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畫槌錄》第三百九十三章 島民又想作亂(2)

草士 | 2021-11-21 19:00:02 | 巴幣 0 | 人氣 57


第三百九十三章 島民又想作亂(2)

瀛海島二人找到陸、張二人,他們一見袁昊,發覺他渾身氣勢與昨日有別,仔細探查,竟已邁入執者六脈境界,又是詫異又是歡喜,可很快又轉變成困惑,心想這不過一日不見,大哥究竟是想了甚麼驚人辦法,居然能讓袁小兄弟一步跨越三個境界的鴻溝。

張大狂性情爽直,每逢遇事就出刀解決,自也慣了,只想了一會兒,就覺並無不妥,笑道:「袁小兄弟,你來找老哥哥,是不是有人欺負你?你放心,告訴我是誰欺辱你,老哥哥這就去砍死那王八蛋。」

陸象鋒自幼於武當派習武學書,就算如今受困群英樓,兀自常保武當派習氣,加之為人謹慎,凡事都會再三思量,他對袁昊自然無比放心,反而是憂慮起他的身子情狀,深怕他如斯一步登天,練功出了差錯,難保丟了小命,是以再三詢問袁昊有無大礙,關切備懷。

袁昊知道二人都是以自己的方式關心自己,一點也不覺不悅,笑著一一回答他倆的問題,接著說道:「陸三哥、張四哥,你們瞧瞧這個。」說著,將文天義的紅纓幫令牌現出來。

陸、張二人一見令牌,齊呼一聲,異口同聲道:「幫主令牌!小兄弟(小友),這是大哥給的,還是你偷的?」

都爭先聞話,忍不住捧腹大笑出聲。

袁昊嘴角微抽,見二人神情認真,更是無奈,道:「二位大哥多慮,這是文師兄親手給我的,他讓我出門尋人打架,於是我來找二位大哥,看二位大哥是否肯賞個臉。」嘿嘿笑了一聲。

陸象鋒昨夜就知文大哥認了袁昊當師弟,很是替他高興,其餘二位兄弟也對袁昊深有好感,無人反對。他恍悟心道:「袁小友這是要替紅纓幫討回顏面?」

張大狂大喜,心知袁昊既說找人麻煩,而文天義又已答允,那便是尋萬花幫的麻煩,此次萬花幫來犯,他記恨於心,想不到有這般大好機會,豈會放過?當下毫不猶豫就答允下來。陸象鋒則苦苦笑著,文天義肯答允放袁昊上街,八成是因自己在場,多少可以起到勸阻之用,也只好答允跟去。

四人拿了兵刃、創藥,整備完畢,向群英樓鎮上赴去。

只見天井大洞外碧空如洗,白雲悠悠,暖陽斜斜灑入鎮子,驅散街逵小路的昏暗,遠遠便能聽見群豪此起彼落的吆喝聲息,看來熱鬧非凡。經歷前天大戰,紅纓、萬花二大幫派受創不小,各自勢力都受到影響,不少江湖武者動起心思,紛紛趁機抬頭露面,稱幫結派,大有要推翻紅纓、萬花二幫的勢頭。

當初萬紅夫人用計誆騙江湖群豪,使群豪均中萬紅花毒,那萬紅花毒一旦吸入體內,每當武者動用道氣,花毒就會深入經脈幾分,若是不仰賴萬紅花香抵制花毒,毒發輕者神智昏迷,道氣堵塞,手腳不靈活,重者經脈會遭花毒侵蝕,永成廢人,終生不得再使道氣。

對武者來說,一身武功和道氣就是行走江湖的根基,沒了仰仗的道氣,就好比遭人斷去手腳四肢,如何得活?數千群豪迫不得已久留群英樓,而所謂江湖便是人聚之地,群英樓儼然促成不同中原的另一個小江湖,奈何當時群英樓已有文天義的紅纓幫、霍無紂的萬花幫,其他幫派生存不易,陸陸續續沒落,直到前幾日的二幫大戰,讓這些群豪又看見崛起希翼。

袁昊四人行入鎮中,聽那些江湖大漢謾罵紅纓、萬花二幫者,比比皆是,每當罵到紅纓幫者,張大狂都會忍不住瞪去一眼,當罵到萬花幫者,張大狂又會投以滿意目光。

陸象鋒低聲道:「二位小友,咱們這是要去哪?」

袁昊回過頭,神祕笑道:「陸三哥,你可還記得當初萬花幫來犯,聶家弟兄說了甚麼?」

陸象鋒仔細回想,眼中突然露出了然之色,道:「他們說要咱們……這……」他知道黃家兄弟託聶發之口,要紅纓幫交出袁昊,只是所託之言甚是難聽,他不願複道出口。

袁昊道:「陸三哥想必也知道了,不瞞三哥,我此次外出,就是來找那對兄弟算帳。」說著,眼中微瞇,冷然笑出聲來。

都爭先接茬道:「其實咱倆也知道,憑你我四人之力,要撼動萬花幫根基,絕無可能,但只要逐個解決,斷去萬花幫手腳,屆時就能不費吹灰之力……嘿嘿。」他話說到此,沒有接著說下去。

陸象鋒卻已恍悟,道:「原來如此!」心中則想:「咱們幫內過去不願暗施技倆,便是認為彼此雖為對立,仍不失江湖好漢的心氣,只想正大光明擊倒萬花幫,好服眾群雄,但此次萬花幫豺狼野心,慘無人道,大哥特意將令牌給予二位小友,難不成是終於下定決心?」

四人走得不久,眼見不遠處有個崩洞,崩洞外頭高高張掛一面土黃色酒旌,微微飄動。張大狂聞得一陣酒香,只覺口水直流,咕嚕一聲嚥下口沫,就見一名小二打扮的中年漢子正忙著招呼酒客,酒客來往不絕,生意大好。他似乎瞧出甚麼端睨,忍不住「啊」的一聲,聲音甚是逗趣可笑。

張大狂當下臉色連變,扭頭就要走,袁昊、都爭先忙拉住他左右手,笑道:「張四哥,別走啊,你要是走了,老陳的店讓人砸得破爛,那該如何是好?」

都爭先也道:「是啊,這可是咱們特地選的第一個地方,這場架你不打,你定會後悔無窮。」

張大狂一聽二人之言,登時勃然大怒,抓了袁昊肩膀,兩眼瞪得猙獰,喝道:「誰敢!老陳的店也敢動,真他媽不知死活。」

袁昊邁入執者境六脈,比起昨日已是不可同日而語,可是唐突讓張大狂一捉,依舊反應不過來,忍著對方手上傳來蠻力,苦笑道:「唉喲!張四哥,你別抓……痛,會痛的!龜爺爺的,你若是不信,咱們一塊進去看看便是,本小俠若是騙你,本小俠就倒立用嘴畫一隻烏龜。」


bnt第二劑真的副作用較強,這幾天難受得緊,對了,之前有說我這周要趕一下數個報告,周一~周五暫且停更,謝謝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