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畫槌錄》第三百七十二章 二小姐

草士 | 2021-10-26 19:00:04 | 巴幣 0 | 人氣 50


第三百七十二章 二小姐

顧老六放聲吼道:「四弟,二哥沒事,二哥沒事!」喊了幾聲,才想到自己道氣用盡,無法以道氣傳聲。

一旁文天義見此,率性而笑,朗聲傳道:「四弟,本座在此,誰敢找你二哥麻煩?」

下個瞬間,那黃沙翻騰之際,爆出道道振奮不已的狂熱吼聲。


 
袁昊知道張大狂一人就要趕來,正覺大喜,眼看黃少新一夥臉上都現急色,捧腹大笑道:「原來黃敏、黃恒當真是你孫兒,嘿嘿,果真是家有老王八烏龜,就有龜孫子,既然咱們文幫主來了,你們臭花幫趕緊棄械投降,否則就讓你們知道花兒為何紅,哈哈,哈哈。」他只道敵寡我眾,局勢大大轉變,一陣舒心,不由和那暗中之人大開玩笑。

黃少新盛怒之下,臉頰不住抽動,雙手作爪勢,金黃道氣湧動,大步跨出,竟縱身撲到袁昊。

顧老六竟一時反應不及,叫道:「黃少新,你好不要臉!」

豈料一旁文天義早有防備,他對黃少新的理解不亞於顧老六,料定此人心氣極高,狡猾狠毒,受言語譏諷之下,必會出絕招殺人,當下衣袂飄揮,擋住黃少新去路,道:「去!」說著,一陣清風呼呼而起。

只見清風堪堪轉大,風勢彷彿受文天義控制,他衣袂朝左風就往左,衣袂朝右風就往右,衣袂轉了一圈,指到黃少新五人,那陣勁風當真不偏不宜朝五人臉面撲去。但見大風勢頭甚是急烈,沒一會兒,五人的眼睹均被大風吹得生疼,又是乾又是酸,紛紛側臉閉眼。

黃少新釋放出金黃道氣,全力施開「大鵬怒爪」,欲要震散這古怪大風,卻屢試未果,心下揣揣然,對文天義又多了幾分忌諱,想道:「叫化幫一夥人多勢眾,又視我為萬花幫頭號死敵,絕不肯放我離開,我一人之力再強,也難敵千人之手。」他急中生智,道:「文天義,你身為紅纓幫幫主,敢不敢和老夫一戰?」

文天義聞言一笑,衣袂收回,那大風頓時而止,消逝得無影無蹤。只聽他淡淡道:「一戰?黃少新,別人不識得你,或許會中你圈套,但本座對你可是瞭若指掌,你說的話十有七假,萬不能信,若是為真,必然有詐,你覺得本座會答允一戰?」

黃少新見大風停歇,悄悄鬆了口氣,向四名長老一番眉來眼去,冷然道:「你怕老夫勝過你,是不是?」心底卻沒有多少底氣,只覺這文天義功法著實詭譎無比,自己的金黃道氣竟拿他一點辦法也沒有。

文天義笑而搖頭,他如何不清楚黃少新是想以言語激他一戰?道:「黃少新,本座不吃你那一套,古人有云『勝敗乃兵家常事』,敗就敗了,勝就勝了,這些年下來,本座對這些瑣碎事兒厭煩已極,本座敗了不過是聲名有損,但你就是勝了,本座也不會放讓你離開。」

黃少新見文天義根本說理不通,心想此次大舉來犯,精心策畫奸細行動,一一處理掉執法堂眼線,本來胸有成足,以為能趁著文天義閉關未出,拿下紅纓幫,想不到其中變數太多,以致局面出乎他預想之外,一發不可收拾。如今他雖有武律道氣加持於身,自認武功已不下文天義,仍難敵紅纓幫傾眾之力。眼看滾滾黃沙愈來愈近,文天義有意無意拖延時刻,他又窘急又惱怒,口不擇言道:「文天義,你不管二小姐死活了?」

 
此話一出,文天義素來淡然的神色第一次變了,低喝道:「你說甚麼?」

黃少新冷冷一笑,道:「你果然對二小姐眷眷不忘。」

文天義看了身旁顧老六一眼,見自己這義弟面有困惑,咬咬牙,極力克制心神,沉聲道:「萍兒……二小姐她、她還活著?」話音出口,卻是微微發顫。

顧老六見文天義臉上有異,洋溢無限愛戀,不似平常平淡模樣,低聲道:「大哥,你怎麼樣?」

 
黃少新知道此次滅紅纓幫計畫無望,一夥人今日能否活著離開,全憑這位「黃家二小姐」,當下不敢打馬虎眼,道:「文天義,男子漢說一不二,你若答允放人,老夫就告訴你二小姐的下落。」

文天義身軀一震,心中躊躇不已,低頭遲遲未答,呢喃般道:「原來……原來她還……」

一旁顧老六不由罵道:「黃少新,你害了我幫內多少弟兄,罪當萬死,別以為咱們會放你離開,否則的話,咱們哪來無顏見那些死去的弟兄?」

黃少新突然嘿然一笑,平靜道:「老夫就是死了,也絕不會透漏二小姐半句消息。」言下之意就是:你文天義若肯放人,就會透漏二小姐下落。

顧老六皺了皺眉,道:「甚麼黃家二小姐,我們紅纓幫和你黃家毫無關聯。」

黃少新嘿嘿冷笑,看也不看顧老六,只盯著文天義道:「我黃家確實和你一點關係也沒有,但……哈哈哈,和你們文幫主卻是大有關係。」

文天義輕輕抽了口冷氣,臉上閃過一絲苦悶和決然,搖頭嘆息,正欲答話。數聲長嘯聲剛到。循聲一看,當是紅纓幫一夥浩浩蕩蕩趕到。

只見三長老為首四名長老、張大狂、陸象鋒等少沖境高手衝在前頭,各各滿臉血汙,流露疲態,一眾幫內弟兄遍體鱗傷,後頭更有不少人少一隻胳膊少一條腿,兀自跛腳提著兵刃,緩緩趕來。他們一見文天義,紛紛一改疲態,精神振奮,欣喜叫好。

這回萬花幫大舉來犯,盡管紅纓幫眾人始料未及,死傷慘重,然而眾人是愈戰愈勇,此時氣勢依然犀利高漲,一雙雙目光凝在黃少新五人身上,猙獰發笑,彷彿是看準獵物的猛禽般,就待文天義一聲令下,便會毫無顧忌衝上前撕裂五人。

文天義瞧著這些弟兄,知道他們臉上猙獰兒笑,實則心中悲憤無比,紅纓幫大多數都是深受萬花幫迫害之人,能夠集結一塊本是因緣際會,加上遭遇頗是相似,人人深有所感,交情一深,彼此就如情同手足。如今眾多弟兄死在萬花幫手中,他們是化悲憤為動力,就欲殺光所有來犯的萬花幫幫眾,以告眾弟兄在天之靈。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