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286.要見死不救嗎?

佐渡遼歌 | 2021-11-23 20:00:01 | 巴幣 1110 | 人氣 409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夏羽站在門旁迴廊等待片刻才開口說:「他們確實離開了。」
 
  秦樓月點點頭,撮指吹了聲口哨。
 
  正在前庭廣場放哨的張定緯立即從外牆踩著屋頂翻進中庭,一邊走向和室一邊率先報告:「沒有異狀。包含八劔謙司,沒有任何村民靠近神祠。」
 
  「這點也不是太過意外,今晚就要舉行儀式了,應該沒有村民膽敢打擾正在進行準備的玲瓏吧。」秦樓月簡潔將方才內容轉述給張定緯,接著偏頭詢問:「少鋒、夏羽,有什麼想要補充的部分嗎?」
 
  「首先,我對於魔法結界的推論有一個錯誤──超大型鳥居所構築的魔法結界並不是圍著村子,而是反過來,圍著『包含那座王國遺跡在內的遼闊雪原』才對。」夏羽立刻說。
 
  「那樣範圍也未免……太廣了?我們可是全速提氣飛掠了半天才趕到那座超大型鳥居,時速少說也有五十公里,都快要橫跨半個台灣了,尤其當時只位於那座廢墟的邊緣耶。」李少鋒難以置信地說。
 
  「虎士郎提過那是可以居住百萬多人的城市,基於米‧戈所提供的技術。在遊戲場所是有可能的。」秦樓月點頭說。
 
  「然而依照這個推測,村子本身就位於魔法結界的『範圍外』了,為什麼我們會中招?難道有兩個大型魔法結界嗎?」張定緯問。
 
  「根據虎士郎的故事,日昂國擅長術法……擅長魔法結界的家族是姓『三善』,該族的族人卻在王國傾覆的時候一同滅亡了,八劔一族則是負責王族護衛的職務,要比喻的話就是武術家,自然無法精準操控結界。」夏羽說。
 
  「好的,妳在這點是對的。」張定緯無奈承認。
 
  「因此村子裡面沒有持續運作的魔法結界,只有八劔謙司臨時架設的魔法結界,在短時間內強行與超大型鳥居的魔法結界產生共鳴、彼此連結,配合做了手腳的食物作為媒介,混淆條件,於是在發動瞬間就會讓我們啪地直接被傳回內側了。」夏羽打了一個響指。
 
  張定緯繃著臉好幾秒,顯然無法判斷這個理論是否有破綻,很快就將視線移往秦樓月。
 
  秦樓月單手托腮,沉吟著說:「理論上……並非不可能,但是臨時構築出魔法結界的難度並不亞於操控,這樣是否與方才『八劔謙司不擅長魔法』的假設互相牴觸?」
 
  「如果有現成的仿造迴路……也就是某種附法道具呢?」夏羽問。
 
  「那樣只要注入足以發動的魔力即可,難度大減。」秦樓月頷首說。
 
  「八劔虎士郎一開始的那個計劃就是打算利用這點吧。先把自己和玲瓏鎖在密室之後再發動魔法結界,直接被傳送到雪原,等到八劔謙司等人闖入房間的時候自然追不到人了。」夏羽說。
 
  「那種規模的魔法結界如此容易受到外在干擾嗎?甚至可以進行有實際效果的影響?」張定緯依然懷疑地問。
 
  「普通情況當然沒這麼簡單,然而八劔虎士郎提過結界在下雪的時候會變得很不安定,大概已經快要壞了。這樣也可以解釋為何玩家們會一夜一夜地被陸續傳走,因為八劔謙司的魔力無法負荷一口氣傳走那麼多人,意外同時傳走我們三人的隔一晚沒有對獨自一人的定緯學長出手,大概也是需要歇息的緣故。」夏羽說。
 
  「當初不是說由我們本身的氣息負擔魔法結界的魔力嗎?八劔謙司那邊也要支付氣息?」李少鋒問。
 
  「八劔謙司支付的是『發動偽造迴路讓其與超大型魔法結界產生共鳴連結』的氣息,我們則是支付『本身被傳走』的氣息,一個是給附法道具、一個是給超大型魔法結界,不一樣的,當然更詳細的內容就要看那個附法道具的仿造迴路是怎麼構築了。」夏羽說。
 
  「還有其他注意到的關鍵情報嗎?」秦樓月問。
 
  「是的,從方才的內容當中可以證實一個疑惑。玲瓏不是人類的亞種,而是溫迪戈的亞種才對。」夏羽再度舉手,肯定地說。
 
  「我沒有去過那片雪原廢墟,至今為止也沒有親眼見過溫迪戈,卻知道玲瓏在各方面都與溫迪戈大相逕庭。」張定緯說。
 
  「做過手腳的食物大概就是玲瓏的血肉吧,吃下肚的我們導致被誤認成『溫迪戈』,符合觸發魔法結界的條件。這個就是最佳證據。」夏羽說。
 
  張定緯一時語塞,沒有繼續辯駁。
 
  「在受到偉大存在的影響瞬間,溫迪戈就再也不是人類了,也可以說在那個瞬間就死了,然而她的轉變速度特別緩慢,符合特異個體會出現的例外情況……正是亞種無誤。」夏羽補充說。
 
  「那種情況應該也某些程度脫離了亞種吧。」秦樓月問。
 
  「是的,由於不曉得接受過究竟幾次的換頭手術,存在本身的分界線變得相當模糊曖昧,放眼外星文明的歷史也是極端稀少的例子吧……不是真正的溫迪戈卻也不是人類,因此即使換了身體也只有十年左右的壽命,不僅頭髮白得特別快,精神方面的損害也會反應到肉體上,視力低落、記憶紊亂、人格分裂。」夏羽流暢地說。
 
  「那麼以玲瓏是溫迪戈亞種的前提繼續討論,她究竟擁有什麼樣的獨特特質?」秦樓月問。
 
  「目前看來應該就是即使受到了偉大存在的影響也能夠維持住自身意識……說是延遲受到詛咒的效果影響也行,總而言之,她保持著並未徹底轉化成溫迪戈的人類狀態,擁有自我意識與言語能力。」夏羽說。
 
  「確定不會是使徒嗎?」李少鋒問。
 
  「絕對不是。」夏羽肯定地斷言:「村民們是日昂國的後裔,然而他們已經沒有任何復興王國、殲滅溫迪戈的野心,米‧戈教導的各種知識也幾乎失傳,只想在這個終年降雪的村子苟延殘喘地活下去,甚至大部分的人都沒有習武練氣,連保命的力量都不要……在這樣的情況下,不管被灌輸多麼荒唐的事情都會深信不疑。」
 
  「那麼妳要如何說明玲瓏做出的那些『神諭』?她在第一晚預測到我們出現,因此讓靜子妹妹過來領著我們進入村子。」張定緯問。
 
  「所謂的預言基本上不出兩種,一是無的放矢的胡言亂語,一是精密設計過的曖昧言論。前者只要一百句的胡言亂語當中能夠矇到一句,那麼就行了;後者則是刻意使用含糊曖昧的詞彙,複雜化地去描述未來,甚至可以在同一段話當中做出反面解釋,當然有很高機率說中。」夏羽聳肩說。
 
  「身為預言精準度享譽世界的銀鑰成員,這段話適合嗎?」秦樓月無奈地問。
 
  「預言只是外面隊伍擅自給予的稱呼。準確而言,銀鑰販賣的並非預言,而是『未來的精準預測』,基於眾多基礎資料與過往事實,有憑有據,然而玲瓏做出的那些預言卻是處於精神迷亂的狀態,請不要相提並論。」夏羽說。
 
  「確實不曾聽過溫迪戈擁有預知未來的種族特性。」秦樓月頷首說。
 
  「好吧,神諭的部分也有其他說得通的解釋。」張定緯妥協地說。
 
  「玲瓏的遭遇確實值得同情,不過先將重點放在虎士郎身上吧……他確實有阻止那場儀式的意思,這是一個優勢,可惜計畫漏洞百出。」秦樓月以此開啟新話題,繼續討論。
 
  「同意,聽起來他似乎打算逃往雪原廢墟,然而……那樣是在找死吧。」李少鋒無奈地說。
 
  「過去和那個神經病老魔法師當鄰居不是正好嗎?」夏羽撇嘴說。
 
  「那麼又回到最初也是最重要的問題了。根據方才得到的情報,你們覺得這場『神眠村』的破關條件是什麼?」秦樓月正色詢問。
 
  此話一出,現場頓時陷入沉默。
 
  李少鋒忍不住望向迴廊,然而拉門緊閉,虎士郎和玲瓏似乎一時之間依然沒有離開的跡象。
 
  庭院的林木受到微風吹拂,颯然作響。
 
  「──依照遊戲的七大破關條件,就是『委託』或『等待』吧。」夏羽打破沉默地說。
 
  「那個法則不是充滿漏洞嗎?」李少鋒問。
 
  「黃金黎明怎麼說也曾經是西方最為強大的隊伍,佔據首位千百年的時間,地位不可動搖、無人能及,即使中後期因為內鬨、分權逐漸分裂,最後甚至以現任結社長遭到暗殺為契機徹底崩解,曾經發表過的論文與情報分析依然極具參考價值。」夏羽說。
 
  「只要不是被歸類在『未知』類型的破關條件都簡單易懂。」張定緯說。
 
  李少鋒急忙回想,這才想起遊戲的七大破關條件分別是尋物、移動、等待、委託、殲滅、解謎和未知,上述七種。
 
  「接受八劔虎士郎破壞儀式的『委託』,或者是『等待』祭典順利進行完畢嗎?雖然說是兩個條件,最終的結果卻是同一件事情,是否要讓秩歸祭順利進行下去。」秦樓月沉吟著說。
 
 
  「二選一的話,我認為破關條件是讓祭典順利進行,親眼見證過後就可以返回地球了。」張定緯說。
 
  「我同意,這場遊戲的關鍵很顯然是祭典,遊戲住民打從最初就多次重申『不要違反村子的規矩』,樹林的地洞陷阱、半夜的敲門聲、魔法結界都是為了妨礙我們順利在村子留到舉辦祭典的時候。」夏羽點頭附和。
 
  「這麼一來,破關的時候應該有場所限制,小則舉辦祭典的戶外集會所、大則整座村子。」張定緯說。
 
  「我個人是希望盡可能接近戶外集會所,祭典的主場在那邊,然而一旦靠近大概會受到村民的攻擊,也得思考如何挑選一個精準時間。」秦樓月說。
 
  「還得撥出時間幫忙譚家師徒返回村內。」張定緯說。
 
  「那邊應該也有遇到一些問題,目前為止完全沒有聽到哨音。」夏羽說。
 
  「根據那個古老故事,譚光韜很有可能被傳送到王國廢墟的另一端,那樣就不是半天時間可以飛掠趕回來的距離了。」張定緯說。
 
  「樓月學姊,這種情況要放著譚君堯自生自滅,還是用武力把他綁回來?就我看他是不會拋下譚光韜的。」夏羽問。
 
  「等、等等!不好意思!但是請先等等!」李少鋒過了好幾秒才意識到討論內容不同於自己的預想,愕然問:「為、為什麼要討論如何等到祭典結束,難道我們不打算幫助虎士郎嗎?」
 
  「少鋒,我們的目的是破關。」張定緯平靜地說。
 
  「但、但是如果我們沒有提供協助,虎士郎的計畫肯定不會成功,這樣不就是……見死不救嗎?」李少鋒問。
 
  「你不可能救到所有人……學長,我在蒼瓖城的時候這麼說過吧。懷抱過高的理想並非壞事,然而必須對於自身的實力有著清楚理解,在採取行動之前判斷出可行性。玉閣祭襲擊事件的時候,你打算救同一支隊伍的夥伴,姑且可以理解,現在卻連素昧平生的遊戲住民也打算救嗎?這樣已經難以稱為同情心氾濫了,簡直是需要治療的異常英雄情節。」夏羽蹙眉說。
 
  「還不確定破關條件就是等待吧,也有可能是委託啊!」李少鋒說。
 
  「機率很低,因為八劔虎士郎的委託難以達成。」張定緯搖頭說。
 
  「是的,那個委託的成功條件極為模糊──順利逃出村子算成功?甩掉八劔謙司與藤原泰造的追蹤算成功?還是只要撐過舉辦祭典的今晚就算成功?不確定因素太多了。」夏羽接續話題說。
 
  「但、但是──」李少鋒才剛要反駁就被打斷。
 
  「再者,學長也親自走過一遭了,村子以外的地區根本無法生存,更何況八劔虎士郎還得護著幾乎沒有戰鬥力的玲瓏,只要被溫迪戈的群體包圍住一次就完蛋了。假設我們浴血奮戰護送著他們兩人離開村子,然後轉頭就看見他們被溫迪戈啃成肉塊,那樣也不算成功吧?」夏羽又說。
 
  「那、那麼……如果破關條件是『拯救玲瓏』呢?」李少鋒不死心地問。
 
  「那樣就更加模糊了。」夏羽搖頭說。
 
  「少鋒,即使那個交換頭顱的儀式離經叛道、乖離倫常,依然是這座村子的傳統,百多名村民都是因為這樣才得以存活。你或許因為同情、憐憫站在八劔虎士郎的那邊,然而還是需要理智思考。」張定緯放低聲音地說。
 
 
 




創作回應

Ddpaul
大不了大家全部去遺跡研究第二破關方式
2021-11-23 21:50:14
你艾希我吶兒
都去跟老瘋子法師泡茶
2021-11-24 01:04:44
青草
我認為有第二破關條件,估計是不讓靜子掛掉,這樣就可以協助虎士郎了
2021-11-24 01:23:42
Ddpaul
救是可以救,但就是救了以後怎麼讓他們活下去
2021-11-24 09:10:56
露米諾斯 Luminous
詭譎叫聲不是只有一個破關條件嗎(?
2021-11-24 21:46:02
佐渡遼歌
是的,詭譎叫聲的破關鍵是一個
不過有不同路線,所以是「分歧」
上面那邊連同可能有複數條件的部分一起回答了XD
2021-11-24 22:19:54
佐渡遼歌
雖然廣範圍來講,如果需要達成A才會出現破關條件的B
最終而言只有B一個破關條件
不過計入A的話說是複數也行,這邊就要看不同場遊戲的內容而定了XDDD
2021-11-24 22:21:00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