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畫槌錄》第三百六十八章 合力出手(3)

草士 | 2021-10-22 19:00:03 | 巴幣 0 | 人氣 41


第三百六十八章 合力出手(3)

顧老六滿臉苦色,漸覺道氣不支,他和黃少新激戰過後,深恐自己慢下一步,袁昊就會死在萬花幫長老手中,一路上頻催道氣趕路,根本無心萃取道氣。本來少沖境界的道氣量是執者境無數倍,哪怕和人比武切磋整整大半日,道氣也用之不竭,可是顧老六的對手同為少沖境高手,死敵對峙之際,彼此心中都想了結對方性命,是以出招都毫不留情,自然道氣消耗劇烈。

顧老六為了護袁昊周全,前前後後和萬花幫一干長老過招,此時又被三名長老圍攻,道氣早已所剩無幾。

只見萬花幫三人聯手齊攻,出招兇悍,每一招都用盡十成全力,非要致人於死地,眼看顧老六回擊愈發無力,黃少新大笑道:「顧老六,今日便是你的死期,但你也用不著憂心,看在你我多年恩怨的份上,老夫定會讓你紅纓幫黃泉之下得以團聚。」

危急關頭,顧老六已知自己必死無疑,一時間竟忘了自己渾身是傷,臉上一片決然,腦海浮現無數畫面,盡是紅纓幫一眾弟兄的臉面,過往種種回憶湧上心頭,胸臆微暖,突然之間,他眼角餘光瞥見袁昊被兩名萬花幫長老圍攻,腳下不停施展古怪步伐,每次都和刀劍擦身而過,正自危及。

他不顧安危,揚天吼道:「閣下,在下有事相求!」

那聲音像是等候已久,嘿嘿又笑,道:「何事相求?」

黃少新隱隱察覺不對,急喝道:「動手!」隨著一聲令下,另外二人各自使出看家本領,一左一右同時攻去,黃少新同樣使出「大鵬怒爪」,抓往顧老六咽喉,便是不願讓他再出聲說話。

那許堯橫刀一掃,袁昊後腦一仰,方想退開,豈料顏烈長劍卻自斜右方刺來,袁昊倉促向地翻滾,急施泥鰍功,躲得老遠。可轉瞬又讓二人追近,他和二人境界相差太遠,如今能以泥鰍功的詭譎腳步勉強躲避攻招,但絕無可能硬接招數。

袁昊一退再退,背後忽然碰到岩壁,驚而回頭,這才發覺不知不覺間竟被逼入一處壁下死角,向前望見二人正冷笑以對,額上冷汗直下,暗道:「糟糕,糟糕,讓這兩個老傢伙騙啦。」

突然之間,只見顧老六氣勢頓漲,提氣怒吼,他見袁昊情狀部廟,自知無法倖免,卻說甚麼也不肯害得袁昊落得同樣下場,是以這一吼當是用盡他平生之力,少沖境中期的力量爆發開來,驚天動地,聲浪直在半空中打轉不止,整個群英樓地動山搖,更一瞬震開漫天不散的黃沙。

視線恢復一片明朗,耳中再也聽不見周遭傳來砍殺怒罵的聲息,所有萬花幫、紅纓幫幫眾不由停下了手,遠遠循聲音方向望去。過得片刻,紅纓幫弟兄聽出是顧老六的聲音,不禁大喜,氣勢大振。

不知是哪一個紅纓幫弟兄熱血上頭,情不自禁大喊:「大長老!弟兄們,大長老下令啦,殺盡這些萬花幫的王八羔子,殺!」話一落,跟著無數紅纓幫弟兄呼應而起,怒視眼前萬花幫幫眾,齊聲高喊:「殺!殺!殺!」

萬花幫一夥見紅纓幫一夥雙目血紅,不要命似的,拼命衝將而來,模樣猙獰可怖,大覺害怕。

黃少新五人並未料到顧老六突來這一手,近距離受喝聲一震,只覺耳膜大痛,腦疼欲裂,眼前一花,頓時暈頭轉向,坐倒在地,一時不能緩來。

顧老六吐了一口血,跪倒在地,臉上慘無血色,道:「可……可否請閣下送我這位小兄弟離開?你我素為平生,照理來說,閣下大可不管咱們死活,但在下怎麼也不能放著小兄弟白白送死。還望閣下大發慈悲,天憐我小兄弟,事成之後,你只消通報文幫主一聲,紅纓幫自有厚謝。」

那暗中之人不知身在何處,聽到這話,嘿嘿笑出聲來,那笑聲繚繞眾人耳畔,道:「不成,這事情不是我不願幫你,而是幫不得。」

顧老六眼中黯淡一片,心中悽苦,忖想方才那一吼用盡他所剩不多的道氣,就是為求暗中之人答允,想不到那人不肯相助,自己已無力救袁昊性命,當下嘆了好大一口氣,道:「罷了,罷了,袁小兄弟,是我這老哥哥不爭氣,累你性命,倘若你要怪,就怪我好了。」

其時,只聽那暗中之人又道:「顧長老,我是說不能幫你,可沒說不能救。」

顧老六一愣,不明不白道:「怎……怎麼?」

那暗中之人笑哈哈道:「我這次來,同樣是受人之託,那人要我護你倆周全,你要我救袁……袁少俠,而不救你,那可不成。」

顧老六聞話吃驚,尚不及開口問話,突覺後頸皮膚汗毛豎起,一陣說不出的刺痛。他此時經脈內雖無半分道氣,經年累月下來的直覺卻未失靈,當下急忙低頭要躲,耳中卻聽那暗中之人道:「他媽的,別人正在說話,知不知禮貌?去!」

嗖嗖,東北方向忽見二道銀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劃破空氣而來,接著傳來噹啷噹啷的連二聲響。

顧老六循聲看去,當見顏烈、許堯兵刃紛紛落地,右手鮮血狂流,手背均中一銀錐子。那銀錐深入肉裏,自手背穿掌而出,露出前端尖銳的錐頭。但見許堯、顏烈二人面露駭然無比,左手撫著右手,向後急退三步。

原來許堯、顏烈二人只顧追著袁昊,離得顧老六稍遠,那喝聲對二人影響較淺,早其他人一步緩來。他二人見袁昊向前撲倒在地,動也不動,料他同樣受喝聲影響,昏厥過去,這大好機會焉能放過?當下拾起兵刃,偷偷摸摸溜近過去,就要了結袁昊性命,哪知道這一切通通讓暗中之人瞧個清楚明白。

顧老六暗暗詫異,忖道:「這人扔暗器的手法好生厲害,竟能準確瞄準手背,穿掌而過,那錐上蘊含的勁道非同小可。」

只聽一道冷哼傳來:「尊駕躲得夠久,也是時候現身一聚。」說話之人卻是黃少新。他功力是五人中之最,只稍慢許、顏二人一步緩來,親眼見到那暗中之人如斯高超的暗器技法,情知敵暗我明,一個不慎就會被偷襲而亡,大為戒備。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