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戀與製作人】劇情向同人文(8).03

堅果 | 2021-07-20 06:34:20 | 巴幣 0 | 人氣 102

【戀與製作人】同人文
資料夾簡介
戀與製作人的劇情向同人文,女主自設,男主或許有些OOC,請斟酌觀看。 圖片來源為網站,權利皆為戀與製作人官方所有,若有不適還請告知。

 


  有一隻紫色的蝴蝶,在我的眼前飛舞著,牠盤旋在清冷的風中,將我帶入了另一個世界。
 
  那裡十分的寒冷,冷到我不由自主地拉緊了外套,這才發現不知道是誰在我身上披了件大衣,毛茸茸的觸感讓我想起了在某個回不了家的冬夜,那四個人一路打電話、趕車趕到我的面前,讓我穿上大衣,載我回到那個不再孤單一人的家中。
 
  我知道自己正在以旁觀者的角度看著這個世界的分支,但我仍舊能清楚感受到站在中間那四處張望的「我」,此時內心的想法。
 
  李澤言──這個男人,正在某處觀望著我。
 
  我試著發動Evol感知周圍微弱的Evol波動,卻又被相同的震波給回彈了過來,李澤言十分聰明,在白起死亡之後迅速收回了所有時空漩渦,目的就是為了不讓我感受到他的存在,同時還能給出相應能量的Evol。
 
  但我可是全能的Queen,既可以增強Evol,又可以創建世界,即使李澤言的Evol可以控制時間,卻仍舊阻止不了我。
 
  我刻意降低了Evol震波的頻率,微弱的差別李澤言很快就察覺出來,但在判定與否之間的時間差距讓我捕捉到了對方的方向。
 
  「嗨。」我瞬間移動到了對方的身後,後者很快地反應了過來,但仍舊比不上我的速度,一把鋒利的冰刀已經抵在了他的脖子上。
 
  李澤言稍稍的瞥了一眼冰刀,語氣中帶著揶揄地說道:「刀工不錯,妳做的?」
 
  「現學現賣,我很棒吧?」
 
  李澤言臉上雖然帶著笑容,但那是冷酷的、上位者才會帶有的狠戾淺笑,他對我的眼神絲毫沒有以往的溫柔,也沒有一絲的眷戀,彷彿心死了一般。
 
  也是,看到這樣的我,沒有人是開心的,除了一心想要拯救我、卻不得不讓我走上這條路的Lock。
 
  明明是我的長相、我的聲音,卻沒有一點能讓李澤言開心起來的樣子,他抬起手來握住了冰刀,鮮血頓時緩緩流下,這是我第一次看到自己怔住,慌張地把刀子丟掉。
 
  「李澤言,稍微珍惜一下自己好嗎?許墨跟白起都想要殺我,你為什麼急著就要去見他們?」我眼神中布滿了心疼,想要去撫摸對方受傷的那隻手,卻被無情地拍開。
 
  「妳是最沒資格說這句話的人。」李澤言不顧自己流下的鮮血,拍開的那一掌讓血珠都飛濺到了我的臉上,他繼續說道:「Lock在哪?妳把他叫出來。」
 
  「叫他做什麼?」我後退了幾步,摸上了臉頰那一滴血珠,觸感是溫熱的,就像正常人的體溫,我忘記自己已經是一具冰冷的身體,心未死,但是大概也涼了許多吧……
 
  「妳不是她,我要他把妳弄回來。」
 
  我咀嚼了這句話很久,琢磨半天才知道,他所指的是把正在旁觀的我給拉進去!
 
  奈何我只能在一旁看著,明明鏡子裡頭無論是Queen還是Lock都不曉得我正在旁觀,為什麼李澤言會知道?
 
  我可以看見他的眼眸正在盯著我的方向,那是充滿著溫度的深邃眼眸,彷彿要把我的心給看穿一般,而一旁的Queen則是順著他的方向看去,卻什麼也看不到。
 
  李澤言看著我的方向,說道:「傻愣著做什麼?快過來。」
 
  緊接著,我感覺自己穿透了鏡子,就像是從高處墜落至地面一般,站在Queen旁邊的Lock怔住了身子,上前就要把掉落的我從空中接下,卻被李澤言一把推開,我落入了後者的懷中。
 
  Lock輕聲笑了,他站到了Queen的身旁,並說道:「這是哪個時空的我在給妳看未來的畫面?」
 
  Queen皺起眉頭,回應他道:「我沒有相關的記憶,Lock,你是不是有事情瞞著我?」
 
  「我的Queen,我沒有事情瞞著妳,我只知道自己曾經告訴過妳,我穿越過許多時空,但不代表每個時空的我都共有記憶啊!」簡單來說,我所處的這個未來,是已經發生的未來,而Lock仍舊帶著Queen走向她該走的路,也就是說,這個未來是過去的Lock的記憶,現在讓我看見未來的林子桓,則是未來的Lock,所以過去的他並沒有這段記憶。
 
  至於為什麼李澤言可以看見我?我望向了他,李澤言將我護在了懷中,並輕輕地撫摸著我的頭髮,眼神沒有方才的冰冷,取而代之的是滿滿的眷戀。
 
  李澤言說道:「妳知道我的Evol,嗯?」
 
  「知道啊,控制時間。」我愣愣地回應了他的話,李澤言的眼中帶著笑意。
 
  「那妳知道『時空觀測者』嗎?」
 
  「那是……什麼?」我不明白他說的話。
 
  李澤言對我一向十分有耐心,無論是每個月定期的匯報,還是會議中我哪裡出錯,他總是會向我一一點出問題,然後在結束過後教我怎麼做。
 
  就連現在,他也是展現出他的溫柔,向我解釋:「從字面上的意思妳大概可以懂,我簡單說,我從觀測者那裡看見了許多未來,包括妳會藉由那傢伙觀看已經出現過的其他平行時空,所以才知道妳在這裡。」
 
  也就是說,李澤言知道一切!
 
  我急急忙忙地拉住了李澤言的衣領,激動的問道:「那你知道解決這個死循環的方法嗎?你是平行時空的李澤言還是現在我這個時空的李澤言?為什麼你可以觀測未來?」
 
  「別急,Lock幫你解答一切。」Queen露出了不耐煩的神情,明明跟我長的一張臉蛋,為什麼就是有一種想要打下去的衝動?
 
  Lock不疾不徐地向我走來,我與李澤言同時退了一步,他露出了苦笑,道:「妳對我來說就是Queen,我不會對妳怎樣。」接著,他清了清喉嚨,開始解釋:「想來在妳的世界遇到了我,明明其他平行時空我都沒有出手,怎麼妳特別不一樣?現在妳旁邊的李澤言是這個時空的李澤言,跟妳時空的不一樣,但是他還是觀測到了未來,包括妳那邊世界的模樣,但是,因為妳的世界還沒走向終點,所以正確來說是『還沒產生未來』的狀態,所以妳看見的未來,都是其他時空已經發生的事情。」
 
  「所以……許墨……白起……在我看過的未來裡,都真的死了……」雖然是平行時空,但由我親自下手的感覺,還是那麼的痛苦……
 
  Lock看向我的眼神帶著眷戀,無論是已經覺醒的Queen,還是尚未覺醒的我:「我不知道在妳的世界我是怎麼決定的,但既然我出手了,就絕對會救妳,至於這個世界……既定的結局不能改,妳還是回到觀察的狀態吧……」
 
  語畢,我感受到自己像個泡沫一般蒸發掉了。李澤言的手中還停留著我的溫度,我卻只能眼睜睜的看著Queen露出那張甜美的笑容,肆意的在這個世界中作祟,李澤言試著想要改變結局,卻無法與Queen對峙,嘗試靠著時空漩渦逃跑的他,被Queen一把抓住,最後還是死在了她的手裡。
 
  回到辦公室,一看見林子桓我立刻衝到他面前,怒氣沖沖的說道:「你在其他時空遇到過我?」
 
  「妳在長廊裡面做的事情不影響平行時空的發展,所以正確來說,我沒遇過妳。」林子桓很冷靜地給我解答,我卻有些沒辦法接受。
 
  我把在這個時空遇到的事情全部說給了林子桓聽,印象中這個時空是那四個人羈絆最深刻的時空,也是我所處的這個世界情況最相似的時空,既然許墨、白起、李澤言都在這個世界裡死了,代表周棋洛也差不多……
 
  林子桓漂亮的眉頭皺成了一團,他想要安慰我,但是看見我一副「你是壞人」的模樣,剛伸出去的手又收了回來,有些尷尬地說道:「妳準備看結局了嗎?」
 
  雖然知道周棋洛一定會死,但我還是鼓起了勇氣,點了點頭,看到我這副模樣,林子桓的眼神非常心疼。
 
  大概知道我與他曾經有過羈絆,但在我的腦海中卻沒有那段記憶,所以我對於他的感情永遠都是處在無法共鳴的情況下。
 
  閉著眼睛深呼吸,我再度來到了那個平行時空。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