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RPG公會】【雪外獻祭】大腐化者的足跡.雪外獻祭.裏(五)

停屍房 | 2023-12-08 00:03:54 | 巴幣 2 | 人氣 47



借助雷鳴之核化身雷元素竄上天際,艾孽奇的身影消失在天罰者召喚來的層層雷雨雲中。

吞噬著雲層中蘊含的電能,艾孽奇的力量急速膨脹,儘管型態有異,這仍讓牠重溫了自己全盛時期的感覺。

雲層間躍動的電芒轉眼染上一股魔性的綠意。

暴雨降下,雷聲響起,餘音化為連綿不絕的轟鳴。

猶如神罰,大腐化者的意志短暫支配天地之威,數十道綠雷接連劈進濁正在膨脹的血肉。

每一擊都在濁重組中的身體上燃起翠綠的閃焰,附加的放射性毒害從分子層面破壞著電流所到之處的遺傳物質結構,配合傾盆而下的暴雨澆淋,大範圍削弱著組織再生能力。

然而這個散發癲狂氣息的存在並未屈服,它在未受影響的體表深層加速製造可以絕緣的脂肪組織,全力適應著這連巨龍都難以招架的攻擊!

『爸爸!請讓我幫忙!』『不用了,這次我自己來。』
拒絕掉海月傳來的支援請求,艾孽奇全神專注於如何擊倒眼前的強敵,這場戰鬥是自新輪迴開始後牠難得的親自上場,就像是某種僅此一次機會的成就,讓牠陷入莫名的執著。

即使他有滿天雷雲的電能可以使用,但牠的惡魔感官能看出自己對於濁的雷擊傷害都在逐漸減少,而在適應著雷電的同時也在加速汲取著土地的生命力,若繼續保持下去,對方很可能會在這場消耗戰中勝出。

為了徹底壓倒對面,自己必須投入更多籌碼,必須打出更多手牌。

發動多重元素制御器與青鳥之羽,艾孽奇以自身作為載體,將毒、雷與風的力量合而為一。

落雷歇止,漫天雷雲在濁頭頂轉動起來,化為吞吐著綠雷的漩渦。

把握住這片刻的喘息,濁的身體進一步膨脹起來,準備從中孕育全新的恐怖型態。

不過它沒機會了。

「至高天的啃噬者(Empyrean gnawer)。」

耀眼的綠光自漩渦的中心噴湧而出,綠雷構成的龍捲掙脫雲層的桎梏。

在大腐化者的力量影響下,龍捲被賦予了生物一般的型態,底部裂開一張棘輪狀的巨口,發出無數雷鳴雜亂壓縮的吼叫,狠狠咬向地面上無法動彈的濁——

一切都被洶湧的綠光所吞沒。



暴雨結束,雷雲散去,僅剩焦土與泥濘的戰狼族部落。

作為擬災莎布的弱化復刻,濁被艾孽奇活生生電成了八分熟的焦糊爛肉,吱吱冒著焦煙,攤在泥水裡再起不能。

「嘛~希望沒下手太重。」望著眼前又濕又焦的巨大爛肉,恢復央城版人型的艾孽奇插腰沉吟,從內部的能量流動方式來看,這個濁確實死透了,現在牠只希望自己還能採集到一些活體組織。

『爸爸您沒事吧?』「沒事兒~來得正好,過來幫把手。」
隨著戰鬥結束,海月很快趕到牠身邊,由於此行能充當勞工的魔物基本全滅,艾孽奇只好召喚出自己的機龍笑靨加上海月提供的念動力,就地進行樣本解剖。

用毒晶長刀切開基本變成濕炭的表面,接著一層層剝開發燙的上皮、肌肉和結締組織,艾孽奇先是找到一些菌屍殘骸和疑似屬於戰狼族的畸變屍塊,然後驚訝的發現炎行者還活著,牠躺在一漥膿水中,儘管遭到高壓電擊、輻射毒害,體表超過一半被異變血肉侵蝕,但仍一息尚存,不愧是牠最自豪的造物之一。

「恭喜呀!撐著點~你比我預想得幸運多了。」沒到只剩一顆腦袋或需要動用死靈法術的地步就是好事,艾孽奇伸出手,將自己充滿魔性的生命力部分化作翠綠的液滴,落在炎行者糜爛的傷口上,緩緩滲入這頭兇獸人,以違逆自然法則的惡魔之力強行維繫住牠的生命。

「嘎——這、這裡是哪裡!?嘎——吼嘎!?身體?身體!為什麼動不了!?嘎啊!」

接著一陣驚恐又神經質的吼叫吸引了艾孽奇和海月的注意力,負責照明的海月立刻擺出緊戒姿態,艾孽奇則抬手示意別動,牠朝聲音來源望去,發現一顆神情恐懼到不行的吉娃娃腦袋⋯⋯正確來說是吉娃娃化的狼人腦袋,就半泡在炎行者左手邊的一處膿水漥裡。

艾孽奇見狀先是一愣,再來是開始確認自己有沒有因為濁而精神失常,經過自己跟海月的雙重評估,沒問題後才訝然表示:「噢~這真是太神奇了!」

恢復心智而且還活著,是因為濁引發的突變?還是電擊陰錯陽差導致復活?除了奇蹟外艾孽奇很難想出其他合理的解釋,牠轉而將手伸向那散發著絕妙芬芳的狼腦袋,小心試著把對方提起來。

這嘗試意外的成功了,而且對方頸部以下是一團收縮的肉瘤外加幾條觸手,挺有柯南伯格的那種風格。

「嘎汪!?你是誰——哦嘎!不、不不!這不是真的嘎!?這一定夢、是夢汪!快讓我醒來、醒來嘎汪!」對方先是被艾孽奇的存在嚇到,被提起後又發現了自己身體的異常,心智瀕臨崩潰,只能拼命催眠自己這是夢境來保護理智。

「噗哧,很遺憾~這可不是夢哦。」享受地品嘗著對方瀕臨崩潰而散發出的各式負面情緒,艾孽奇忍俊不禁,用另一隻手捏了捏對方脖子下連著的、很可能具有肺臟功能的肉瘤:「這樣會痛嗎?」

「咕嚕——嘎汪!汪汪!汪汪汪!放開、放開嘎!不,殺了我!殺了我⋯⋯這一定是夢嘎!咕嘎⋯⋯」艾孽奇的動作令對方呼吸一滯,然後發出一陣極符合吉娃娃形象的神經質吠叫,但很快又一改態度,哀求著艾孽奇結束牠的生命,情緒起伏十分極端。

「別這麼悲觀嘛~活著就有希望不是嗎?」艾孽奇笑著抽手,語氣風涼地安慰道,一邊在心裡感嘆著自己瘟疫武器的成效,一邊評估著對方的生命狀態。

「咕嘎!都變成這個樣子!叫、叫我怎麼活下去嘎!嘎汪汪汪!」對方再次衝著艾孽奇發出一陣神經質的吠叫,嘴角積起白沫,看起來生龍活虎。

「冷靜點~這位朋友。」艾孽奇稍稍將對方提離自己遠一點,眼前這顆越來越像吉娃娃的狼頭讓牠想到一個梗圖"吉娃娃的組成:50%恨意、50%顫抖",頓時體內一陣笑意翻騰,必須努力壓抑才能避免放聲大笑:「噗恩⋯⋯或許我有辦法幫你弄個身體接上去?」

「嘎啊!?真、真的嗎!?有辦法幫我把身體變回來嘎!?」吉娃娃化的狼腦袋瞪大看上去隨時會掉出來的眼睛,瞳孔中燃起希望的光芒。

「差不多~我其實還挺擅長治療別人的。」艾孽奇露齒笑道,牠敢打賭這傢伙肯定還不知道自己的臉變成了什麼樣子,不然肯定又會哀哀叫著求死⋯⋯至少前幾個感染這病毒的狼族都寧願去死。

「那、那拜託你了,對了嘎!你有看到我的族人嗎?那時候村子裡突然出現⋯⋯嘎啊!?那個什麼⋯⋯嘎!為什麼!為什麼什麼想不起來嘎啊啊啊!其他人,還有我的名子!嘎汪汪汪嘎!」顯然受影響的不只有肉體,這老兄再次陷入歇斯底里的狀態。

「嘛~朋友,我認為你需要好好休息一下。」用另一隻手示意機龍和海月幫忙移動炎行者,艾孽奇微笑提著這顆腦袋離開濁的殘骸,邊走邊悄悄製造出一些有安眠效果的毒素滲入對方體內。

「嘎!嘎⋯⋯嘎⋯⋯」隨著毒素生效,吉娃娃腦袋被困意席捲,漸漸安靜下來,闔眼睡去。

此行的收穫可真豐富。

艾孽奇回頭瞥了眼炎行者身上的突變血肉,隨後又將目光放回吉娃娃腦袋上。

牠突然有個想法,一個好玩的想法,好玩到令牠喉嚨裡發出一陣癲狂的笑聲。

或許戰狼族會在今天滅絕,但牠們的血脈將在牠手上以另一種形式延續下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