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戀與製作人】劇情向同人文(10)

堅果 | 2021-10-22 13:19:53 | 巴幣 0 | 人氣 83

【戀與製作人】同人文
資料夾簡介
戀與製作人的劇情向同人文,女主自設,男主或許有些OOC,請斟酌觀看。 圖片來源為網站,權利皆為戀與製作人官方所有,若有不適還請告知。

  第十章
  華銳的慶功宴再過幾日便要來臨,我暫時都將注意力放在這件事情上面,因此也就沒太注意林子桓的動向,反正他來無影去無蹤,無論去哪兒都不會留下痕跡,我也不好追蹤他。
  況且,在他告訴我所有我在意的人的未來過後,暫時沒有其他情報要跟我分享,我也沒那個需要去問他,我只要阻止自己再度覺醒,阻止那些未來發生就可以了。
  只是我很好奇,創造了新的世界過後,為什麼我會異常虛弱?難道是有什麼在控制我的身體嗎?還是只是我用盡了自己的力量這麼單純?在那之後為什麼Lock不阻止他們將我殺死?
  所有問題浮現在我腦海中,搞得我思緒十分紊亂,在這前往服裝訂製工作室的路上我就像個瘋子一樣一直搖搖頭,路邊的小狗見狀都用著關愛的眼神朝我吠叫,而我可以清楚地聽見牠在說:「小姐姐,有事嗎?」
  乖狗狗,我沒事。我朝牠咧嘴露出了個笑容,這次就換路人用著一張詭異的眼神看著我,讓我恨不得找個地洞鑽下去。
  來到了工作室,我整個人已經經歷了一場浩劫,推開門時清脆的門鈴聲讓我的耳根子稍微明朗了點,我看見那名女子依舊目光呆滯的朝著前方盯著,在看見我來時,她衝著我笑了一下,隨後拿給了我一個紙袋,說道:「包妳滿意,拿回去吧。」
  在我想要拿出裡面的禮服瞧瞧時,女子伸出手來制止了我,說道:「宴會當天再看,會有驚喜唷……」
  我好奇地望向女子,女子只是一貫的露出笑容,這讓我的好奇心更加旺盛,不過最後我還是聽了她的話不打算先拿出來,道過謝之後我離開了服裝工作室,看見了位在不遠處的大螢幕上頭正在播放周棋洛最近出演的那一部電視劇的宣傳片,心想真不愧是大明星,宣傳都放在這麼顯眼的位置,一路搭公車回到自己的公寓。
  回到住處時,我發現一道人影正在我和那四人住處的房門之間不斷徘徊,那人影還戴著鴨舌帽壓低了帽沿,臉上戴著一副墨鏡和口罩,但是看髮型大致可以看出是一名女性,不過那身影怎麼看怎麼熟悉……
  那女子左右徘徊,在看到我時露出了「終於」的表情,雖然她臉上的東西遮掩住了她的容貌,但我大致上還是可以感覺到她的情緒,我不太理解為什麼她看到我時會露出那樣的表情,不過接下來我就知道了。
  「製作人姊姊,我終於等到妳了!」這聲音相當的清脆動聽,正就是之前與周棋洛一同出演電視劇的黎芯蕊,聽到她這樣稱呼我讓我有些意外,不過一想到周棋洛也是叫我薯片小姐,於是便對這個稱呼釋懷了。
  「芯蕊小姐,怎麼了?」她朝我衝過來握住我的雙手,而我有些愣愣地望著她,等待著她接下來說出口的話語,黎芯蕊先是左右張望了一下,確定周圍都沒有人之後才緩緩開口:「這裡不方便說,我可以進去妳家嗎?」
  看來是擔心有狗仔呢……我對於她的請求並不感到意外,畢竟明星的私生活難免都會有狗仔偷拍再上傳到大眾媒體,而為了避嫌他們都盡量能躲就躲,私人空間更是重要的躲避地點,我多少也是節目製作人,對於這些難處是能夠理解的。
  「進來吧。」我用鑰匙打開了自家房門,進到客廳之後我便去廚房替黎芯蕊沏了一壺茶。
  坐定後,我詢問對方:「妳是怎麼知道這個地方的?」
  黎芯蕊看上去還是有些難以開口,但最後還是在確定這附近沒有其他人之後說道:「是棋洛告訴我的。」
  聽到這句話我便知道,黎芯蕊與周棋洛的關係大概就是非常要好的朋友,要好到可以分享祕密,畢竟一個大明星跟著總裁、警察和教授住在一個屋簷下,傳出去包準粉絲都會擠到這個小區,因此周棋洛的住處是個秘密,而周棋洛會和她分享這個秘密,就代表他十分信任對方了。
  我喝了一口茶,繼續問道:「那妳為什麼到這裡?有什麼想跟我說?」
  黎芯蕊抿了抿唇,最終還是把這個消息告訴了我:「我擔心棋洛住在這個小區會不會有狗仔跟拍,因此一直請我的經紀人觀察。」黎芯蕊繼續說道:「我的經紀人發現有可疑的男性在這個公寓周圍徘徊,不過跟棋洛一起住的那三個人非常敏銳,所以那個男人在他們回家之後都會跑掉。」
  黎芯蕊講到這裡不禁讓我想起之前小鳥兒們跟我說的「有嫌疑的好看小哥哥」,看來應該就是黎芯蕊的經紀人發現的可疑男性。
  「在這之後我的經紀人找到了那名男性,經過確認過後發現他就是狗仔,幸好他拍攝的內容尚未公開,不過我還是要過來提醒一下你們,留意周遭。」黎芯蕊的雙拳收緊,雙眼堅定地看著我,道:「我不希望棋洛捲進八卦裡面。」
  我想了想,自己對周棋洛的態度也像黎芯蕊如此,況且我們之間沒有肢體接觸,也不曉得我是怎麼可以跟周棋洛產生八卦,於是便自信滿滿地回應了黎芯蕊:「嗯,我會保護好周棋洛的。」
  「辛苦了,製作人姊姊。」黎芯蕊給予了我一個安心的笑容,隨後道:「接下來我要趕通告了,再見。」她再度拉起了帽沿,戴好口罩,我目送著她出去。
  不知道為什麼,在得知那個可疑的男性不是林子桓之後,我鬆了一口氣,不過狗仔也很麻煩,幸好黎芯蕊的經紀人及時發現,不然以我們五人的關係,傳出去恐怕都會很難聽,當然不是說我很不檢點之類的,而且我們之間乾乾淨淨,只是就怕有人會說一些難聽的流言,以訛傳訛之後就漸漸變成了不具真實性的八卦,不禁令我想起不久前李澤言那邊才傳出什麼「總裁夫人已定」這種流言,還上了新聞版面。
  為了處理這件事情,我將黎芯蕊來找我的事情傳進了聊天室,這個時間點大家應該都在休息,很快的聊天室便有了回應。
  ──周棋洛:芯蕊?狗仔?我怎麼都沒感覺?
  ──李澤言:……我已經處理好了。
  ──我:李澤言你什麼時候發現的?
  ──許墨:李總裁真是深不可測。
  ──我:應該說大家都深不可測吧……
  我有些無言的盯著聊天視窗,一邊吃著在黎芯蕊離開過後自己出去買的便當,隨後將網頁切換成影片網站,開始看起可愛動物的視頻。
  此時的我頭髮用髮束挽起來,臉上戴著一副眼鏡,前面放著便當一口吃著一邊看影片,活像個宅女一樣,這種私人狀態是絕對不會出現在那四個人的面前,總之現在的我非常放鬆,窗外那些鳥兒依舊吱吱喳喳的,我也聽不清牠們在說些什麼,在看那些可愛動物作出蠢蠢又可愛的動作時,我笑得不小心把那一口飯沒經過多少咀嚼便硬生生地吞了下去,正巧卡在了我的喉嚨裡頭,我「咳咳咳」的將飯咳了出來。
  「唔……咳咳咳咳……」感覺就像快要死掉一樣。
  我將桌面收拾乾淨,接著開始工作,假日待在家裡也都在忙公司的事情,幸好因為宴會的關係,李澤言將匯報的時間延後了一個禮拜,因此我並不急著Key資料,只是在各大網站上搜索節目的靈感。
  靈感……靈感……我靈光一閃,想到了個空前絕後的點子──把林子桓找上節目。
  不過這計畫想是想得出來,但要執行還真是毫無頭緒。首先,要找到林子桓的行蹤本就是一件十分困難的一件事情,再來,要怎麼說服他加入我們的節目?考慮到他的身分,我也不好直接說他是另一個世界線穿越過來的,相處了這段時間我依然不知道他在這個世界的職業是什麼……等等,他有職業嗎?
  我想起了那家醫院,又想起了他跳下去窗戶時的畫面,於是我想到了一個身分──Evolver。
  畢竟現在社會大眾都大致可以接受Evolver的存在,那麼找Evolver上節目應該也不是什麼難事……吧?這讓我想起了公司以前的節目──發現奇蹟,雖然最後完美的收尾了,但還是讓我有些留戀。
  我「啪嗒啪嗒」的敲打著鍵盤,一邊在筆記本上記錄著,時不時用紅筆圈選起重點的部分,漸漸的,一齣節目的架構和靈感成形了,這說不定會成為向李澤言匯報時的重要資料。
  就這樣工作到了夜晚,窗外吹起了涼風,將落地窗的窗簾掀起,微微的拂過了我的臉頰,我竟打起了盹,但還是打起精神將節目資料記錄下來。
  我依稀可以聽見隔壁傳來了開門的聲音,瞬間打起了精神,已經有一段時間沒有見到他們了,於是我三步併兩步的衝到房門口,一打開,白起的身影出現在我面前。
  「……我看到了聊天室裡的訊息,只是不知道要回什麼……」他說話有一點支支吾吾的,看起來像是在對沒有回應聊天室作出解釋,我笑了一下,說道:「沒事,又不逼你一定要回覆。」
  「嗯。」白起露出了一如既往的表情,道:「關於妳說的,我會多加注意的。」
  我點了點頭,道:「辛苦了,不要累壞了自己,況且你們夠敏銳,至少最後事情沒有走到最壞的地步。」
  「我不會讓那種事情發生的。」白起用著堅定的口吻說道:「我們,都不會。」
  「我當然相信你們啊!你們都是優秀的男人。」我天真地回應了白起的話,只是不知道為什麼,他的表情看上去有些怪異,於是我便問道:「怎麼了?」
  「沒什麼。」白起搔了搔後腦杓,又抿著雙唇,看上去似乎有什麼重要的事情要說,於是我便走上前靠近了對方一點,並用著好奇的眼神看著他,白起見狀也明白了我的意思,最後坦然的說道:「也是,我們之間沒什麼不能說的。」講完這句之後,白起接下來的話聽上去似乎是花了好大的力氣才說出口:「那麼,妳對我……」
  「白警官,別來無恙。」此時,一道熟悉的男性嗓音低低的從白起身後傳來,我往他的後面一看,原來是許墨回來了,我察覺到白起要說的話不適合在其他人面前說,於是便可惜了這個時機點,趕去跟許墨打招呼了。
  被打斷了說話的白起看向許墨的眼神忽然有了幾分殺意,那赤裸裸的視線落在許墨身上,後者竟然一點反應也沒有,反而還有些得意?我看了都覺得毛骨悚然了,趕緊用身體將兩人隔開,邊冒著冷汗一邊說道:「呃……在外面說話不太方便,你們都先進屋吧……」
  「那妳呢?要一起進來嗎?」許墨還是那一如既往的笑容,瞧上去就是個氣質溫潤儒雅的紳士,把家門口打開做出邀請我的手勢。
  此時我想起了黎芯蕊跟我說過的,有狗仔正試圖在這個小區偷拍,而且還盯上了許墨他們的家,雖然最後沒有成功,但我們還是必須多加警惕,因此我搖搖頭,苦笑著回應:「不用了,你也知道…..」不用我說完,聰明的許墨立刻知道我要表達什麼,於是也回應了一個笑容,把白起拉進了屋內。
  沒想到白起竟然會讓許墨觸碰他啊……我的注意力都放在一些奇怪的事情上面,沒多想,就只是好奇,我最後回到了自己的屋內,繼續整理資料去了。
  □
  楓葉悄悄從樹梢飄落,已經來到了深秋接近冬天的時節,空氣飄著似有若無的寒意,我拉緊了外套趕著去公司開會,早晨的涼意讓我打了個大大的噴嚏,手上捏緊的資料卻彷彿隨時都會散落,沒有閒暇的時間讓我吃早餐了。
  早上我賴床了,好想就這樣躺在暖呼呼的被窩裡面,今天開會要面對的是其他公司的老古板,每次要談合作都是囉哩囉嗦的,而且不知變通,思想又很傳統,要不是敬他老人家半隻腳都要踏入棺材了,不然那家公司也不會繼續錄用他(為什麼我會知道呢?因為那家公司的老闆跟我認識,算是老夥伴了),而我也很不想去開會。
  要是遲到肯定又會招來一陣碎念,我伸手招了輛計程車,不能再用以往走路的速度去公司了,上了車,我囑咐司機能快就快,於是我在一陣飆速之內順利地來到了公司,但是剛剛那個速度讓我有些驚魂未定,走路都搖搖晃晃的。
  「久等了。」我壓線到場,意外的發現那個老古板竟然沒有出現在會議裡頭,此時助理轉告我,那間公司前來詳談的人路上突然心臟病發,此時的會議可能要取消了,我心裡是千萬隻馬在跑,但主要還是挺開心的,只是我當然不能表現在臉上,只好露出為難的表情,指示其他人員今天的會議取消,改由我親自到那間公司。
  用聊天軟體跟那間公司的負責人敲定好時間後,我讓助理幫我去買了一些食物,接著就坐到了辦公椅上頭開始工作,不禁讓悅悅吐槽:「真是個工作狂。」
  「雖然疏於照顧自己,但她認真的一面還是挺棒的。」安娜姊附加了一句。
  助理將食物都放到我的桌上,還特地泡了一杯咖啡,跟以往一樣地小聲說了「加油」便離開,我埋頭都在最近的案子上,想起自己在家裡敲定好的計劃,我可能要開始尋找林子桓了。
  我拿起了一塊麵包咬下。
  看了看日期,距離華銳的慶功宴剩下三天,這幾天我可要養好精神,不可以在宴會上丟臉,於是我把助理叫來吩咐些工作,讓自己稍微輕鬆一點,也不至於淪落到需要熬夜。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