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297.一個人在這邊發呆呀

佐渡遼歌 | 2021-12-07 20:00:01 | 巴幣 318 | 人氣 376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現在時間是深夜兩點。
 
  李少鋒推開鐵門,來到工房頂樓。
 
  由於剛好是星期五晚上的緣故,為了慶祝順利通過建議等級難度五十的遊戲『神眠村』,瞭望塔全體成員舉辦了一場深夜派對。交誼廳的天花板結著稍嫌簡陋的紙帶裝飾,桌面擺滿外送的速食料理,電視音響撥放著輕柔音樂,氣氛相當熱鬧。
 
  在秦樓月的聯絡之下,得知克蘇魯研究會的譚光韜、譚君堯師徒同樣順利返回地球,了卻一件心事。
 
  此外,『神眠村』的情報也向情報機關談了一個好價錢……實際金額必須依照明天面對面交涉的價錢而定,然而從「遊戲本身的稀少性」、「偉大存在『步行的死亡』伊塔庫亞」、「溫迪戈大群」、「已經滅亡的遠古國度廢墟」、「超大型魔法結界」、「村子的獨特風俗」、「米‧戈的換顱手術」、等等情報進行估計,可以賣出以億為單位的高價。
 
  這個時候,李少鋒才知道每次遊戲破關之後,所有帶回來的情報與戰利品都是一齊賣出,其後依照參加遊戲的人數多分出一人份作為工房營運的資金,平均分配。
 
  本次參加『神眠村』的成員是四人,分成五份,一個人可以拿到約兩、三千萬的報酬。
 
  李少鋒頓時有種中了彩券頭獎、一夕致富的錯覺,然而考慮到遊戲途中只要有某個環節出了差錯就會喪命,或許必須半永久性地生活在遊戲場所,並且三千萬依舊遠遠不夠支付今後參加其他遊戲的事前準備以及尋找韶涵的費用支出,雀躍感也減弱許多。
 
  總而言之,無論是惴惴不安、待在工房等待的留守組,或者是賭命參加高難度未知遊戲的玩家組,對於這個可以說是最好的結果都放下心頭重擔,情緒自然隨之高漲,
 
  話雖如此,李少鋒才因為將發生在『神眠村』的事情鉅細靡遺地重頭到尾講了兩次給楊千帆聽,有些精神疲乏,難以湧現出身處地球的實感,再加上參加遊戲的時候幾乎被夏羽片刻不離身地跟在旁邊,久違地想要單獨相處,偷空溜到頂樓。
 
  不久前剛下過一陣小雨,地面的淡色防水漆積著或大或小的水窪。
 
  空氣帶著潮濕氣味。
 
  李少鋒沒有刻意避開水窪,筆直走向邊緣矮牆,放遠視線。
 
  半天前,自己還待在一個不曉得位於宇宙何處的偏僻雪中村落,浴血奮戰,現在卻站在位於都市叢林當中的工房頂樓,周遭寧靜且和平。李少鋒感受著持續湧現內心的異樣感差感,一時之間任憑這股情緒膨脹、縈繞,徘徊不散,沉默眺望著位於前房的華文高中。
 
  這個位置可以將大部分的校舍盡收眼裡,甚至勉強能夠看到位於校園另一端的男女宿舍。時值深夜,校舍與宿舍都是一片漆黑,輪廓模糊,只有照出淡淡光暈的數點燈光。
 
  李少鋒思考著那些燈光的來源,片刻才注意到身後傳來腳步聲,轉頭就看見一個綁著白色馬尾的身影噠噠噠地走近。
 
  「學長,為什麼一個人在這邊發呆呀。」夏羽雙手交負在身後,笑嘻嘻地說。
 
  「為什麼妳也跑上來了?」李少鋒皺眉反問。
 
  「我有點受不了交誼廳的氣氛,該怎麼說比較好……太過熱鬧了,藉口要上廁所就逃出來了,原本以為學長也躲在廁所,不過散出感知真氣才發現在最上面,好奇過來看看。」夏羽站到矮牆上面,卻沒有看向校舍方向,而是抬頭仰望灰濛濛的夜空。
 
  「我會幫忙降低妳和其他成員的摩擦,緩頰調解,不過也要自己努力融入啊。」李少鋒苦笑著說。
 
  「姆姆,知道啦。」夏羽鼓起臉頰說。
 
  「加油啊。」李少鋒說。
 
  「對了,我剛剛聽樓月學姊和燕子學姐在討論,說是『白羽箭矢』在日本文化被當作活祭的象徵。如果家裡有少女被選為獻給神明的活祭,屋簷就會插著末端是白羽的箭。」夏羽說。
 
  「果然相關技能和事前情報都很重要,雖然就算偶然知道這點,我大概也猜不出來那場遊戲的破關條件居然是──」李少鋒講到一半突然發現夏羽露出嚴肅神情,苦笑著說:「我的精神狀態沒有問題啦。」
 
  「這個可不一定。依照銀鑰的情報,『受到啟發之人』的精神狀態極端穩定,即使近距離接觸偉大存在也可以維持住理智,然而學長卻顛覆了這個確切情報,今後也很有可能又突然陷入低落、危險。」夏羽認真地說。
 
  「說是這麼說,你們銀鑰記錄、觀察過的『受到啟發之人』寥寥可數,樣本數原本就很少吧。」李少鋒說。
 
  「根據現有情報就足夠推測出大概了。學長得知玲瓏與八劔虎士郎的真實關係之後將之投射到自己身上,換言之,學長在精神層面最大的弱點就是『李韶涵』,即使無關本人,只要牽扯到類似方面的兄妹情誼就很有可能失控。」夏羽篤定地說。
 
  李少鋒也自覺如此,沉默片刻後低聲說:「那個時候快要參加遊戲了,被妳敷衍帶過,不過既然事前調查過瞭望塔所有成員的隱私情報,當然不可能放過主要目標的我,以及我身邊的家人朋友……羽兒,妳知道關於韶涵的情報嗎?無論多麼瑣碎都無所謂。」
 
  「我不曉得。這是真的,希望學長能夠相信。」夏羽平靜地說。
 
  「那麼妳提過的那個方法呢?」李少鋒又問。
 
  「要在地球尋找一位數年前失蹤的人,那是最可行的辦法。學長可以詢問其他學長姊,應該提不出其他更好的方案。」夏羽向著頂樓另一側的角落瞥了一眼,擺出這個話題到此結束的態度。
 
  保守當時在夏羽房間的對話內容,關於玉閣祭休息室的事情、關於殲滅軍十七名死亡成員的事情、關於真正兇手的事情,作為交換,將會得到協助湊齊情報、紀錄、人脈、管道四個條件,藉此找到李韶涵。
 
  李少鋒暗忖倘若沒有這份協議,現在應該會不惜一切追根究柢,然而事情牽扯到殲滅軍的十七條人命,光是提起就得格外慎重,同樣半攤開手表示理解。
 
  想到殲滅軍的緣故,李少鋒連帶想起身為總帥的楚久樘,忍不住開口說:「久樘總帥曾經提過,他認為每一場遊戲都有一個『要傳遞給玩家的訊息』,打從回來之後一直沒有時間好好整理心情,剛才總算稍微有點時間可以思考,卻不太清楚『神眠村』的訊息為何。」
 
  「那個只是楚久樘的片面想法吧,經歷一場艱難的戰鬥之後反省自己可以從中得到什麼教訓,單純從結果反推回去,沒有太大意義。」夏羽聳肩說。
 
  「也不是完全沒有意義吧。現在就當成聊天,沿著這個前提,妳覺得『神眠村』想要傳遞給玩家的訊息是什麼?」李少鋒追問。
 
  「傳達給玩家的訊息啊……」夏羽坐在矮牆邊緣,讓雙腳伸出外面踢呀踢的,沒有思考太久就立刻回答說:「應該是『何謂人類』吧。」
 
  「能夠解釋得淺白一些嗎?」李少鋒問。
 
  「身處克蘇魯遊戲的世界,人類就是脆弱不已的渺小螻蟻。即使日昂國擁有定點傳送技術、浮空城、超大型魔法結界,諸如此類遠遠超過地球文明幾千幾萬年的超高技術,卻都源自於米‧戈的賜予,人類其實只是被畜養的生物、協助研究的奴隸,再此之上,擁有如此力量的外星種族依然敵不過舊日支配者……這樣講也不太對,畢竟舊日支配者可能根本沒有認知到日昂國的存在,只是單純經過那邊而已。光是這樣就令一個外星文明的輝煌國度傾覆了,更加彰顯出人類的無力。」夏羽緩緩地說。
 
  李少鋒琢磨著這段話,腦海不禁浮現『步行的死亡』伊塔庫亞。當時只是匆匆一瞥,然而在那個瞬間感受到莫大情報量,畫面鮮明且深刻,大概今生都無法抹滅。
 
  片刻,李少鋒才再度開口說:「那個儀式的意義呢?」
 
  「儀式並不是為了讓巫女長生不死,正好相反,那是強行嫁接人類軀體,藉此削弱溫迪戈的力量。」夏羽說。
 
  「溫迪戈原本就不會死了,也沒有所謂長生不死……」李少鋒嘆息說。
 
  「那種行屍走肉的狀態能否稱為長生不死有待商榷,不過就是這樣吧。」夏羽說。
 
  「那麼為何……米‧戈要吩咐村民們保護好巫女呢?」李少鋒又問。
 
  「樂觀點解釋,可以認為他們清楚知道巫女……也就是溫迪戈亞種的人類如果沒有經過嚴謹的方式徹底殺死,反而會變成像是玲瓏最後的狀態,引來周遭的無數溫迪戈,造成更加嚴重的災難。」夏羽說。
 
  「……聽起來妳似乎完全不相信這個說法。」李少鋒說。
 
  「畢竟外星種族根本就不管人類的死活,單純就是因為稀少性或研究價值吧,人類偶爾見到白化症的動物或出生畸形的動物不也會高價收藏嗎?甚至在死後製作成標本。米‧戈是一支有著高度文化且階級制度嚴明的種族,地位最高的學者依照人類的標準來看也可以說是王族,打算拿來當成研究材料或私人收藏都說得過去。」夏羽說。
 
  「因為這種理由就讓玲瓏……就讓巫女和村子的居民在過去千百年來都遭受到那種痛苦嗎?」李少鋒忍不住語帶怨憤地說。
 
  「米‧戈不會將人類當成對等的存在,反之亦然,如果有落單的米‧戈出現在玩家面前,絕對會被圍剿殺死,身體能夠派得上用場的部位都被分屍帶回地球,在黑市拍賣出去,當成裝飾品或素材進行各種研究。看在米‧戈眼中,人類的行為同樣狠毒殘暴、悽慘至極。」夏羽淡然說。
 
  李少鋒沒有想過這個觀點,怔然無法給出回應。
 
  「殲滅軍用著說是濫捕也不為過的方式持續獵殺冷蛛,站在無數骨肉堆積而成的屍山上面才成功製造出第一把地球製的外星武器,而且學長應該不會天真的以為他們只有拿冷蛛這支外星生物在做實驗吧?」夏羽繼續冷淡反問。
 
  「那是教團隊伍的普遍觀點嗎?所以殲滅軍是錯誤的?」李少鋒低聲問。
 
  「殲滅軍的所有成員都不會認為自己是錯的吧……面臨非得抉擇的時候,為了一個人犧牲一百個人,還是為了一百個人犧牲一個人,每個人都會給出不同答案,那些答案當中也沒有所謂的是非對錯,只要做出將來不會感到後悔的選擇即可。」夏羽說。
 
  李少鋒在參加『神眠村』之前,曾經聽夏羽提過這個哲學性的假設問題,現在卻又有了一層更深的感受,停頓片刻才嘶啞地開口說:「妳的選擇是為了自己深愛的人,毫不猶豫犧牲其他人。無論其他人的人數多寡,都無所謂。」
 
  「是的。」夏羽肯定地說,視線依然眺望著佈滿烏雲的夜空。
 
 
 




創作回應

Darkwolf
用真氣感知澡堂是不是跟透過霧面玻璃窺視內部一樣朦朧又刺激(?
2021-12-07 23:36:00
佐渡遼歌
沒有那麼清晰啦XDDD
大概是紅外線感應器的感覺XDDD
2021-12-08 00:17:51
『。』
骯,論真氣的十萬種用途[e40]
2021-12-08 14:00:15
佐渡遼歌
可以寫成教課書了XDD
2021-12-08 14:03:59
Ddpaul
去買情報,說不定有賣如何透視的情報,這得賣多少錢?
2021-12-08 21:30:37
露米諾斯 Luminous
我覺得沒有…
因為利用真氣看到東西=感知光的情報…這腦袋會直接燒掉吧?
既然感知不會捕捉到,應該是因為光不是物體,無法反射真氣(?)。如果是用打在真氣上的光,先不論能不能感受到,情報量就比感知真氣散一公里多了吧?
2021-12-08 21:51:13
佐渡遼歌

情報機關的情報主要是克蘇魯遊戲和人事物
像是武術招式、心法迴路、勁道變化這些修練相關的是各家的最高機密
基本上是買不到也不會賣的XD

2021-12-08 22:37:28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