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畫槌錄》第三百七十五章 下令

草士 | 2021-10-29 19:00:04 | 巴幣 0 | 人氣 75


第三百七十五章 下令

就聽文天義喝道:「黃少新,你當本座的紅纓幫,豈是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當下眼到手到,抓向黃少新背心。

豈知黃少新察覺到衣袍一緊,頭也未回,就料定是文天義所為,他早有盤算,道:「文天義,你若是不管二小姐死活,盡管要老夫的命便是。」文天義聞話,手上功夫慢了一拍。

這一躊躇間,對高手而言就如同露出偌大破綻般,黃少新見準機會,金黃道氣流轉雙腿,凌空用力一蹬,向左橫移,急奔而去。

眼見黃少新縱身而動,整個人已在數丈之遙,三長老低頭瞥見滿地屍橫遍野,兩幫之人都是身穿執法堂衣物,足足有數百人之多,遙想到聶發三兄弟,心頭大痛,憤懣高喝:「黃少新,你害我幫內無數弟兄死於非命,居然還想著要走?你給老夫留下!」說話間,提起渾身道氣,周身氣勢逼得旁人呼吸一窒,縱身一躍,地面為之龜裂,數步之間,拚死追上黃少新,扭打成一塊。

只見三長老使的一手判官筆,出招如同靈蛇,變化多端,道氣施發,筆鋒一出,有如群星閃爍,一一迸現,連連點到黃少新下盤要穴,顯是意要阻他逃離。

黃少新慍怒出掌,大鵬怒爪掠出,不敢多作停留,就怕被拉入招數套路。三長老和黃少新二人的武功,一人講求「變化」二字,一人講求「快」字;前者出招就如夜空中閃爍的群星,繁複多樣,見者無不眼花撩亂,後者出招則如禽鳥抓捕獵物,一出手便是果決剛斷,快如電閃,一招索命。

當黃少新的手爪攻到三長老筆鋒前數寸,隱隱覺得判官筆上軟綿無力,實不如所想那般,目光一凝,見三長老臉上甚是吃力,冷汗涔下,恍然想道:「原來老傢伙已經沒剩多少道氣,不過是逞一時之勇。」他既識破出來,更不待留下,轉身又逃。

卻不知三長老之所以消耗如此劇烈,全因那「天運道氣」所致,盡管那金黃道氣是武律石碑殘存的幾縷道氣,威力僅不足原本的半成,兀自是黃少新道氣的數倍之強,這讓三長老如何不驚愕失色?

三長老跟隨文天義多年,對萬花幫和黃少新自然再熟悉不過,知對方武功和自己是伯仲之間,甚至自己略為勝過一些,因此才敢奮力追近,哪裡知道黃少新的爪功莫名陡生數倍威力,每每交鋒,他雖未落於下風,卻還是有種難以勝過的錯覺。三長老為了盡快拿下黃少新,拼命運轉道氣,這才導致道氣消耗過劇。

三長老忍著心驚,暗想:「這廝功力竟精進到這般地步,怕是連大長老也不是對手,老頭子必然得捨命出擊,方能留下他。」心下決然之際。

嗖嗖嗖,突有三枚錐子化作銀光,自黃少新左頸旁射來。

黃少新聞聲已知暗器襲來,可是又覺得這暗器乍聽又沉又重,微感古怪,心念一動,金黃道氣化作氣浪震開銀錐。但見金黃道氣和銀錐一碰,非旦沒有震落暗器,竟還讓銀錐射穿過去,瞬間消散。黃少新一陣吃驚,幸虧及時扭過頭,這才免遭暗器穿頸而死。

黃少新回頭瞧了那銀錐暗器,就見那銀錐居然有拳頭那般大小,向一處岩壁飛去,只聽轟的一聲,砂石紛落,銀錐深深嵌入岩壁,深不見影,心中微有後怕,想道:「這是甚麼暗器?好恐怖的威力。」

只聽一道嘿嘿笑聲響起,道:「這位老爺爺說得不錯,哪有抽人一巴掌還能全身而退的道理?況且我還有些事想要問問你。」正是那暗中之人。

黃少新臉色登變,停足不敢動彈,倘若僅有三長老一人,他大有信心可以逃之夭夭,就算紅纓幫再多讓二名長老齊上,他仍覺尚有辦法應付,可是那暗中之人就不同,此人未曾露面,使得又盡是群英樓前所未見的暗器技法,這敵暗我明,對方又無心戀戰,只想留他下來,那是再輕鬆不過。

紅纓幫眾人見黃少新要逃,本來亦是大聲怒罵黃少新,此時又見他被三長老困在原地,四周頻有暗器閃過,大夥均明白有高手相助,紛紛叫好不止。

文天義暗暗鬆了口氣,目光瞄到霍家一夥人身上,朗聲道:「今日一事,是霍家和紅纓幫的恩怨,紅纓幫眾人聽令!從今爾後,袁昊小朋友就是我紅纓幫貴客,想要他性命者,那是門也沒有。」

顧老六、張大狂、陸象峰一眾人見文天義發話,心知這是紅纓幫幫主的命令,各各振臂高呼,兵器敲地,噹噹大響,齊聲道:「門也沒有!門也沒有!」

「文天義,你紅纓幫當真要和霍家幾位大人過不去?倘若夫人知道此事,絕不會放過你。」忽地,萬花幫人陣中傳來一道吼聲。此人動用道氣說話,話音卻又沉又緩,似是咬著牙說完這話。

紅纓幫眾人循聲看去,驚見說話之人卻是讓人攙扶而起的童萬人。

張大狂哈哈獰笑,大刀扛肩走上前一步,道:「過不去又如何,知道了又如何?你們這群臭娘們今日殺咱們的人,下手從不覺得有悔,那咱們還管個屁?你們敢動手殺人,還怕別人殺你們,可笑不可笑?」

霍家一夥沒料到黃少新說走就走,尤是根本不把霍家放在眼底,為首那削瘦漢子神色已是陰沉無比,此時聽得文天義等人的話,目光冷冷凝在紅纓幫眾人,眉宇蹙得更深,暗道:「黃少新那蠢人八成認為天運道氣能夠任意所使,江湖如此之大,多少人曾經蒙武律施恩,從未有人真正留下天運道氣,依方才所見,他得到的天運道氣僅不足一縷左右,再過不久便會用盡。眼下還是處理袁昊為先,此子一日不除,咱們霍家的宿願天曉得得再花上多少年月。」

那馬臉男子上前一步,低聲道:「霍飛大人,不如趁此機會,一併將這紅纓幫除去,省得姑姑……萬紅夫人整日愁眉苦臉,煩心已極。」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