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戀與製作人】劇情向同人文(9)

堅果 | 2021-10-13 15:21:26 | 巴幣 0 | 人氣 63

【戀與製作人】同人文
資料夾簡介
戀與製作人的劇情向同人文,女主自設,男主或許有些OOC,請斟酌觀看。 圖片來源為網站,權利皆為戀與製作人官方所有,若有不適還請告知。

  第九章
  「既然你要拯救我,那又為什麼會讓我覺醒?」
  Evol的軌跡持續散佈在辦公室裡頭,林子桓似乎沒打算將他們散去,時間依舊是靜止的,我坐回那張辦公椅,揉著自己的眉心,觀看其他平行世界過後我的頭殼有點暈,但這個問題依舊在我的腦海中不斷顯現,因此我便直接詢問對方。
  林子桓嘆了一口氣,攤開手表示:「並不是我讓妳覺醒的,我的目的是阻止妳再度創造新世界,因為在新世界創造完成後,妳會異常虛弱而且被視為威脅,那些Evolver會集結起來將妳剷除。」
  「所以我才會淪落為犧牲品……」我思考了一下,在腦海中總結目前知道的資訊。
  「在我原本的世界,妳就是這樣消逝的。」林子桓繼續說道:「而我被創造出來的目的,本身就是為了輔助Queen,為了找尋妳不會死亡的世界,我才穿越了那麼多的時空。」
  這個林子桓已經解釋過了,但我卻覺得他好像話中有話……
  如果說他誕生的目的是輔助我,那沒必要一開始就殺害那些創造他的研究人員,那些研究人員大概就是為了Queen的覺醒才做這些準備。
  所以,林子桓在成為Lock之前,其實受過那些研究人員的迫害,才導致起了殺心?還是說,在我遺忘的記憶裡,會有新的線索?
  這些都只是我的猜測,我覺得事情越來越複雜了,腦袋又開始發痛了起來。
  林子桓默默的看著我,似乎在思考著什麼,最後他搖搖頭,抬手一揮,室內環繞的Evol頓時順著軌跡消逝,時間再度流轉。
  「我想該告訴妳的妳應該都知道了,我差不多要走了,再不走,『他們』就會發現了。」林子桓攀上窗戶,就像在醫院時那樣,直接往窗外跳去。
  但是……先生,你讓我知道的部分更讓我一頭霧水啊!
  我嘆了一口氣,剛思考他剛剛說的『他們』是誰,我立即聯想到住在我隔壁的四個大男人。
  雖然他們都擁有Evol,可是以林子桓的實力應該不足以讓他們察覺,結果我這時才想到方才在鏡子裡李澤言所說的「時間觀測者」。
  如果說時間觀測者跟李澤言有交集的話,那麼這段靜止的時光會被發覺到,大概也是有可能的。
  對了!我必須把目前的情報告訴他們,我打開了筆記本電腦,點開我們在不久前創建的聊天頻道,把所有我方才看見的事情告知了群組裡的四個人,不過現在是上班時間,我也沒指望對方會馬上回應,因此在輸入完畢後我便開始工作了。
  時光總是在不知不覺間飛逝,我有些疲累的趴在了桌子上,恰好安娜姐有事情要告知我,一進門看到我累趴的樣子,便想起不久前我才暈倒,趕緊上來查看我的情況,雖然有些大驚小怪的,我還是乖乖地讓她拿體溫計測量我的體溫,知道我沒事之後,她才放心的呼了一口氣。
  「妳啊……別總是嚇人好嗎?」安娜姐用手指戳了我的額頭一下,我趕緊陪笑說道:「對不起嘛!妳有什麼事情要跟我說?」
  安娜姐打開了手裡的文件夾,接著向我陳述道:「還記得不久前妳向華銳匯報的案子嗎?他們採用過後效果非常好,要舉辦慶功宴,這裡是妳的邀請函。」語畢,安娜姐從文件夾裡掏出了一張封貼精緻的黑色邀請函,上面還印有封蠟,看起來就是華銳的風格。
  參加宴會本就是個廣結善緣的好機會,安娜姐也特別強調這次華銳會邀請許多知名人士前來參加,對我們這種小公司來說難能可貴,要好好把握住機會。
  小心翼翼的把邀請函收起來之後,我跟安娜姐一後一前的下了班,就在此時手機發出了提示音,打開一看,原來是之前發的訊息有了回覆,我趕緊點開來閱讀。
  ──李澤言:妳見到林子桓了?
  ──白起:妳有沒有受傷?現在人在哪裡,我載妳。
  ──周棋洛:時間觀測者?總裁見過那東西?
  ──李澤言:……
  ──許墨:看來妳要好好解釋了,沒關係,我們聽著。
  ──我:我現在準備下班了,人在公司,我自己回去就可以了。
  當我打完回覆訊息時,在我從辦公室走到公司門口這短短的數分鐘之間,李澤言的車已經停在了前面,遠遠看向車內,李澤言、白起、許墨、周棋洛都在車子裡面,但即使他們四個大男人擠在車內,卻還是很貼心的給我留了副駕駛座的位置,況且李澤言的車子車內空間本來就很大,因此我並沒有擔心他們會擠的不舒服。
  遠遠的,我朝他們招了招手,周棋洛回了我一個笑容,也跟著大力揮了揮手,結果動作太大打到了一邊的許墨,後者表面上雖然還是一張笑顏,但可以發現他的額角冒了一些青筋。
  進了車,李澤言便發動了引擎,一路上我開始跟他們解釋在那個靜止的空間裡頭我看見的東西。
  一開始他們都只是靜靜的聽著,接下來我提到了他們四人的死亡,以及林子桓現身的原因,我發現他們一個一個的都皺起了眉頭,周棋洛的個性比較外向,在我解釋的期間他還提出了幾個問題,反應是四個人裡面最明顯的,而許墨的位置在我的正後方,因此我不方便觀察到他的表情。
  「所以李澤言,你可以跟我解釋一下『時間觀測者』這件事情嗎?」車子一路來到了我們居住的社區,距離公寓還有幾分鐘的車程,已經夠總裁大人解釋了。
  結果出乎我意料的,李澤言竟然只回應了三個字:「不知道。」
  「不知道?」白起不悅的皺起了眉頭,道:「她都說了,在另外一個時空的你,跟時間觀測者有過交集,既然是最相似的平行世界,你應該也有。」
  「那只是另一個世界,不代表我也遇過。」李澤言面無表情的回應了白起,相處了這麼久,性格勉強磨合了起來,但白起不免還是對李澤言的態度有些不悅。
 
  周棋洛低著頭思索了半晌,接著看向許墨,後者眨了眨眼回覆了一個笑容,表示「怎麼了」,周棋洛便將自己的推論說給了許墨聽,兩人最後總結出了一些結論,由周棋洛代為說與我們聽。
  「我們是不是忽略了一個叫做『時間線』的東西?一件事情發生都有他的時間線,搞不好總裁在那之前是真的沒見過時間觀測者?」
  對吼!我怎麼沒想到!?我大力的拍了一掌,動作相當的浮誇,立即引來李澤言嫌棄的眼神,就在這時,車子也開到了公寓。
  我們讓李澤言先把車子停在地下停車場,剩下的三人則是陪我一起走上樓,畢竟我們只住在隔壁,互相照應也很方便,我順勢也進了他們的房門,在周圍環繞了下,家具擺設和雜物都擺放的整整齊齊,比我的房間還要乾淨,而且仔細一瞧還可以發現他們各自的小物品,一看就很有他們的個性,我不禁偷笑了一下,正巧被白起撞見。
  白起不知道我為什麼忽然笑了一下,但他還是很寵溺的摸了摸我的頭,語氣溫柔的說道:「在笑什麼?」
  「沒什麼,只是發現了你們生活的痕跡,感覺很新奇。」
  「薯片小姐有空也可以來坐坐啊!」周棋洛一進門就直接癱在了沙發上,一副慵懶的樣子,跟電視上那個陽光璀璨的大明星形象有著明顯的反差,不過也只是舉動而已,他的性格還是充滿了活力:「我讓總裁做好吃的招待妳。」
  「不是你動手,倒是很會使喚人。」剛停好車子的李澤言進了屋子,就聽見周棋洛那番話,眼神瞬間充滿了嫌棄。
  周棋洛不服的回應道:「誰叫你一個華銳總裁不在附近自己租一間套房,偏要跟我們擠這一個小房間。」
  「大明星沒資格這樣說。」李澤言面無表情的回應。
  許墨見狀輕咳了聲,不疾不徐的提醒他們:「你們別忘了這裡本來是我的家。」
  「抱歉……都是因為我,害你們四個人擠在這裡……」我不好意思的搔了搔頭,嘴巴上雖然這樣說,但是這四個人看向我的眼神中並沒有責怪的意思,反而是滿滿的寵溺。
  「別這樣說,為了妳,要我做什麼都可以。」離我最近的白起又摸了摸我的頭,不過我卻可以明顯的感受到周圍瞬間「刷刷刷」的投來了三道目光,而且都帶著一點說不出的哀怨。
  為了避免血流成河的局面,我趕緊從白起的手中掙脫開來,拍了一下雙手說道:「各位都還沒吃晚餐吧?我跟李澤言先去做個晚飯,等……」
  不等我說完,李澤言拍了我的腦袋一下,用著像是在跟笨蛋說話的語氣道:「不用妳瞎忙,我去就行。」立即引來了我的瞪眼,我鼓起了腮幫子表示自己不是溫室裡的花朵,不用什麼都要人家幫著做,但是在另外三個人進行了我察覺不到的眼神交流之後,這四個男人全都進了廚房,而就只有我好好地待在了客廳。
  不知道是廚房太擠還是怎樣,每過幾分鐘都可以聽見裡頭傳來碰撞的聲音,不免引起我的注意,害的我都想往裡頭瞧一眼,但很快就被周棋落以「秘密」二字趕了出來。
  到底什麼菜這麼神神秘秘的?讓我更好奇了。
  終於,大約過了一個鐘頭,我們的晚飯上桌了。只不過有四道菜餚根據李澤言說那裡面有三道是另外三個人根據「個人口味」擅自在他做的菜裡面加料,所以會有什麼「驚喜」會是他不知道的,叫我要小心,不禁讓我「噗哧」一聲笑了出來。
  吃飯的過程說不出來的「順利」,本來我以為會出現有人搶菜的情況,沒想到畫面竟然異常的和諧,還有四個人瘋狂的往我的碗裡夾菜,說什麼「妳太瘦了,多吃點」,這不是我常常從白起的嘴巴裡聽到的話嗎?怎麼這次換這四個人同時說啦!?
  我無奈地看著碗中那堆得像小山一樣高的菜,莫名地感受到被關愛的感覺,最後把它們吃得乾乾淨淨的,再抬頭,這四個人都已經吃飽了,甚至還有些意猶未盡。
  嘛……畢竟是李澤言煮的,人家都開了間餐廳,廚藝好也是正常的嘛!不過我倒是沒吃到什麼奇怪的東西,剛才李澤言不是說他們有「加料」嗎?
  「味道很正常啊……加了什麼料?」我咬著筷子望向李澤言,倒是周棋洛露出了一臉壞笑,伸出一隻手指搖了搖,說道:「薯片小姐,這妳就不知道了,裡頭可是加了……」
  「多嘴。」許墨笑著拉住了周棋洛並一手掐著脖子另一手摀住了對方的嘴,面對如此霸道的「淫威」之下,後者立即閉上了嘴,坐得異常端正,就像隻訓練有素的犬兒一般,畫面看上去有些滑稽,令我的嘴角上揚了好幾分,掩起嘴來偷笑。
  不意外的,到了收拾環節這四個人還是不讓我下去幫忙,我只好在一旁一臉哀怨地望著他們,嘴裡喃喃念著「我又不是溫室裡的花朵」,一邊咬著下嘴唇。
  收拾完畢之後,加上我總共五個人圍坐在客廳,每個人手裡都有著先前從我口中敘述得出來的情報,開始分析這些我看見的時空迎來的未來。
  只不過在分析到一半時,許墨的手機響起,稍微仔細聆聽的話可以依稀聽見對面是個聲音甜美的女子,又好像在哪兒聽過……
  接完手機之後,許墨表示自己的學生在學校研究室裡出了問題,要他去跑一趟,我不禁感嘆這個時間還有人在學校做研究,該說是認真呢還是……總之,我們這場「小組會議」在沒有許墨在場的情況下,依舊進行著。
  首先撇開了我們在車子裡得到的一些結論,目前我們將重點放在了「時間觀測者」上頭,如果說這個世界的李澤言還未與他見面,就代表說在我們得知林子桓給予我的情報之前,李澤言尚未知曉擁有許多個平行世界的存在,那麼我告知李澤言這些情報,不就代表著……我們正在朝向那些未來前進嗎!?
  我顫抖著握緊拳頭,覺得自己的行為或許會害得他們走向那些未來,看見我低著頭不說話的樣子,白起率先摸了我的頭詢問:「怎麼了?」
  「不……沒事。」我抿了抿雙唇,不打算把腦海裡的想法告訴對方,總覺得會是一種負擔,而李澤言的腦袋向來運轉的快,很快就看穿了我的想法,但故意裝作沒看破我的樣子,漫不經心地拿起桌上我替他們泡的咖啡抿了一口,說道:「如果你們好奇的話,我可以嘗試去接觸他看看。」
  「可是總裁,你知道怎麼接近他嗎?」周棋洛抱著抱枕前後搖啊搖的,臉上的表情看上去十分天真,卻道出了個在場所有人都不能確定的一點,雖然他看起來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但或許是這裡最認真的人也說不定。
  李澤言修長的手指輕輕摩娑著杯子的邊緣,深深地看了我一眼,我不明所以的望向他,在我們視線交疊數秒後,他移開了視線,說道:「總有辦法。」
  白起盯著李澤言的臉,抿了抿雙唇,隨後單手拖著下巴別開視線。此時所有人都懷著不同的想法,但不約而同地都是想著怎麼替我解決困難,我頓時感到心頭暖暖的,先前的不安也煙消雲散。
  此時我想起了一件事情,我用手指戳了戳李澤言的肩膀,戳完之後我像隻刺蝟一般縮起身子搖啊搖的,露出了個小小的微笑說道:「話說,李澤言,華銳給的邀請函我收到了,你覺得我當天穿什麼會比較好?」
  「……笨蛋。」李澤言無語的敲了一下我的腦袋,接著說道:「隨便妳怎麼穿,別給我丟臉就好。」
  「邀請函?是慶功宴的啊?我也有收到一份。」一聽到「邀請函」三個字,周棋洛將抱枕丟到一邊,興致勃勃地抓住了我的手開心的說道:「我受邀擔任現場嘉賓,聽說薯片小姐是這次企劃的大功臣,不少知名人士都很好奇,他們都想認識妳呢!」
  聽到這句話,白起很自然地判斷成現場會有很多人,也就會有不少閒雜人等會上來找麻煩,便關心我道:「需不需要我當妳的保鑣?」
  「白起想去就直接說,我讓總裁再給你補發一張邀請函。」周棋洛笑嘻嘻地接話,引來了李澤言面無表情地說道:「先前要我做飯,這次又讓我做什麼?」
  「沒事啦……」我趕緊安撫在場所有人的情緒,看了看時間也差不多該回家了,我收拾好自己的東西,並囑咐其他三個人將今天討論好的事情告知許墨,在周棋洛笑著揮手道別之下,我回到了自己略顯冷清的小窩裡。
  為了準備這次華銳慶功宴的禮服,我特地上網找了幾家看上去還不錯的服飾店,也有不少專門訂製禮服的店家,只不過看到後頭那彷彿沒有盡頭的零,我下意識的捏緊了錢包,甚至有種再大力一點信用卡就會被折斷的錯覺。
  休息時間,我來到茶水間準備給自己倒杯咖啡,恰好聽見悅悅跟某個女員工在談論有關穿著的事情,於是便湊了上去,問道:「悅悅,你覺得這次慶功宴我要穿什麼好?」
  悅悅首先被我突如其來的出現嚇了一跳,手中的水杯差一點就掉了下去,幸好那名女員工眼疾手快趕緊扶住才沒有導致悲劇的發生。
  「老闆~~妳嚇死人了!」悅悅一臉哀怨地望著我,小小的嘴嘟起來時看上去相當的可愛,我趕緊陪以一個笑臉回應,悅悅接著順著我的問題道:「老闆妳是清純型的,宴會上的女人多半都是濃妝豔抹,老闆你就反其道而行,穿的清純一點,這樣搞不好還比較可以吸引目光唷!」
  聽起來有道理,如果可以吸引到宴會上那些知名人士的目光,這樣或許我們就可以有更多合作案子可以接,公司的名聲也可以壯大起來。
  「謝謝妳,悅悅,明天請妳吃下午茶!」一得到答案,我匆匆忙忙的跑回了辦公室,不遠處還可以聽見隨著距離漸漸變弱的「萬歲!」。我打開筆記本電腦,飛快地在數個服飾店之間來回挑選,最終選定了一間客製化禮服的店家,隨後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打電話過去預約。
  數日過後,來到了與店家預約的時間,我難掩心中的期待搭公車來到了目的地,那是一間小小的禮服工作室,雖然名氣不大但根據我查到的款式,絕大多數都是我喜愛的類型,又可以客製化衣服,當然會是心中首選。
  我輕輕地推開了工作室的玻璃門,門上掛著的風鈴「叮鈴鈴」地發出了清脆悅耳的聲音,向裡頭望去,就只有一名女子正坐在台階上,面無表情地看向來者,怎麼有一種打擾到人家的感覺……
  我慢慢地朝裡頭走去,接著很有禮貌地跟女子打了聲招呼,後者仍舊面無表情,我便嘗試著叫喚她,在我喚她喚到第三聲時,她終於有了一點反應,抬頭望向我,露出了一抹笑容,輕聲說道:「來訂製啊?價錢好說,給我條件,包妳滿意。」
  聽見女子這句話,又一臉呆滯的模樣,我不禁有點懷疑這裡陳列的禮服真的都是出自於她之手,於是便想出個難題考考她。
  「麻煩妳根據我的形象設計出一款最適合我的禮服。」我故意不開出條件,看看這名女子究竟會有什麼反應,沒想到她張大了眼睛,隨後不知道為什麼開懷大笑,接著用那有些滄桑的嗓音緩緩說道:「好久沒有這麼有挑戰性的條件了,小姑娘,無論我怎麼設計,妳都必須買單。」
  雖然這句話聽上去有點霸道,但是卻勾起了我的好奇心,點了點頭。
  女子開出了一張收據要我十天後過來取衣服,畢竟是晚禮服,花多點時日也是正常的,我接過收據之後便離開了工作室,腦海中卻都是那女子的身影,不過厲害的人都有些奇怪,這樣想就不會覺得突兀了。
  滿心期待著禮服製作完成的那一天,我抱著愉悅的心情回到家中,在進門之前我稍稍偷看了隔壁,門並沒有鎖,但裡頭也沒有人在,這個時間大家都應該出去工作了,只剩下我一個閒散之人到處晃晃。
  不對,我拍拍臉頰,想了想再過幾日又要到了匯報的時間,我趕緊打開筆記本電腦在鍵盤上敲敲打打,一工作起來時光就飛逝的特別快,不知不覺又來到了半夜,我依稀聽見了隔壁傳來開門的聲音,於是我探頭探腦地將脖子伸長探過去,回來的是許墨,也許研究所的事情已經忙完了。
  這四個男人回家的時間總是不固定,偶爾還會出現四個人都在家的情況,不然就是好幾天屋子都空空的,令我有些擔心他們的安危,因此看到許墨我的感覺就像失蹤的孩子回來了,令我興奮地就想往他家鑽,但我還是有女孩子的矜持,也就把這個想法給打出腦海了。
  許墨也許是累了,除了開門的聲音,他一進屋子就沒了聲響,應該是倒在了床上,令我不禁想起先前許墨喝醉時流露出的模樣,活像個撒嬌的孩子似的,還接到了個陌生女子的電話,於是這次我就不過去看看了,乖乖地待在我的窩裡。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