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RPG四期創作】反擊的號角

停屍房 | 2021-12-07 23:23:02 | 巴幣 154 | 人氣 173



滴答、滴答、滴答⋯⋯

當艾孽奇回過神來,四周已空無一人,徒留牠隻身獨留於加百列號機艙內。

熟悉的氛圍,存留在意識內的混亂餘韻,隨即便讓艾孽奇回想起了當初暗夜英雄號上的遭遇。

——猶格.索托斯。

就在這個名子浮現於腦海中的那刻,少女清脆的哼唱聲便傳入了牠耳中,艾孽奇尋聲望去,一道聚光燈從黑暗的角落投下。

喀啦、喀啦、喀啦⋯⋯

踏著怪誕的舞步,如同一具精雕細琢的懸絲傀儡,女孩在燈光下僵硬地起舞,哼著愉快的小曲。

她身旁的窗外,鮮黃的巨眼目光穿透玻璃,像是欣賞著商品一般注視著艾孽奇。

「想一起跳舞嗎?」並不擁有名為恐懼的情緒,劇毒的惡魔裂嘴一笑,瞇眼望向窗外的巨眼。

聚光燈驟然熄滅,機艙內登時又剩艾孽奇一魔。

令人窒息的孤獨中,彷彿耳語,女孩清脆的嗓音從牠身後響起︰「不會,有人來找你了。」

「看來我們能有一場不錯的約會?」像是吹泡泡糖似的,艾孽奇從口中吐出一顆翠綠的毒漿球,而後發動身上的青鳥之羽,紫色的西裝連同底下的人形之軀一同爆散為呼嘯的流風,將毒漿球捲入、打散。

與此同時,黑暗中女孩的笑聲迴盪著,繚繞於艾孽奇耳畔。

「他們說,不甘心只有自己死去。」
「所以我帶來了?我有帶來了嗎?」
「有的,他們就在這裡,開始了。」

隨著少女的自言自語,黑暗凝聚出無數實體,它們帶著古怪的步伐與痛苦的呢喃,從加百列號內的四面八方包圍而來,身影如同鬼魅般飄忽不定。

「為什麼我們必須犧牲?」
「明明,還有其他人的。」
「⋯⋯。」

艾孽奇一下子就認出,它們——是義勇軍的成員,而且還是那些留在聯邦被公開處刑的義勇軍。

有趣的是除了留守的受害者以外,於尼莫犧牲的兩個調查隊狼人和遠在破解隊的克利風也在其中。

克利風老兄也掛了嗎?毒風元素型態的艾孽奇掩嘴失笑。
看這樣子,猶格.索托斯是想利用這些陣亡的義勇軍幻象,來給目前倖存的調查隊成員增加壓力。

不錯的品味,可惜對牠不管用~艾孽奇抬起雙手擺上雙眼旁的位置轉了轉,戲謔地衝著克利風的影子作勢假哭:「嗚嗚嗚~克利風老兄,六花小姐和美由看到你這樣子肯定會超傷心的~」

「混帳!」被艾孽奇這麼一刺激,克利風的影子直接暴怒,舉著盾牌擠開人群朝艾孽奇的位置直直撞來。

利用風元素型態的敏捷性,要閃過克利風的衝撞並不難,然後面對其他義勇軍的飛射攻擊,艾孽奇也利用克利風作為掩護輕鬆躲開,而後在隻身不需要顧慮他人的情況下,牠釋放出能夠侵蝕能量的魔性毒霧,讓那致命的綠意於機艙內蔓延開來,一點一滴腐壞著這些虛影的形體。

期間猶格.索托斯依然在哼著歌,女孩起舞的身姿若有似無於周圍的黑暗中閃現,彷彿這場義勇軍間的廝殺完全事不關己。

哈、哈哈、哈哈⋯⋯

「畫家能創造萬物、音樂可、舞蹈可、怪談可。
 生動色彩、森羅萬象之物、我們是這樣理解,學以致用。」

由遠而近,聚光燈時亮時滅,女孩的歌聲與舞步逐漸逼近一面在群影攻擊間左閃右躲一面反擊的艾孽奇,最後聚光燈在艾孽奇身後亮起,猶格.索托斯高喊著它昔日的威名︰「一生萬物、
萬物歸一,我既是門、我亦是鑰匙,提問,此刻藏在你們身後的,究竟是什麼?」

「窮極之門(Yog-Sothoth)。」

無窮無盡的知識化為一道洪流,洶湧灌入艾孽奇的意識之中,過量的訊息高速壓縮屬於牠自身的經歷,癱瘓這頭大魔對於牠物質界載體的控制權,甚至開始將牠原本的記憶與知識向外擠出。

咕啵咕啵咕啵⋯⋯現實中艾孽奇倒地的身體如浴火的蠟像般開始融化,一顆顆七彩的水泡從中浮出、破裂,噴濺出絢爛的水花。

不只是牠,調查隊的其他成員也陷入了同樣的窘境,嗆咳著吐出七彩的記憶,把畫面搞得像集體食物中毒的派對現場,這情況若是繼續下去後果難以想像。

還好不知是誰及時聯繫上原本失聯的質點者芭絲特,九榮協奏的樂聲喚醒所有因猶格.索托斯而深陷幻夢的調查隊成員。

醒了是醒了,然而化做色彩的記憶仍持續從體內流失。

「解咒!」這時某名義勇軍突發奇想,涎著滿嘴色彩大喊道︰「剛剛那個窮極之門,被塞了一堆無用的知識!應該有能解除詛咒的、的知識才對!大家一起想想!看能不能!嗚!解決它!」

「可以Open book的考試可是最難的~」試著把自己重新捏回人形的艾孽奇吐槽道,但非常時刻也只能使用非常手段,包括牠在內,有聽到這主意的幾十個調查隊成員,立刻像把握最後時間的考生般翻起腦中猶格教授塞給眾人的超厚講義,奮力找尋那唯一一題的解答。

「OGTHROD AI'F
 GEB'L-EE'H
 YOG-SOTHOTH
 'NGAH'NG AI'Y
 ZHRO!」

最後是學霸銀曦卿拔得頭籌,喊出一大串艾孽奇聽不懂而她自己八成也不會讀的咒文,讓眾人流失的色彩化為一地的鹽粒,成功停下所有調查隊成員的失智危機。

但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加百列號的震動提醒眾人目前遭遇的危機不單只有猶格.索托斯,外頭大丹的龍騎兵大軍圍繞著加百列號,不斷噴吐火球進行飽和攻擊,即使加百列的人形體帶著一票使魔親自上場也依然寡不敵眾。

此時希莉卡和泰絲在東邊另一個戰場分身乏術,若調查隊不出手支援,加百列號被打下來肯定是早晚的問題。

於是眾人急忙再次展現屬於冒險者的默契,有人治療傷員有人反擊有人加強防禦,艾孽奇則是召喚出了自家的機龍笑靨、天之王座和疾風之眼開火還以顏色。

而後再經歷了一連串的混亂後,調查隊裡有人成功獲得殘存義勇軍們、質點者芭絲特和亞提所在位置的座標,希莉卡和泰絲也回到加百列號上。

由於另一邊的自己人正處於四面受敵的局面,為了蓄積足夠能量進行兩次躍傳,接到人後馬上脫離現場,希莉卡、泰絲和調查隊全員都投身這場防禦戰中爭取時間,與源源不絕的龍騎兵大軍激烈交火。

在最後一分鐘,大丹一方甚至還派出一頭背負著地支砲的蛟龍,上頭兩管名為「流年」的重砲是極度危險的魔法兵器,只要命中,就能切割時空,將大範圍內的時間向後推移十二年,足以給予加百列號上的眾人非死即殘的重創。

還好流年擊中之前,大家敬愛的銀曦卿再次出手爭奪高光時刻,眼明手快的她使用房卡發動神隱重生地,把全員連同加百列號一起傳送進了亞提神社,巨大的加百列號還現場表演了什麼叫一秒拆遷,直接將亞提的神社給壓成平地。

像在呼應著這場悲劇,亞提神社遭到加百列都更後,神社的色彩轉眼變黑白。

出乎意料的到這個地步,猶格.索托斯竟然還追得上來,再次將一票人給拖入幻夢。

幸好在有人因這場夢中鬧劇出局之前,希莉卡帶著泰絲的大槌與紫電突入夢境,及時阻止猶格.索托斯的計畫,整艘加百列號也在這時就地於神隱地內進行傳送,轉眼來到剩餘義勇軍與質點者所在的拉卡群島上空,現場已是被吉埃伯三軍圍得裡三層外三層的戰況。

又不得不面對千驚萬險的場面,加百列帶著倖存的義勇軍所有人傳送到了恩斯雷海港鎮的廢墟,暫時得以喘息。

經過清點,拉卡群島一戰成功逃脫的義勇軍,包括兩邊行軍人員僅剩156人。

絕望了嗎?到也未必。

休息、佈署防線、安排偵查,折騰了半天後,希莉卡召集了眾人,經過一番青澀卻誠摯的演講,她宣布了一項瘋狂的計畫。

十二月二十六——所有人,將要前去襲擊克蘇魯舉辦的高峰會。

創作回應

小洛
每次看艾孽奇捏來捏去變來變去 坦白說 其實艾孽奇是史萊姆對吧
2021-12-25 23:15:24
停屍房
說不定哦?
2021-12-26 10:05:32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