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畫槌錄》第三百八十七章 文天義的修行(1)

草士 | 2021-11-15 19:00:05 | 巴幣 2 | 人氣 47


第三百八十七章 文天義的修行(1)

文天義微微頜首,笑道:「師弟,用不著如此客氣,咱們師出同門,同仇敵愾,說得上是一對難兄難弟。今日師兄勉力代替竹大人,練練你的本事。」

袁昊喜得如此一名英雄豪傑的師兄,心中喜不自禁,不由又感懷竹雲堂的恩德,輕輕吁氣,忖道:「今日之所以能和文幫主……認了這麼一位師兄,全賴竹爺爺的面子。當初在撫仙,我只知霍家敬畏竹爺爺,許無風敬畏竹爺爺,實沒去多想,那霍家和許無風何許人也?撫仙的權勢和官人,都對竹爺爺敬重如山。唉,袁昊啊袁昊,你這輩子想還以大恩,可一恩未了又來一恩,恐怕是還也還不清啦。」

只見文天義從懷中摸出一物,朝都爭先拋去,邊說道:「都少俠,那是本座的令牌,從今日起,由你來代本座發號施令,我紅纓幫全數兄弟,全仰仗少俠才智。」

都爭先剛接下那物,摸去似是硬物,低頭一看,果然是面令牌,上頭深深刻入一個「文」字,不禁笑道:「文幫主,你不怕我將貴幫搞得烏煙瘴氣,人人唾棄?」

文天義呵呵笑著搖頭,都爭先會意對方臉上之意,想了一會,道:「文幫主,不如這樣,咱們督促姓袁的練功,由幫主你指點他武技,我來指點他萃氣。」見文天義有些困色,深怕他一回絕,瀛海島的事情就會洩漏出來,忙解釋道:「文幫主,咱倆能夠抵禦花毒,其實和內功心法有關,姓袁的所學未深,因此在萃氣方面,得由家中長者幫忙指點。」

文天義聽聞這話,明白過來,笑道:「原來如此,怪不得你倆二人都不怕花毒,那萃煉境界方面,就交給都少……都兄弟你了。」他心想都爭先是袁昊的家人,再怎麼說叫人家「少俠」,未免生分,這才改口叫了一聲「兄弟」。都爭先偷偷吁了口氣,看了袁昊一眼,隨後朝離洞而去。

待都爭先走後,文天義突然語重心長道:「師弟,昨日和萬花幫賊兒激戰,師兄我略有觀望師弟你的本領,你年紀輕輕,就懂得防人之心不可無的道理,很好。臨危應敵,光憑師弟你的戒慎心,已然足矣,但終究不是上上之策。你那套古怪步法,可有甚麼名頭?」

袁昊眼珠子轉了轉,道:「這叫『泥鰍功』。」

文天義微微愣住,眨了一下眼,似乎沒想到那能躲避少沖境武者攻勢的步法,居然會是這等名號,臉上微現怪色,心道:「這定是竹大人玩心大起下,隨口編造出來。」他目光瞟到袁昊身上,只覺竹雲堂傳這門步法給袁昊,定是看出自己這師弟的性子使然,接著道:「師弟,餘下這二十多天,你須心神專一,投入修練,盡可能提升境界,師兄嚴禁你使用泥鰍功。」

袁昊暗驚,泥鰍功伴他一路走來,時間倒也不長,但已使得順手如心,依賴為命,一時要他不可再使,實是為難已極,可是他轉念又想,霍家人對他恨之入骨,此次偷襲紅纓幫未果,大有可能借比武名義,暗施殺招。

眼瞧面前這位無名分之實的師兄,袁昊眼珠子一轉,心道:「既然師兄叫我不可使用,這二十多天,我不用泥鰍功又何妨?小丈夫處事,難不成沒得泥鰍功,我袁昊就不能行走江湖?」心中傲氣一起,腦中忽然明悟,就道:「一把足能斬石之刃,碰上一個庸人使之,自然發揮不出斬斷大石的巧力,泥鰍功是竹爺爺的絕學之一,無疑是當世的強大武功,我若能提升境界,泥鰍功自然還能強上數倍、數十倍。」

文天義聞話,臉上喜色更甚,明白這位師弟理解自己深意,道:「很好,要是竹大人在此,必會誇你一句『孺子可教』,事不宜遲,咱們開始練功。」他行到吊床之下,自角落取來一柄木劍,交予袁昊。

袁昊接過一看,只見這木劍外觀古舊斑駁,劍尖圓滑無鋒,似被刻意磨了平,木柄甚是光滑,輕輕握住揮動,劍柄險些脫手飛出,驚得趕忙用力握緊木柄,想道:「這是甚麼古怪木劍?」

只見文天義臉上流露懷舊之色,眼中深處閃過一絲溫柔和苦楚,道:「這木劍,是竹大人當年贈予之物,師兄曾給予另一人,只是那人……那人……罷了,這木劍就當是師兄送你的。」

袁昊看了這柄木劍,向旁輕輕揮動,又險些脫手而出,怪道:「師兄,這破……這劍不大襯手。」他一想到文天義剛才的臉色,萬萬不敢說是「破劍」。

豈知文天義臉色陰沉,問道:「師弟,你覺得江湖上甚麼事情最可怕?」語氣有些陰陽怪氣。

袁昊聽文天義語氣不對,目光一抬,這一瞬間,只見文天義身子猛地一晃,欺身到袁昊面前。袁昊大吃一驚。文天義右手突施襲招,喝道:「師弟,這就是江湖上最可怖的事!你行走江湖碰上武者,對方和你稱兄道弟,口蜜腹劍,難不成此人就真能信任?方才你第一回沒料到我會出手,第二回還是一樣。」說話間,一抓一帶,將袁昊連人帶劍翻摔出去。

袁昊確實沒料到文天義會突然出手,他背後落地,悶痛一聲,連滾出三圈才停,正要翻身而起,道:「文師兄,你……」抬眼一看,文天義竟已迫來。但見他這回右手先出招,袁昊跟著躲動,豈知文天義換成左手一抓一帶,再次將袁昊聯人翻摔出去。

文天義臉上一板,有些慍怒道:「師弟,難道竹大人沒和你說過,世道衰敗,人心不古?你對敵人戒心極深,可對自己人卻無半點考量,倘若如這一回萬花幫的計謀,你身邊藏有奸細,你始終未覺,足能要你性命!」他頓了半晌,道:「你覺得我不會害你性命,所以不覺得我會動手,是不是?倘若你行走在外,方才早已要了你性命。」

袁昊耳中聞話,渾身如遭電流竄過,忙翻身跳起,臉上不怒反喜,顯然被這話說到心坎深處,恭敬行禮道:「多謝文師兄提點!」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