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RPG公會】【禍星墜落】事件發生後的日常

停屍房 | 2024-03-01 12:44:13 | 巴幣 22 | 人氣 102



不得不說,這種感覺讓人回想起上個輪迴擔任央城正規軍的歲月。

「Surprise mother fucker!」瓦連京催動MRC油門,發動盧恩衝撞暴衝而出!

下央暗巷,數頭被黑霧裹挾於身的類人魔物來不及反應,彷彿保齡球瓶一般,遭急速逼近的撞角型空氣護盾猛力撞飛上天,又或重重彈往地板和牆壁,扭曲的肉體骨折肉裂,流淌出漆黑的霧氣。

「宋啦!」黑眼藍眸的諾爾斯人裂嘴獰笑,側車滑鏟煞停,抄起大腿上的鋸短霰彈槍,俐落舉槍——

後方由半空朝瓦連京撲落的類人魔物,愕然看見黑幽幽的一對槍口對準自己,好似掠食者的注視。

槍聲一震,火光照亮黑暗,覆又迅速歸於寂靜。

「嘛~才七個。」瓦連京撿起地上的原罪之種,噘起嘴巴不怎麼滿意這次的收穫。

不過即使如此,交給正規軍後能得到的報酬依然超過一般冒險者委託的平均值。

一切的開端要從新曆二年二月二十二日的那晚開始說起,就瓦連京目前知道的,在那一晚米德加爾特全域發生了大規模的空間震盪,而後天空劃過一紅一紫兩道流星,瞬間勾起全世界的PTSD,再之後便是城裡開始出現空間裂痕和空間裂痕的衍生物,被稱為「夢魘」與「原罪之獸」的魔物。

夢魘是一種渾身被黑霧包裹、血液被替換成黑霧的類人魔物,由空間裂痕在出現後以某種特定途徑將附近的生物轉化而來,只會依靠轉化後得到的強化肉體進行攻擊。

原罪之獸則是進化版的夢魘,或者說夢魘的完全體,外觀會脫離人型,能夠使用被轉化成夢魘前的技能和裝備,其中還有被稱為「魔王」的強大個體,擁有更加麻煩的能力。

而現在瓦連京積極收集的「原罪之種」便是夢魘與原罪之獸被消滅後的掉落物,看上去像果核的黑色寶石,聯邦軍方目前正在研究這些東西,只要收集原罪之種交給它們就可以換取報酬,所以自從空間裂痕出現以後,他每天的活動範圍基本都分布在央城之內。

把收集到的原罪之種放進承載者,瓦連京瞥了眼不遠處閃爍著不祥光芒的空間裂痕,抬手召喚出自家的重甲機龍爪爪作為火力支援,接著掏出房卡撥號通知正規軍前來封鎖這處區域。

「屙匜佸虰掽礒呫鉹陊!」「梜淊淭砨砫粍埳埱娵徖!」「棜哳莿昢詌臮妅氿硰洉!」

似乎能察覺到瓦連京的意圖,伴隨著無法辨認的混亂嘶吼,成群夢魘自空間裂痕湧出。

「啊哈~這才像話嘛!爪爪開火!」如看見一票錢袋朝自己衝來,瓦連京露齒燦笑,下令身旁的機龍開火。

「咕嘎!」爪爪以亢奮的鳴叫聲回應主人,站定腳步,頭部機槍猛然咆嘯怒吼,在連綿不斷的閃焰中噴吐出熾熱的金鏈!

受限於暗巷狹窄的地形,成群的夢魘避無可避,大口徑機槍子彈瞬間洞穿前排的夢魘身軀,無情向後屠戮,每一發都能打中兩三隻甚至更多的夢魘,將其撕碎成橫飛的肉塊與黑霧。

「再來再來!」瓦連京歡聲大吼,臉上洋溢著如同農人豐收的笑容,他並沒有將此時的遭遇當成戰鬥,而一場買賣,把子彈換成金幣的買賣。

直到正規軍趕到現場前,他仗著地形優勢殲滅了超過百隻夢魘。

軍方建立的封鎖線外,瓦連京滿意地將幾乎能裝滿一個水桶的原罪之種收入承載者,這樣的量應該足夠換到平時一整週的收入?他還挺喜歡現在這種局勢的,工作範圍都在央城,每天都可以準時回家吃晚餐。

雖然這麼想可能有點不妥,但他希望這次的事件可以持續久一點再結束,至少在他賺夠能在央城舉辦與蘿莎的豪華婚禮和帶蘿莎環遊世界的費用之後。

消耗質點再次發動尋物之光,指定其他尚未被軍方或冒險者發現的時空裂痕,瓦連京原地轉轉身子,額上的純粹之角在朝向北方時發出了強光。

「那裡嗎?」以戒指回收爪爪,他重新騎上MRC,一催油門,衝入下央永暗的天幕。

盧恩引擎低鳴,下方城市百家燈火向後飛掠,MRC全速飛馳時的勁風在瓦連京耳邊嗚咽著。

此情此景,讓他回憶起上個輪迴自己也常這樣,駕駛R&D營開發的武裝飛天車奔赴戰場。

不過現在的情況輕鬆太多了,無論是夢魘,還是原罪之獸,比起上個輪迴出現在央城的各式空殼,簡直安全得能夠讓人抓回家當寵物養。

循著純粹之角的指引,瓦連京發現了一大群潛伏在廢棄大樓裡的夢魘。

「哦~在開趴嗎?」駕駛MRC在大樓正面晃了幾圈,瓦連京的目光從空中掃過殘破的窗戶,瞥見裡頭至少有幾十隻夢魘分散於各個角落,植物似的呆立原地,或野獸般漫無目的地徘徊著,這讓瓦連京猜想大樓內可能有一個時空裂痕。

「硉朾岶啑咁軱梴虷灱丱!」然而他沒有刻意隱藏的動作吸引到此地潛伏者的注意,伴隨由遠而近的混亂嘶吼,一道黑影自瓦連京頭頂高速撲落。

「?」瓦連京催動油門,輕描淡寫閃過來自頭頂的突襲,只見一隻夢魘直直墜向下方路面,咚得一聲撞出沉重的悶響,然後便動也不動的趴在地上,身軀逐漸化做黑霧消散。

該說是太勇敢還是太蠢呢?瓦連京抬頭望向大樓高處,留意著是否還有其他夢魘想從高處跳下來。

「珖珝砯?」「墆拺粔冇冞肊!」「埜窅圠旡淊淭烳牼翐!」

不過陣陣吼聲很快將瓦連京的注意力拉向側邊,那隻夢魘墜樓驚動了大樓內部的其他夢魘,牠們不約而同地望向外頭,裂縫般的嘴巴在發現瓦連京的時候放聲大吼。

以此為起點,整棟大樓內的夢魘躁動了起來,一部分開始往樓下湧去,另一部分則逕直衝過落地窗和陽台,無視高度和距離撲向空中的瓦連京!

「哇靠!?」這麼瘋!?瓦連京立刻調轉車頭,閃躲著撲落的夢魘脫離牠們的跳樓範圍。

瓦連京記得自己上個輪迴在央城似乎也有經歷過類似的場面,一樣是在討伐空殼的時候。

好像是叫什麼的瘟疫之災⋯⋯啊!人偶的瘟疫之災!

當時那個空殼的本體是一具櫥窗人偶,懂得使用手邊工具當作武器還會不斷自我複製,在其原本擺放的百貨大樓裡製造了一場血腥的屠殺,而他剛從空中趕到現場時,成群的持械人偶還衝破大樓落地窗向他撲來,場面和現在極為相似。

突如其來的車輛撞擊與驚呼聲打斷了瓦連京的回憶,一幫不幸路過此地的暴走族遭到樓下湧出的夢魘群攻擊,摔車的摔車,打滑的打滑,一輛汽車的擋風玻璃被潘上車的夢魘打破,駕駛因夢魘的干擾失控駕車撞進了一旁的建築內部,轟然炸出熊熊火球。

「啊!該死。」眼見場面失控,本想先獲取大量原罪之種的瓦連京打消原本的念頭,掏出房卡通報軍方。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