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畫槌錄》第三百八十一章 下場

草士 | 2021-11-05 19:00:02 | 巴幣 2 | 人氣 47


第三百八十一章 下場

袁昊、都爭先二人將萬花幫屍首搬到一塊空地,繞著成堆屍首轉了三圈,嘴中嘰哩咕嚕不停,不知說些甚麼,偶時指到某一屍首身上,便笑得合不攏嘴。

顧老六、張大狂、陸象鋒忙完手邊粗活,相繼而去,有心探看二人究竟想做些甚麼,當聽到袁、都二人的盤算,三人登時均驚駭不已,眼睹瞪得老大,嘴巴大大張開,愣在原地。張大狂最快緩過神,跟著二人哈哈大笑,顯是很認同二人做法。顧、陸二人面面相覷,臉上煞是矛盾,也不知是該遏止還是該放任。

當晚,文天義命紅纓幫眾人早早歇了,自兒負責守夜。起初紅纓幫眾人聽聞,大為反對,卻拗不過文天義的決然,無奈妥協,可是不願獨讓幫主在外守夜,就近找塊地方,逕自臥倒就睡。文天義苦苦一笑,卻也心中感動。經歷和萬花幫一戰,眾人確也疲累,很快呼呼便睡去。隔日清早,紅纓幫眾人簡單用過飯,睡飽吃足,群豪沒多閒一刻,紛紛向文天義請纓,堅守執法堂弟兄空下的崗位,以防萬花幫動向。

三長老見此,又喜又悲,想到手下弟兄如今十不存一,不由潸然淚下,謝過那些請纓出動的弟兄。

眼看事情安排妥當,紅纓幫上上下下都動了起來,文天義馬不停蹄召集所有長老,以及袁昊、都爭先二人,眾人齊聚執法堂,唯獨不見三長老身影。

袁昊正覺奇怪,可是文天義等人都在閉目養息,毫無反應,身旁都爭先則一副不感意外的神色,他眼珠子一轉,深怕自己出口問話,又會惹得都爭先調笑,想罷也就不問。

其時,忽聽文天義開口道:「諸位長老,以往紅纓幫和萬花幫的爭鬥,本座向來不管,因為依本座看來,那都屬小打小鬧,如今霍家人加以干涉,必然會愈演愈烈,有件事情,本座想先讓諸位曉得。」他話聲沉沉,自有一種莊重之感,卻隱然帶有苦悶,令眾人頗覺在意。

文天義道:「諸位當年會來到群英樓,可是因慕名黃家而來?」

顧老六點頭道:「正是,黃賢均黃莊主的大名,享譽江湖已久,傳聞他雖不諳武功,但出手極為闊氣,又喜愛廣交江湖朋友,當年無數江湖人爭相拜訪黃莊主,本座也是因而前來。」其他幾名長老也是點頭稱是。

文天義臉露寂然苦色,搖了搖頭,道:「那你們可曉得黃家的二小姐?」

顧老六想了想,皺著眉道:「本座記得……當年聽人說過,黃家後代人丁興旺,均是生下男子,僅有一名小妾生下的是女子,那女子莫非就是二小姐?」

文天義點點頭,吁了口氣,道:「是了,她……萍兒她,是黃家成群男兒裡,唯一的金枝玉葉。當年黃莊主對她寵愛有加,若非他看中之士,絕不會讓二小姐出來會客。」眾人聽文天義語氣不似平常威嚴,甚是溫柔,都察覺有些古怪,均想這位大家閨秀指不定和文幫主有關係。

果聽文天義接著道:「這件事情,本座早該和你們說一說……」他目光一改方才的溫柔之色,愁腸百結,緩緩將他和黃家二小姐的事情道了出口。

過得不久,只見有人自洞口走近,眾人依循看去,正是姍姍來遲的三長老。他身後隨著六名執法堂弟兄,那六人各分左右,中間又各自押著一人,仔細看去,卻是洪風立、洪風波、霍東三人。

但見三人手腳均被枷鎖縛住,更讓六名執法堂弟兄按住神道、玉枕二處穴位,就見洪風立、洪風波二人臉上大有屈辱之色,雙目幾欲要噴出火來,顯然很不滿自己遭到這等待遇。袁昊眼望二人,想到當初在撫仙鎮,曾向李若虛討教點穴要訣,深知被點了神道、玉枕二穴位,那通體又酸軟的感受,目光再轉,見霍東神情黯然,不見其喜怒之情。

洪風立怒道:「文天義,你居然敢如此待老夫,你不過是區區叫化幫的頭子,有何了不起?我萬花幫只要有意,信手可滅之!」他自從被文天義看破手腳,心知自己死期不遠,當下也不再偽裝身份,一口「萬花幫」、一口「叫化幫」,叫得極為順口,語態趾高氣昂。

文天義看著洪風立,淡淡道:「洪風立,你死到臨頭,還以為萬花幫能拿本座如何?老實告訴你,本座從不懼萬花幫和霍無紂。」

洪風波冷笑道:「但你懼怕霍家!嘿嘿,文天義,你就只是個懦夫,你和黃家二小姐的那點破事,我和爺爺可是曉得的。」

文天義聽到「黃家二小姐」,目光霎時冷下,道:「那又如何?」

洪風立同樣冷笑起來,高聲道:「風波,可不能只有咱們知道,諸位長老定然不曉得,你文天義是為了甚麼創立紅纓幫,又為了甚麼反抗夫人。」

豈料話聲一落下,顧老六等人的反應大出他預料之外,只見眾人神態冷漠,非旦不驚,反而大為惱火,滿臉怒意,齊聲罵道:「住嘴!」、「你這叛徒,還敢道人是非了?」、「文幫主乃重情重義之人,他為了一生摯愛反抗萬紅那婆娘,老夫欽佩得緊。」

洪風立聞眾人罵聲,愣了一愣,臉色轉變,道:「你……你們都知道?」

顧老六微笑道:「不僅知道,還是文幫主親自開誠布公。」

洪風立不可置信道:「你……你們,這人為了一個女人,假公濟私,挑起兩派無數紛爭,累得英雄好漢白白命亡,難道你們都不怒?」

劉長老呵呵笑道:「老夫跟隨文幫主多年,早知他是性情中人,卻不知幫主為何反抗萬紅那婆娘,原來一切乃在於情,呵呵,老夫終於知曉幫主心中大義何在,安心都來不及,何必要怒?」其他幾名長老相繼點頭,瞟到文天義身上的目光更加堅定。

顧老六信步而出,一一看著眾長老,胸臆突然一陣通達,笑道:「趁此機會,本座也有話要說。」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