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RPG公會】【雪外獻祭】大腐化者的足跡.雪外獻祭.裏(三)

停屍房 | 2023-12-03 09:13:24 | 巴幣 4 | 人氣 52



這個笑話真是震撼感十足。

被一群變成羊的狼吼到模糊。

儘管能清晰感覺到體內能量被震得不斷溢散,但艾孽奇還是覺得很好笑。

現在牠腳下是十幾頭戰狼族狼人變成的黑山羊幼仔,牠們扯開嘴巴,吼出連元素生物都能傷害的恐怖聲波,劇烈撕扯著艾孽奇雷元素化的身軀,使其輪廓在視覺上當真成了一團模糊的光暈。

這場毀滅性合唱摧殘的不只是艾孽奇的血條,還一併摧毀了周圍的戰狼族建築,讓石材崩裂,梁柱傾倒。

萬幸的是這種體驗並沒有持續太久,海月的念話傳入艾孽奇的意識:『爸爸,支援來了!』

『哈~來得正好,這些傢伙的歌聲難聽到我想退票。』身形模糊的艾孽奇目光瞥往空中。

數個由黑色纖維纏繞而成的有翼人形生物手持兵刃,裹挾著旋風呼嘯從天而降,落地霎那凌厲的劍氣綻放交錯,嗚咽著切裂周圍黑山羊幼仔身軀與伸出地面的莎布觸手,令汙穢的血肉凌亂紛飛。

牠們是哈迪斯菌屍,艾孽奇以自己研發的特殊真菌感染屍體製造出來的魔物兵器,最近牠剛好入手了一批東方武者的屍體,轉化為菌屍後便趁這次委託的機會帶過來測試實力,本質近似生物機械、沒有自我意識的菌屍,或許是對付會致使生物發狂的濁最好的工具。

菌屍們與黑山羊幼仔及莎布觸手展開廝殺的同時,一團奔騰的烈焰隆隆衝過倒塌的廢墟,正中一頭放聲嘶吼的黑山羊幼仔,以其為中心炸出熊熊火海,急速碳化著範圍內的扭曲血肉,炎行者也抵達了戰場。

『父君,您還好吧?』重蹄踏爛黑山羊幼仔焦黑的屍塊,炎行者扭頭望向半空中輪廓逐漸穩定下來的艾孽奇,朝牠意識發去一段關切的詢問。

「嗯嗯~大概七成好。」自家魔物的介入,使得艾孽奇得以從音波的折磨裡掙脫,牠解除雷鳴之核短暫恢復原形,緊接著發動青鳥之羽,化身風元素竄至炎行者身旁:「有個大傢伙窩在地下,幫個忙把它趕出來。」

牠拍拍炎行者肩膀,開啟多重元素制御器,附身這頭炎獸種,其身披的烈焰頓時因風元素的助燃更加熾烈。

炎行者低頭看了看地面,沉默頷首,身上的猛火驟然聚縮,化為熾灼的白色,而後混入了魔性的邪紫。

四週的菌屍感知到己方單位即將進行的計畫,撲動菌絲編成的雙翼,起飛遠離地面,失去獵物的黑山羊幼仔很快便將注意力轉向仍待在地面的炎行者,成群扭動著觸手包圍而來。

冷眼掃過包圍上來的黑山羊幼仔們,炎行者將高度壓縮的魔焰導向右腿,凝聚於蹄底。

在黑山羊幼仔們的觸手勾著牠之前,炎行者重蹄踏下,地面瞬間以牠為中心輻射狀崩出數條逸散著紫焰的裂痕,接著只聽一陣沉悶至極的隆隆聲迅速深入地底⋯⋯

轟隆!大地劇震!猶如火山噴發,圍繞著炎行者的立足點由近而遠,一道道紫色的火柱衝破地表!

最靠近炎行者的一頭黑山羊幼仔首當其衝,被衝破地表的魔性烈炎掀倒在地,那煥發不潔紫光的火焰一接觸到血肉便彷彿有自我意識般的黏附其上,狂暴地點燃周圍組織並向下滲透,那頭黑山羊幼仔發出痛苦的哀鳴,不出幾秒便淪為一大團燃燒的碳塊。

『哇噢~這根本是白磷彈嗎,小炎又變強了呢!』看著周圍一個接一個被點燃的黑山羊幼仔與莎布觸手,附身於炎行者身上的艾孽奇在其意識中驚喜道,牠最後一次留意炎行者的實力已經是上個輪迴的事情了。

『不勝殊榮。』炎行者謙虛回應,隨後再次低頭望向地面,身上湧現烈焰:『要來了。』

『呵呵~是呀,畢竟都火燒屁股了。』艾孽奇在炎行者的意識笑道,地面土表開始崩裂,逸散出紫焰。

炎行者立足的這一大片區逐漸隆起,伴隨著某種難以形容的呻吟或者吼叫,更多燒起來和沒燒起來的觸手從地裡鑽出,艾孽奇一行人這次遭遇的對手體型大得嚇人。

或許可以蒐集到一些有趣的樣本?眼見自己與炎行者所處的區域越升越高,艾孽奇不禁如此期待。

六座提供的情報中,獻祭儀式來的黑影「幻想.消減.濁」,這邊就先將其簡稱為「濁」,濁不具備實體,免疫光聖屬性傷害,能夠自由變幻各種外神特徵,每一個體的能力都不相同,但它們皆具有強力的精神干擾力,能使接近的對象精神錯亂。

精神部分可以靠著裝備、意志力或其他特性來應付,艾孽奇在意的是這個擁有「莎布.尼古拉絲」能力的濁其存在本身,依目前為止的種種跡象推斷,這個濁顯然是擁有實體的,而這實體可能是濁的能力衍生物,一定程度上成功重現了擬造四災裡那個莎布.尼古拉絲的部分肉體機能。

對於在新輪迴因樹王的選擇性重啟而失去正版莎布肉塊的艾孽奇來說,這實在是個可遇不可求的機會。

土石如塵埃般滑落,原先躲藏於地下的濁現出了它的真身——大小超過一個足球場、長有無數觸手和血盆大嘴的巨型肉塊。

由於剛才炎行者釋放的招式,這個濁的巨軀將近有三分之一正被魔焰燒灼著,不過它同樣具有莎布的肉體重組與超再生能力,持續將被魔焰黏燒的部位剝離並再生出泡狀甲殼抵禦燃燒。

這顯然消耗劇烈,所以它進行這些動作的同時,也伸展出大量觸手。

這些觸手如海上飛躍的魚群延地面起伏鑽行,最先遭殃的是那些殘存的畸變戰狼族和黑山羊幼仔,先是被貫穿,然後像遭蛙舌黏到的蒼蠅一樣被飛速拉往濁本體的方向,眨眼遭到吞噬,更遠處的樹木則是下一批受害者,其枝葉在觸手的接觸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枯萎。

艾孽奇的超自然視覺觀察到,整塊土地的生命能量正飛快的被這個濁抽乾。

『好個大胃王~海月,替我採集這個大傢伙的組織樣本。』『遵命,爸爸。』
『父君⋯⋯它在呼喚我⋯⋯』
『嗯哼?』
『請您⋯⋯解除附身,我的意識⋯⋯被它⋯⋯干擾了。』

巨型肉塊上頭,艾孽奇這邊也隨濁本體的現身出現狀況,炎行者的精神開始陷入異常,釋放猛火燒退來襲觸手的同時,還逐漸以一種不顧自身安危的狂暴姿態,對周圍一切發起無差別攻擊。

『噢~真遺憾。』艾孽奇沒有任何遲疑,當即解除附身,以風元素型態起飛脫離自己的造物,

牠望著炎行者將所到之處化為一片火海,如果濁有足夠的思考能力,肯定會後悔讓炎行者陷入瘋狂。

也是這個時候,艾孽奇注意到濁本體正產生某種變化。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