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289.歪斜

佐渡遼歌 | 2021-11-26 20:00:08 | 巴幣 1112 | 人氣 413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樓月!」張定緯神色大變地衝上前,雙手攬住肩膀。
 
  「沒、沒大礙……大部分的侵體真氣都化散掉了,然而那個有如砂土壓過來的勁道頗為棘手,我的氣息不夠多,還是受了點內傷。」秦樓月用手背擦去嘴角血跡,正色說。
 
  「需要幫忙調理嗎?」張定緯依然不放心地問。
 
  「正事要緊。」秦樓月搖頭說。
 
  在秦張兩人互相交談的時候,夏李兩人也吵得不可開交。
 
  「學長!剛才幹嘛硬撼!不會閃啊!」夏羽立刻扭頭開罵。
 
  「那種情況不能退吧,感覺所有後路都被氣息封死了,一旦撤退就會受到更猛烈的追擊。」李少鋒無奈反駁。
 
  「……確實因為驟然反攻令八劔謙司露出短暫破綻,然而下次不要這樣賭命了。學長你的護體真氣夠厚,絕對可以正面硬接大部分的攻擊。」夏羽說。
 
  「然後呢?」李少鋒問。
 
  「然後我就會過來解圍了呀。」夏羽理所當然地說。
 
  那樣根本不是解決之道吧。李少鋒搖頭問:「為什麼不去掩護玲瓏?」
 
  「我不會道歉喔。無論重複幾次剛才的情況都會先去保護學長,這是最首要的優先事項。」夏羽堅持說。
 
  「就算很有可能因此錯失破關機會,必須留在這裡生活一輩子?」李少鋒忍不住問。
 
  「無論如何,我都會先保護學長。」夏羽毫不退讓地重複說。
 
  「妳……」李少鋒咬牙忍住嘆息,轉而問:「樓月學姊,身體還好吧?」
 
  「就是點內傷。」秦樓月端正神色地說:「現在是最糟糕的發展,我們這邊的計畫已經暴露給村民們知道,關鍵的玲瓏和藤原靜子都在對方手上,隨時有可能舉行儀式。」
 
  「只能快攻偷襲了。趁著八劔謙司等人尚未準備好的空檔,還有些許機會。」夏羽立刻提議。
 
  「無論如何都必須知道舉辦儀式的場所……依照少鋒看見的畫面,很有可能是在村子某處的地下室,幸好當時虎士郎也在場。」秦樓月說。
 
  「瞭解。」夏羽立刻閃身移動到虎士郎身旁,半蹲揪住衣領,毫不客氣地甩了兩巴掌。
 
  虎士郎發出悶哼,悠悠轉醒後很快就理解現況,著急地喊:「玲、玲瓏呢!」
 
  「已經被八劔謙司帶走了。」夏羽乾脆地說。
 
  聞言,虎士郎急忙就要起身,卻立刻被夏羽纏繞著真氣的一腳踹回角落,狼狽地爬不起身。方才被砍傷的雙手無力垂落兩側,微微滲血,似乎短時間內連抬起都有些困難。
 
  「先回答一個問題,舉辦儀式的場所在哪裡?怎麼進去?」夏羽單腳踩住虎士郎的肩膀,厲聲質問。
 
  「……藤原大人宅邸的後方倉庫,擺、擺放著農具那間。最深處的木櫃推開有道暗門可以通往最終儀式的專用房間。」虎士郎低聲說。
 
  「只有那條路嗎?沒有通往其他處的地道或暗門?」李少鋒問。
 
  「是的。」虎士郎說完就要起身,卻又被踩回牆面。
 
  「別急著起來,還有第二個問題。你們究竟為了什麼才持續保護著巫女、延續她的性命?」夏羽嚴肅地問。
 
  虎士郎的神情一凜,沒有回答。
 
  「村民幾乎都沒有習武,然而光憑神官的武藝,大可直接動武驅除闖入結界的落單溫迪戈,不如說,你們至今為止都是這麼做的吧,沒有必要為了許久才出現一次的旅人特地保留巫女的血肉當成魔法結界的觸發媒介。」夏羽加重踩踏的力道,冷然逼問:「快說。」
 
  「……我已經說過了,這是前人的傳統。神明大人在離去之際曾有過吩咐,百姓當中可能出現不受瘴氣影響的特殊個體,必須給予保護。」虎士郎說。
 
  「真因為米‧戈的幾句話就毫不猶豫地奉行了千百年的時間,卻從來不曾思考過命令本身的意義嗎?真是忠貞信徒的典範呢。」夏羽露出輕蔑神色,乾脆縮腳。
 
  虎士郎順勢向前趴倒,大口喘息,急忙想要起身卻一個吃痛,側身翻倒。
 
  張定緯單膝跪在旁邊,拿起衣櫃的腰帶簡單捆住上手臂做好應急處理,沉聲說:「傷口不致命,不過對於武術家也是很嚴重的傷勢了。」
 
  虎士郎下意識地點頭致謝,咬住腰帶自行纏得更緊。
 
  見狀,張定緯也起身讓他自己處理,接著看到秦樓月使了一個眼色,跟著退出房間,來到庭院的小池旁邊稍作討論。
 
  「樓月學姊,現在趕過去那間倉庫吧。我犯下的錯誤就由我自己收拾,剛才已經摸過底了,有把握纏住八劔謙司至少半個小時,絕對會把他釘在原處。」夏羽悔恨地說。
 
  「夏羽,我們當中確實只有妳有辦法和他單打獨鬥,然而我們是一支隊伍。夏羽,妳犯的錯也是我們犯的錯,道歉就等到通關回到地球再講,現在必須所有人一起解決問題。」秦樓月淡然說。
 
  「……是的。」夏羽怔然說。
 
  「冷靜點。」李少鋒伸手壓住夏羽的頭,開口說:「如果要破壞儀式,並不一定要正面抗衡八劔謙司。」
 
  「那個藥膏。」秦樓月瞭然地說。
 
  「是的,那個止血藥膏是必需品,只要少了就無法進行儀式……這麼說起來,那個藥膏會是寒黐膏嗎?」李少鋒問。
 
  「既然這座村子的居民在遠古以前也信仰著米‧戈,擁有類似效果的藥方並不稀奇。」夏羽低聲回答,倒也沒有撥開李少鋒放在頭上的手。
 
  「那麼將那個藥膏帶回去不就行了?為什麼完全沒提?」李少鋒立刻問。
 
  「只要針對的病症稍有差異,藥物很有可能變為毒物,效果強烈的外星藥品更是如此,而且單純盜藥是一回事,如何帶回去地球又是另外一回事……我們依然不確定破關條件,總不能雙手扛著裝滿藥膏的盒子到處行動吧?」夏羽無奈反問。
 
  李少鋒當然不敢拿燕子的命去賭這個機率,然而如果順利將藥膏帶回地球,實驗沒有問題之後馬上可以著手治療內傷,不用再去冬花宮盜藥,不死心地追問:「盜出來之後先找一個地方藏著呢?」
 
  「那樣只會節外生枝。我們不可能派一個人持續顧著,如果八劔謙司親自出手搶回去也是麻煩。找到之後當場燒掉最省事。」夏羽說。
 
  李少鋒頓時語塞,不得不放棄這個念頭。
 
  「還有一個問題,根據少鋒利用能力得到的情報,當時有看到兩名戴著白色布疋的居民參與,表示有少數人依然知道那樣藥品的重要性,甚至很有可能由藤原泰造親自管理。」秦樓月說。
 
  「避開八劔謙司卻去硬撼藤原泰造似乎不是太好的選擇。」張定緯沉思說。
 
  「……越是高級的藥膏,製作方式就越為複雜,就算有存貨也理當不會太多。這方面的情報只要再去問一下就行了。」夏羽抬了抬腳,作勢就要回去房間。
 
  夏羽對夥伴以外的人意外很粗魯耶。李少鋒突然意識到這點,打從她加入瞭望塔之後就都乖乖待在地盤裡面,也沒有和其他隊伍的成員有所接觸,直到現在才見到這一面。
 
  不同於燕子學姊刻意擺出帶刺態度拒人於千里之外,也不同於自家師父覺得人際關係無所謂、不想在上面花費心思,夏羽是打心底認為用實力講話最快,真不曉得怎麼養成這種個性的。
 
  該不會銀鑰其實是地位分明的縱向社會吧?講話都靠拳頭?李少鋒暗忖心目中對於銀鑰的形象越來越偏頗,不再深想下去。
 
  「那樣確實是最快的方法,然而請注意分寸。」秦樓月無奈地說。
 
  「──不、不用麻煩了。」虎士郎單手扶著門框踏出房間,咬牙說:「各位會去救出玲瓏吧?我可以帶路。」
 
  「藥在哪裡?」夏羽立刻問。
 
  「各位要去救出玲瓏嗎?」虎士郎不肯退讓地問。
 
  夏羽忍不住握緊拳頭,卻沒有更進一步的逼迫行動,顯然也看得出來虎士郎如果沒有得到肯定答案,絕對不會鬆口。
 
  「方才的協議被打斷,然而並未作廢。我們會提供協助。」秦樓月說。
 
  虎士郎露出鬆了一口氣的神情,卻沒有立刻回應,肅然看向李少鋒。
 
  李少鋒知道樓月學姊刻意使用「提供協助」這樣曖昧的說法,然而頂著虎士郎幾乎是抓著最後一根稻草的求助視線,心一橫地開口保證:「如同樓月學姊說的,我們會提供協助……我們會拯救玲瓏。」
 
  「儀式使用的藥膏是神明大人流傳下來的秘藥,製作方式與藏放場所只有歷屆村長知曉,口耳相傳,沒有留下任何紀錄。」虎士郎停頓片刻,補充說:「但是我自從十年前的祭典就瞞著父親大人仔細搜尋過村子每一個角落,最後找到兩個可能的藏放場所。」
 
  「可能是什麼意思?」夏羽問。
 
  「藤原大人的修為精深且心思縝密,很有可能會察覺到他人嘗試開啟的痕跡,我不敢貿然確認。」虎士郎說。
 
  「你確定嗎?」秦樓月問。
 
  「是的,除了那兩處場所以外都找遍了。」虎士郎說。
 
  「請問分別位於何處?」秦樓月追問。
 
  「村外樹林有一間石板小屋,原本作為村民徹夜監視詛咒者是否入侵村子之用,現已廢棄。床鋪下方有一個暗櫃,放置著專門應付詛咒者的武器、物品,只有神官和村長知道。」虎士郎說。
 
  「我們才從那間獵人小屋回來,機率很低。」張定緯搖頭說。
 
  「另外一處是位於西方樹林邊界的廢棄陷阱。巡視、重新設置陷阱是獵師的工作,唯獨那處荒廢了數年之久。某次我更是意外在深夜見到藤原大人前往那處陷阱。」虎士郎立刻說。
 
  雖然不曉得虎士郎的輕身功夫如何,然而只要藤原泰造的修為不比八劔謙司差,很難相信會被人遠遠吊著沒發現。李少鋒的內心閃過一絲不安,對於能否實現「拯救玲瓏」的承諾也蒙上陰影。
 
  「距離日落沒剩下多少時間。如果藥品真放在廢棄陷阱,也應該已經移到地下室的房間了。」張定緯說。
 
  「難道不會直接收藏在地下室嗎?」夏羽問。
 
  「根據規矩,祭典時期以外,任何人都不能進入那個神聖場所。」虎士郎搖頭說。
 
  「少鋒,請散出感知真氣,範圍是整座村子。」秦樓月吩咐。
 
  李少鋒立即聽命,閉上眼睛讓知覺隨著往四面八方擴散的真氣飛快延伸,除了己方四人近在身旁的真氣源,範圍內只感應到八劔謙司一個顯眼的真氣源,隨即收斂,報告說:「八劔謙司就在那個位置。我們站得太密,不好推測實際的距離。」
 
  「那裡就是倉庫的方向。」虎士郎說。
 
  「立刻行動吧。分成兩組,我和定緯會想辦法引開八劔謙司;夏羽和少鋒,你們負責潛入地下室,第一目標是救出玲瓏,第二目標是破壞藥膏,端視現場情況臨機應變。」秦樓月當機立斷地說。
 
  「瞭解。」夏羽點頭說。
 
  「即使八劔謙司被引開了,地下室是單向通行的密閉空間,一旦受到圍攻,無論武藝多高都難以脫身,千萬不可大意。」秦樓月嚴肅叮嚀。
 
  「我們知道。」李少鋒說。
 
  「……等等,我也去。」虎士郎說完就要踏出迴廊,然而才剛踏步就身子一歪,急忙撐住梁柱的時候又令手臂傷口再度迸裂滲血。
 
  「剛才說過你的傷勢無法戰鬥了。」張定緯說。
 
  「我在那個時候沒有拯救柚葉,這十年來的每一天都在後悔,這次……這次無論如何都會拯救玲瓏。那是我不惜一切也要保護的人。」虎士郎咬牙忍住疼痛,毅然說。
 
  「無所謂吧,跟過來或許可以當幾秒的肉盾,死了也是本意。」夏羽聳肩說。
 
  「羽兒!」李少鋒忍不住低喊了一聲。
 
  「他要跟過來就要有喪命的覺悟。」夏羽冷然說。
 
  「我說過了會不惜一切,當然不會吝惜自己的性命……然而若是演變成那樣的情況,玲瓏就拜託各位了。」虎士郎認真地說。
 
  對此,李少鋒等人都無法給予回應,
 
  眨眼的短暫時間,只有寒冽的風聲蕭蕭颳過庭院。
 
  「你不能跟來。」秦樓月突然開口說。
 
  「我說了已經有所覺悟。」虎士郎咬牙說。
 
  「有件事情只有你才能夠辦到,希望前往戶外集會所,告知村民祭典因故中止……不講理由也行,讓他們全員都待在家中,否則若是像前幾天那樣被包圍住,我們這邊也是處處掣肘。那樣更能夠順利救出玲瓏。」秦樓月說。
 
  「……我知道了。」虎士郎接受地說。
 
  「無論告知的結果如何,請你直接前往那處可能藏放著藥膏的廢棄陷阱,毀棄掉藥膏以防萬一。」秦樓月繼續說。
 
  「但是,玲瓏──」虎士郎不死心地說。
 
  「你的狀態根本不能打,想幫忙就去做力所能及的事情吧。」夏羽冷淡地說。
 
  虎士郎捏緊拳頭,卻也不再反駁。
 
  「那麼行動吧。」秦樓月提氣讓眼瞳閃過海藍異芒,大步離開庭院。
 
 
 



創作回應

緬因吉
用魔法的時候眼睛會閃過海藍異芒~
2021-11-26 22:43:11
佐渡遼歌
雜學增加了+1
2021-11-26 23:01:39
你艾希我吶兒
那魯後斗...
粉紅頭髮的妹子也很棒呢,有這種角色登場嗎
2021-11-26 23:16:54
佐渡遼歌
粉色系的角色都是重要角色(?
還有很多人物都尚未出場,應該是有機會的
還請期待XDDD
2021-11-27 00:01:55
露米諾斯 Luminous
粉色切開都黑的(O

感覺銀鑰雖然神秘,甚至無人知道據點。但其實多少有人知道,或者有死對頭…
2021-11-27 00:03:17
佐渡遼歌
已經變成定律了XDD
粉毛都腹黑XDD

是的呢,畢竟一個組織大了久了,自然會有很多成員、衍生關係者和對頭,只是情報僅限於流通在某些特定群體當中而已......
2021-11-27 00:22:12
weiting
張定緯:「需要幫忙調理嗎?」 秦樓月:「不好意思呢♡」
2022-01-12 22:29:43
佐渡遼歌
不是什麼隱語啊wwww
2022-01-12 22:36:15
weiting
我敢肯定梁世明有玩過這個趣味遊戲XD
2022-01-12 22:39:41
佐渡遼歌
情侶間的事情就不要吹皺一池春水了XDDD
2022-01-12 23:39:40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