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畫槌錄》第三百六十五章 暗中之人

草士 | 2021-10-14 19:00:06 | 巴幣 0 | 人氣 49


第三百六十五章 暗中之人

只見這掌一出,全無剛猛勁力,安安靜靜煞是古怪,既不快也不慢,彷彿只是輕輕推出肉掌,並無什麼特別之處。

那六長老初時見顧老六莫名現身,出掌襲來,大為驚恐,連黃少新都不敢直言能勝過顧老六,他自知更無勝算,瞪了袁昊一眼,不敢多加纏鬥,倉促急退。但他一退步,這才發覺打來的掌招軟軟綿綿,似乎毫無掌力,就是普普通通伸掌出來罷了。其實自顧老六展現出少沖境中期實力,萬花幫一干長老對他提防已深,礙著各自面子,無人會表現出來。六長老倉皇一退,根本沒注意到顧老六掌上有何不對,反倒讓人瞧出他懼怕顧老六的事實。

六長老臉上陰沉,只覺讓人耍了一通,剛想發怒,心念一悟,冷冷笑想:「這就是了,這顧老六和大長老纏鬥至此,已是用光道氣,外強中乾罷了。」他一想到作為死對頭的紅纓幫大長老空無道氣,似個手無寸鐵的貧弱老百姓,和自己不過相距一呎,自己只需一招就能取他性命,不由大喜,當下厲聲喝道:「顧老六,你紅纓幫上下作惡多端,不服夫人號令,殺我萬花幫弟兄,將群英樓弄得烏煙瘴氣,實是罪無可赦。所幸老天有眼,如今你落到老夫手裡,也是咎由自取。」

顧老六倒也不怒,他適才出掌之際,心中實是對六長老很是不屑,武者一流素來講究江湖規矩,六長老為殺袁昊棄規矩不顧,當下他確實有心要出絕招殺手。可是他轉念又想,那暗中之人出手救助袁昊,卻不肯露面,也不知是敵還是友,如今萬花幫事情未了,不能再添亂子,是以他掌招剛動,便散盡掌勁。只見他淡淡笑道:「童萬人,你以為本座不想殺你?哈哈哈,你身為萬花幫長老,作為江湖前輩,位高權重,卻視江湖規矩為無物,傷我小兄弟性命,本來本座就是賠上性命,也該將你斃於掌下。但今日本座受恩於人,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自然該由這位恩人決定你的死活。」

童萬人聽聞這話,心中一跳,低頭瞧了那暗器一眼,但見是枚閃爍銀光的錐子,他目光四處打量,尋著那位暗中助袁昊之人,心想:「此人第一次出手,便救了此子性命,萬萬不像是要討好咱們萬花幫的意思,此人非友即敵,難不成是顧老六請來的幫手?」眉頭深鎖,戒備更深。

萬花幫一干長老同樣見著有人頓出暗器,將童萬人長劍蕩開,解了袁昊性命之憂,最初他們還略為心安,便是怕唐突殺了袁昊,會惹得黃少新有所不快,但此時此刻,所有人均是沉著老臉,神情根本不見半點喜色,自然因那暗中之人而起。要知道長劍凝勁而動,暗器是凌空射出,前者有源源不絕的道氣供給,劍刃上的威力理應絕不會弱,而後者一旦脫手出去,暗器上的威力只會逐漸銳減,而那暗中之人竟能以一枚飛錐震開劍刃,其中所蘊含的道氣威力,萬不容小覷。

袁昊熟視著童萬人,眼珠子東轉西轉,想道:「我該怎麼動手才是,這老傢伙武功比我高,又吃我一次大虧,想再尋他疏漏,實是難上加難。唉,早知道剛才那一劍我就多出點力,如此一來萬花幫就少一個老傢伙,嘿嘿。」他於迷迷糊糊間被人所救,根本聽不明白甚麼「暗中之人」,心中所思該如何報復童萬人不守約定,動用本來修為出絕招殺手。

突然之間,耳中聽得有道含糊不清的低喝傳來:「退則進,進則退,遠則攻,近則迫。」這聲一出,顧老六、萬花幫一干長老相繼抬頭,放開探視,都在尋著聲音來源。他們均認為這聲音就是那位「暗中之人」。

惟有袁昊輕輕低呼一聲,愣在原地,雙眼睜得大大的,暗道:「這……這人是誰?他……他為甚麼知道絕千劍法的要訣?」正懷疑間。

童萬人高聲道:「閣下是何人?何不出來聚上一聚,藏頭露尾,暗度陳倉,算甚麼江湖好漢?」

只聽那聲音又道:「聚……聚個屁!聽好了,退則他娘的,進得他爹的,遠則他奶奶的,近則他爺爺的。」話聲當中,似有若無透著一抹無奈和生氣。

顧老六深鎖眉宇,心中大感古怪,只覺這位暗中之人性子跳脫,前一句話還好端端的,後一句話登時變了樣,一下娘一下爹,一下奶奶一下爺爺,有失他心中對這位神祕朋友的形象。

眼看這暗中之人根本不理會自己,童萬人一陣惱火,當下放大探視範圍,突然目光電轉,定在斜後方一處岩壁,臉露冷笑,和二長老目光一碰。二長老心領神會,蹬地高高一躍,手上不知何時拿了一柄長劍,挾勁猛刺出去,道:「還敢裝神弄鬼?給老夫出來!」

只見二長老出劍快如電閃,犀利無比,那劍刃所過之處,狂風亂舞,勁風肆虐,顯是動用少沖境真功夫。霎時間,堅硬高聳的岩壁轟然坍塌,激起漫天黃沙,一時間飛沙走石,視線甚麼也見之不清。

就在一片混亂當中,只聽叮叮噹噹的聲響傳來,銀光頻閃,劍光湧動,隱隱約約間,可以見得二道黑影糾纏一塊,動作迅疾,飄忽不定,一下自右馳到左,一下又從左追到右。無數道銀光劍光殃及周遭,塵土鋪天蓋地而來。

忽然之間,其中有道黑影痛叫一聲,怒道:「你……你竟敢……不許走!給老夫回來。」這人自然是萬花幫二長老。

但聽那含糊不清的聲音笑罵道:「一下要回來,一下要出來,你這臭老兒能不能像個男人,做了決定就不要怕後悔。」

二長老更加憤怒,大聲質問道:「你究竟是甚麼人,知不知道老夫等人是誰?」

那含糊聲音嘿嘿笑了幾聲,沒有應答,倒是手上扔錐速度快了不少,銀光頻迸。

過得少時,塵土總算漸散,猛地傳來咚的好大一聲,似有甚麼東西落了下來。所有人目光循聲移去,剛往前一凝,映入眼簾卻是一道臥倒在地的身影。



萬花幫一干人見出是二長老,臉色微變,有二名長老忙奔近探看,剛翻過他身子,登時嚇得低呼一聲,但見他雙目圓睜,臉頰肌肉緊繃,滿臉不可思議之狀,眉心位置中了一錐子,錐心深深嵌入頭骨,鮮血沿著臉頰兩側流淌不止。一名長老伸手一探鼻息,已然死去。

萬花幫一干長老悲怒不已,卻聽那聲音又道:「要說多少次?退則他娘的,進得他爹的,遠則他奶奶的,近則他爺爺的。」



第一個報告已完成,還剩兩個,以及另一所研究所要用的自傳和學習計畫……我不想斷更,因為寫得很愉快,但要是真的撐不下去,該停還是得停(雖然下週三結束就解脫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