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畫槌錄》第三百七十章 武律相助

草士 | 2021-10-24 19:00:03 | 巴幣 0 | 人氣 59


第三百七十章 武律相助

袁昊早在見得那武律石碑釋放出金色道氣,整個人汗毛高豎,冷汗涔下,雙眼瞪得老大,卻不知發生甚麼事。可是當黃少新沐浴在那金色道氣中,他整個人眼前頓黑,心頭染起一股莫名怒火,殺心大盛。他一聽那暗中之人發話,二話不說就奔上前,長劍往黃少新雙腿橫掃過去。

黃少新雙眼一睜大,眼中深處迸出一抹精光,臉色似乎甚是驚異,扯開嗓子大笑起來,金黃色道氣彷彿呼應他的笑聲,跌宕起伏,不停暴漲。他左手五指微彎作爪,朝長劍落下。這爪一出,速度猶如電閃,爪勁剛猛無儔,只聽喀啦一聲,居然硬生生折斷劍刃。他又笑道:「好,好!哈哈哈……」

袁昊一陣駭然,望著手上從中斷成兩截的劍刃,一陣後怕,想道:「倘若這爪是落在我胳膊上,好端端的袁昊就成了斷手袁昊啦。」其時,耳中忽聽暗中之人叫喊:「姓袁的,小心……」

袁昊不及聽完話,就見黃少新閃身到面前,接著胸口一痛,咽喉彷彿被甚麼東西猛地撞上,氣血翻騰,五臟六腑幾乎要跳出嘴來,吐出大口鮮血。他茫然回神才知,脖頸竟遭黃少新五指緊緊扣住。黃少新爪上左手一抬高,袁昊登時吸不到半點空氣,臉上脹紅一片,雙腳緩緩離了地,不停凌空空踢。

黃少新手上並未施勁,狠笑忖道:「老夫豈會那麼容易讓你死?你個娃娃壞了咱們如此多事,定要在顧老六面前慢慢掐死你,這才快意。」

顧老六眼看袁昊落到黃少新手中,心知只要他爪攻一發,袁昊絕無可能倖免,他苦於無力相助,當下只得驚怒叫道:「還不快鬆手,黃少新!你要是敢傷小兄弟性命,本座發誓,必殺你兩個孫兒!」

嗖嗖嗖嗖嗖,道道銀光連閃,精準罩住黃少新上身死穴。每一錐都飽含莫大勁力。那暗中之人射錐不停,一波出,另一波又起,宛若狂風驟雨般,密而不止,轉瞬之間,已發出十多餘枚銀錐。

黃少新右手輕甩,心念一動,金黃色道氣化為氣浪,衝落射來的銀錐,只見銀錐紛紛落地,叮叮作響。黃少新滿意一笑,眼中透著無比自信,傲然道:「顧老六,老夫身負武律天道之力,乃是天道所選之人,你不過是個少沖中期的庸碌武者,爾敢威脅老夫?」他本來不是顧老六的敵手,每每交鋒只敢迂迴過招,如今一得武律之力,只覺自己無所不能,堂堂少沖境中期的武者,在他口中卻成了低劣的庸碌武者。

只見黃少新右手掌肉朝天,緩緩高舉,金黃色道氣勃然騰升,如溪水堪堪暴漲,愈發強大的氣勁衝向四面八方,岩壁紛塌,磊石碎裂,四處破壞,毫不受控。

黃少新朗聲大笑,笑聲響徹半空,道:「老夫手握武律之力,就算是霍無紂,就算是文天義,哪怕是整個江湖,又有誰是老夫的敵手?哈哈哈……」又想手握這股武律之力,自己便是無所不能,天地如此廣闊,何必拘泥於小小群英樓之中?

顧老六同樣被方才那情景震撼,他作為江湖武者,自然聽聞過「武律石碑」的傳說,卻未聽說武律石碑賜予道氣,心中大為不解,想道:「武律在上,數百年來公正公道,賞益罰惡,如今為何是助黃少新,非讓袁小兄弟死不可?」他踏入武道多年,自從被萬紅夫人的花毒困在群英樓,對武律大道的信仰早已淡然,他惟一能倚托的,只有一眾弟兄和一身武藝。他和袁昊相處雖不過一日,卻深有相見恨晚之感,此時對武律選擇幫助黃少新而非袁昊,深感憤懣,竟隱隱質疑武律的作法。

 
突然之間,只聽嗖嗖嗖三響,三枚銀錐彷彿不受金黃道氣影響,射將而去。

黃少新臉有微異,金色道氣再次一掃,這回三枚銀錐凌空失去力勁,又是叮叮叮三響,紛紛落地。他冷笑看向一方岩壁,道:「你用不著著急,待老夫殺了袁昊,下一個就輪到你和顧老六。眾長老聽令,好好看著顧老六,作為老夫多年來的敵手,老夫要最後了結他。」

四名長老親眼見證黃少新身負的武律力量,又覺害怕又覺敬畏,一聽到這番話,眼中閃過光彩,心下不由一陣激動,忖想若能跟隨黃少新,以那股武律之力的威能,往後必然洪福無窮,前途不可限量。四人想也不想拜倒在地,齊聲道:「屬下願誓死跟隨大人腳步。」

黃少新得意大笑,他雖不曉得武律為何唐突相助,但手中這股武律之力絕不會有假,心緒熱血,嚮往群英樓外的廣大江湖,道:「好,好,往後就有賴諸位長老,現下老夫就先……」他話未說完。

「你待要如何?」這話聲不知從何處傳來,從遠而近,話音一片威風凜然,聽不出半點喜半分怒。

黃少新笑聲赫止,循聲四探,未見人影,白眉深鎖,以為是那暗中之人的同夥,冷笑不已,心道:「在武律之力面前,就是有千百個伎倆,也是螳臂擋車,不堪一擊,老夫豈會有懼?」當下左手高高拎著袁昊,冷喝道:「老夫要殺了此子,你又想如何?」話畢,未見任何人現出身影,譏笑一陣。

豈料下個瞬間,但聽那不喜不怒的聲音自背後傳來,淡淡道:「倘若本座說要保下這位袁小兄弟,你黃少新又能如何?」

黃少新愣了住,正要回頭,作為武者的危機直感令他後頸一寒,金黃道氣釋放,雙腿蹬地,忙暴退而去。他這一退,因有金黃道氣相助,速度要比往昔快上數倍。突然間,黃少新只覺左胳膊傳來劇痛,低頭看去,當見左身側空空如也,血如泉湧,狂流不停,痛哼一聲,右手忙封住左身幾處要穴,以防傷勢愈烈。

那不喜不怒聲音道:「多年不見,你的輕功倒是精進不少。」

黃少新以為這話是暗諷他控制不住金黃道氣,往前一瞪眼,只見眼前佇立一道人影,來人一襲黑袍在身,亂髮紛飛,面容莊嚴,銳有英氣,看來三十多歲年紀,卻彷彿早已見慣世間冷暖,眼中卻透著淡淡惆悵和平靜。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