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畫槌錄》第三百八十四章 花簇

草士 | 2021-11-12 19:00:02 | 巴幣 0 | 人氣 39


第三百八十四章 花簇

袁昊恍然大悟,腦海中憶起每回碰上道盟,往往是聲勢不小,最後不了了之,忖想:「殺雞焉用牛刀,哼,好你個臭道盟,可真了不起,你們怎地曉得,我和姓都的就是你們一生大敵,堂堂瀛海島民,你們居然不把咱們當回事……唉喲!我為何要生氣?這明明是天大好事,我……我……」心底五味雜陳,當真是不知該喜還是該怒。

正如文天義所言,武律道盟在袁昊二人身上吃過一次悶虧,不敢再大肆胡為,那日自撫仙一路追到峨嵋山下,峨嵋一帶的江湖武者親眼所見,他們對道盟的行徑,頗有微詞。峨嵋山是佛門清淨之地,峨嵋山幾位高尼平時待人親切,又好善樂施,江湖人人欽佩。因此道盟追殺二人之事,在口耳相傳之下,整個江湖已然流言蜚語不停。道盟雖仍有意捉拿他二人,可是每一回出動,均是雷聲大,雨點小,一來既是顧慮江湖武者的眼光,二來是深覺二人武功低微,犯不必勞師動眾,免得讓人笑話。

都爭先瞧袁昊忽喜忽怒,同樣曉得他心情,挨近他身側,低聲道:「姓袁的,這對如今的咱們是大大好事,待我倆武功有成,區區道盟怕他個屁。」

袁昊恍悟,心想:「不錯,等我境界和道盟武者相當,還用得著怕他們?」但想一直以來四處逃亡,浪跡天涯,還不是因為武功不如人,此時能緩一時是一時,自當該喜才是。

他輕輕頷首,看著都爭先臉上笑色,知都爭先每次露出這種笑容,便是肚腹有辦法可使,當下問道:「好罷,那咱們該怎地辦?」

只見都爭先嘿嘿笑道:「姓袁的,你說道盟既然找不上咱們,一個月後,你又得上大宅比武,如此且不正好是一舉兩得?」袁昊聽得呆愣愣不解。

都爭先翻翻白眼,看向文天義,語氣恭敬道:「文幫主,敢問貴幫可有清寧無擾之地,供我二人借用一陣子?」

文天義淡淡一笑,此次萬花幫來犯,袁、都二人不畏強敵,和紅纓幫站在同一陣線,大有功勞,他嘴上不說,卻懷恩在心,心中深處一直想幫助二人,道:「自然是有,要借你二人也不成問題,倒不如說,本座的想法正好和少俠不謀而合。那毒婦不知出何原因不殺袁少俠,咱們大可利用利用。」

都爭先和文天義相視大笑,豪邁快意,袁昊在旁見著,雖聽得一知半解,但是見二人皆笑,不甘弱人於後,跟著大笑出聲。

文天義接著發出幾道命令,讓一眾長老下去辦事,由顧老六負責勘照,自兒帶著袁昊、都爭先離開執法堂,往洞內更深處行去。三人這一路走著,未見任何紅纓幫武者人影,四下悄無聲息,惟聽得洞中深處傳來呼呼風聲,風中挾著淡淡芬香,似是花香。

行過不久,那洞中風聲漸低漸隱,花香卻愈加濃郁芬芳,不時有片片紅花瓣隨風飄來,袁昊鼻中聞著花香,眼中盯著那花瓣,眉頭微微蹙起,心中不知為何想到萬紅大宅那紅得滲人的花圃。下個瞬間,眼前陡然有微光閃爍,袁昊瞇了瞇眼,向前探去,不由吃了一驚。

只見面前是處荒蕪空曠之地,四周岩壁高聳,一道亮光斜射下來,正巧照在地上一處泥地,那泥地綻著各種紅花,數量不小,彼此爭豔,和萬紅大宅的萬紅花團竟有幾分神似。但見一旁有張吊床深深嵌在岩壁之間,懸於半空,下方由數塊木板搭著,燭火照映,遠遠可見放著一些藏書物品。

 
袁昊雙眼死盯著那亮光所指之處,他想不到在這條通道走到盡頭,居然會見到花團簇放,心底油然生出厭惡之情,想道:「文幫主幹甚麼學那婆娘種起花花草草?」

文天義帶著二人走近紅花泥地,有意試試二人,他斜眼時時關切二人動向,慢慢邁步,待走到十步距離,花香撲鼻而來,二人神色無異,他心中微微驚訝,並未作聲。待又近得五步距離,文天義停下腳步,這時花香愈發濃烈,幾乎令人不適,袁昊二人僅目光微微一恍,紛紛皺眉,搖搖頭,很快又回過神。文天義見二人之舉,吃驚不小,這一吃驚下,心神略動,花香入鼻,腦袋一暈,險些踉蹌倒地,他趕忙運功,這才解去不適感。

文天義對袁昊、都爭先二人不為紅花芬香迷惑,更不須運功抵禦,大為驚駭,忍不住問道:「二位少俠,你們覺得這紅花如何?」

袁昊率先哼了一聲,道:「是那婆娘的花。」

都爭先道:「不錯,是那婆娘的花。」臉上平平淡淡一片。

袁昊想到自己險些中了萬紅夫人的歹計,望著半空,恨恨道:「那婆娘當初逼我聞這些臭花,甚麼話也不說,八成想讓我中那萬紅花毒。」他聽說顧老六等人如何中了萬紅花毒,聯想到萬紅大宅那大片紅花,就已猜到八九不離十。當時萬紅夫人逼他聞花香,定是想害他中了花毒,從此聽命於她,不可離開群英樓一步。

都爭先翻了翻白眼,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模樣,罵道:「怪童啊怪童,你還好意思自稱『怪童』?你大可找機會燒了那紅花,如此一來,群英樓數千武者都會是咱們好幫手,以數千人之力,要教訓霍家區區數十人,豈會是難事?」

袁昊沒好氣道:「你以為我不想?呸,不對,你當時又不在我身旁,怎地知道那婆娘的花毒?」他話說到這裡,突然大怒,道:「是了,我還沒和你算帳,你居然丟下本小俠,你好,你真好!」

都爭先賊笑道:「明知道那二名船夫不懷好意,你還敢倒頭就睡,自然要你吃上一次虧才是。」見袁昊怒目而視,臉色一改,正色道:「開個玩笑,其實我何嘗不想帶你溜走?可是那路英念、杜承悲聯手圍攻,他倆武功並不下我,當時我極力保你不受傷,已是使出渾身解數。尤其是路英念,他武功藏得很深,絕不是普通的少沖境武者。」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