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畫槌錄》第三百七十九章 揪出來

草士 | 2021-11-03 19:00:02 | 巴幣 2 | 人氣 38


第三百七十九章 揪出來

當所有人都詫異洪風立的現身,惟有袁昊眨巴眼睛瞪著那青年,似乎欣喜,轉瞬又咬牙切齒。那青年同樣瞧了過來,見袁昊模樣,如虎目般兇悍的目光緩和,露出沒心沒肺的笑容,道:「姓袁的,幾日不見,你倒是混得有聲有色。不錯,沒似上一回哭成臭鼻子,丟咱們的臉。」

袁昊聞話,忍不住罵道:「龜爺爺,姓都的,你好,你真好,當初居然丟下本少俠逃之夭夭,不愧是我輩楷模。」

眼前這青年正是消失不見得都爭先。

都爭先哈哈一笑,彷彿受人稱讚般,道:「那有甚麼辦法,對方人多勢眾,自然要趕緊扯呼,誰叫你睡得跟豬一般,活該,活該。」他見袁昊還有話要說,率先一步道:「你我那點破事,晚些再說不遲,這紅纓幫叛徒不除,那些死去的好漢便無法早早瞑目。」

袁昊左右相望,見紅纓幫、霍家人都瞧著他二人,又見三長老頹然神態,心中一憐,想道:「確實該如此。」盡管和紅纓幫一夥相處不久,卻知那些死去的武者多是難得的英雄好漢,頗覺扼腕,當下細看洪風立,只見他臉頰腫脹,鼻樑微微歪斜,鮮血流淌不停,本來頜下的細鬍只剩寥寥幾根,模樣悽慘,和印象中模樣相差甚遠,若非親耳聽見他的話音,根本看不出他本來面貌。袁昊怪問:「唉喲,你……你怎麼把八長老揍成這副德行?當真是爽……喀!姓都的,咱們今天是好人,好人要揍人得講證據呀。」

紅纓幫一夥均是哭笑不得,起初他們聽聞袁昊剛到群英樓,大長老替他跪了黃家兄弟,還心有不滿,後來找上萬花幫麻煩,大大替紅纓幫爭光,才對這小娃娃頗有好感,直到經歷適才生死關頭,彼此同舟共濟,心中對這小娃娃順眼至極,當下便無人責怪他胡說八道。

霍飛笑道:「文幫主,這位可不是貴幫八長老?莫非幫主所說叛徒,就是這名八長老?」

洪風立拼命叫喊:「幫主,幫主!老夫不是叛徒,老夫絕沒有背叛紅纓幫!」

然而文天義管也不管洪風立叫喊,朝霍飛淡笑道:「既然霍家幾位不願承認,不如咱們來打個賭,如何?」

霍飛道:「甚麼賭?」

文天義將右手霍東輕輕一抬,道:「霍家諸位想講證據,若是本座找到證據,這位和洪風立的死活,通通歸我紅纓幫處理。」

霍飛聞話,遲遲不見文天義後話,追問道:「若是幫主沒找到證據,該當如何?」

文天義哈哈笑出聲來,道:「若是找不出證據,這位霍大人自當完好奉還。」霍飛眉頭一皺,尚未答允下來。

突然之間,只見紅纓幫人群中跑出一道身影,跪在文天義面前,悲泣喊道:「文幫主,爺爺絕不會是叛徒,他老人家為幫中盡心盡力,絕無有假。還請幫主明察,千萬不要被讒言佞語所騙啊!」眾人看去,卻見這說話之人是洪風波。

文天義笑吟吟看著洪風波,似乎對他出現並不驚訝,也沒有應答。洪風波未覺古怪,只以為真誠言語打動文天義,指著袁昊,道:「文幫主,要說本幫當中有誰最為可疑,不就是此子?此子一來,萬花幫隨即而至,早知如此,咱們一開始就該解決此子,一昧行婦人之仁,果真後患無窮,可憐我幫中弟兄,因此累禍而死。」說到後來,聲淚俱下,彷彿當真對那些死去弟兄深感痛心,紅纓幫不少人為之動容,隱隱有些騷動。

袁昊心中一怒,正欲譏諷反駁,哪知都爭先卻朝他眨眨眼,又搖搖頭,示意他莫要輕舉妄動。

只見文天義又沉吟一聲,突然轉笑,道:「你這話確實不錯,洪風立盡心盡力,絕無有假,這點幫中上上下下均能證實。只可惜,本座只看證據,洪風波,你可有證據?」

洪風波聽到前面之言,臉上正自大喜,聽到後面之言,微微愣住,神色微動,目光看到都爭先身上,見他居然朝己露出邪笑,不知為何有些緊張起來。

文天義從懷中取出一錦囊,拋給都爭先,道:「這是本座從八長老房中取來之物,勞煩少俠誦讀。」

都爭先稱是,上前一步接過錦囊,自錦囊中取了數張紙條,雙手攤開其中一張紙條,咳嗽幾聲,朗聲道:「本家有令,速將執法堂武者盡除。風有二。」接著拿起另一張紙條,唸道:「本家有令,備妥衣物,事成重賞。風有二。」那錦囊中還有無數紙條,都爭先一一道出口,所有紙條的落款都有一個「風有二」三字,毫無例外。

起初紅纓幫一眾以為「風有二」乃是人名,直到聽完錦囊內容,臉色從一開始的不解到震驚,從震驚到悲憤,從悲憤到憎惡,一連數變,所有人恍然大悟,那「風有二」三字並非是人名,而是指有「兩個風」,當下紛紛盯著洪風立、洪風波二人,四周靜得可疑。眾人神色逐漸變得猙獰可怖,彷彿只要有人一聲令下,他們便會化為猛禽衝上撕裂二人。

都爭先將紙條交付顧老六手上,回頭看去,那洪風立、洪風風爺孫倆已是臉色慘無血色,呆愣愣說不出話,他嘿嘿一笑,道:「還沒完呢,這其中指不定有誤會,是不是?文幫主,咱們需要進一步證據。」

文天義好似一點也不意外,淡然道:「少俠請說。」

都爭先道:「那些當奸細的,甚麼寶貴東西自然都要留身上,免得露出馬腳,是或不是?」

文天義點頭道:「不錯。」話剛落,身子一閃,不及洪風波反應,已是點了他後腦玉枕穴,令其動彈不得,伸手入懷摸去,果真摸著一硬物,拿出來一看,是塊令牌。那令牌並非是紅纓幫的粗糙令牌,而是一面精緻亮麗的令牌,上頭刻著一個「風」字。

文天義接著伸手入洪風立懷中,同樣找到一塊「風」字令牌,將兩塊令牌扔到霍飛面前,掌中勁力外吐,擊到兩塊令牌,當見兩塊令牌上的「風」字在道氣影響下,令牌上的字體模糊一片,片刻後竟是一變,變成大大的兩個「霍」。文天義冷然道:「本家諸位,可還有話想說?」

創作回應

oVo巴爾坦星人
來了 老哥
2021-11-03 23:52:09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