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畫槌錄》第三百八十六章 師兄

草士 | 2021-11-14 19:00:02 | 巴幣 2 | 人氣 77


第三百八十六章 師兄

袁昊、都爭先聽聞這話,瞬息之間,二人紛紛微蹙眉頭,一副有話想說實又不知該如何啟齒的模樣,前者蹙眉,乃是袁昊覺得自己並無這等能力和擔當,一個小小執者境武者,怎有辦法救下整個群英樓好漢?後者蹙眉,卻是都爭先隱隱約約猜到文天義想法,心中略一思慮,心想此事對袁昊是利大於弊,既然如此,不問也罷。

袁昊敬重紅纓幫大夥,知他們多是至情至性之人,豪氣干雲,自然不肯讓它們枉死,也對文幫主的打算欣喜不已,可說到有那般天大本事救下他們,絕非自己所能身任,忙道:「文幫主,萬紅那八婆行此無恥伎倆,為人詬病不齒,晚輩雖願出一份心力,但實是任重才輕,沒有解救大夥的能力呀!」

文天義笑道:「本座知道,這件事情絕非你獨自一人就能做到,必須你我三人協力合作,方能打破窘境,可是說到最關鍵之處,莫過袁少俠你了。」

都爭先眼睛一亮,他心思縝密,見識要比袁昊深遠多,當即道:「文幫主的意思,可是要姓袁的暗中觀察萬紅那婆娘和霍家,趁機找出解毒之法?」

文天義呵呵笑道:「想來少俠也明白此點。」

都爭先沉吟半晌,突然嘿嘿一笑,道:「確實不壞。」他看到袁昊方向,又道:「不對,不對,這是一舉兩得之計,再好不過。」

袁昊聽得一愣一愣,有些著急起來,心道:「打探霍家?找解毒之法?龜爺爺的,以往這些事兒都是由姓都的在做,我……我怎能身任這般大責任?」他平時遇事天不怕地不怕,唯恐沒有熱鬧好湊。至於生死榮辱,對承載道家思想的瀛海島民來說,本就是身外之物,袁昊自幼深習道家生命觀,只有徒有觀念想法而未曾真正施用,他初入江湖,數次被逼入困阨境地,卻仍緊記島民教誨,不失道家風範。然而此回攸關整個群英樓數千眾豪的性命,千鈞重負,不可不慎,眼看都爭先和文天義說得興高采烈,兩眼發光,似乎大事已定,又憂又急,一時忘了島民教誨,心緒難以靜下,忖道:「我已害得顧二哥當眾跪地,大大丟了臉皮,怎能再累他們性命?」更覺懼怕。

當下斷然道:「我不幹!文幫主,術業有專攻,這事讓姓都的去做,包能成功。我一個小娃娃,甚麼也不懂,還是讓我跟隨去紅纓幫大夥,打打劫,放放火,罵他個萬花幫千百回遍。」

文天義聽袁昊拒絕,起先微微愣住,聽他所言,隱隱苦笑起來,心想普通的小娃娃可沒那等膽子,打劫放火,謾罵江湖武者。見袁昊目光遊移,不禁笑道:「袁少俠,此事之所以交由你來辦,不是本座刻意刁難你,無論本座還是都少俠,誰都無法輕易接近萬紅大宅。萬紅那婆娘心思雖毒,防範更深,那大宅平時除了路、杜二人,還配有不少好手,如今霍家人既來,想必武者數量只會多不會少,因此除了受指名比武的袁少俠,恐怕再無人能身任。」

都爭先臉上平淡如常,彷彿一點也不擔心放袁昊一人進入大宅,道:「天下毒物,多半有藥石可解,花毒不僅是那八婆的寶貝,更是她操縱群英樓豪傑的手段,身邊自然會放有解藥。你得一面比武,一面尋出解藥所在,至於群英樓的紛爭云云,這回你別摻合,交給我和文幫主。」

袁昊低頭思索良久,咬了咬牙,道:「我該怎地做?那解毒八成藏在那八婆房內,天曉得女人的閨房藏有多少可佈玩意兒。」

都爭先翻翻白眼,道:「姓袁的,那可是能控制數千豪傑的毒玩意兒,換做是你,你肯藏在房內?他媽的,我要是有這等大殺器,帶著身上招搖撞騙,吃喝無阻,看誰不對眼,放出花毒吹一口氣,豈不美哉?」袁昊恍然,見一旁文天義微微苦笑,輕咳了一聲。

文天義上前一步,右袖輕甩,一陣勁風帶到殷紅花簇,只見團團紅花沙沙搖曳,幾片紅花瓣凌空飛舞,一抹濃郁芬香飄飄欲來。袁昊聞得花香,還不及反應,腦袋微暈,很快又在逍遙定心訣的催動下,驅散花毒,神智復明。

文天義目中帶著幾分羨慕,很快消散,猛地高聲喝道:「袁少俠,道盟為何瞧你們不起?」

袁昊嚇了一跳,察覺文天義臉色莊正,不似開玩笑,想到方才在執法堂的談話,道:「實力,咱……晚輩的境界太低,道盟才瞧我不起。」語帶些許不滿,他本想說「咱們」,轉念則想自己境界要更加低微,若說道盟更加看不起誰,無疑會是自己。

話落之際,文天義身子微動,左手毫無徵兆便朝袁昊抓來,手上挾著一股勁力,風壓隨即而至。袁昊吃了一驚,根本不明白文天義此舉意涵,更萬萬想不到他會朝自己出手,下意識欲施開泥鰍功,卻已不及。但聽「呼」的一聲,文天義左手五指大張,停在袁昊臉前一寸之距,慢一步到來的勁風吹得袁昊眼睛生疼,先是瞇細又睜大。

文天義冷然看著袁昊,道:「正是,本座既然將一切希望寄託少俠身上,自然不願少俠橫死,離下個月比武尚有二十餘天,就由本座親自指點少俠武功,你我同樣蒙受竹大人傳功之恩,雖未拜入其門下,但這師兄弟之名,倒也並非不能算數。」他不知想到甚麼,目光漸漸緩下,又笑道:「袁少俠,你我二人有這緣,本座提議,不如你我就以師兄弟相稱,何如?」

此話一出,本還驚恐未定的袁昊,微微愣住,眨了眨眼,眼眸深處突然亮出光采。

文天義道:「竹大人他老人家不喜繁文末節,故不要求甚麼拜師禮,咱們再怎麼說也算師出同門,該當比照辦理,那跪天地立誓云云,自也不需要了。從今日起,你便是本座的師弟,本座絕不會讓你死在萬紅那婆娘手裏。」

袁昊大為驚喜,竹雲堂的性情如何,他同樣清楚不過,深知文天義所言不假,江湖偌大,各自得到竹雲堂指點的二人能夠相識,亦是種奇妙緣分,何況文天義更是性情之人,袁昊自然不反對多出這麼一名師兄。他當下拱手道:「文師兄!還請師兄指點一二,好讓師弟打得霍家狗落花流水。」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