 
  只見燕子躺臥在床鋪,穿著一件素色居家服與修練服的短裙,看起來像是準備去練武場的時候突然打消念頭,套了件上衣就繼續待在房間。
 
  燕子看著李少鋒進入房間也沒有起身意圖,斜眼說:「沒有缺條手,沒有斷條腿,身上也沒有開個洞,看起來莽撞地去挑戰建議等級五十的遊戲倒是很幸運地過關了……玩家等級升了多少?」
 
  「這麼說起來,我還沒有看。」李少鋒急忙轉動晶藍戒指,確認面板數值。
 
  >玩家姓名:李少鋒
 
  >玩家等級:Lv.10
 
  >精神狀態:良好
 
  >咒文稱號:神眠村的踏破者
 
  >持有技能:唇語II
 
  李少鋒看了好一會兒才報告說:「升了五級,現在是Lv.10了。」
 
  「第二場遊戲就升到二位數也是前所未聞的情況,不過你才Lv.5就挑戰了建議等級Lv.50的遊戲,這樣的經驗值也在情理當中吧。」燕子自顧自地做出結論。
 
  「是的。」李少鋒點頭說。
 
  「那麼還有什麼事情要講的嗎?如果只是要報告自己還活著,人家已經聽到了,繼續站那邊做什麼?」燕子冷淡地問。
 
  「因為這次的遊戲過關得頗為驚險,很多次都覺得完蛋了,回到工房的時候卻沒有看到學姊,於情於理都覺得應該過來打聲招呼。」李少鋒一邊解釋一邊看向棉被旁邊的鯊魚布偶,疑惑地問:「上次進來學姊房間的時候好像沒有看到這隻,新買的嗎?」
 
  「……網購的,昨天剛寄到。」燕子單手抓住鯊魚布偶的尾鰭,將之拉到自己大腿上面抱住,偏開視線。
 
  「為什麼學姊這麼冷淡?」李少鋒不解地問。
 
  「人家這是正常反應好不好。順利通關不就行了,難不成要張開雙手給你一個擁抱嗎?」燕子將眉頭皺得更緊,不悅返問。
 
  「師父是有抱啦。」李少鋒停頓片刻,半張開雙手試探性地問:「要抱嗎?」
 
  「講什麼蠢話!當然不要!」燕子立刻紅著臉罵。
 
  李少鋒也只是順著話題隨口問問,當下收回伸出去的雙手,疑惑追問:「所以學姊在生什麼氣?」
 
  「居然自己先提起來了?很好,現在就來算清楚!」燕子咬牙罵。
 
  咦?等等,居然真的惹她生氣了嗎?李少鋒急忙回想自己在參加『神眠村』之前的行為舉止和說話內容,然而並沒有想到任何頭緒,只好硬著頭皮聽下去。
 
  燕子的小臉閃過好幾種不同表情,最後卻什麼都沒有說,氣勢一弱地轉而問:「你學會黏勁了嗎?」
 
  「咦?」李少鋒納悶歸納悶,逃過一劫也不打算再主動找罵,急忙回答說:「姑且稍微學會了。」
 
  「為什麼講得這麼不確定?又是姑且、又是稍微,你就是為了這個變化才參加遊戲的吧。」燕子沒好氣地說。
 
  「不是,該怎麼說比較好……既然學姊這麼問,表示有意願接受治療了?我可以問問是什麼心境轉變嗎?」李少鋒一邊觀望著燕子的細微表情變化一邊撿選措辭。
 
  燕子沒有立刻回答,繼續輕拍著鯊魚布偶,好半晌才低聲說:「因為你參加下一場遊戲的時候,人家也要參加。」
 
  「……所以希望盡早治療好內傷?」李少鋒確認性地問。
 
  「人家已經賭氣這麼久,差不多該結束了。」燕子嘆息說。
 
  「原來學姊有自己正在賭氣的自覺喔。」李少鋒說完就被急速飛來的枕頭砸中鼻樑,整個人晃了晃才站穩。
 
  「囉嗦耶。」燕子惱火地橫了一眼,低聲說:「雖然人家已經在你面前丟臉丟了那麼多次,不差現在這一次就先這樣算了,但是下次你敢在那樣消遣人家試試看。」
 
  「沒有那麼多次吧?」李少鋒問。
 
  「人家說有就是有啦,難道得一個一個在你面前數嗎?」燕子更加惱火地罵。
 
  「雖然我的黏勁變化尚未掌握到足以治療學姊內傷的程度,不過已經和羽兒談好了,她會負責治好學姊的內傷,只要弄到寒黐膏就會立刻進行手術,到時候不會留下任何後遺症。」李少鋒急忙提起正題。
 
  「笨蛋學弟,這樣就有點得寸進尺了……所以原本打算和那傢伙聯手欺騙人家嗎?由你出面說會親自出手,等到內傷治療完畢的時候才坦白是那傢伙代為操刀?是這樣對吧?」」燕子敏銳地說。
 
  「呃,關於這點──」李少鋒心虛地偏開視線。
 
  「是就是,不是就不是。講清楚。」燕子不耐煩地說。
 
  「非常抱歉,不過請學姊接受這個治療方式。」李少鋒說。
 
  「算啦,那傢伙再怎麼可疑,總不敢當著你的面把人家做掉,讓她治療應該沒有問題。」燕子思考著說。
 
  李少鋒暗自鬆了一口氣,急忙保證:「我在手術期間也會在場旁觀,不會讓羽兒做出任何可疑的舉動,請學姊放心。」
 
  「羽兒、羽兒……」燕子低聲唸了幾次,猛然搖頭,瞪眼問:「那麼你還待在這邊做什麼?要講的事情講完了吧。」
 
  「我不能夠待在這裡嗎?」李少鋒反問。        
 
  「……隨便你。」燕子冷哼一聲,逕自抱住鯊魚布偶,微微挪著身子靠著枕頭和牆壁,隨手擺動著魚鰭,不發一語。
 
  李少鋒沒有得到許可也不敢擅自坐下,繼續站在門旁牆邊。
 
  時間安靜流逝。
 
  這個時候,李少鋒遲來地意識到自己其實是第二次踏進來這間房間。偶爾晚上要找燕子的時候都是站在門邊喊人,待在走廊講話,真正進來只有通關『詭譎叫聲』那一次。
 
  房間鋪著木紋地板,牆壁貼著淺色碎花壁紙,整體明亮整潔,方正寬敞的房間用著多格櫃劃分出讀書、休閒與睡覺三個區域。
 
  李少鋒假裝不經意地掃過文具和書籍都收拾得相當整齊的書架、書架,擺放著地毯、矮桌與懶骨頭的休閒區域,最後將視線落到米白色床單與矮櫃擺滿動物布偶的睡覺區域,不禁想像起她睡覺時候抱著布偶的畫面,有股奇妙的麻癢感在內心油然而生,當下不再亂瞟,想了想之後開口問:「學姊覺得那些發生在遊戲裡面的事情是真的嗎?」
 
  「這不是廢話嗎?人家上次回來,肩膀傷口可是痛了好幾周才痊癒,不是真的是什麼?」燕子不耐煩地反問。
 
  「我的意思是……學姊覺得遊戲裡面的人事物在玩家參加遊戲之前就存在了,等到玩家破關之後也會繼續存在嗎?在地球以外的宇宙某處存在著飛往某處的宇宙船、擁有無數藏書的大圖書館、幾乎被沙漠掩蓋的古老城市以及位於偏僻雪原的小村莊嗎?;還是說,那是一種龐大複雜的魔法結界,可以讓參加的玩家出現錯認為真實的鮮明幻覺。」李少鋒努力表達出自己的想法,斷斷續續地說。
 
  「思考這個問題沒有意義,因為永遠不可能得到解答。」燕子乾脆地說。
 
  「這麼肯定嗎?」李少鋒苦笑著問。
 
  「不管是真是假,在你回來地球的此刻就無法得知已經通關遊戲的後續發展了,再者,沒有人參加過徹底相同的一場遊戲,即使名稱一樣,細節方面也會出現變化,建議等級越高的遊戲就會有越多差異,甚至有好幾種破關條件,其他玩家的意見也是僅供參考而已。」燕子說。
 
  「但是……師父的雙親……」李少鋒遲疑地說。
 
  「人家也希望帆帆的雙親依然活著,不過那樣也就表示那場遊戲尚未結束,而你想要知道的問題答案是『玩家全體離開之後的遊戲會如何』,那是沒有任何人可以回答的問題。」燕子說。
 
  「嗯……」李少鋒也察覺到矛盾所在,陷入沉默。
 
  燕子沒有繼續話題,抓起鯊魚玩偶的魚鰭捏了捏,皺眉說:「笨蛋學弟,你要繼續待在這邊是無所謂啦,反正人家也還不打算睡覺,不過帆帆應該很想知道發生在『神眠村』的經過吧?」
 
  「啊!」李少鋒遲來想到自家師父還待在外面等自己,急忙起身要離開房間。
 
  「真虧你能忘記耶。」燕子沒好氣地翻起白眼,隨即正色說:「笨蛋學弟,恭喜活著破關回來,等會兒叫個外送多吃點好東西,然後去睡一覺吧。反正你是新人,後續處理、紀錄遊戲內容和整理要販售的情報那些事情也幫不上忙,交給其他人處理就行。」
 
  「感謝建議,那麼我先去找師父了。」李少鋒說。
 
  「等等,過來一下。」燕子突然在床鋪坐挺身子,舉起右手招了招。
 
  「……怎麼了嗎?」李少鋒頓時止步,遲疑地緩緩走向床鋪。
 
  「幹嘛擺那個臉,人家又不會幹什麼事情,怕什麼。」燕子冷哼,不過很快就端正神色地說:「笨蛋學弟,歡迎回來。」
 
  「……是的,我回來了,燕子學姊。」李少鋒笑著說。
 
  「好啦,快點去找帆帆吧。」燕子立即偏開視線,抱緊鯊魚布偶,沒好氣地說。
 
 
 



創作回應

Ddpaul
夢見尤格大人直接倒在地上,直視伊塔庫亞卻完全沒事,已經習慣了嗎
2021-12-05 07:19:08
佐渡遼歌
耐性是可以培養的!!
而且當時的原本狀態和周遭環境也有影響XD
2021-12-05 12:34:31
東堂隼人
傲嬌的燕子最可愛了![e12]
2021-12-06 00:26:19
佐渡遼歌
最高!!!
2021-12-06 00:41:30
你艾希我吶兒
燕子學姊也很香喔
可以放過那隻鯊魚衝著我來嗎
2021-12-06 21:57:22
佐渡遼歌
鯊於最佳位置XDDDD
2021-12-06 22:56:32
Darkwolf
燕子是不是有偷塞錢給繪師(小聲
2021-12-07 08:06:11
佐渡遼歌
燕子學姊本來就很可愛啦XDDD
2021-12-07 09:43:26
weiting
我猜測海端派之前失敗回歸的應該不是破壞儀式 有可能是NPC像村長那樣的血親破壞了儀式 然後所有人都看到的伊塔庫亞
2022-01-13 01:16:52
佐渡遼歌
是的呢,畢竟是第三者轉述,實際情況並不清楚
不過伊塔庫亞的部分為何只有少鋒看到,之後也會逐漸說明這個部分XDDD
2022-01-13 10:14:33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