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282.波折再起

佐渡遼歌 | 2021-11-19 20:00:03 | 巴幣 204 | 人氣 384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李少鋒急忙站起身子,瞇眼確認張定緯的鋼刀刀刃沒有任何血汙,譚君堯的硝霜鞭也依然繫在腰際才鬆了一口氣,然而放遠視線卻沒有看見譚光韜的身影,內心的不詳預感更加高漲。
 
  等到張譚兩人靠近,秦樓月立刻問:「光韜教授呢?」
 
  「難道八劔謙司出現了?」夏羽幾乎在同一時間嚴肅追問。
 
  「不、不是,不是那樣……你們方才的猜測是錯誤的,魔法結界依然處於發動狀態。」譚君堯搖頭否認,斜眼瞪了夏羽一眼。
 
  「光韜教授被傳送走了?」秦樓月愕然問。
 
  「是的。」譚君堯咬牙說。
 
  「先將情況從頭到尾講清楚。光韜教授早在進入村子的時候就注意到魔法結界的殘留痕跡,個性謹慎穩重,即使發現異狀也不應該魯莽行事,為什麼會中招第二次?」夏羽正色問。
 
  「……明明方才信誓旦旦地表示只要不進入建築物裡面就沒問題,真虧還能夠擺出那種態度。」譚君堯低聲說。
 
  「我說過那些都是推測,很有可能錯得離譜,最佳的應對手段就是保持感知狀態隨時戒備。出錯之後就將自己的失誤推到其他人身上可沒有任何意義。」夏羽毫不退讓地說。
 
  「請問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李少鋒介入詢問。
 
  譚君堯又瞪了夏羽幾眼,這才低聲說明:「我們很快就搜索完那片樹林,途中沒有發現任何獵人小屋或人造建築物,由於時間剩餘不少,原本打算從遠處觀察村子的情況,不過試圖進入村子的時候突然陷入當時在雪夜踏出屋舍的情況,邁出去的左腳被看不到的平面截斷,憑空消失,宛如被吞噬到另外一個場所。」
 
  「我在離開村子的時候沒有出現那種情況,也沒有注意到異狀。」張定緯率先說。
 
  「家師在那個瞬間立即轉身射出軟鞭,纏繞在附近樹幹試圖掙脫,然而氣息在散出的瞬間就被吸入其中,無法使用任何變化,因此最後依然──」譚君堯沒有說完,只是悔恨地捏緊手指。
 
  「所以請解釋為什麼光韜教授試圖貿然進入村子?魔法結界原本的用途是排除侵入村落的溫迪戈,分界線也是雙向的,無論從裡面往外走、從外面往內走,同樣都會被傳送到那座鳥居以外的雪原地帶,這種時候應該先等待一段時間,確定有村民離開村子,或者是想辦法抓隻小動物當成實驗品往前扔才是啊。」夏羽有些不耐煩地說。
 
  「還不是因為你們那邊突然爆出氣息衝突!如果你們和八劔謙司打起來,那樣就表示村子門戶大開,說不定可以趁機破壞魔法結界的結構,再不濟也可以得到更多情報,家師才會冒險進入村子。」譚君堯忍不住提高音量,狠狠瞪著夏羽。
 
  夏羽不禁蹙眉,沒有接續話題。
 
  這樣講起來,難道是因為自己的緣故才會害得譚光韜誤中魔法結界嗎?李少鋒頓時難辭其咎,歉然說:「那是因為我的精神狀態降至發狂程度,真是……不好意思,引發如此誤會。」
 
  「換句話說,家師其實沒有必要冒險嗎……」譚君堯怔然說。
 
  「這樣倒是可以說明為何剛才的氣息衝突都沒有引來任何人,定緯學長也沒有被跟蹤,因為八劔謙司持續待在神祠裡面發動魔法結界……確實如此,既然祭典舉辦在即,這是一個最佳辦法,以靜制動。只要有人觸發了魔法結界就會在第一時間知曉。」夏羽思索著說。
 
  現在不是冷靜分析的時候吧。李少鋒知道自己沒有立場這麼想,卻還是忍不住皺眉瞥向夏羽。
 
  「君堯兄,踏入魔法結界當中並不會立刻死亡,我們都親身經歷過。光韜教授有經驗也有實力,肯定會平安無事。」秦樓月急忙出言安慰。
 
  「關於這點,能夠麻煩你們在這邊等待一天嗎?家師肯定會立刻趕回村子,到時候我們裡應外合,站在不會受到攻擊的內側同時出手,只要稍微在那座溫迪戈的屍體小山開出缺口,家師肯定能順利穿過鳥居。」譚君堯認真請求。
 
  「不好意思,我們必須將所有時間用來釐清破關條件。」秦樓月果斷地說。
 
  「我知道那是最優先事項,但是……至少等上半天吧!待在內側很安全,對於各位而言沒有任何風險。」譚君堯低下頭,不死心地繼續請求。
 
  「如果這場遊戲沒有順利破關,我們所有人都回不去,反過來思考,只要破關條件不是『抵達特定場所』,那麼只要有一個玩家達成破關條件,即使光韜教授依然位於雪原也會被傳送回去地球。」秦樓月冷靜地說。
 
  「這、這個──」譚君堯一時語塞,卻很顯然無法接受這個做法。
 
  「一旦情況許可,我們身分提供你所需要的任何協助。」秦樓月允諾說。
 
  「……瞭望塔的幾位曾經捨命救過我們,我當然相信秦隊長的判斷,然而我要去鳥居那邊,接下來無法共同行動。」譚君堯說。
 
  「當然,我們不會阻止。」秦樓月說。
 
  「等等,你身上有帶著傳訊用的物品嗎?」夏羽突然開口詢問。
 
  「……沒有。」譚君堯皺眉說。
 
  夏羽低聲嘟囔幾句,從腰際取出一個原本別在皮帶內側的深銀色哨子,向前遞出說:「如果譚光韜順利穿過鳥居就吹一聲長哨;如果待在另一側回不來就吹兩聲長音;如果那座鳥居,也就是超大型結界本身出現什麼異狀就吹三聲長哨。」
 
  「喔、喔喔。」譚君堯原本反射性地伸出右手,低頭凝視著掌心的深銀色哨子。
 
  「這個可是很重要的哨子,要還我啊。」夏羽鼓起臉頰說。
 
  「當然,非常感謝。」譚君堯將哨子收到胸前口袋,停頓片刻之後說:「家師在被傳送的時候,那道看不見的牆壁是平面的,不同於第一次被從屋舍傳走的縱面情況。」
 
  「平面?」張定緯問。
 
  譚君堯先豎起手掌在面前垂直畫了一下,接著翻轉九十度改成平行於地面的姿勢,向前劃出。
 
  夏羽頓時蹙眉,再度陷入思索。
 
  「另外,家師被傳送的場所位於村子正門的西南方,就是那邊,附近那棵針葉樹留有軟鞭的痕跡,各位稍微留心應該可以找到。那棵樹面向村子十三公尺就是分界線。」譚君堯舉手比了一個方向,補充說。
 
  「感謝這兩項情報。」秦樓月正色頷首。
 
  「……不會。」譚君堯低聲說。
 
  李少鋒見譚君堯準備離開,急忙散出感知真氣,確定到一個單獨位於雪原位置的真氣源才鬆了一口氣,上前說:「君堯兄,我的感知真氣可以散得……比其他修練者更遠,剛才已經確認到光韜教授的真氣源了,而且持續往我們這邊移動。」
 
  「非常感謝。」譚君堯說,再度瞥了夏羽一眼,提氣往超大型鳥居飛掠而去。
 
  「保重。」秦樓月凝視著譚君堯的背影消失在樹林盡頭,這才低聲說:「夏羽,做得不錯。」
 
  「……我對於魔法結界的瞭解不深,這是實話,方才也出現了疏漏,讓譚君堯過去超大型鳥區那邊觀察情況也是為了以防萬一。」夏羽嘟起嘴說。
 
  「我們工房的基礎配件是不是也要增加一項哨子?」張定緯問。
 
  「以前待在草屯老家的時候,大哥也有提過這個方案。當時父親的說法是哨音容易同時引來敵我雙方的注意,傳達的訊息又不夠精確,風險大於利益,沒有採用。」秦樓月說。
 
  「這麼說起來,我當初參加『詭譎叫聲』的時候,師父幫忙整理的用品裡面有哨子,但是現在這場『神眠村』就沒有了。」李少鋒說。
 
  「我也不建議帶著哨子啦,那個不是為了參加遊戲準備的,而是個人物品,要不是剛才講得有點超過了就讓他提氣長嘯幾聲也行……真希望不要吹啊,我可不想要這種間接接吻……」夏羽喃喃自語地說。
 
  「那麼討論先到此為止吧。定緯,請帶著我們移動到你和君堯兄匯合的位置。」秦樓月朗聲吩咐。
 
  「要提氣嗎?」張定緯問。
 
  「……提氣吧。光韜教授被傳送走是事實,我們不能冒險,接下來所有人將氣息集中在五感,凝神注意周遭的氣息變化。」秦樓月說。
 
  「瞭解。」張定緯隨即提氣,卻沒有飛掠,小步奔跑。
 
  「請學長待在我後面,不管發生什麼情形都不要亂動,否則我會搶先把你壓倒在地。」夏羽正色叮嚀。
 
  「我知道自己的感知變化不夠熟練啦,但是為什麼光韜教授會被傳送走?該不會八劔謙司其實有辦法自由控制要傳送的對象吧?」李少鋒退到夏羽身後,一邊移動一邊詢問。
 
  「不可能!」夏羽立刻斷言:「八劔謙司從各方面都沒有熟練操控魔法結界的能力,剛才也提過那項技術也仰賴長時間的練習、鑽研與天賦,並非單純修為高深就行,況且越是大型複雜的魔法結界就越難改動細節,只要穿過分界線就會被傳送出去的條件應該是正確的,只是……尚未注意到某些關鍵。」
 
  「該不會村子大門就是分界線吧?」張定緯問。
 
  「有可能,但是機率不高,而且大門附近的樹木都被砍掉了,譚光韜應該是在更遠的地方中招,如此一來,究竟是什麼東西劃分出『分界線』就很值得深思了。」夏羽說。
 
  「樹林的每一寸土地都積著深雪,如果下面埋著語魔法結界相關的物品,很難只憑肉眼察覺,再加上結界本身應該也會寫入防止內部魔力被感知到的仿造迴路吧?」秦樓月問。
 
  「是的,非常有可能是『隱蔽』、『隔絕』或『單向反射』。鳥居內側應該也有寫入類似效果的仿造迴路,否則依照那個規模,絕不可能只有那種程度的魔力外漏。」夏羽肯定地說。
 
  「那樣豈不是很糟糕嗎?」李少鋒忍不住問。
 
  「這方面是我的專長,還請各位學長姊放心。」夏羽自信滿滿地說。
 
  李少鋒覺得自己似乎聽過不少次這句台詞,然而回溯記憶,似乎還沒有哪次真的沒有問題,頓時湧現不好的預感。
 
  這個時候,張定緯半舉起手說:「差不多了,我方才是在這邊見到譚君堯。」
 
  「夏羽、定緯,請你們兩位在前面緩緩推進,注意到任何異狀就立即止步,不要冒險;少鋒,我們兩位保持幾步待在後面,主要放遠視線,注意四周是否有其他敵人。」秦樓月立即吩咐。
 
  「是的。」李少鋒原本就跟在夏羽身後,位置並沒有太大改變,邁步的時候忍不住又問:「會不會埋著宙鋼?那種宇宙金屬可以排斥感知變化吧?氣息散過去的時候就會直接爆散。」
 
  「宙鋼的影響範圍很大而且無法控制,因此也會嚴重干擾魔法迴路的運作,在設置魔法結界的時候完全不會用到那種金屬。」夏羽搖頭說。
 
  「所以不是踩到陷阱嗎?我還以為那是最有可能的情況。」張定緯沉吟著說。
 
  「那個陷阱有大半是宙鋼,無法跟魔法結界共存。我也贊同夏羽的意見,應該是某些我們沒有察覺到的物品。」秦樓月說。
 
  「更進一步得來講,如果踩到陷阱就會被傳送到雪原,那麼也就沒有必要設置那些自動聚合的鋼板機關與下方尖刺,多此一舉。」夏羽說。
 
  張定緯不再反駁,以此為契機,眾人開始觀察四周。
 
  片刻,夏羽打了一個手勢比向一棵針葉樹。
 
  中段位置的樹皮整圈都往內凹折,正是被軟鞭緊緊捆住的痕跡。
 
  「村子的位置在那邊……光韜教授的軟鞭長度約是十尺,倉促出手的話,應該會在那邊吧。」秦樓月轉頭估算距離,隨口說:「定緯,麻煩了。」
 
  「瞭解。」張定緯立刻從懷中取出三顆鋼珠,以獨門手法依序射出。
 
  纏繞著青綠真氣的鋼珠劃出筆直軌跡,無聲落地的同時也震開不少積雪,出現三個小坑。最遠的小坑至少有三十公尺,遠遠超過軟鞭的長度極限。
 
  「……跟在屋子的時候一樣,即使纏有氣息,無機質的物體也不會單獨觸發魔法結界的條件嗎?」秦樓月喃喃自語。
 
  夏羽難得露出凝重神色,張望片刻之後同樣揚手射出兩根銀針。
 
  明明朝向前方射去,銀針卻神乎其技地垂直插入地面。
 
  「那裡就是分界線嗎?」張定緯問。
 
  「差不多是譚光韜中招的位置,至於是不是分界線,很快就會知道了。」夏羽伸手拉起衣襬,將淡金真氣聚集在右腳,彎腰抬腿,向前橫掃。
 
  真氣頓時劃出半弧,粗暴地將及膝高度的積雪一掃而空,露出下方泥土地。
 
  話雖如此,除了泥土與些許殘雪之外,並沒有看到任何物品。
 
  李少鋒心念一動,急忙抬頭望去,然而除了積著些許白雪的樹枝之外並沒有看見任何可疑物品。
 
  「地面和樹梢都沒有,該不會埋在地底吧……樓月學姊,可以借一粒鋼珠嗎?我這次沒有帶暗器。」夏羽往後伸出右手,接過鋼珠之後順勢掂了掂,扭腰抬腿,以棒球投手的姿勢對準那個物品用力擲出。
 
  鋼珠倏然砸落地面,帶著猛烈勁道深深沒入土中。慢了一秒,四周猛然往外崩裂出好幾條數公分的裂痕,淡金色氣息迅速飄散,然而依舊沒有看見泥土與砂石以外的物品。
 
  「這樣可就有些難辦了,總不可能冒著被傳送走的風險去挖土。」張定緯用鋼刀刀尖挑起一小塊噴飛到腳邊的土塊,放到眼前仔細觀察,開口問:「樓月,有注意到什麼異狀嗎?」
 
  秦樓月卻是蹙眉望著夏羽,好幾秒才急忙回神,搖頭說:「這個……並沒有。」
 
  「時間不多,現在只能賭了。」夏羽毅然說:「我飛掠過去,就算不幸被傳送到雪原也可以在半天內趕回來。那段時間,麻煩學長姊們在這片樹林尋找小動物,至少四隻,到時候可以用來測試魔法結界的界線與缺口。」
 
  李少鋒知道承認這是沒有辦法中的辦法,用力嚥下勸阻,低聲說:「羽兒,小心點。」
 
  「當然。」夏羽說完,眼瞳隨即閃現淡金異芒,毫不猶豫地向前斜衝跳起。
 
 
 



創作回應

Ddpaul
沒事,夏羽可以滅口,你永遠可以相信神奇夏羽
2021-11-19 21:45:56
佐渡遼歌
wwwwww
2021-11-19 21:48:22
秦思
夏羽真的是版本解答
2021-11-19 22:22:34
佐渡遼歌
真的XDDD
2021-11-19 22:31:12
你艾希我吶兒
各位的想法都很危險那~
2021-11-20 01:00:35
佐渡遼歌
血氣方剛XDDDD
2021-11-20 01:13:13
Ddpaul
不是,我說的很合理,既然已經瘋了就不能再瘋,趁著現在san值低可以繼續無限問問題,因為雖然問問題San 值掉很多,但人的San 值不會低於0,所以可以在理智較低的情況連續發動技能,而且少鋒恢復很快,這樣如果還要等到少鋒精神完全恢復再問反而很虧。
2021-11-20 13:35:04
佐渡遼歌

本作的San值只是一個比喻
精神狀態的五個階級,沒有實際數值化XDD
而且精神狀態降至低落、危險會出現各種其他情況,以前也提過可能會自殘、自殺

這次也是剛好聯手制伏住,要是在發狂的時候讓他衝到雪原,那樣連夏羽都不一定追得上,到時候就.........凶多吉少
認真討論的話還是盡可能不讓要精神狀態降低XDD
2021-11-20 15:06:42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