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287.我必須幫她

佐渡遼歌 | 2021-11-24 20:00:03 | 巴幣 1208 | 人氣 415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所以為了這座村子的百多位村民,就應該犧牲作為今年擔任白羽的藤原靜子以及不曉得究竟受苦了幾百幾千年的玲瓏嗎?這樣單純的人數計算是正確的做法嗎?
 
  李少鋒不禁轉頭看向保持沉默的秦樓月,然而尚未開口就被夏羽先發制人。
 
  「在此聲明清楚,我不會放任你去做傻事喔。」夏羽威脅地說。
 
  「……只要有妳的協助,風險會大幅降低。」李少鋒說。
 
  「降低又如何?保護學長的生命安全是最優先事項。蒼瓖城玉閣祭的時候如此,現在這場『神眠村』的時候也是如此……既然安靜等到祭典結束就有機會破關,我可不會同意協助八劔虎士郎那種高風險又無法確保成果的作法。」夏羽正色說。
 
  「妳的任務是擔任『受到啟發之人』的紀錄者吧?」李少鋒問。
 
  「……確實是這樣沒錯,所以呢?」夏羽蹙眉問。
 
  「既然如此,妳的最優先事項是『待在我的身旁,紀錄我所做出的各種事情』才對,而不是保護我的生命安全。」李少鋒說。
 
  「這是詭辯,只要死掉就什麼都沒有了。」夏羽說。
 
  「如果我會怕死,早就選擇將右手無名指剁掉,隱瞞玩家的身分繼續過著普通的生活了,才不會整天累得半死不活的習武練氣、學習克蘇魯遊戲的知識,現在也不會待在這個幾乎要被雪淹沒的村落了。」李少鋒舉起右手展示著玩家戒指,正色說。
 
  「這個……」夏羽一時語塞,片刻才搖頭說:「學長說得有道理,但是一碼歸一碼,不怕死和去送死是兩回事。如果為了瞭望塔的夥伴冒險還有討論餘地,偏偏現在打算去救遊戲裡面的住民?」
 
  「拯救遊戲住民也有可能是破關條件。」李少鋒說。
 
  「那點缺乏實際證據,唯一向我們提出委託的只有八劔虎士郎,偏偏內容模糊不清,可以做各種解釋,就我看來比起委託更接近一個心願。」夏羽說。
 
  「遊戲住民提出的委託也不一定很明顯吧?」李少鋒轉頭問。
 
  「這個……建議等級低的遊戲比較會有明確表示,以『黃金蜂蜜酒』為例,住民會親口說明『希望幫忙尋找父親生前藏起來的美酒』,不過嚴格講起來,只要心領神會即可,以『奴隸與紅寶石』為例,那是一場『護送數位遊戲居民逃離月獸追捕』的高難度遊戲,不過已經證實只要暗中守護,全程完全沒有和遊戲住民進行接觸依然可以順利破關。」張定緯開口說明。
 
  「所以委託的範圍其實很廣。」李少鋒說。
 
  「克蘇魯遊戲一直在人類歷史的陰影處活躍,不過我們對於遊戲依然所知甚少,到處都是未解謎團,關於遊戲的破關條件也是無數玩家經驗累積下來的結果……少鋒你前一陣子發現的『詭譎叫聲』第二個破關條件也令玩家們理解到那場遊戲的破關條件其實是『讓宇宙船順利航行』,為了達成那點就必須『什麼也不做』,而非『單純等待三天三夜』。」張定緯說。
 
  「話題扯遠了。」夏羽插話說。
 
  「釐清關於委託的細節也很重要。」李少鋒說。
 
  「那樣只是在浪費時間……學長,玲瓏是玲瓏,不是李韶涵。」夏羽無可奈何地說。
 
  李少鋒忍不住咬緊牙關,刻意不去看秦樓月、張定緯,因為不用看也知道他們會擺出何種表情,內心某處也知道自己的要求不合情理,儘管如此,基於某種尚未釐清的情緒卻不願意退讓。
 
  「我、我知道她們不一樣,但是……我必須幫她。」李少鋒低聲說。
 
  「不要逼我現在就把你打昏喔。」夏羽難掩煩躁地說。
 
  這個時候,一直保持沉默的秦樓月突然輕咳兩聲,開口說:「大家差不多都表達完意見了。我認為應該協助八劔虎士郎,這樣就是兩票對兩票了。」
 
  聞言,張定緯和夏羽頓時愣住,幾乎同時喊出「為什麼?」、「樓月,妳是認真的嗎?」的疑問。
 
  「首先讓我們做一個假設。如果破關條件是『等待』……也就是『祭典的順利進行』會發生什麼事情?」秦樓月平靜地問。
 
  「就是現在這樣呀。我們克服了重重難關闖過溫迪戈的大群和那座超大型鳥居,順利從雪原返回村子,接下來只要避開神主和村長的耳目,靜靜等待祭典舉辦完畢即可。」夏羽回答說。
 
  「那麼如果破關條件是『委託』呢?協助虎士郎的逃脫計畫、妨礙儀式、破壞祭典都可以包含在這項條件裡面,又會發生什麼事情?」秦樓月又問。
 
  「那樣的破關條件太雜又太含糊了,就算是初次參加遊戲的我也知道不可能達成。」夏羽搖頭說。
 
  「樓月,妳想要說什麼?」張定緯乾脆地問。
 
  「我認為這場遊戲的破關條件並沒有那麼簡單,不只是單單『等待』祭典結束。」秦樓月說。
 
  「……希望詳細說明。」夏羽蹙眉說。
 
  「我們固然在這場遊戲遇到了相當險峻的情況,運氣不好很有可能直接被傳送到溫迪戈的群體當中戰鬥到力竭身亡,然而如果有精通魔法結界的魔法師一同參與就有機會避免那樣的發展。萊昂涅爾在第一天晚上就注意到了食物有被動手腳,假設他立刻給予暗示,或許從頭到尾都不會有玩家被傳送出去。」秦樓月解釋說。
 
  「樓月學姊覺得這場『神眠村』的難度沒有到Lv.50的程度嗎?」夏羽問。
 
  「如果夏羽剛才的假設正確,會被傳送到雪原的何處連八劔謙司自己都無法確定,要是一個不好出現在溫迪戈群體的正中央或王國廢墟的某處陡峭溝壑,幾乎是當場斃命……不少建議難度高的遊戲都有很重的運氣成分。」張定緯說。
 
  「是呀,而且既然這座村子的各種技術都源自於日昂國,說不定王國廢墟到處都是宙鋼製成的陷阱,踩到不死也重傷。」夏羽說。
 
  「不是的,你們剛才的討論都著重在『破關條件』,卻沒有思考到『破關以後的已知情報』。」秦樓月說。
 
  「譚家師徒!」李少鋒恍然大悟地喊。
 
  「是的,根據光韜教授的情報,我們可以知道少數幾位成功破關回去的玩家都發瘋了。」秦樓月正色說。
 
  張定緯和夏羽怔然陷入沉默,低頭思索。
 
  「海端派的歷屆門人有大半沒有從這場『神眠村』回去,然而反過來講,順利回去的那幾位都落得神智失常的下場,而且並非暫時性,而是永遠不會恢復的詛咒狀態,考慮到目前遭遇的事情──國家規模的遼闊廢墟、溫迪戈的大群、超大型鳥居的魔法結界與那個屍體層層堆疊成山的駭人景色,每樣皆是會影響精神狀態的事物,卻都沒有到那種程度。」秦樓月繼續平靜地說。
 
  「換言之,理當還有一個『比上述那些事物更加嚴重削弱精神狀態的事物』尚未出現嗎?」李少鋒接續說出結論,對於話題走向有利於自己感到安心的同時也不由得感到一陣竄過脊背的冷顫。
 
  「因此基於『等待祭典結束』的反面,我認為必須選擇較為困難的做法,也就是協助八劔虎士郎。」秦樓月說。
 
  「我當時不在場。保險起見再次確認,海端派的情報是什麼?」張定緯問。
 
  「他們參加過五場『神眠村』,其中有兩次順利破關,然而返回地球的三位門人都發瘋發狂了。其中一位是光韜教授的爺爺。」李少鋒回答說。
 
  「兩次而已,很有可能是偶然。」張定緯說。
 
  「海端派是台灣久負盛名的門派,定緯哥,你以前也聽母親提過不少關於他們的逸事。有些武術家取笑他們是專門製作解毒藥的隊伍,單純因為根據地位於台東,平時不太與台灣的其他隊伍交流,實力絕對是有的……如果破關條件真是『等待祭典結束』,不應該得到三次全滅、兩次失敗的慘烈結果。」秦樓月正色說。
 
  「這個……」張定緯沒有接續話題,神情也像是同意了這個說法。
 
  見狀,李少鋒立刻將視線轉向深思沉默的夏羽。
 
  夏羽幾乎在同一時間蹙眉看回去,咬緊銀牙好一會兒才攤手嘆息:「樓月學姊說得有道理,這場遊戲應該沒有那麼簡單就結束,然而也不代表學長你是對的。破關條件依然有待確認。」
 
  「看來得到共識了。時間不多,我們接下來就協助八劔虎士郎破壞這場祭典吧。」秦樓月勾起嘴角,這麼說。
 
 
 




創作回應

你艾希我吶兒
英雄光環開啟 我要成為妹控王!
過關條件嘛..我猜是解放巫女妹子悲慘的命運,讓她轉化完全體
2021-11-25 00:06:05
青草
總覺得夏羽這個銀鑰的記錄者當得有點不稱職

真正的記錄者不應干預被記錄對象的想法或行動,就只是單純記錄,就像新聞記者或者生物記錄片拍攝者那般,不預設立場,才是真正的記錄者

可現在夏羽給我的感覺是太保護李少鋒了,簡直想代替李少鋒歷練遊戲和人生,這樣,即使是受到啟發的人也不見得能成長為能征服黎明的人呢
2021-11-25 01:24:23
Ddpaul
要不然就是另有陰謀,或許是拿他來召喚尤格大人
2021-11-25 06:50:28
露米諾斯 Luminous
有可能,見到偉大存在可以讓精神極強,並得到大量氣息
然而,這個稱號令人匪夷所思,「受到啟發」很難不想到「知識」
我想銀鑰其實知道少鋒看到了什麼

新聞記者什麼時後不預設立場了(
2021-11-25 20:47:57
weiting
考慮到儀式不會給外人看到 因此看到接頭而降SAN這個條件可以排除 後來的某個事件影響才是關鍵
2022-01-12 21:55:39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