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畫槌錄》第三百九十章 瀛海島的丹藥

草士 | 2021-11-18 19:00:03 | 巴幣 0 | 人氣 90


第三百九十章 瀛海島的丹藥

武者境界,學如登山,由淺入深,由繁化簡,循序漸進而覓得窮奧,乃世俗常理,但登高望遠的過程哪裡容易?尤其境界愈高深者,近得山巔,百尺竿頭再求進步,實甚艱難。袁昊雖不過是執者境武者,別說登山之志,大可能連登山的資格都沒有,要突破境界,自要比大境界者容易許多,可是要他一日之內接連突破二個境界,卻哪裡可能?

天下武者練功素來是一步一步突破境界,登高望頂,心浮氣躁者往往得不償失,故武者修行亦是修心,從未聽說有武者能夠一次突破一個境界以上,倘若真有這等奇事,依江湖武者好熱鬧的性子,還不廣傳天下,人人皆知?袁昊成為武者的日子愈久,有些事情心悟即知,從而根本不信都爭先的話。

只見都爭先吁了口氣,放下碗筷,語氣有些無奈道:「你跟我來。」袁昊跟在後頭,臉上兀自不信。二人行到花簇面前,都爭先指著那豔麗濃郁的紅花簇,道:「咱們二個為何不怕花毒?」

袁昊愣了一愣,左右看了看,確認周遭無人,低聲道:「因為……因為咱們是島民。」

都爭先點頭道:「不錯,咱們是瀛海島民。」他接著又問:「咱們修練甚麼功法?萃取的道氣,比之天下武者萃取的道氣,又如何?」

袁昊又答:「咱們練逍遙定心訣,道氣?哼,中原武者無不高歌頌揚當今武律,認為武律即是真正的大道,自然是萃取武律的道氣,咱們島民……嘿嘿,萃取的可是天地間最純正的道氣。」

都爭先點點頭,接著重重嘆一口氣,道:「姓袁的,你自兒都說啦,咱們和普通武者不一樣,有些事他們辦不到,不代表咱們辦不到。古人以銅為鏡,可以正衣冠,然而這面鏡子若是混濁不堪,看得不清不楚,還正個屁?他們受到武律的桎梏,可咱們呢?」他見袁昊低頭沉思,似悟非悟,沒有應答,繼續道:「你以為武律幹甚麼要捉拿咱們?他想成為真正的『大道』,可又對咱們這些崇尚古之『大道』的島民,滿心堤防,恨不得宰了咱們島民。」

袁昊緩緩抬頭,彷彿都爭先的話語是春風過耳,聽過就罷,全沒放在心上,豈知下個瞬間,他突然「啊」的一聲驚呼,掌拍大腿,又喜又驚道:「姓都的,你意思是江湖武者辦不到,可咱們辦得到?」

瀛海島民和中原武者天差地別,武者敬天,對武者而言的天,即是大道,島民和尋常武者認知的大道不同,連同功法受限與否,亦是迴異。當初黃少新引動武律石碑,袁昊二人對石碑一陣說不出的不悅和不適,反之黃少新受惠金黃道氣,實力陡增數倍,此異同顯而易見。

果見都爭先神秘一笑,道:「咱們不怕花毒,他們怕不怕?他們萃取武律的道氣,形軀受到桎梏,咱們有沒有?」

袁昊道:「是了,是了!咱們不怕,他們辦不到,咱們島民可不一樣。」心中隱隱自豪起來。他忙問道:「我該怎地做?」事到如今,已是全盤相信都爭先的話,不覺是假。

「如今大道衰敗,武律出頭,道氣不純,要想達到上古先賢練氣的境地,得有外力相助。」督爭先說著,自懷中取出一小囊,囊中取出一香木盒。那香木盒外觀古樸,盒上鑿跡嵌入木中,一刻一畫盡是筆直不歪,顯是出於武功大家之手。

只見木盒一開,一股丹香氤氳而出,轉眼之間,居然已充斥整個洞中。這丹香清新淡雅,香氣似清風吹拂四周,層層交疊,甚至蓋過濃烈的萬花花香,但見盒中放著一枚丹藥,丹體呈青綠色狀。都爭先飛快拾著丹藥,道:「張嘴!」

袁昊依言張嘴,當他嘴剛微張開,一抹藥氣撲鼻而來,下巴立時被外力闔上,耳中就聽都爭先的聲音道:「快打坐運氣,切記定心訣之法,這枚丹藥數量稀少,咱們島民一生只得吃一顆的珍貴靈丹,別浪費藥力。」

袁昊聽到這話,才剛打坐運氣,就感口中那清雅丹香彷彿化成一泓清水,先從流淌入咽喉、胸膛、肚腹,最後融入四肢百骸,像隻纖纖玉手輕柔撫過,當真是說不出的通體舒暢。緊接著丹田處源源勃發一股溫暖熱能,那熱能具有某種吸力般,竟是引動天地道氣凝聚不散。

袁昊感受到通體皮膚都有道氣緊貼而來,萃取完些許道氣,又有道氣爭先恐後鑽入體內,等著他萃取入體。這些道氣純正至極,過去所萃取的任何道氣都遠遠不如。每當袁昊萃取完道氣,只覺經脈好似又增強不少,道氣流淌的速度愈來愈快,暢通自如,他又喜又奇,有心和都爭先問話,但他察覺那氤氳丹力正逐漸消散,恐撐不久,是以當下只能專心萃氣。

迷迷糊糊之間,袁昊似乎沉沉睡去,在似夢非夢的遐想間,他離開形體桎梏,乘風而行,又是徜徉汪洋大海之間,又是縱情高山深淵,周遭景色變化無窮,一刻都不嫌緩,他也不覺惱煩。

恍然之際,四周景緻又變,袁昊低頭見著地上倒影,昂頭望去,忽見千仞聳山,霧靄重重,涓水長流,紫雲紫氣,一切所見難覓真貌,而萬籟在耳,不覺吵雜,實是美妙難言。袁昊循聲而走,走到哪霧靄就散到哪,眼珠子打轉一切,只見飛禽猛獸、俊男仙女,天下從未見過的奇妙之事物盡顯於此。袁昊轉了一圈,不慎撞到一名老翁,趕忙攙扶老人家,那老翁搖頭,直到看見袁昊容貌,似乎詫異袁昊的到來,二人你看我,我望你,突然那老者笑著說了甚麼,袁昊卻聽也不清楚了。

過了不知多久,袁昊睜開眼睹,眼前都爭先正凝神關注過來,他呆愣愣望著半空,對夢中所見仍意猶未盡,嘆道:「天下若有那等仙境,真想親自走上一遭。」



明天早上要去打第二劑疫苗,應該是不會手痛頭疼之類的吧……小說的份量我已準備好,不用擔心!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