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畫槌錄》第三百六十七章 合力出手(2)

草士 | 2021-10-21 19:00:02 | 巴幣 0 | 人氣 31


第三百六十七章 合力出手(2)

那四名萬花幫長老聽到袁昊滿嘴辱話,面色森寒,五雙老眼頻頻打量對方,大有猜忌,遲遲未有動作。

顧老六明白萬花幫四人均揣有異心,明面上雖然聯手圍攻,招式威力驚人,實則絕無可能推心置腹,真正信任彼此,那合縱之勢早就大大削減,他眼見機不可失,雙手大展,連出數掌,以掌風將四人團團逼在垓下。他隱隱覺得萬花幫還留有後手,不敢疏忽,卻不願再出亂子,是以每次出掌都使出十成功力,恨不得將四名長老斃於掌下。

袁昊奇想:「這些老傢伙不理我,要不我偷偷打出幾招,指不定能傷他們一條胳膊一條腿?」想到中途,見顧老六出掌愈加激烈,每一招打出皆如狂風暴雨般,空氣甚至為之震盪,不由搖頭苦笑,又想:「袁昊啊袁昊,你未免太異想天開,你若是過去,倘若一個不小心,定會被顧二哥打得腦漿迸裂不可。」

只見有名老翁面露痛色,閃身來到袁昊身前,一條手臂軟軟垂下。袁昊偷偷往旁挪了幾步,見此人滄桑面容微微發黃,身材矮小,雙臂卻足有旁人一倍粗厚。

這老翁高聲道:「他媽的,這顧老六竟如此……如此……」聲音有些發顫。

又有名老者退了過來,這人穿著一身道袍,鶴髮童顏,銀髮飄飛,本還頗有仙風道骨之感。可如今他白袍染血,披頭散髮,似個瘋人,咬牙道:「許長老,這姓顧的武功超乎想像,這般下去,咱們四人都不會是對手,不如……」

那姓許的老翁眼中閃過精光,低聲道:「顏長老的意思是……」邊說話,目光飄到袁昊身上。

只見顧老六閃身擋到袁昊面前,目中渾是冷意,一一看過二人,點點頭道:「五長老許堯,刀下一百三十二人,三長老顏烈,劍下一百九十三人,你們二人總共殺我紅纓幫三百二十五人。今日本座取了你們性命,泉下弟兄有知,總算能瞑目。」

那許堯、顏烈二人見顧老六到來,臉上大為變色,聽他慢慢道出所殺紅纓幫人數,更是驚恐,急退三大步,仍不放心,悄然又退一步。另餘二人長老同樣灰頭土臉,不敢輕易接近。

原來萬花幫四名少沖境高手聯合出擊,均想四人同心合力,四名少沖境高手的力量,就算是少沖境中期的顧老六,也難以匹敵,豈料這合縱之策確實能發揮四倍力量,但平時若沒有加以配合訓練,攻則同攻,守則同守,彼此心照不宣,只是胡亂瞎打,如同一盤散沙,卻也無用。

四人本都是一流好手,破綻甚少,此時合力出招,綁手綁腳,反倒屢讓顧老六找到不少破綻,打得四人頭昏眼花,手忙腳亂。

突然之間,忽聽有人忙叫道:「姓袁的,小心背後!」顧老六一愣,聽出是暗中之人的聲音。他感念那人救助袁昊,還親手殺了萬花幫二長老,盡管不曉得對方來路,心中已是十足信賴,當下沒有多想,抱了袁昊向左一避。

下個瞬間,一股急勁撲來,轟的一聲,地面劇震,沙塵四起,只見顧老六二人剛才所在位置,竟是被打出一個掌臂大小的坑洞,足足有數呎深。緊接著一道黑影自旁閃來,邊出招襲向顧老六,邊冷笑道:「你顧老六想動我萬花幫的人,問過老夫沒有?」

顧老六伸掌欲擋,聞得這聲音,心中一跳,瞳孔微縮,向前瞪去,見出那黑影竟是黃少新。

黃少新瞟了倒地的童萬人一眼,臉上冰冷一片,似乎毫無所感,道:「還等甚麼,老夫不都說了,要你們速速拿下二人,連這點事也半不成,當真是一群飯桶!老夫會將此事親自稟報夫人。」

四名長老又羞又怒,低頭咬牙道:「是。」話一落,就聽四人齊聲暴喝,兵刃一出,如狂風暴雨般,又急又密,自四個方向同時出招,和方才截然不同,竟逼得顧老六一時不得不收勢回守。

顧老六眼角餘光一瞥,察覺黃少新胸前一片殷紅,臉色隱隱有些發白,料想是吃下自己那掌之故,弄傷了肋骨。心中卻絲毫不覺歡喜,反倒暗暗叫苦,心想方才一干長老無人指揮,彼此誰也不服誰,是以就算同時出招,亦是亂如散沙,無足為懼。然而黃少新黃家和萬紅夫人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群英樓人人皆知,那四人莫敢不從。黃少新一來到此,他們四人如同有了骨幹,只聽他一人號令,攻則同攻,守則同守,確實有了合縱之勢。

就見黃少新站出一步,一聲令下道:「李長老、古長老二人跟老夫拿下顧老六,許長老、顏長老,此子就交由你們二人。」四人長老不敢違逆,彼此目光一對,嘴中稱是。

黃少新接著又道:「記住,是不論死活,老夫允了。」許堯、顏烈二人為之一喜,他二人唯恐黃少新要親自對付袁昊,顧慮甚多,為難至極,這時一聽到「不論死活」四字,總算心安,惡狠狠瞪著袁昊,露出獰笑。

許堯狠笑道:「小子,咱們可不怕你了,納命來!」說著,爆發少沖境道氣,舉了大刀就砍。

那大刀又沉又重,袁昊剛想施開泥鰍功,卻覺頭頂似乎被甚麼東西壓迫著,胸口悶極,微微一暈,待滑開數步,當是冷汗直流,一陣莫名其妙。

顧老六心下著急,尤其聽到那「不論死活」四字,當下雙掌齊出,攻往許、顏二人,虎嘯聲赫起,自是那虎嘯震掌。哪知道黃少新雙爪來得更快,「大鵬怒爪」雙爪抓到顧老六臉面,逼得他只得回頭格招。二人掌爪一碰,雙雙震退數步。

顧老六虎口一震,只覺道氣在經脈內橫衝直撞,一陣說不出難受,左肩傷口大痛。他左肩既受黃少新「大鵬怒爪」的爪傷,其實胳膊已有些發麻,剛才又勉強運勁,傷及更深,整隻左臂漸覺酸軟乏力。這時耳中聞得風聲,抬頭驚見兵刃自頭頂劈下,向右避開,不料這一避去,另一名長老彷彿是算準時機般,當從右側殺來,長劍刺到他左腿。顧老六左小腿吃痛,二人趁機成包抄之網,一左一右攻得顧老六連連後退,只得守不得攻。

 
黃少新吃過顧老六一掌,同樣傷得不輕,剛才那一掌令他大吐三口血,眼下緩了過來,見李、古二人攻勢猛烈,顧老六顯然快招架不住,心頭狂喜,大笑幾聲,跟著加入圍攻陣仗。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