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288.局勢陡轉

佐渡遼歌 | 2021-11-25 20:00:01 | 巴幣 1120 | 人氣 430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當秦樓月以隊長身分做出決定,張定緯、夏羽不再持反對意見。
 
  見狀,李少鋒也暗自鬆了一口氣。
 
  「話又說回來,比起至今為止見過還要衝擊精神狀態的畫面會是什麼?學長大概沒有問題,樓月學姊和定緯學長最好先有個心理準備。」夏羽開口說。
 
  「妳就沒問題嗎?」張定緯問。
 
  「我沒問題啦。」夏羽肯定地說。
 
  「難道在祭典期間,『步行的死亡』伊塔庫亞會現身襲擊村落之類的?」李少鋒猜測地說。
 
  「……祈禱不會是那樣的發展吧,否則我們四人大概也會深陷遊戲的詛咒,僥倖回去也是落得發瘋發狂的下場。」秦樓月搖頭說。
 
  「建議等級五十的遊戲理當不會出現舊日支配者這種等級的至高存在,最多就是提及名稱。」張定緯說。
 
  那是因為定緯哥沒有親身經歷被魔法結界傳送到日昂國廢墟吧,身處那個隨時可能遇到溫迪戈大群的遼闊雪原,不禁覺得真的出現在外星種族當中也被視若神明的偉大存在也不奇怪。李少鋒想歸想,沒有爭執這點。
 
  「事有緩急,我們先去找虎士郎吧。」秦樓月站起身子,率先穿過迴廊走向方才兩人踏入的房間。李少鋒等人也隨後跟上。
 
  秦樓月四人才剛抵達房間門口,拉門就先行開啟。
 
  只見八劔虎士郎一身勁裝,瀏海全部往後梳去,連同長髮綁成馬尾,右手則是提著一柄太刀,看似正準備將之繫在腰際。玲瓏也從方才的單薄白色行衣換成一套便於行動的褲裝,外面套著一件村民們經常穿的粗布雪衣,不過卻是躺在床鋪,蜷曲著身子沉沉睡著。
 
  「怎麼了嗎?」夏羽問。
 
  「單純哭累了,安撫著讓她先睡一下……隨著越接近祭典,玲瓏的情緒也越來越不安定,即使完成儀式之後會讓她服用忘卻大半記憶的藥物,身體某處或許依然記得片段吧。」虎士郎不忍地說。
 
  夏羽張口欲言又止,不過李少鋒搶先打斷,單刀直入地說:「虎士郎,我們會幫你。」
 
  聞言,虎士郎露出一個強忍情緒的表情,低頭道謝:「那樣真是,非常……感謝!有了各位的協助,成功機率也會大幅提升!」
 
  原來他也有自覺原本的計畫很難實現啊。李少鋒急忙伸手扶起。
 
  「希望說明祭典的詳細流程。」秦樓月說。
 
  「依照傳統,儀式的最終階段會在祭典前夜進行,然而昨日祭典會場受到破壞,藤原大人與父親大人都必須在場安撫村民,再加上我宣稱玲瓏的狀況不佳,並未徹底完成所有儀式,讓他們延至今夜。」虎士郎說。
 
  那種情況真虧定緯哥沒有被當成兇手,當場受到圍剿呢。李少鋒轉念一想,當時知情的每個人都各有盤算──藤原泰造需要留著定緯哥這條線索引出白羽候補的羽兒和樓月學姊;八劔謙司基於羽兒的推測,耗費大量氣息需要歇息,不方便出手;八劔虎士郎自然也樂得拖延時間。
 
  「大部分的村民們都不曉得儀式的事情,對於祭典延期只是感到疑惑,不過知情的耆老們卻是相當焦躁,認為違反了至今為止的傳統會帶來災禍,無法再拖下去了……各位能夠即時返回村子也是相當湊巧。」虎士郎說。
 
  「既然這麼趕,不是應該越快執行儀式越好嗎?」李少鋒不解地問。
 
  「各位有所不知,正因為破壞了傳統,才會更加嚴格遵守其他規矩。巫女必須在進行儀式當日進行最嚴謹的淨身,徹底洗淨汙穢,並且在日落之後前往祭典會場跳一首神樂舞,接著在神主的陪伴之下前往履行身為巫女的義務,完成最終階段。」虎士郎說。
 
  「那之後呢?」張定緯追問。
 
  「完成儀式的巫女相當虛弱,需要靜養數日,直到能夠活動才會再在村民面前現身,做出村子接下來十年也會穀物豐收、無病無災的神諭。祭典至此才正式結束。」虎士郎說。
 
  李少鋒暗叫不妙,用眼角看見其他人都沉下臉。
 
  現在突然多出了一個明確時限,要是必須保護虎士郎和玲瓏直到原本祭典結束的時間,變數就更多了……不過反過來講,破關條件是「委託」的可能性也提高了。
 
  「沒有村民覺得這樣很奇怪嗎?巫女突然變成了小孩子,然後擔任白羽職務的孩子無故消失。」夏羽蹙眉問。
 
  「……在各位異邦者的眼中或許是如此吧,然而這是這座村子的常識。巫女每隔十年就會以孩童的姿態現身,長生不死,象徵著睿智的神明大人即使離開了日昂國,祂們的力量依然持續保佑著我們。」虎士郎低聲說。
 
  如果讓日昂國的王族子嗣長生不死還勉強具有象徵意義,偏偏讓導致王國傾覆、受到偉大存在影響的巫女持續延命,根本無法自圓其說吧?李少鋒忍不住問:「靜子妹妹是王族血脈吧,泰造村長看起來也沒有其他孩子,讓她去當白羽不會有問題嗎?」
 
  「據說當初日昂國有著王族、八姓貴族與百萬之數沒有姓氏的平民,然而最終逃到這座村子的人數只有數百,經年累月互相通婚的此刻,村內只剩下藤原、一番瀨、六佐與八劔,共四個姓氏。所有人或多或少都有著王族與貴族血統。藤原大人能夠擔任村長一職並非根據血統,而是作為獵人首領受到其他村民信服的緣故。」虎士郎淡然解釋。
 
  千百年的時間都待在三面環山的封閉村落,確實會演變成這樣的情況。李少鋒遲來地意識到這點,點點頭不再追問。
 
  下個瞬間,夏羽猛然轉頭瞪向迴廊。
 
  「──虎士郎,至今為止已經容忍過許多違反規矩的行為了,沒想到居然一錯再錯,竟然打算和異邦人聯手破壞這場十年一度的崇高祭典嗎?」
 
  伴隨著語調平靜的責備,八劔謙司站在房間門口。他身穿黑袍白袴,眼瞳當中閃爍著枯草色異芒,右手則是托在腰際黑漆太刀的刀柄。
 
  「學長!立刻後退!」夏羽全身蕩出淡金色真氣,狂亂四散,然而沒有護體也沒有纏刃,單純威嚇性的大量散出,同時有幾縷往雙腳集中,螺旋纏繞。
 
  下個瞬間,夏羽的身影從原地倏然消失,接著出現在八劔謙司的身後半空中,從死角對準太陽穴狠狠踢擊。
 
  八劔謙司淡然側身,將黑漆太刀刀鞘向上舉起。
 
  動作似緩慢,卻看也不看地用刀柄精準接住夏羽的長靴尖端。
 
  鞋刀接觸的瞬間,夏羽的身子猛然一滯,原本排山倒海襲去的龐大真氣在瞬間全數凝聚到左腳,以靴子尖端為支點凌空扭腰,迴旋踢向另一側。
 
  「年紀輕輕,武藝卻是不俗啊。」謙司訝異地讚嘆一聲,同樣扭腰將黑漆太刀橫舉在胸前,以刀柄底部精準接住攻擊,蕩出一道真氣在半空中將夏羽的真氣全數流轉化散,輕而易舉地反推回去。
 
  夏羽一虛一實的兩次攻擊都被輕易擋下,同樣難掩訝異神色,見八劔謙司即使被大量淡金色真氣席捲也沒有移動半步,不敢托大,從後背皮套抽出一根銀針,以左手反持在胸前警戒。
 
  八劔謙司沒有追擊,嶽峙淵渟地站在房間門口,依然沒有拔刀跡象。
 
  「可惡,沒有想到第一招居然也是虛招,否則我全力踢下去,少說可以震傷他的經脈。」夏羽悔恨地說。
 
  「現在不是反省的時候吧,要走要退?」李少鋒急問。
 
  「學長隨時提著護體真氣顧好自己就行,我會處理。」夏羽說完,猛然瞪向八劔謙司,全身淡金真氣再度像方才一樣威嚇似的高漲。
 
  「居然連這點殺氣都可以注意到嗎?異邦人的武術真是精湛。」謙司說。
 
  「不用諷刺了,打從我們待在前庭交涉的時候就開始偷聽了吧,那時候真應該相信直覺直接殺過去……幸好你的心法路子與運用真氣的方式和我所知道的武術家相差無幾,沒有因為外星種族的信仰出現顯著差異。」夏羽冷然說。
 
  「這是值得高興的事情嗎?」謙司淡然問。
 
  「那樣表示我原本的估計沒有太太錯誤,甚至有機會打贏。如果在這邊解決掉最大變因,接下來就可以安心了。」夏羽勾起嘴角,順勢將銀針轉了一圈,向前俯衝。
 
  八劔謙司不疾不徐地拔出黑漆太刀。刀鋒滑出刀鞘的聲響凜冽清澈,然而在餘音尚未散去之前就倏然揮出,精準斬向銀針針尖。
 
  某種極為沉重的聲響憑空炸裂,蕩出的氣息餘波更是四處蕩散。
 
  雙方毫無花巧地拚了一擊。
 
  下個瞬間,夏羽的銀針脫手,整個人猛然往後彈飛,連卸力也沒辦法似的在地板滾了幾圈,不過總算在撞到牆壁之前重新抓回平衡,雙手撐在地板順勢躍起,整個人以垂直於地面的姿勢攀附在牆面。
 
  八劔謙司沒有移動半步,順勢將黑漆太刀揮到底,然而嘴角在下個瞬間滲出一絲鮮血,顯然受創得更深。
 
  「佩服。」謙司說完後又咳出一口血,卻是立刻重整事態,原本稍微紊亂的枯草色真氣在瞬間凝聚纏繞,隨著平砍空揮的黑漆太刀化成一道浪潮朝向夏羽瘋狂捲去,身子卻朝反方向傾斜,攻向李少鋒。
 
  「你敢──」夏羽勃然大怒,全身真氣猛然炸出,來不及流轉化散,整個人主動俯身衝入枯草色真氣浪潮當中。
 
  李少鋒意識到這是自己最靠近死亡的一瞬間,卻因此令精神狀態變得沉著,全神貫注觀察著八劔謙司的所有動靜,下一秒,注意到黑漆太刀的刀鋒對準自己頸子的同時也注意到他的左手撮指成錐。
 
  刀鋒固然是凌厲凶狠的殺招,然而終究能夠以護體真氣卸掉大半傷害,真正致命的是左手。
 
  李少鋒下意識地理解到這點,做出反應,然而身子卻慢了半拍無法跟上,只好握緊那徹亞斯正面抗衡,勉強擋住黑漆太刀也首次切身感受到何謂氣息的「性質與勁道變化」。
 
  理當沒有實體的枯草色真氣有如一整片土砂,黏稠沉重地迎面壓來,護體真氣在接觸瞬間直接被撞得四散,更是產生四面八方都被團團包裹的窒息錯覺,難受至極。
 
  幸好李少鋒各方面都尚不純熟,唯有氣息總量超乎尋常,當下全力催發氣息抗衡。血紅真氣大量往前疊加,胡亂碰撞、抵銷,加上第一瞬間就側身閃避的緣故,倒也擋住大半,少數沿著手臂經脈狂暴侵體的氣息勉強在肩膀處止住。
 
  血紅真氣四處溢散,令房間產生某種不合時節的悶熱感。
 
  八劔謙司沒想到全力一擊的斬擊會被硬碰硬地接住,動作一滯,後續殺招來不及使出就注意到夏羽已經逼至身後,不得不放棄追擊。
 
  夏羽暴喝一聲,雙手銀針交錯直搠後背。
 
  八劔謙司旋身閃過,毫不猶豫地橫移飄退。
 
  「羽兒!不要管我!去掩護玲瓏!」李少鋒放聲大喊。
 
  夏羽的動作一滯,卻依然站在李少鋒面前,雙手持著銀針凝神戒備。
 
  八劔謙司向前邁步,纏繞在周身的枯草色真氣持續高漲,看似隨意的橫揮兩刀就將攻上前的虎士郎、秦樓月接連逼退。前者交叉在胸前的雙手手被砍出一道歪斜傷口,血花四濺;後者則被順勢揮斬半圈所帶起的枯草色氣牆壓住,急忙流轉化解,無法繼續向前。
 
  虎士郎卻不管手臂持續流血的傷口,左手翻掌用力抓住黑漆太刀刀刃,右手纏繞起真氣照臉轟去。
 
  八劔謙司冷哼一聲,乾脆鬆手,迴身出腳踢在虎士郎的小腹。
 
  虎士郎原本就所剩無幾的護體真氣被徹底踢散,整個人摔打在牆壁,當場昏了過去。
 
  八劔謙司走到被氣息與聲響吵醒、畏懼縮著身子的玲瓏面前,露出一個揉合悲傷與不捨的神情,用柔勁弄昏之後小心翼翼地將她抱起來,頭也沒回地閃出和室。
 
  下一秒,兩顆鐵球從迴廊死角無聲射出。
 
  鐵球勁勢凌厲,正是瞄準八劔謙司躍至最高點的瞬間。
 
  八劔謙司頭也不回,單手壓低黑漆太刀刀鞘,神乎其技地讓末端鏗鏗兩聲擋掉鋼珠,接著踩著庭院巨石再度竄升,躍過屋頂。身影迅速隱沒在林木當中。
 
  張定緯從庭園角落的石山後方現身,滿臉懊悔地說:「抱歉,我自認無法從正面擋住,沒想到連拖緩腳步也辦不到。方才應該參與圍攻,而不是待在外面準備伏擊。」
 
  「正是因為他始終提防著你,才沒有全力出手,否則──」秦樓月說到一半突然摀住胸口,咳出一口鮮血。
 
 
 



創作回應

白昼夢
希望樓月學姐可以沒事 [e3]
2021-11-25 20:22:20
佐渡遼歌
請待下章分解...
2021-11-25 20:43:45
露米諾斯 Luminous
終於打架了…對手超乎想像的強啊
2021-11-25 20:22:40
佐渡遼歌
是的呢,我也覺得是久違的對人戰鬥
真是怪了,作品定位應該是奇幻武俠啊(望.....
2021-11-25 20:44:16
肥宅鯊J shark
沒想到對手那麼強,看來夏羽還是太過於有自信了
2021-11-26 00:17:50
佐渡遼歌

謙司神主當機立斷去打少鋒也是個轉捩點,攻敵必救之處
2021-11-26 00:19:36
你艾希我吶兒
原來我沒留言(簽到
2021-11-26 23:08:30
佐渡遼歌
願意追文就非常感動了!!XDD
2021-11-27 00:01:20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