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畫槌錄》第三百八十五章 不怕花毒

草士 | 2021-11-13 19:00:02 | 巴幣 102 | 人氣 64


第三百八十五章 不怕花毒

袁昊想了一想,覺得都爭先所言應當不假,本還想怪罪幾句,想了想也就罷了,歎了口氣道:「那老路是少沖境後期武者,我親眼見過他的本源道氣。」

都爭先愣了一愣,不禁罵了一聲,道:「他媽的,幸好他沒有認真動手,要是他出手,老子豈不真要陰溝裡翻船?」

 
饒是文天義這等見識過大風大浪之人,眼見二人對萬紅花毒絲毫不懼,逕自談天起來,不禁瞠目結舌,他細細觀察二人面目,臉色紅潤,神智清晰,確實不像是受到花毒影響的模樣,又驚又喜,問道:「二位少俠可是不受花毒影響?」

袁昊、都爭先聞話又都一愣,你看我我瞧你,眨了眨眼,均是想到「逍遙定心訣」上,若說他二人和群英樓武者有何不同,那便是修練了逍遙定心訣。

袁昊憶起那時在萬紅大宅,花香剛竄入鼻腔,他腦袋一暈,逍遙定心訣即時運轉起來,久而久之,花香的影響也就漸漸散去,當時身陷危機,他自兒沒有多加在意,此時細細想來,其中緣由,八成和逍遙定心訣脫不了關係。

確如袁昊所料,逍遙定心訣創於道家之絕學,道家精要本就有調養臟腑的效用,而萬紅夫人的群芳紅花是經她多年改良而成,其毒是以群芳爭艷產生之濃烈香氣,神不知鬼不覺侵入五臟六腑,當花毒侵入袁昊二人體內,逍遙定心訣自有感應,逕自運轉起來,花毒這才不攻自散。

眼看文天義臉上驚喜之色,袁、都二人面容一緊,實不知該如何啟齒才是,均想:「總不能說出瀛海島民的身份,該如何是好?」

文天義瞧出二人臉上神色有異,深知天下武術源自武律,各家武學自有精妙法門,不可外傳,他如此一問,豈不讓袁昊、都爭先二人為難至極?他好是愧疚,道:「二位少俠,就當本座從沒問過這話。」

都爭先心想:「文幫主如今和咱們是一夥人,但咱們身份暴露後,難保不會對咱們刀劍相向,這話還是不說為好。」有鑑於李正志的事情,他實不願再輕易道出瀛海島民的身份。

一旁袁昊卻咬咬牙,道:「文幫主,紅纓幫大夥救過晚輩性命,而幫主你認識竹爺爺,絕不會是甚麼壞人,晚輩不敢瞞著文幫主,還望幫主聽過之後,絕對要守口如瓶,萬萬不可說出去。」

都爭先大為駭然,心想瀛海島民自古四面皆敵,受到武律影響,中原武者人人皆想要他們的命,當下頭皮一陣發麻,急得連連瞪眼,可是袁昊佯裝不見,氣得他欲要跳腳,只是拼命壓下衝動,不敢在文天義面前發作。

文幫主聽聞這話,心頭又詫異又歡喜,道:「袁少俠可認識竹大人?」語態甚是恭敬。

袁昊點點頭道:「竹爺爺於我有大恩,那是還也還不清。」說著,便把他和竹雲堂、竹令謙的相識道了出口,接著又如何竹雲堂傳他泥鰍功,和霍家比武云云。

一旁的都爭先聽得心急如焚,唯恐袁昊輕易將「瀛海島民」四字說出口。

文幫主邊聽邊大罵霍家不是,又讚許袁昊小小年紀,有俠者風範,心忖:「想不到天底下竟有這般巧事,袁少俠受惠於竹大人,就和當年的我一模一樣。咱們都是不甘落魄,決心反抗霍家。」想到這裡,看向袁昊的目光,格外關懷親切,對這位小兄弟很是順眼。

只聽袁昊咕嚕一聲,嚥下一口口沫,眼珠子睜大,嘴巴微張,就欲發話。其時,都爭先搶先怒道:「不許說!」

 
袁昊看了過去,見都爭先臉上怒色,縮縮脖子,有些心虛道:「為何不可?說來文幫主還算得上是我師兄。」

但見都爭先整個人火冒三丈,氣得跺腳,惡狠狠瞪著袁昊,道:「他是你師兄,關老子屁事,你他媽敢說出一句話,老子就打爛你這張嘴。」他見袁昊還想說甚麼,冷哼道:「姓袁的,你忘了李正志的事?我和老爹當年也對他信任有加,誰想得到如今出賣咱們的,卻是當初最要好的朋友。」

袁昊聞話,臉上一僵,想到李正志為了巴結宋朝皇子,不惜出賣曾經摯交之子,引來道盟追兵,累得他們二人流亡在外,不得安寧。都爭先的前車之鑑,彷彿痛抽袁昊一巴掌,登時令他啞口無言。

文天義聽到「李正志」之名,心驚二人居然認識絕千閣柜主,彼此似乎存有怨恨,當下察覺二人氛圍不對,笑道:「二位少俠多慮,對武者而言,攸關武學精微之事,自當緘口不言,本座無意打探,還望都少俠莫要介懷。」

都爭先吁了口重氣,這才心安下來,拱手道:「多謝文幫主,文幫主對在下的恩德,在下絕不敢忘,只是此事攸關在下等人性命,在下不得不謹慎以待。」

文天義淡笑道:「理應如此。」心中則不太以為然,忖想:「對武者來說,愈是高深強大的武學,其精微之處都如至寶,雖不得隨意透漏,但說會要人性命,未免過於誇大。」

他低頭瞧著那簇明艷紅花,臉上流露一絲寂然之色,道:「這些年來,萬紅那婆娘的花毒累害不知多少武者,本座偷偷收集大宅上的紅花,數年來每日每夜伴著花毒練功,就盼有朝一日尋著對抗花毒的法子,還群豪一個自由。奈何過程並不順遂,本座兀自找不到底抗花毒的方法。」說話間,目光凝在袁昊二人身上,苦笑道:「如今,本座在二位身上看到希望,二位並不怕花毒。」

袁昊這才明白過來,暗想:「原來文幫主採來這些紅花,是想以毒攻毒,練就出不怕花毒的身子。」

只聽文天義道:「本座懇求袁少俠,可否替本座另謀解毒之法,以救我群英樓數千好漢性命,不再受毒婦頤指氣使。

袁昊吃了一驚,問道:「我……我?」

文天義道:「不錯,只有袁少俠你,才有機會救我群英樓好漢性命。」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