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畫槌錄》第三百八十八章 文天義的修行(2)

草士 | 2021-11-16 19:00:10 | 巴幣 0 | 人氣 43


第三百八十八章 文天義的修行(2)

當如文天義所言,袁昊在外行走江湖,一直以來都是敵我、善惡分明,對敵人毫不留情,滿腦子詭計,就是使些江湖人忌諱的下三伎倆也渾不覺不對;對自兒人向來推心置腹,嘻笑玩樂,同居同睡,絕無設防。所謂明槍易躲,暗箭難防,不僅是袁昊會使這等伎倆,天下之大,無奇不有,難保他的敵人不會使同樣手段,倘若終日如斯待人,毫不設防,總有一天得吃上大虧,對以道盟為對手的袁昊而言,吃一次虧即是失掉小命。

文天義沒理會他施禮,雙手齊出,抓到袁昊衣領,哪知道剛碰著衣角,袁昊身影一縮,趴地翻出一圈,手上木劍刺到文天義虎口。文天義左手拍掉木劍,右手伸出食指、中指,二指自旁點往袁昊手腕。

袁昊專心一意,料想文天義接下來所說出的一字一語,都是出自他的江湖經歷,對往後行走江湖,必是受用無窮,萬不能漏聽任何一句話。他見出對方意圖,深知善用拳腳功夫的武者都會使這等短穴手法,意在封住對方使兵刃之手,當下退開一步,雙腳下意識欲動,耳中卻聽文天義冷喝:「說了不許動用竹大人的武功,還是說,師弟情願讓師兄我出『掌』?」

袁昊聽那「掌」字,立時聯想到「御風八境掌」的威力,不由嚇出一身冷汗,僵在原地。

文天義略施道氣,凝在指上,道:「中!」二指飛快點到袁昊手腕,見他手掌軟軟張開,木劍欲落。豈料袁昊早有準備,就見他左手先一步接住木劍,劍柄翻轉,反手上挑。文天義微異,見木劍朝臉面挑來,腦袋後仰,和木劍擦身而過,口中讚道:「好!」

原來袁昊在右手腕被點中之際,腦中靈機乍現,心想以木劍和二指交鋒,乍看是以卵擊石之狀,但是依文天義之力,以二指折斷木劍是輕而易舉,敗下陣的無疑會是木劍,而右手既然避不過點穴,不如以此為餌,換以左手攻招,果然文天義點中右腕,就收回二指,不再逼攻。袁昊忍著整支右胳膊傳來的痠麻,左手持劍反挑,這都是瞬息想到之舉,文天義能反應過來,暗暗讚嘆自己這位師弟的應變能力。

袁昊心想:「正面過招我不會是對手……是了,師兄讓我不可使泥鰍功,嘿嘿,不可使就不使?」腦海想到妙計,居然主動攻上前。

文天義見袁昊只剩一隻左臂能使劍,兀自提劍攻來,心底多少有些詫異,想道:「我這位師弟心計了得,必然有詐,方才險些中了他計。」

只見袁昊木劍劍勢陡變,自下向上一挑,這一上挑和方才截然不同,一股磅礡雄壯的劍勢呼之欲出,彷彿有種毅然登峰踏顛之感,劍路緩緩,磅礡氣勢卻愈來愈猛。

文天義一驚,忖道:「這是峨山四劍的『拔山凌雲』,屬四種劍勢中的雄勢。」感受到劍上傳來的氣勢,隱隱約約感受到龐然大山矗立面前的景境,不禁向後退了一步。

袁昊見準機會,腳下又動,當是泥鰍功的步法。其時,但見文天義整個人微微一僵,袁昊趁機木劍收勢,劍鋒微轉,啪的一聲,反手擊在文天義右手掌背。

文天義看著自己手背,微微愣神的方臉漸而露笑,讚道:「好,好,很好,這招不錯。切記,師兄不是要你懷疑他人,而是要常保戒心,在江湖上一步錯步步錯,依你和都兄弟的聰明才智,想要看清楚一個人,應該不是難事。」

袁昊笑道:「是!」

文天義點點頭,舉起右手,淡笑道:「師兄我本來還不理解,竹大人武功蓋世,見識博遠,想要傳你武功,大有如師兄的『御風八境掌』這等招數,為何要交你這套『泥鰍功』。直到現在,師兄我算是理解竹大人的想法。」

以往袁昊不曉得竹雲堂威名在外,光是提及他名號,就能震攝諸多江湖高手,如今盡管明白,心中也不免好奇為何傳的是「泥鰍功」,而非其他功法,此時聽文天義一提及,好奇心又起,道:「這是為何?」

文天義似忍俊不住,想笑又不敢笑,道:「規矩準繩,說了不許用竹大人的功法,師弟你卻反其道而行,佯裝要使用,擾我分神中了你的計策。倘若師弟你是一個不知變通,墨守成規之徒,竹大人絕不會將泥鰍功傳授於你,惟有你這類人,以尋找可趁破綻為樂,方能將『泥鰍功』發揚光大,竹大人料事如神,令人折服。」

袁昊耳中聽著這話,心中一陣古怪,道:「師兄,你這話是在誇我?我怎麼聽來不像一回事。」

文天義輕咳幾聲,道:「師弟,時日有限,咱們還是加緊練功。」他哪裡能說心中想法:惟有腦筋極好又不要臉之人,方能將這泥鰍功真正發揚光大。

袁昊接著和文天義過招切磋,二人時而以道氣過招,時而以純粹拳劍套路見招拆招,袁昊過往在撫仙、峨嵋山練功,素來以都爭先指點為多,如今蒙文天義指點,彷彿是如獲至寶,每每切磋,都是大開眼界,獲益良多。只因文天義久困在群英樓,見識過各式各樣的武功功法,每一回和袁昊切磋,用的技法、力勁不盡相同,且文天義會特意歇息片刻,和袁昊詳加說明,當年他是如何迎敵克敵,又該何如小心云云。

前幾回切磋,袁昊連用好幾種不同計策,頻頻從文天義手中討得便宜,文天義不以為意,反而誇讚袁昊腦袋精明之處。過了一個時辰,二人已打了不下數十場,袁昊漸覺氣息紊亂,依然勝多敗少,鬥到二個時辰,袁昊只覺體力有些不濟,接連敗了不少,當戰到三個時辰,袁昊已是累得頭暈目眩,腳下虛浮,連木劍也拿不住手,可文天義卻絲毫不見疲憊,勝敗大大翻轉,轉眼已連輸一十二場,袁昊別說止敗,根本一勝難求。

文天義眼瞧著倒地喘著粗氣的袁昊,抹了抹額上汗水,笑道:「師弟,行走江湖,你永遠不曉得何時有人找上麻煩,何時可以歇息用飯,因此更要留有後手。」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