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精選閣樓

【戀與製作人】劇情向同人文(5)

堅果 | 2021-01-20 23:12:55

連載中【主線故事】戀與製作人同人
資料夾簡介
戀與製作人的劇情向同人文,女主自設,男主或許有些OOC,請斟酌觀看。 圖片來源為官方網站。

  第五章
  最近頻繁發生的事件並沒有出現在我的預知夢中,反倒是我從未看過的景色出現在夢裡,讓我有點質疑自己的Evol到底是不是還在正常運作。
  又是個微冷的清晨,記得自己已經跟公司請了個幾天的假期,畢竟也是為了養好身體,我在一如往常的時間起床過後又縮回進去被子打算繼續當個睡美人,接下來的時間我都在與周公打交道,就這樣美滋滋的睡了一個上午,當我再度醒來時已經是日正當中了。
  前幾天我才在劇組跟周棋洛討論尋找以及調查林子桓資料的事情,今天他就傳了一些文件給我,我就這樣拖著單薄的身子給自己泡了杯咖啡,然後坐在辦公桌前打開電腦審閱這些資料。
  根據周棋洛傳給我的資訊,除了在我面前告知自己真實姓名、抑或是他編造出來的名字,「林子桓」這三個字並未出現在其他資料中,而是以各種奇奇怪怪的假名呈現在文件上,這些都已經被周棋洛判定出來是偽造出來的文件,讓我不禁懷疑這個世界上真的有沒有這個人的存在。
  之所以追蹤的到這些資料周棋洛並未明確地跟我解釋,只說是感謝這個人不知道是刻意還是不小心留下來的蛛絲馬跡,讓我更加好奇到底是怎樣的情況下林子桓才會「故意」讓我們去發現這些。
  我一件一件的翻看著資料,除了一張寫著綜合醫院的履歷讓我聯想到自己出現在醫院那天而有點印象之外,其餘的都大同小異,只是有一件事情我不得不佩服,虧他能想到並偽裝出這麼多的身分,不過他到底要做什麼才必須這樣做呢?
  我傳了一封短訊給周棋洛表示感謝,除了繼續追蹤之外,我覺得如果白起也一起加入調查說不定事情的進展會更加快速,畢竟就白起的職業上來說,要調查一個人是輕而易舉的事情,於是我便把這樣的想法跟著一起傳送出去,接著另一隻手拿起手機就是撥打白起的電話。
  「嘟……嘟……」
  機械的電子音毫無感情的傳進我的耳中,這就表示白起可能還在出任務,已經好幾天都沒有聯絡了,讓我不禁開始擔心起他來,不知不覺就把「多注意一下白起」這幾個字傳送給了周棋洛,但是左右想了想,白起的任務內容周棋洛一個黑客真的有辦法可以拿到手嗎?不不不……我不該質疑他的專業,可是……
  算了,與其這樣繼續想下去,不如先把身體養好才可以繼續工作!我把下個月要給李澤言的匯報先建檔,接下來要收集素材內容,最近的節目企劃我都交給了助裡去做,結果假日裡應當休息的我還是不知不覺又來工作了。
  差一點就要傳訊息給助理的我幸好在下一秒理智上線,把打到一半的文字硬生生吞了回去。
  「嗡……」就在這時手機震動了幾下,我瞥過去看了下上頭顯示的名字──許墨。
  我迅速的關掉電腦視窗並接起了手機,許墨那向來溫柔有磁性的嗓音讓人聽了總是容易放鬆,我很快就進入了與他對話的狀態。
  「今天下午有空嗎?不介意的話可以陪我散散步嗎?」我彷彿可以想像許墨在電話另一端瞇著眼微微笑詢問我的樣子,聽到這個內容,我仔細想了想這也是放鬆身體的好選擇,也就欣然答應了。
  我們約在捷運站附近的湖心公園會面,我將自己盡量打扮得很休閒,並抹上了些許淡妝就提著包出門去了。
  今天是平日,捷運上除了通勤的人以外並沒有太多人潮,我很快就來到了湖心公園,只是意外地,我沒有看見許墨的身影,反而是見到了一個正蹲坐在地上哭泣的小男孩。
  我大致確認了一下小男孩的位置,那裏大概會是許墨等待我的地方,我好奇的上前去察看他的情況,男孩察覺到我的靠近而抬起頭來,就這樣我們尷尬地對上了視線,我只好露出一張和善的臉盡量溫柔地詢問道:「小弟弟,你怎麼在這裡哭呢?」
  一聽到我的問題,男孩已經哭花了的臉更加地皺了起來,眼淚噗簌簌的落下,哭得更厲害了。
  看到他哭得這麼誇張,我也跟著慌了起來,趕緊從包裡拿出衛生紙擦拭小男孩的淚水,一邊拍著他的背安撫他:「別緊張,姊姊不是壞人,有什麼事情可以跟姊姊說。」
  「嗚嗚……我……我……」男孩擤了擤鼻涕,一抽一抽的鼻子紅通通的,他帶著哭腔的嗓音聽上去有點乾澀:「我的錢被其他人搶走了……沒有錢買冰淇淋……」
  原來是東西被搶走的部分啊……怎麼會有人搶這麼可愛的小男孩錢呢?應該是同年齡的小朋友搶的吧?不過小朋友的世界就是這麼單純,換作是我可能會直接去報警,也不會坐在這裡哭著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了。
  「你先別哭,搶你錢的人是壞人,姊姊買支冰淇淋給你,你不要哭哭了好不好?」
  我溫柔地撫摸著男孩的頭髮,腦袋裡運轉著可以讓男孩停止哭泣的方法,沒想到男孩卻只是愣了愣,擤著鼻涕回應我的話:「剛剛有一個大哥哥也說要幫我買冰淇淋,我還以為他是騙我的……」
  聽到「大哥哥」三個字,一開始我還沒聯想到是誰,但當我聽見身後的腳步聲時,一轉頭,我對上了那雙深邃而內斂的雙眸。
  許墨手裡拿著一支冰淇淋似笑非笑的看著我,而男孩一看到那個「大哥哥」回來了,立即停止了哭泣,滿臉興奮地衝到了他的面前接過他手裡的冰淇淋,開始大口大口的吃了起來。
  「許墨……」原來許墨是跑去幫助這個小男孩了,難怪我到這裡的時候沒看見他,一開始我腦海中還閃過了他遲到的可能,不過依照許墨的個性,約定的時間一到他絕對就會出現在那裡,我不應該質疑他的人格的。
  「讓妳等很久了嗎?」
  許墨依舊保持一慣似笑非笑的表情,我頓時有了心思被看透的感覺,有些不好意思的「嘿嘿」笑,回應他道:「沒有啦!我剛到。」
  「……」一旁開心的吃著冰淇淋的小弟弟看了我一眼,那眼神就像在說「妳說謊」的樣子,頓時讓我非常心虛。
  不是說小孩子的世界是單純的嗎?為什麼我看這個男孩怎麼在拿到冰淇淋之後就露出一臉得逞的笑容?還有那看透一切的眼神是怎麼一回事!?
  說不定我和許墨都被這小男孩騙了,當我意識到這個事情時,男孩已經吃完冰淇淋、迅速地跑離了我們的視線範圍內,讓我連反應的時間都沒有,而許墨也是露出訝異的神情,看來他可能跟我想的一樣……但他只是微微笑,要我不要在意這件事情。
  我當然不會在意,一個貪吃的小男孩而已。
  我與許墨漫步在公園的走道上,望著眼前經過細心打理的花圃,聊起最近發生的事情。許墨是研究大腦科學的專家,不知道對於Evol有沒有研究,但我還是沒有跟他提起自己的Evol發生了點變化,並非我不信任他,而是覺得這樣到處跟人說自己的事情不太好,先前就因為昏倒而引起了眾人的關心,我不想再因為自己而讓別人擔心了。
  本來以為我們會就這樣漫無目的地在公園散步直到太陽下山,但沒想到我還是遇到了意想不到的人……只能說我天生帶有狗屎運?
  不遠處,那個神祕的男人林子桓正在四處張望,似乎是在尋找什麼,當他的視線與我交會時便瞬間露出「找到了」的表情,但是在看到我身邊的許墨時,他的眼神忽然變得銳利起來,接著他大步往這個方向走來,並在到我們身前時用雙手將我與許墨分開,接著將我護在身後。
  林子桓的樣子就像是在保護我不讓許墨靠近……為什麼要這樣做?
  他眼神充滿敵意的望著許墨,接著開口用警告的語氣說道:「Ares,你接近她又想做什麼?」
  面對如此不友善的態度,許墨也收回了笑容,淡漠的對林子桓說道:「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這位先生。」頓了頓,他將視線移到我身上,續道:「可是請你可以把她還給我嗎?」
  「不行!我不會再讓你……!」林子桓後退一步,同時用手將我護在他的四周,我不明白他為什麼要這麼警戒許墨,但是對於他的出現我有更大的疑惑。
  看來他對我可能有很大的執著,也許我可以透過這個來跟他交涉,於是我拉了拉他的衣袖,盡量用和善的語氣、不要激怒他(但可能許墨已經激怒他了)的說道:「林……子桓,許墨他怎麼了嗎?為什麼要這麼突然……」
  面對我的疑惑,林子還回頭看了看我,然後皺起眉頭回應:「現在我很難跟妳解釋,總之他很危險,不要接近他。」
  莫名其妙被指控很危險,相信無論是誰都會覺得很奇怪,許墨倒是泰然自若地做出反擊:「一個突然出現把她和我分開的男人,或許才比較危險?」
  「Ares,別耍嘴皮子。」林子桓惡狠狠地瞪著許墨,接著握住我的手轉身就要走,但是我不能就這樣被一個只見過兩次面的男人隨便帶走,於是我鬆開了他緊握的手,小跑步回到許墨身邊,接著面對林子桓說道:「我想你可能是誤會了什麼,許墨他不會是壞人的。」至少在我心裡是這樣的。
  「……」對於我的舉動,林子桓先是看了看自己被遺棄的手,接著望向我,眼神中是滿滿的眷戀,接著又充滿了不解,隨後輕聲開口,連我自己都聽不太清楚他在說什麼:「既然如此……只能這樣了……」
  「!?」
  在我還未從震驚之中回過神來,我的視線瞬間變得黑暗,許墨就這樣在我面前消失無蹤,而我則是被不知名的力量傳送到不知何處。
  面對突然消失的女孩與男子,許墨的眼神出現了罕見的情緒,接著他喃喃低語,或許是在跟誰聯繫,又或許是在跟自己說話也不一定。
  「出現了意外的存在,看來,要多加防備了。」
  我感受到自己正在急速墜落,卻又在即將觸碰到地面時被一陣清風捲起,接著溫柔地降落到地面上。我的腦袋暈眩,看來是因瞬間轉換了位置而感到不適,為什麼我會清楚自己遭遇的情況?只是周圍的景色與方才不同,我才知道自己被轉移開來了。
  我正處在一個有些黑暗的地方,這裡看起來像是已經廢棄很久的大樓,四周髒兮兮的,只有幾屢夕陽的光芒透過沒有遮擋的窗戶斜射進來,提供一些微弱的光源。
  我輕撫著自己微微暈眩的頭顱,接著站穩身子,林子桓就站在我的正前方,他走上前想要查看我的情況,卻被我毫不留情地推開:「你想要幹什麼?你這是在綁架我嗎!?」
  「我想要妳安全。」林子桓對於我的反應感到十分失望,但他還是繼續保持耐心,並未因我的舉動而發火:「妳只要記得,在我的身邊我就不會傷害妳,Queen。」
  又是那個詞……那到底是什麼?我不解地望向他,提出我的疑問,但從語氣上來看可能已經快要到臨界點了:「你到底是誰?Queen是什麼?」
  似乎知道再繼續下去我可能會失去對林子桓的耐心,他嘆了一口氣,打算把真相告訴我了:「妳聽過Black Swan吧?」
  Black Swan……我努力在腦海中搜索至今為止看過的英文單字,但多少也只知道翻譯過來叫做「黑天鵝」而已,為什麼他要這樣問?
  我搖搖頭,林子桓睜大了眼睛看上去相當不可置信,面對他的反應我有點懵,難道我的反應不正常嗎?他又繼續問道:「『Ares』這個名字也不知道?」
  「不知道,我還好奇你為什麼會這樣叫許墨。」我稍微後退了幾步,不知道為什麼我感到有點害怕,但也許我的表情出賣了我,林子桓露出了抱歉的眼神,接著收斂了自己的態度。
  他盡量以溫柔的口吻對我說道:「看妳的樣子,可能還沒經歷……或者是忘記了……」頓了頓,他稍微往前幾步,並以相當真誠的眼神望向我,然後將手掌按在自己的胸口上,說道:「妳記住,我是Black Swan Lock。如果妳是還沒覺醒的Queen,那我就是已經打開的Lock……」
  Lock……「鎖」嗎?
  我的眼神十分茫然,還是不太清楚他在說什麼,也沒解釋Queen的意思。正想詢問,他卻輕笑了一聲,說道:「妳只需要知道這些就夠了,既然妳沒有記憶,那就好好享受這段時光吧……」他的眼神充滿了濃濃的不捨,隨後在我還想問些什麼時,他輕輕的抬起了手,接著一道溫柔有力的清風將我托起,我被帶離了地面並飛到天空中。
  原來……他也是Evolver?在他從醫院的窗戶跳出去時我就應該想到了……
  林子桓的身影在大樓的建築內越來越小,微弱的光線讓我看不清他臉上的表情,但是當我看到了整棟大樓的構造時,腦海中似乎有一抹記憶一閃而過。
  這棟建築……好熟悉?
  不等我細想,眼前的畫面快速閃動,一眨眼的時間我又回到了湖心公園,而許墨依然在我們先前的位置,只是他找了張椅子坐下,從他的表情來看似乎是知道我會回來才在那裡等待,不知道為什麼,許墨一直以來給我的感覺就像什麼都知道一般。
  不知道我被Evol送回來的畫面許墨有沒有看到,但就算看到了,我相信許墨也不會大驚小怪,畢竟隱隱約約感覺到,許墨或許也是Evolver。
  我靠近了許墨,從他的眼神中可以看到些許的擔憂,他的瞳孔映照著我的身影,視線全放在我的身上,並站起身來溫柔的摸了摸我的頭髮,語氣有著說不出的關心:「妳被帶去哪了?我好擔心。」
  「沒什麼,他或許不是壞人。」我也將自己的視線對上他的瞳孔,盡量讓自己說出來的話能使許墨感到安心:「我被帶去一棟建築物,那裡很黑,但是他沒有傷害我。」
  「『或許』?看妳對他的態度,我以為妳認識他。」許墨的嘴角上揚了些不知名的弧度,眼神帶著思索還有些玩味。
  許墨對於林子桓強行帶走我並沒有表現出憤怒,也許是因為我的舉動讓他以為我與林子桓是朋友,讓他不想在我面前發火,但我還是否認的搖搖頭,對於會認識林子桓這件事情開始解釋起來:「沒有,我也只跟他見過幾次面。」我把在醫院經歷的事情說與許墨聽,許墨很認真的在聽我解釋,最後他點了點頭。
  「我猜到他會把妳送回來,所以才在這裡等待,看來我的猜測是正確的。」不過在等我的同時,他還是很擔心我會受到什麼傷害,從他的眼神可以看出來。
  就在這時一陣清風吹過,幾秒過去這陣風越吹越大讓我有些站不住腳,許墨便溫柔地用手臂將我護在周圍,而我隱隱約約可以看到這陣風正托著一名成年男子緩緩降下,隨著男子的落地我也看清楚了他的模樣。
  是白起?
  在看到我的那個瞬間白起大步大步的朝我走來,而許墨則是鬆開了護住我的手,並朝白起稍微點了點頭。白起在我和許墨之間看了看,最後還是緊張的上下查看我的身子,在確認我沒有受到傷害後,他放心地呼了一口氣。
  「白起,你怎麼會來這裡?」我看看天色已經晚了,想起早上打電話給白起卻沒有接通,而他現在會趕過來或許是任務結束了,但是他來這裡的理由是什麼?
  白起很快地就解答了我心裡的疑惑:「我看到周棋洛傳給我的訊息,結束任務之後我追蹤了妳的位置,發現妳在幾分鐘之內迅速移動到幾個距離很遠的地方,就猜妳可能遭遇到什麼……」講到這裡,白起將視線移動到許墨身上,但是語氣聽上去夾帶著憤怒:「你沒保護好她?」
  「白起,這不是他的錯……」我試著不要讓白起對許墨發火,因此想要替許墨辯解:「將我帶走的那個人Evol很強大,如果許墨就這樣……」
  「她說的沒錯,雖然我也不想拿這個當作藉口,但是如果貿然上前恐怕我們都會遭遇不測。」許墨的嘴角勾起了微不可察的弧度,繼續道:「在什麼都還不確定的情況下,我只能評估風險造成最小的損失。」
  「所以你就這樣讓她隨便被帶走?這就是你所謂的最小的損失!?」就算知道許墨是對的,白起依然止不住心底的憤怒,看來我們無論怎麼解釋,他都會覺得是許墨的錯……
  雖然不太清楚我在白起的心裡占的份量有多重,但是這樣看來他很看重我,讓我的心裡有些小暖,可現階段重要的不是這個,怎麼感覺周圍的風越來越強烈?難道白起正在使用Evol!?
  我將視線往白起身上看去,但是我卻感覺不到Evol的波動,可能只是錯覺吧……
  我上前握住了白起氣到顫抖的手,盡量以平穩的語氣安撫他的情緒:「白起……不要生氣,好不好?我不是沒事了嗎?」現在我只能想到以這種方法勸他。
  白起看了看我擔憂的視線,最後嘆了一口氣,溫柔地摸了摸我的頭,眼神中是滿滿的不捨:「傻瓜,為什麼還是這麼不讓人省心……」
  「如果你想要就近保護她的話,我有個提議。」許墨絲毫不受白起的情緒影響,只是勾起了玩味的弧度,說道:「不如你來我家住?就在她的隔壁。」
  一開始聽到前半部白起還有些不敢置信地望向他,但是在聽到結尾之後他很快就下定了決心同意這個提議。
  畢竟……住在隔壁什麼的……各種方面來說都很方便?我是這樣想的啦……只不過自從許墨搬到我家隔壁之後,我們也沒發生過什麼事情,不過就是有些交集而已。
  不知道許墨有沒有想過白起真的會答應,畢竟看他問出來的這個問題怎麼想都帶著半開玩笑的意味,而且兩個男人同住屋簷下……我是沒什麼影響,但是那其中一個男人會有什麼反應我就不知道了。
  不過能就近聯絡到白起我是很高興的,畢竟還有一些事情要委託他,而且白起出任務的時間又不固定,也可以就近照料他的生活,呃……許墨好像也需要有人照顧?看他都那麼晚回家,我差點就要忽略他了……
  「妳覺得呢?」雖然許墨見白起最後百般困難的同意了,但還是要徵求我的意見,畢竟都是鄰居,未來的日子是要互相照料的,總不能生出什麼岔子。
  面對他的問題,我點頭如搗蒜:「當然可以!」我的反應逗笑了許墨,後者輕笑了聲溫柔的摸了摸我的頭髮,白起見狀則是尷尬地咳了一聲,許墨或許不覺得哪裡不妥,但是我可能臉紅了……
  想想之後的生活會多出一個人我就覺得興奮,上次醫院許墨和白起之間我是不知道,但多少還是要讓他們多一些互動,免得感情不好,反正都要住同一個屋簷下了,再怎麼差都是室友。
  我的腦袋閃過了很多畫面,不知不覺嘴角勾了起來。
  之後的生活,或許會更加多采多姿?
  
 
 
 
 
 
 
 

136 巴幣: 4
巴哈姆特小管家
親愛的勇者:

感謝您對勇者小屋的支持,
我們會將此篇設定在首頁的精選閣樓中增加曝光。

--
巴哈姆特小管家 敬上
2021-01-21 14:37:36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