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畫槌錄》第三百六十九章 金色道氣

草士 | 2021-10-23 19:00:05 | 巴幣 4 | 人氣 47


第三百六十九章 金色道氣

那暗中之人笑罵一聲,道:「你個老烏龜,那姓萬的想逼我現身,害得你們二長老白白送死,他自己也沒好下場,如今你還要我現身?嘿嘿,那這回要輪到哪一個死在我錐下?」

黃少新臉上一變,遠遠望見童萬人身影,哼了一聲道:「尊駕這話未免過於囂張,卻不知尊駕刻意壓低嗓音,裝作年邁之人,是為如何?尊駕不過是少沖境境界,和老夫五人相當,誰輸誰贏,可還難說。」

那暗中之人哈哈發笑,聲音突然一變,本來含糊沙啞的聲音變得年輕不少,道:「你個老烏龜眼力倒是不錯,居然能看出我的境界。」

黃少新臉色陰沉難看,他在群英樓地位超群,從未讓人有一句沒一句「老烏龜」地罵著,心頭惱火,想道:「顧老六和袁昊已不足為懼,待你現出真身,老夫第一個就先殺你。」問道:「既然如此,還請尊駕出來一聚。」

那暗中之人道:「老烏龜,我只是說你眼力不錯,可沒答允出去見你。」說著,笑得更加快意。

黃少新大怒,道:「閣下是耍老夫不成?」

那暗中之人道:「不錯!不過也好,去!」話畢,銀光迸現,這回銀錐子自西南角激射出來。

黃少新更加惱火,他既知對方年紀不大,不肯雙手迎敵,只伸出一隻左手,一招「大鵬怒爪」,自右向左格開銀錐,哪知爪招剛和銀錐一碰,隱隱覺得左掌微麻,心下大為吃驚忖道:「這人錐上的勁道,竟有顧老六、七分掌力。」忙暗加幾分力,才格開銀錐。

忽聽那暗中之人接著喊道:「哈哈哈,來,拋磚引玉!」又是嗖的一聲,銀錐自東南角射來。他每一個射錐地點大不相同,黃少新五人根本尋不出他所在,只得被動擋招。

黃少新這回不敢疏忽,雙袖一抬,遲遲不見銀錐襲來,正困惑間,卻聽身後傳來顏烈、許堯的哀嚎聲,循聲看去,驚見二人肚腹都中了一錐,血流不止。他奔到二人身旁,但見銀錐離得丹田位置只有幾吋之餘,直挺挺崁入肉裏,絲毫不動。黃少新不敢動那兩枚銀錐,只怕一動彈,傷口加劇,登時血如泉湧,二人就要不活了。

那暗中之人道:「下一招來了,無中生有!」話剛落,待聽得暗器聲響,另外二名長老便已發出慘叫。黃少新連忙又動,見這回錐入二人左腳掌,鮮血汩汩而出,整隻鞋浸泡鮮血當中。

黃少新駭異萬分,想道:「這人發暗器毫無聲息,百發百中,我竟沒有辦法反應過來,著實不可思議。這無從防範,該如何是好?」一陣苦惱後,怒從心頭起,又想:「我堂堂萬花幫大長老,讓一個年輕晚輩耍在手掌心,成了宰割魚肉,這要是傳出來那還得了?」心緒電轉,仗開身法,右手作爪,竟朝昏厥過去的袁昊捉去。

顧老六大驚失色,他看出黃少新這爪僅用上一成功力,並非想要袁昊性命,而是對暗中之人毫無辦法,打算拿袁昊當作人質,急叫:「小兄弟!」

那暗中之人本來正自大笑,見此情狀,倒是不慌不忙,只沒好氣道:「他媽的,人都過去尋麻煩,你還想裝睡到何時?」

只聽本來毫無動靜的袁昊笑出聲來,往旁一連滾出五圈,躲過黃少新右爪,雙手撐地翻身,泥鰍功全力施開,卻非趁機溜得老遠,他順手提了長劍,居然奔回去,劈頭朝黃少新刺去。

眾人登時瞪大了雙眼,誰都沒想到袁昊的舉動,一個執者三脈的武者向著少沖境強者發起挑戰,實是從未有過的驚世駭俗之事。

黃少新同樣吃驚不小,很快沉臉冷笑,雙手化爪,喝道:「無知小兒!」

暗中之人笑罵道:「無知老兒!」

嗖嗖嗖,三枚銀錐化作道道銀光,分別射向黃少新腦袋、咽喉、丹田三處位置。這三處位置乃是人體死穴,倘若三處位置同時中錐,非死也得重傷。

黃少新見識過銀錐的厲害,不得不防,雙手撤回,飛快拍落三枚銀錐,袁昊的長劍劍鋒一指,已朝他胸口刺來。黃少新左臂內縮,向後退了半步,伸出食指中指,夾出劍鋒。另一隻右掌舉起,直朝袁昊後腦劈下。

嗖的一聲,彷彿算準時機般,一枚銀錐自斜後方射去,來得恰到即時,黃少新不得不救,右手轉向,拍落暗器,心中有些鬱悶,突覺左手背一陣疼痛,低頭看去,竟是不知不覺間中了一錐子。而袁昊早扔下長劍,溜之大吉。

袁昊笑哈哈道:「來啊,老烏龜,你要是捉得到我,我喚你一聲祖宗爺爺。」

黃少新惱火無比,右手拔下左手背銀錐,登時鮮血汩汩淌出,怒道:「老夫向武律發誓,定要將你們碎屍萬段!」

下個瞬間,只見整個天地彷彿為之一凝,眾人只覺胸口悶得難受,忽然半空中浮現一道模糊不清的輪廓,輪廓成形,似是塊長碑,碑上隱隱透出金黃色篆文,眾人對這金文石碑分明眼生,腦袋卻下意識明悟:「這是武律石碑」。

那塊武律石碑浮現全貌僅短短一瞬,彷彿通得靈性般,看了袁昊和都爭先一眼,散發無盡魄力,一股金色道氣呼之欲出,緩緩降到黃少新身上。很快石碑消逝無蹤,只留下一道悠長聲音:「準。」

黃少新沐浴在金色道氣當中,一時甚至忘了怒火,愣愣道:「那莫非是……是武律石碑?」他一生只聽人說過「武律石碑」的存在,從未親眼見過石碑出現,他從前也沒少對天立下誓言,卻從未有過石碑現身見證他的誓言,更從未見過金色道氣。此時此刻,他有些不敢置信。

霎時之間,黃少新只覺渾身上下一陣說不出的暖洋洋,五臟六腑、通體經脈彷彿得到調和滋補,氣血充盈一片,手腳輕鬆自如,那手背上創口竟也不在淌血,不知不覺已然痊癒。

忽然間,只聽那暗中之人道:「釜底抽薪!」聲音中尤是透著一股怒意。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