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284.不惜一切也要保護的對象

佐渡遼歌 | 2021-11-21 20:00:03 | 巴幣 116 | 人氣 352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途中,李少鋒有從暗處看見幾位村民。對於即將舉辦的祭典,他們都從內心感到歡欣雀躍,洋溢著喜悅之情。
 
  抵達主要道路的盡頭,夏羽立刻閃入林木當中,從緩坡迂迴繞往神祠。
 
  李少鋒三人待在隱約可以看見神祠屋頂的位置,只要一爆出氣息衝突就立刻闖入,然而遲遲沒有動靜。積著雪的神祠周遭相當安靜,扣除風吹過樹梢的颯然聲響,只能夠隱約聽見不遠處戶外集會所傳來的淺淺樂聲與談話聲響。
 
  片刻,夏羽悄然退回李少鋒三人的位置,蹙眉低聲報告:「不曉得算是好消息還是壞消息,八劔謙司似乎不在神祠,只有八劔虎士郎在前庭掃雪,玲瓏則是應該在建築物裡面。」
 
  「……圈套嗎?」張定緯懷疑地說。
 
  「如果真拿八劔虎士郎當成誘餌,就算是圈套也該主動去踩。打昏綁了就帶走。」夏羽說。
 
  「至少先試著言語交涉吧。」李少鋒無奈地說。
 
  「無論是不是圈套都給得過去接觸……行吧,先嘗試問出情報。夏羽繼續提防八劔謙司,定緯和我出手綁人,少鋒幫忙警戒四周。」秦樓月迅速吩咐,無聲掣出鋼刀。
 
  夏羽三人立即停止交談,保持隊形前往神祠。
 
  虎士郎穿著白衣綠袴,手持一柄雪鏟,正在將廣場的積雪清到四周林木,見到從林木驟然現身的夏羽四人愕然停止動作,難掩訝異神色。
 
  「看見以為已經被傳送到雪原死境的旅人突然出現在自己面前,應該是很驚訝的事情吧?」夏羽微笑詢問。
 
  「……從泰造村長那邊聽說各位幾乎都沒有前往享用晚餐,平日白天也沒有在村子見到身影,還以為已經啟程繼續旅途了。」虎士郎很快就端正神色,同樣微笑以對。
 
  秦樓月半舉起手阻止想要繼續爭辯的夏羽,單刀直入地說:「我們希望能夠詳細請教關於祭典那場儀式的細節。」
 
  「……儀式?」虎士郎蹙眉反問,眼瞳當中閃過一道樺茶色異芒。
 
  「我們沒有敵意,單純希望提供協助。」李少鋒趕忙補充。
 
  對此,虎士郎眼瞳當中的異芒卻是更加熾烈,神色也籠罩上一抹冷酷。
 
  夏羽、張定緯同樣各自提氣,緩緩地將手移動到武器位置,看似準備以武力制伏。
 
  殺氣霎時瀰漫前庭。
 
  李少鋒卻不希望出現武力衝突,當下心念電轉,急忙朗聲喊:「我……我有一個妹妹!」
 
  此話一出,現場頓時出現奇妙的停滯。
 
  虎士郎露出不明所以的神情,皺眉深思。
 
  「韶涵……她的名字是李韶涵。」李少鋒深呼吸一口氣,發自內心地緩緩開口說:「只要為了她,無論什麼事情都在所不惜,賭上性命也好、犧牲日常也罷,無論什麼事情都會去做。我願意為了保護她付出一切。」
 
  「聽起來,那位韶涵小姐似乎不在你的身旁呢?」虎士郎低聲問。
 
  「是的,她在十年前失蹤了。那是我的錯,當時那種撕裂身體的痛楚至今依然清晰,每當夜深人靜的時候就會想起來……不過我會找到她,無論如何絕對會找到韶涵。」李少鋒堅定地說。
 
  虎士郎露出動搖神色,握緊雪鏟陷入沉默。
 
  「虎士郎,你應該……也有這樣不惜一切也要保護的對象吧。我們保證絕對不會傷害玲瓏,也不會傷害任何人,只是單純希望得知關於那場儀式的情報,這件事情對我們有很重大的意義……你也想要阻止那場儀式吧?」李少鋒說。
 
  這是一個賭注。
 
  明確坦承己方目的。
 
  如果虎士郎其實贊成儀式繼續舉行,那麼這場交涉就再也沒有轉圜餘地了,只剩下武力衝突一途。李少鋒筆直凝視著虎士郎,希望自己當時利用神賜能力感同身受的情緒是正確的。
 
  秦樓月、張定緯都保持著隨時可以出手的姿勢嚴陣以待,反倒是夏羽卻突然轉頭望向身後,蹙眉環顧四周。
 
  片刻,虎士郎才再繼續問:「知道之後……你們又打算做什麼?又可以做什麼?」
 
  「我們可以提供協助。」李少鋒正色說。
 
  「……根據古老的傳言,有些人會突然憑空出現,沒有任何徵兆。他們大多穿戴著異國服飾,擁有著特殊知識,並且配戴武器,被稱為是『異邦人』……正是指各位吧。」虎士郎突然詢問。
 
  「是的。」李少鋒乾脆承認。
 
  「同樣根據古老的傳言,異邦人的出現總是伴隨著災禍,一旦見到就必須當場格殺。」虎士郎淡然補充。
 
  李少鋒急忙伸手阻止殺氣再度高漲的夏羽,肅然等待回答。
 
  虎士郎沉默片刻,露出一個毅然神色,擺手說:「災禍的定義總是因人而異,幸福也是如此……父親大人前去找村長的泰造大人討論祭典事宜,短時間內不會回來,請各位入內詳談。」
 
  「在這種時候嗎?」張定緯問。
 
  「正是因為這種時候。睽違十年的祭典,有許多事情需要處理。」虎士郎說。
 
  很多事情的意思是……所以神主和村長正在商量著要怎麼把玲瓏的頭砍掉嗎?李少鋒強壓下反胃情緒,開口說:「謝謝。」
 
  「定緯,麻煩你在外面放哨。」秦樓月吩咐。
 
  張定緯微微頷首,斂氣往石階梯走去。
 
  「我說過父親大人不會那麼快回來,不過如果各位依然不放心的話……剩下的三位,這邊請。」虎士郎擺手示意,領著三人踩上通往神祠的台階。
 
  神祠內堂異常寧靜,氣溫極低。
 
  從天花板垂落的數十道白色簾幕被不曉得從何處吹入的微風帶起,窺見後方一尊擺放在黃金台座的神像。
 
  乍看之下完全不像是存在於地球任何一種生物,高度約兩公尺,有著佈滿突起物的巨大肉瘤頭部、覆蓋著外骨骼的甲殼類身軀、一對有著薄膜的翅膀、數對昆蟲般的節肢手腳以及末端帶著鉤刺的柔軟狹長尾部。
 
  由於雕像表面鍍著金箔,無法分辨那種外星種族原本的膚色。李少鋒看著那個表面佈滿突起物、網巢與細小觸手卻沒有任何五官的肉瘤頭部,暗忖倘若是活物確實光看就會大幅影響精神狀態,接著忽然很想知道村子的村民是否會在看見這尊神像之後感到精神方面的不適,抑或是會感到敬畏與崇拜之情。
 
  「果然信仰著米‧戈啊……」秦樓月喃喃自語。
 
  「如此一來,定點傳送裝置的魔法技術就說得通了。放眼外星文明的高深科技技術,米‧戈也是排行頂端的種族。」夏羽說。
 
  「──那是神明大人。」虎士郎注意到秦樓月等人的視線,輕聲解釋。
 
  「模樣與我們相差甚遠呢。」夏羽刻意裝傻地問。
 
  「神明大人並非凡人,這是理所當然的事情。」虎士郎淡然說。
 
  「所以擔任巫女的玲瓏能夠聽見神明大人的聲音嗎?」夏羽再度詢問。
 
  「……玲瓏並未侍奉著這尊神明。」虎士郎皺眉瞥了夏羽一眼,繼續走向深處的房間。
 
  所以使用刪除法,難道玲瓏侍奉著「步行的死亡」伊塔庫亞嗎?但是如果其他村民都信仰著米‧戈,又為何會對身為伊塔庫亞巫女的玲瓏抱持如此高度的崇敬與畏懼?李少鋒理不出一個頭緒,默默跟在後面。
 
  神祠內部比外面看到的更加寬敞,穿過幾間門扉敞開的房間,眼前豁然開朗,來到一個有著小湖、石景與鋪石小徑的庭院。庭院四周圍著半開放式的迴廊,氣氛深幽靜謐,且不知為何,只有此處沒有任何殘雪,彷彿春天唯獨降臨此處。
 
  虎士郎領著秦樓月三人來到走廊盡頭的一間和室。
 
  「各位請坐。」虎士郎從壁櫥取出人數份的坐墊,擺放在地板。
 
  秦樓月優雅地端正坐下,李少鋒、夏羽卻是分別站在她的後方兩側,束手站立。
 
  拉門敞開的緣故,美好如畫的庭院景緻一覽無疑。
 
  「──羽兒,先把東西還回去。」李少鋒開口說。
 
  「咦?但是……」夏羽不情願地說。
 
  「還回去。」李少鋒堅持說。
 
  「好啦。」夏羽無奈從懷中取出米‧戈的心鱗,放到桌面,低聲說:「我在屋子後面撿到的。」
 
  「非常感謝。」虎士郎將心鱗收入懷中,沒有追究那個顯而易見的說詞。
 
  「那麼時間不多,希望說明關於那場儀式的始末。」秦樓月說。
 
  「方才提過父親大人前往村長處,除了進行祭典的準備,另一方面也是為了監視,因此各位不用過於擔憂時間。日落之前,我會帶著玲瓏離開神祠,在那之前,父親大人都不會回來吧。」虎士郎說。
 
  「監視?」李少鋒疑惑地問。
 
  「今年負責履行白羽職務的村民正是藤原靜子。各位來訪的時機相當不湊巧,夏羽小姐與秦樓月小姐都是女性,即使年紀稍長,依然勉強符合接受儀式的條件,因此藤原大人強烈表示讓兩位作為白羽候補。」虎士郎說。
 
  「你們居然想要拿樓月學姊或我的身體去嫁接在那顆頭下面嗎?真是令人不敢恭維啊。」夏羽冷哼說。
 
  「……各位真的知道那場儀式的細節啊。」虎士郎難掩訝異地說。
 
  這麼說起來,在參加遊戲第一晚出手偷襲夏羽的人就是藤原泰造吧,當時己方在藤原靜子的誘導之下是三組玩家當中最後到達屋舍的,正好給了他事前潛伏的時間。李少鋒剛想完就搖頭否認後半段的猜測,認為靜子妹妹應該不知情。
 
  緊接著,李少鋒猛然意識到如果參加玩家全員都是男性,又或者當中沒有十五、六歲的少女,說不定在第一晚就會受到更加猛烈的攻擊,首次意識到連這種因素都會影響到住民們的反應,對於克蘇魯遊戲又有更深一層的認識。
 
  「這樣的行為難道沒有違反村子的規矩嗎?」秦樓月冷靜提問。
 
  「正是如此,至今以來都是讓村內女童擔任此項重任,沒有理由突然改變,偏偏又剛好輪到自己的孫女,令這項提議受到耆老們反對,擔心會出現差錯,導致災厄降臨。父親大人也站在反對立場。」虎士郎說。
 
  「實現的機率大嗎?」秦樓月追問。
 
  「微乎其微,然而藤原大人依然有一定的影響力,否則各位在進入村子的第一晚就會喪命於那片死亡大地了。」虎士郎說。
 
  「我們可是毫髮無傷地從那片雪原回來了。要是你們真的出手偷襲,會不會被反殺還不一定呢?」夏羽笑著說。
 
  李少鋒對於這種充滿挑釁意味的回應不禁皺眉,然而心底也知道展現己方實力相當重要,交涉時候由自己扮演好人,夏羽扮演壞人,秦樓月則是負責最後的談判環節。在這樣的職責分配之下,夏羽擺出如此態度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儘管如此,李少鋒在內心某處依然感到焦躁,片刻才突然想到或許是對於自己將韶涵的事情當成籌碼、拿來交涉有關。
 
  虎士郎的表情沒有改變,淡然問:「各位最終不也中招了嗎?」
 
  「既然你自己提到了,是否願意趁現在說明那個將我們瞬間傳送到雪原的魔法究竟是怎麼回事?」夏羽問。
 
  「魔法嗎……我們並不使用那個名稱,而是稱為術法與術式。」虎士郎說。
 
  「所以是怎麼回事?」夏羽追問。
 
  「為何想要知道這點?」虎士郎反問。
 
  「既然我們現在姑且是合作關係,隨時要提防被隨時傳送到你口中的那片死亡大地也說不過去吧。」夏羽說。
 
  「不用擔心這個問題。」虎士郎說。
 
  「請說出坦白這點,否則對話就到此為止吧。」秦樓月淡然說。
 
  「……我說的是實話,各位已經離開村子接近兩天時間,只要不食用村子的食物就不會成為術法的目標。」虎士郎妥協地說。
 
  居然是食物嗎!無關敲門聲與分界線?李少鋒難掩詫異神色,同時理解到為何萊昂涅爾打從第一晚在村長家就完全不碰任何食物,然而闖過鳥居之後,己方五人都吃過夏羽從村子帶來的食物,難道又再次成為目標了?
 
  李少鋒轉念一想,很快就否決了這個猜測。
 
  畢竟實際只有譚光韜一人被傳送離開,繼續將時間點拉遠,總算想到更早之前待在雪原廢墟小屋的時候,瞭望塔成員拿自行攜帶的巧克力棒、雜糧棒充飢,克蘇魯研究會的譚家師徒卻是拿村子取來的肉乾充飢。
 
  這點大概就是關鍵。不可能全部的食物都有問題,否則就是村民會先遭殃了,自然是村長家的食物有更高機率被做手腳。
 
  夏羽蹙眉思索,卻也像是無法徹底理解魔法結界的運作法則。
 
  「那麼互相試探就到此為止吧。」虎士郎以平靜的語調開始敘述:「要說明秩歸祭與那場儀式的真相,必須先提起一個村民們口耳相傳、據說發生在千百年前的古老故事──」
 
 
 
 



創作回應

Ddpaul
魔法靠換身體維持,那有魔法的肉也是割人家的肉的吧
2021-11-21 22:50:37
佐渡遼歌

這點就請期待更新XDD
這方面會有解釋的XD
2021-11-21 22:52:32
你艾希我吶兒
人肉好吃ㄇ(X
2021-11-22 00:27:35
佐渡遼歌
虎士郎講得很含蓄,還沒有確定是人肉啦XDD
2021-11-22 09:50:08
Darkwolf
雪原裡有溫迪戈,村民會去打獵,嗯......
2021-11-22 12:35:12
佐渡遼歌
還請期待之後章節的討論XDD
2021-11-22 12:39:09
weiting
虎士郎露出動搖神色,握緊雪鏟陷入沉默。
2022-01-12 20:40:16
佐渡遼歌
感謝抓蟲!!立即修改!!
2022-01-12 21:07:44
weiting
已知情報一:同行隊員須有一位19歲以下修為至少塵閃以上女性
2022-01-12 20:53:14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