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畫槌錄》第三百八十九章 瘋狂修行

草士 | 2021-11-17 19:00:05 | 巴幣 0 | 人氣 59


第三百八十九章 瘋狂修行

文天義此話落畢,忽然想到自己這師弟心思俊敏,手段了得,論小伎倆的手法連大人都不是對手,只是這時對手是自己,他倆正大光明切磋,有些伎倆不使也罷,否則以他之聰穎,怎地可能沒留下後手?

只見袁昊翻個筋斗而起,笑嘻嘻道:「師兄教訓的是,下一次切磋,我定會留下兩個後手。」

文天義淡淡苦笑,知袁昊並不服輸,二人歇息一會兒,接著練功,如此周而復始,自早練到正午,又從正午練到傍晚,不知切磋有數百回之多。直到都爭先送飯過來,二人這才停下切磋。三人用飯之際,文天義眼見袁昊精神頹然,飯不入口,一副昏昏欲睡模樣,心想雖未使出少沖境的實力,但一個執者境武者和他勉強過招,能撐過大半天下來,屬實不易,可是往後還有萃氣的修練,更是重中之重,這可如何是好?

只聽都爭先笑道:「文幫主,小弟方才聽顧大哥等人提及,幫主過去闖蕩江湖的風光事蹟,小弟深是敬仰,可否和小弟仔細說上一說?」袁昊耳中一聽得文天義闖江湖的遊歷,登時來了精神,雙眼瞪得老大,一雙眼珠子盯著文天義不放。

文天義見此恍然大笑,於是說起當年闖蕩江湖的種種過程,從平淡無奇到大風大浪,從教訓地方惡霸、腐敗貪官,到解救良家婦孺、千金閨秀,唯獨不提黃家的事情,每每過程中都是有驚無險,暗藏危機,可是文天義話語稀鬆平常,好似瑣碎小事,一點也不放在心上。

袁昊又是大聲讚好,又是罵人不是,當真是一會喜一會怒,忙得不停,他聽得神魂蕩漾,睡意全消,心道:「若有朝一日,我也能行俠仗義,快意江湖,打得道盟哇哇叫,揍得聖教棄神求饒,人生如斯,大已無憾。」胸臆中洋溢一股壯志,只盼能和文天義一樣,剷惡鋤奸,隨心奔走。想到此點,鬥志再次點燃,飛快把面前飯菜扒完,又想:「是了,袁小俠行俠仗義第一步,就是打撫仙霍家,嘿嘿。」

袁昊跳起身來,瞪著都爭先,來回渡步,繞到第三圈時,似乎忍也不住,不滿道:「趕緊,趕緊,本小俠要練功,你吃快些。」

都爭先翻翻白眼,轉過身去,沒好氣道:「滾遠點!自兒練去,萃氣之法還用我教你?」

文天義聽二人談話,知接下來的話他不便在場,拿了飯菜往洞口走去,笑道:「本座閉關多年,許久未和兄弟們痛飲幾杯,師弟,你要好好練功,咱們明早接著來。」說完,逕自離洞而去。

惟剩瀛海島二人在場,你看我我瞧你,一時悄然無聲,靜得可疑。自峨嵋山逃亡以來,歷經不少波折,離散又聚,二人總算覓得一處暫緩之地。

「你看甚麼看?」忽地,二人異口同聲道。

袁昊不快道:「你學我幹甚麼?」

都爭先冷淡道:「放屁,是你學我。」

袁昊皺眉道:「是你說要指點,那便快一些,待本小俠武功有成,定要揍得霍家裡外不成人。」

都爭先斜眼瞟來,道:「就你?霍家甚麼人,當年我和老爹在外,霍家聲勢已是不小,如今家大業大,實力更勝往昔,堂堂撫仙的一方勢力,連大理官員都不敢隨意冒犯,你一個傻小子,拿甚麼跟人鬥?」

袁昊嘿嘿笑道:「白癡,本小俠要尋霍家麻煩,幹甚麼挑上整個家族?一人之力,豈會是萬人之力的敵手,我自然是挑他們霍家子弟下手,那霍風想強娶令謙姑娘,我第一個就挑他下手。」

都爭先鼻子輕輕哼了一聲,怪笑道:「不錯呀,咱們島上的怪童大俠,終於情竇初開啦?」

袁昊眨眨眼,想道:「甚麼情竇初開?」想了一會,立時明白過來,正色道:「姓都的,你別胡說八道,我和令謙姑娘不是……」

都爭先壓根不聽完話,哈哈笑道:「吹!就會吹牛瞎說,每一個男人讓人察覺,都是口口聲聲的清白,絕無此意的正人君子,呸!老子才不信。」言下之意,鄙夷甚重,大有將天下所有男子都歸為同一等人。

當年都爭先跟隨父親在外從商,和絕千閣關係良好,在李正志夫婦精心安排下,他自小就和李若虛處在一塊,兩小無猜,情竇初開,李若虛更對這青梅竹馬,芳心暗許。多年之後,他二人再次重逢,情思更甚往昔,久而彌篤,終於成了好事,只不過又因李正志的緣故,如今各分東西。在情場方面,都爭先可說是見過不少大風大浪的老手,遠勝於袁昊,袁昊看不出、察覺不出的感情,他卻看得一清二楚。

都爭先雖然不識得竹令謙,但和李若虛的朝夕相處,他深明自古以來,女子人家的心思自要遠勝男人百倍有餘,一名年輕女子既然相邀陌生男子入得閨房,焉會是反感之理?那竹令謙邀袁昊入屋,盡管意在學習丹青畫術,可何嘗不是表現出她對袁昊的信賴?

眼見都爭先根本不聽解釋,袁昊懶得再費口舌,轉而問道:「你答允文師兄,要指點我萃氣。」

都爭先回過神,道:「不錯,如今你是執者三脈境界,以咱們島民的練功速度,算不上快,而霍家人不會放過這個除掉你的大好機會,你勢必得做足準備。因此今日之內,我希望你能達到執者五脈。」

本來袁昊連連點頭,突然雙眼睜圓,彷彿聽到甚麼不可置信之話,嗆了一口口水,咳嗽不停,顫聲道:「你……你……你說要我……要我甚麼?」

都爭先似乎很滿意袁昊的反應,笑得格外燦爛,道:「我說,霍家不會放過這次機會,你若不想死,我要你今日之內,達到執者五脈的境界。」

袁昊抽了一口氣,道:「執……執者五……脈!」說到最後一個字,咬緊牙根,聲音變得又沉又低。話畢,他臉上最初的震驚之色,堪堪轉變成鄙視,道:「你龜爺爺逗人呢?」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