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畫槌錄》第三百九十一章 躍進

草士 | 2021-11-19 19:00:04 | 巴幣 0 | 人氣 83


第三百九十一章 躍進

「甚麼仙境?姓袁的,你莫不是睡傻啦?」都爭先語帶揶揄道。

袁昊瞪了都爭先一眼,輕哼一聲,沒去反駁,他適才經歷似夢非夢的境地,縱遊有數萬里之遠,所見山岳大海、俊男美人、飛禽猛獸,明明無一不是稀鬆平常之物,見也慣了,可是他總覺得有哪裡不同,尤其最後撞見的那老翁,顯得和其他人與眾不同。他話到嘴邊,又說不出個所以然。他瞧都爭先不信神色,一陣微惱,索性不說罷了。

都爭先見袁昊模樣古怪,擠眉弄眼,歪嘴擺頭,沉吟不止,突然忖想:「這傻小子該不會真是睡著罷?我曾聽島上老頭兒說過,當年島民的頂尖高手,心領神悟,境界到達出神入化的境地,能夠神遊物外,難不成……」想了半晌,笑著搖頭,心想袁昊不過是個執者境武者,豈能做到那些前輩先祖的能耐?

都爭先道:「姓袁的,你眼下是甚麼境界?」

袁昊讓他如此一問,回過神來,想道:「是了,我如今是甚麼境界?這丹藥讓姓都的說得神通廣大,我倒要看看如何厲害。」當下閉眼探查內息,這不探查還好,一探之下,霎時整個人跳起身來,雙眼睜圓,連是驚呼三聲,道:「我……我我我……」

都爭先彷彿早料到他的反應,有意尋笑話看,樂得開懷道:「怎麼,嚇著你啦?」

袁昊原地來回渡步,步伐愈走愈快,微一運轉道氣,通體經脈顫動起來,竟覺胸臆一陣暢快,渾身氣力比不久前強上足足六倍,凌空出拳,居然隱有破風聲響,他又驚又喜,朝都爭先笑道:「我如今已是執者六脈,差一步就能達到七脈!」

原本都爭先是想見袁昊被嚇呆的模樣,好笑話一番,豈料袁昊這話一出口,反而是他大受驚嚇,只聽他嘴中「咦」了一聲,連連眨眼,雙目瞪得不能再大,道:「執……執者六脈?接近執者七脈,他媽的,這怎麼可能!」

袁昊快意笑道:「你仔細瞧!」說著,爆發渾身道氣,六條經脈同時運轉,源源不絕傳輸道氣,果真是執者六脈境界。

都爭先驚得嘴巴張大,喃喃自語道:「真是執者六脈,真是執者六脈……他媽的,這是真的?」心想那枚丹藥的藥力如何,他作為過人來,自是再清楚不過,以那丹力要跨越境界不是難事,但哪裡可能一次跨越三個境界?他低聲又道:「我不會拿到假的『破氣丹』罷?該不會是老頭兒……不,他應該不至於坑我……」看著袁昊歡喜自得的模樣,心中恨恨暗罵瀛海島島主。

袁昊兀自不敢置信,他從沒想過自己吞了一枚丹藥,境界竟飛也似的提升三個境界,一時樂得忘我,甚麼事都拋在腦後,似個天真娃兒東奔西跑,如今突破到了執者六脈,六條經脈同時流轉道氣,不僅拳上勁力,連腳下疾馳速度更快上數倍。他腿力一發,足是五六步的距離。所幸洞內四面八方都是聳立岩壁,袁昊再何如開心,跑不了多遠就得折返回來。都爭先無奈地瞧他跑得跑去,輕嘆一口氣。

待袁昊奔了五六趟,整個人卻一點也不覺疲憊,確認自己當真是執者六脈不假,且隱隱有跨越到執者七脈的跡象,連吁好幾口氣,總算緩下情緒,笑嘻嘻道:「對了,你說這叫破氣丹,可是島上的丹藥?再給我來個十顆八顆。」

此話一出,都爭先不由氣得大翻白眼,罵道:「滾,給老子滾遠點,你當丹藥是大白菜?這破氣丹藥力雖強,但島民一生只得吃一顆,第二顆就沒有這等藥力。」

袁昊眼珠子一轉,點點頭道:「這也是了,一顆丹力能夠提升三個境界,天底下再沒有這般神奇的丹藥。」心中則想:要是這破氣丹讓中原武者曉得,不知得掀起多少紛爭。

袁昊並不曉得,這「破氣丹」乃是瀛海島先民煉製而出的丹藥,專為島上執者境武者所用,古之時代道氣充盈,煉製所用的丹草經純正道氣長年養潤,所煉成丹藥自然保有上古的純正道氣,此純正道氣對當代武者而言,簡直是世所罕見的驚人瑰寶,當今武者早已萃取慣了天地間的武律道氣,除非是修練「逍遙定心訣」者,否則尋常武者一吞入此丹藥,純正充沛的道氣會在一瞬間充塞武者經脈,最終承受不住,爆體而亡。

瀛海島大多數丹藥雖有神妙其效,可是皆非外人所能服用,武律道盟多年來嘗試入侵瀛海島,一來是為履行「武律大道」的命令,一來也是為島上的道寶丹藥,瀛海島傳承至今,許多古物寶貝仍完好如初,自然引起江湖武者的貪婪。

只聽都爭先嚴肅道:「執者六脈用來應付比武,應該足矣。接下來時日,你得好好穩固境界,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你靠著破氣丹的純正道氣接連突破,就怕心境方面落下,似這等飛躍的提升,往後不會有了。」

袁昊聞言,見都爭先正色,忖道:「不錯,袁昊啊袁昊,你千萬大意不得,能夠突破境界固然是好,但你的敵手是霍家人,是武律道盟,是西域聖教,對他們而言,你還太過弱小,驕兵必敗,此是古之常理。」心念甫轉,閉上眼,忙運轉逍遙定心訣的「心齋」,除卻驕傲自滿的念頭,平穩心境,剛想打坐在地,施行「坐忘」之法,突然發覺,佇立原地竟也能萃起道氣。

當下睜開眼睹,向都爭先望去,發覺他臉上正隱隱轉笑,道:「嘿嘿,你發現啦?看來你的『坐忘』,領悟到更進一步。」

袁昊又是一驚,想到都爭先曾說過,他們瀛海島的「坐忘」只得盤坐萃氣,沒辦法像尋常武者隨時隨地都可萃氣,當時他還抱怨不停,認為島民的萃氣之法未免桎梏太多,施行不易,此時此刻發覺能夠佇立萃氣,他如何不感吃驚?

袁昊皺著眉頭,道:「你從沒說過『坐忘』還有這等萃氣方法。」

都爭先賊笑道:「我也沒說過不行,我當時是說『沒有辦法』,可是後來我發覺,這十年間,中原的道氣似乎產了變化,不像以往只得靜坐萃氣。」


好,我錯了,還是很不舒服

我要準備去躺了,明後天可以更新,但周一~周五無法更新,要去準備另一個研究報告,以上!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