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畫槌錄》第三百七十八章 怎麼是你

草士 | 2021-11-02 19:00:02 | 巴幣 0 | 人氣 46


第三百七十八章 怎麼是你

文天義聞得這話,盯著霍飛等人良久,袖口收勢,大風一止,點頭道:「那好罷,罪魁禍首既除,今日本座就不再開殺戒,你們通通走罷!」

此話一出口,不僅萬花幫等人吃驚,連紅纓幫一夥都大為不解,一旁顧老六忙上前道:「大……幫主,真要放過這些人?」

陸象鋒也挨著道:「幫主,要是錯過這大好機會,往後要除掉萬花幫,恐怕……」

文天義淡淡而笑,如何不知二人所想,提氣喊道:「本座心意已決,霍家人和萬花幫,速速給本座離開,誰敢多留一時,下場就如黃少新!」他聲音又穩又沉,明明是對著殺害弟兄的仇敵喊話,話音卻絲毫不喜不怒,聽者無不心生嚴肅,暗暗欽佩。

萬花幫四名長老想到黃少新下場,深覺後怕,文天義要殺他們,那是再輕鬆不過,此時不知為何放他們一馬,均大大鬆了口氣,紛紛向文天義行過一禮,道:「謝過文幫主不殺之恩。」說罷,率著萬花幫眾,浩浩蕩蕩而去。

紅纓幫眾人眼巴巴看著仇敵揚長而去,有人咬牙切齒,拿岩壁出氣;有人撕開上衣,仰天怒嘯;有人心有悲怒,無處可發。

有名年輕武者忍不住滿腔怒火,奔到文天義近前,只見他眼眶通紅,似欲流淚卻強忍住,不解道:「文幫主,為何要放那群雜碎離開?弟兄們的血海深仇未了,他……他們如此豈能暝目?」

有人不滿喝道:「大膽!你竟敢質疑文幫主的決定?」

又有人回罵:「他媽的,這你意思,難不成就該讓那群狗王八蛋活著?」

那人更怒,道:「草你的,你敢讓老子的娘?」

另一人冷笑道:「老子就敢罵,你想如何。」那人怒吼一聲,奔上前去,二人扭打成一團。

眼看眾人幾乎吵成一片,欲要大動手腳,文天義朗聲道:「諸位弟兄,且聽本座一言。」紅纓幫一夥聽到這話,吵鬧聲頓歇,紛紛靜默下來,一雙雙目光都凝在文天義身上。

文天義淡笑道:「咱們都是江湖人,那些書生的道德仁義,咱們素來嗤之以鼻,但你我皆明白,一個人失去道德仁義的底線,究竟是甚麼模樣。」眾人似乎想到甚麼,轉頭盯著萬花幫眾人。

文天義接著笑道:「江湖武者的恩怨,不就是你打我我打你,今日他們來尋咱們麻煩,殺了多少弟兄,你們且好好記著,下一回……就輪到咱們和萬花幫噓寒問暖。」言語之間,乍看平靜如常,卻隱隱透著一抹殺氣。

眾人聞言,這才恍然大悟,均想:「原來文幫主並非不生氣,而是另有盤算,他老人家說要噓寒問暖,自然是要親自去萬花幫一趟。」想到此理,所有人心中熱血上湧,各各笑著滲人無比,再無人反對讓萬花幫離開。

霍飛等六人見此情況,尤其是見識到文天義的真正實力,懼怕那「御風八境掌」的威力,不敢逗留,也要跟著離開,為首六人向文天義拱手,道:「告辭。」

哪知文天義突然道:「諸位慢走。」

霍飛道:「文幫主還有何事?」目光瞧到臉色慘然的霍東,哼了一聲,神色更加冰冷,道:「那人就交由文幫主隨意處置,他不再是我霍家人。」

文天義看了看霍東,搖頭道:「本座要你們全部人通通離開,不留一人。」

霍飛眼中閃過一絲不明異光,道:「文幫主的意思是?」

文天義靜靜看著霍飛,眼睹微瞇,語氣突變,喝道:「本座若不說個明白,你霍家就想讓毒瘤繼續留在我紅纓幫?黃少新確實有幾分聰明,但以他之能,哪裡可能讓我紅纓幫損失如此多弟兄?背後必有高人指點,依本座所想,那高人,就是你們霍家。」

此言一落,就見霍飛整個人面不改色,冷冷和文天義目光相對數息,轉而冷笑,道:「這和我霍家毫無關係。」

顧老六在旁聽著,心下恍然過來,他替文天義打理紅纓幫多年,和萬花幫大小衝突不斷,早覺整件事情存有貓膩,萬花幫若有這等本事,大有無數機會攻來,何以要挑在這時動手?原來一切都是有人暗中指點,而這背後高人,極有可能就是霍家。

文天義左袖飄然又動,大風驟起,正是那「御風八境掌」引起異象,道:「你不願承認自是無妨,本座說了今日不殺人,那便是不殺,但你們的人,通通給本座帶走。」

霍飛心中雖懼「御風八境掌」,卻不願讓文天義小瞧,臉露不屑之色,笑道:「文幫主,咱們是看在竹大人的面子上,不和你為難,奉勸你莫要得寸進尺,凡事講理講證據,文幫主既將罪名指到我霍家,敢問這人是誰?」

文天義道:「讒言佞語,害人不淺,乃是小人所為,為人詬病,本座自然不屑如此,若沒有十足把握,哪敢在這胡說八道?」霍飛臉色又是微微一緊。但見文天義眼望四極,定眼一處,道:「少俠,他們討咱們要證據,還請將證據請出來。」

就聽那暗中之人笑嘻嘻道:「霍家橫行霸道,欺辱良善,自恃不凡,居然想找人討理由?這江湖果真無奇不有,善人會佯裝惡人,惡人會自認無過,嘿嘿。」

只見一道黑影出現東南方位的岩壁,仗開輕功,縱身落下,眾人見此人落地迅即,輕功不俗,瞧去面目不過是個十七、八歲左右的青年。他左肩扛著一名老者,那老者臉鼻又紅又腫,整個人被五花大綁,口中塞了塊破巾,臉上神情既頹然又可怖。眾人尚不及細看,那青年隨手一拋,將老者摔到地上,抽出他口中破巾,笑道:「你方才不是很想說話,快請快請,你機會來啦。」

顧老六看到那老者面容,不由驚得「啊」了一聲,道:「怎麼是你?」其他長老和紅纓幫一眾武者,均也詫異不已。

那老者顯是氣得不輕,渾身發抖不停,罵道:「文幫主,老夫一心向著幫派,你卻讓這惡賊如此輕慢老夫,這就是你的意思?」此人卻是消失不見蹤影的八長老,洪風立。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