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精選閣樓

【戀與製作人】劇情向同人文(2)

堅果 | 2020-12-30 00:13:55 | 巴幣 14 | 人氣 274

【戀與製作人】同人文
資料夾簡介
戀與製作人的劇情向同人文,女主自設,男主或許有些OOC,請斟酌觀看。 圖片來源為網站,權利皆為戀與製作人官方所有,若有不適還請告知。

  第二章
  對於這期節目我們還請了另外一位嘉賓,除了一開始答應的白起之外,周棋洛也表示自己很喜歡動物,可以擔任我們拍攝現場的嘉賓,當然,對我來說有人願意來拍攝我們的節目是再好不過的,因此我並沒有拒絕周棋洛。
  到了拍攝當天我早早就去了攝影棚負責指揮現場的拍攝工作,而周棋洛也很快就到達了現場,當一有空閒時間他便興高采烈的跑向我,跟我聊聊最近都遇上了什麼事情。
  我們坐在攝影機旁邊的座位上一邊聊天一邊談論節目的細節,周棋洛的笑顏對我來說就像陽光一樣燦爛溫暖,總是能帶給人滿滿的動力。
  「薯片小姐,妳有什麼特別喜歡的動物嗎?」聊著聊著,周棋洛忽然問了我一個問題,我仔細想了想之後,回答:「沒有特別喜歡的……」
  自從那天遇上了會說話的貓咪,又加上節目的主題,從物理和精神上都已經接觸了不少動物,我想再喜歡也應該在節目結束後就暫時不想看到了吧……
  「咦──我還以為女孩子都會比較喜歡小巧可愛的動物呢!」周棋洛溫柔的摸了摸我的頭,露出燦爛的笑容繼續說道:「因為薯片小姐很像小動物啊!」
  「你別鬧我了!」我也笑著揉了揉周棋洛的頭,他的頭髮頓時變得凌亂起來,就像棵沒有整理的雜草一般,一旁的造型師看到驚呼了一聲,我只好頂著一張賠罪的笑臉請他帶周棋洛去整理。
  就在目送周棋洛離開之後,我的身後便傳來了一陣輕咳,轉過頭去一看原來是白起也來到了現場,我小跑步往他的方向過去,面帶微笑地說道:「白起,你什麼時候來的?」
  「就在妳跟他聊天的時候。」白起看上去漫不經心地說道,我想了想,白起說的「他」應該是周棋洛,那不就是從頭到尾都在嗎!?我有些抱歉地跟他點頭:「白起,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來了……」
  「……」他看了我一眼,最後嘆了口氣:「……沒事,妳有好點了嗎?」
  我想白起說的應該是那天去咖啡廳跟他會和之前遇上的事情,現階段要錄跟寵物有關的節目,自然是不會忘記那麼離奇的事情,不過我也調適好了心情,暫時應該沒問題。
  我回以一個「不用擔心」的表情,用手比了個「OK」的手勢,笑著說道:「沒問題的!」想到白起這麼關心我,我的眼神柔軟了下來,笑容也變得十分靦腆,充滿感激地對他說:「謝謝你……」
  白起看似隨意的「嗯」了一聲,但我知道只是他不擅長表達而已,也就開心地收下了他的回應,就在這時候周棋洛已經整理好他的造型,正朝我走了過來。
  「薯片小姐──」周棋洛一邊喊著我一邊揮手,我回頭時正好看到他眼神往白起的身上飄,才想起這兩個人似乎不認識,不過周棋洛身為超級巨星應該眾所周知,我便不向白起詳細介紹他,而是向周棋洛介紹起白起來:「周棋洛,這位是白起,是我的朋友,也是等一下要上節目的嘉賓。」
  說到「朋友」二字時,白起的眼神似乎閃爍了一下,但那也只是一瞬間的事情,他很快又回到了原本的淡漠,伸出手來跟周棋洛握手:「你好。」
  「你好,我是周棋洛,很高興認識你。」周棋洛一如往常地露出了他經典的招牌式笑容,若是換作粉絲的話肯定尖叫連連,但白起卻是淡淡的瞥了一眼,嘴角勾起了一抹不知名的笑。
  接下來到了彩排的時間,我請這兩個人和其他嘉賓到準備開拍的攝影棚RUN了一遍流程,便在所有人員都準備好後開始了節目的拍攝。
  在專業的主持人流利的口才和引導下節目順利的進行,嘉賓們也很踴躍的參與小活動,周棋洛常上節目自然是對答如流,只是白起看上去似乎有點困難,他本身並不是個活潑的人,但還是可以看出他已經盡量配合節目的節奏在進行拍攝。
  只是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怎麼這兩個人好像每次一得空都會往我的方向看?
  ──要專心啊!
  我往他們的方向做了個口型,只是這個舉動看上去在他們的眼裡好像相當可愛,我好像看到他們的臉上有一抹紅暈?
  ……應該是錯覺。
  節目進行到這裡接下來就是寵物們登場的橋段,一隻又一隻不同的可愛動物紛紛出現,飼養員們慢慢地牽著牠們到節目的中央,並按照接下來主持人給予的提示做出指定的動作。
  對於這裡的安排我可是做了十足十的功課,就是為了讓李澤言刮目相看,果不其然,節目進行到這裡形成了一段高潮,不少台下的觀眾看到寵物們似懂非懂地做出萌萌的動作紛紛大喊著可愛,就連嘉賓們都被逗的哈哈笑。
  對於這樣的情況我心底高興得很,想來這一期節目大概會完美的落幕。
  我不經意地往座位的方向一暼,似乎看見了某種毛茸茸的東西縮在角落,仔細一看是一隻土黃色的小狗,正窩在白起的位置底下盯著前方。
  主持人和飼養員在那隻狗登場時好像說過這隻的情況,大概是有點怕生,因此他們就讓牠乖乖地待在那裡,只是偶爾會傳來叫聲。
  而且意外的……我好像聽得懂牠在叫什麼……
  我發現只要一有其他動物靠近牠,牠便會發出叫聲,而叫聲裡的含意就直接在我的腦袋裡響起,並不是靠聲音傳進耳朵裡才出現的。
  牠說──「不要過來……」
  ──不要過來……
  ──再過來……我就會控制不住……!
  「!?」
  在飼育員準備把牠牽走時,那隻土黃色的小狗竟然瞬間衝了出去!
  「唔!」電光石火之間,白起搶先一步阻止了悲劇,他穩穩地牽住了狗狗脖子上的項圈,但左手卻被牠鋒利的牙齒給咬住,鮮血正一滴一滴地往下滴落。
  「卡!卡!」在所有人都慌張的時候,周棋洛展現出了資深藝人臨危不亂的氣勢,朝工作人員比暫停的手勢並迅速穩住現場,才沒有導致更糟糕的情況發生。
  小狗在飼育員努力的安撫之下心情逐漸平穩,並被帶離了現場。
  「白起!?」我趕緊衝到前面查看白起的傷勢,周棋洛也靠了過來,他的手上拿著急救箱,白起在我緊張的攙扶之下接受周棋洛的包紮,雖然白起表示只是小傷不礙事,不過在我和周棋洛的堅持之下他的左手還是被我們包得像重傷病患一樣。
  節目到這裡雖然暫停,但也已經告了一個段落,剩下的就打算讓工作人員製作可愛動物的影片做結尾,就算完美落幕了。
  幕後,我和白起以及周棋洛三人圍成一個圈坐在一起,看著自己包得結實的手臂,我彷彿可以看見白起的臉上露出了三條黑線,周棋洛看得出來我的想法,嘴角也上揚了幾分。
  簡單的聊個幾句後他們兩個也大致了解了彼此,周棋洛對白起阻止小狗咬人的行為露出了讚賞的表情,並笑著誇獎了他:「真不愧是白警官,要是我的話肯定反應不過來。」
  「周棋洛你別吹捧他了,你自己不也是很快就穩定了現場嗎?」我打了周棋洛的肩膀一下,想起自己慌張的樣子,身為製作人真是無地自容……
  周棋洛哈哈笑了一下:「我只是做了自己該做的事情,這沒有什麼啦!」
  「……」看著我和周棋洛一來一往的閒聊,白起忽然沉默了起來,一直以來他似乎都是這樣,都是默默的陪伴在我身邊守護著我。
  直到現在,我依然習慣如此。
  結束拍攝之後,白起以工作為由離開了攝影棚,我身邊熟悉的朋友頓時只剩下周棋洛,望著他離開的背影,我並沒有察覺到周棋洛臉上露出了思索的表情,嘴角勾起了微不可察的弧度。
  他很快的就收回了表情,回到一開始陽光燦爛的樣子,陪我一路回到休息室。
  進到休息室,面臨了突發狀況的我忽然覺得好累,一屁股坐到了沙發上,坐墊柔軟的觸感撫平了我一身的疲憊,就在這時周棋洛從冰箱裡拿出了一些甜食並擺到桌上。
  一看到那做工精緻的甜點,我立刻跳起身來:「哇──這不是那什麼限量的蛋糕嗎?周棋洛你好厲害!」
  看到我口水都要流出來的樣子,周棋洛露出了得意的表情,「哼哼」地說道:「這可是我用特殊管道得到的,薯片小姐想吃就盡量吃吧!」
  美食當前,我已經顧不得形象了。
  巧克力棉花糖內餡那綿密的觸感彷彿在按摩我的舌尖,鬆軟的蛋糕入口即化,微苦的可可粉在進到嘴巴之後化為了一抹甜膩。
  好吃的不得了!
  我一臉幸福的「嘿嘿」笑,周棋洛立即露出了寵溺滿滿的眼神望著我,並溫柔的揉了揉我的頭髮,嘴裡喃喃說道:「薯片小姐好容易滿足,不過這樣妳就不用再煩惱了吧?」
  「嗯?」聽見了周棋洛的話,我將嘴巴裡的蛋糕吞了下去,並將視線移到他的身上,好奇地說道:「你怎麼知道我有煩惱?」
  周棋洛將食指比到嘴唇的地方,露出了禁聲的手勢,並眨了眨眼說:「祕、密!」頓了頓,他繼續說道:「不過我當然要聽妳說說妳的煩惱,我可是超級巨星周棋洛,薯片小姐有什麼困難都可以找我唷!」
  望著他燦爛的笑臉我也不好意思拒絕,我並不想讓周棋洛擔心我,因此就一五一十的把那天發生的事情和今天拍攝時遇到的通通講給他聽。
  周棋洛稍作思索了下,表情也漸漸變得嚴肅,隨後他接著問道:「薯片小姐,妳的Evol最近有發生什麼變化嗎?」
  身為一個Evolver,完美的控制自己Evol是一件必要的事情,而我的Evol就是能夠預知未來,只是不知道為什麼最近都看不見以往能看見的東西。
  以往,我總能在睡夢中看見即將發生的事情,在我的Evol還沒覺醒之前,預知夢對我來說是一個干擾我生活的東西,我甚至還會懼怕去做預知夢。
  只是當我意識到這個世界上有超能力者的存在後,我漸漸的開始接受自己本身的能力,而這個超能力也逐漸成為了我生活的一部份。
  「我的Evol……」我喃喃的重複了周棋洛的話,想到了些什麼,我「啊」的一聲,說道:「最近……我感覺自己的Evol好像有點變弱了……」我想了想,這樣好像說的不夠具體,因此又加強了幾句:「就是沒有像以前那樣頻繁的做到預知未來。」
  我的Evol並不是想發動就能發動的,而且又總是來的突然,因此我很常在毫無防備的情況下看到即將發生的未來,只是最近這種情況在遇到了會說話的貓咪之後就漸漸減少了,或許……我說不定也能操控自己的Evol了?
  周棋洛聽了我的話之後陷入了沉默,接著左右看了看似乎在防備著什麼,最後對我說道:「這件事情妳有沒有跟其他人說過?」
  我愣了愣,回想起自己跟誰說過了這些,我對周棋洛說道:「嗯……就只有跟白起說過而已。」
  「薯片小姐相信的人,我周棋洛當然也相信!」也許我的話中隱隱透漏自己對白起的信任,被周棋洛察覺到了,因此他才說出這樣的話。
  畢竟他們也只見過一次面,根本就不能談什麼信任,周棋洛這樣的相信我,我的心裡漸漸湧起了一股暖意,表情也和緩了許多。
  見我放鬆了之後,周棋洛勾起了一抹笑容,眼神充滿寵溺地揉了揉我的頭髮,說道:「好了,薯片小姐別擔心,我們的Evol本身就充滿變數,或許這是一件好事也說不定,至少妳現在聽的懂動物在說什麼了啊!我想聽的懂我家附近的野貓為什麼半夜都在吵我都沒辦法呢!」
  「噗……哈哈哈哈哈!」我笑著任由周棋洛亂揉自己的頭髮,一直以來他都會像現在這樣在我不開心的時候逗我笑,有時候還會在經紀人不注意的情況下抱著好康的跑到我家跟我一起分享。
  對我來說,周棋洛已經是我人生中不可多得的好夥伴、好朋友了,實在是沒有想過他若是有一天離開我了該怎麼辦。
  不只是他,還有其他我身邊的牽掛……
  就在這時,周棋洛口袋裡的手機響了,他接起來聽對方說了幾句,自己也做出了一點回應,隨後便掛掉手機,一臉抱歉地對我說道:「不好意思薯片小姐……遠哥來催我了……」
  「你忙的話就去吧!」我不是那種不能理解他人的上司,每當悅悅他們有困難時我也會出手幫忙,更何況周棋洛與我根本就不是上司和下屬的關係,就算不是這樣,我還是會去體諒人的。
  想到這裡,我便想起李澤言那張不苟言笑的撲克臉,背脊不自覺的涼了一下。
  嗚!好冷。
  結果周棋洛在離開之前竟然還順手抓了桌上最後一塊蛋糕!雖然那是我本來就要留給他的,但是他也不用露出那種「哼哼……不給妳吃!」的表情啊……
  最近事態的發展越來越出乎我意料了……想著這些有的沒的,我最後勘查了一下攝影棚,確認都沒有人之後便逕自收拾東西離開了。
  當結束拍攝時已經來到了下午,由於我已經跟安娜姐交代過自己今天有工作沒辦法去公司,因此我就把一些事務都交給了助理處理,也不必再去公司一趟了。
  難得的自由時間,我決定去一趟書局買些之前看到頗感興趣的書籍,不知道現在它們還有沒有在架上,畢竟所謂的「之前」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最近都在忙節目的事情,都沒有好好放鬆,趁現在趕緊逍遙一下吧!
  想起之前做了一桌菜請許墨,也不知道有沒有合他的胃口,在選購書籍的同時我也留意了一些烹飪相關的書,就在此時,我的眼角瞄到了某個熟悉的身影。
  說人人到!沒想到許墨此時此刻就在這間書店裡,趁著許墨還沒發現我的時候,我躡手躡腳地躲到了書架後面,並小心翼翼的探出一顆腦袋觀察許墨正在幹嘛,嗯......看來應該是在選購上課時要用到的書,那我大概是不用這麼躲躲藏藏的。
  想到這裡,我趕緊到櫃檯去結帳,現在正值下班時段,書店裡有不少客人,我應該是不會被他發現的吧?不過我幹嘛這麼躲著許墨……瞄了一眼手中的書,我知道自己下意識地躲起來究竟是為了什麼了。
  有一瞬間我想過去求助李澤言,畢竟人家是Souvenir的店長兼大廚,廚藝自然不在話下,跟著他可以學到不少書上沒有的知識,但一想到他會用著一張在看白癡的臉然後拒絕我的樣子,我還不如自己按照書上的去學,搞不好也可以闖出一片天。
  決定好目標之後我打算接下來就開始實行,先從簡單的菜餚開始,我稍微翻閱了食譜便提步往超市走去,結果沒走幾步,一輛黑色的轎車便停在了我的旁邊。
  一開始我以為是什麼綁架犯的車還遠離了一下,結果仔細一看,這……不是李澤言的車嗎?我今天是怎麼了,遇到許墨以外還遇到了李澤言?
  看見李澤言下了車朝我這邊走過來,我下意識的站直了身體,怯生生地對他說道:「今、今天不是沒有匯報嗎?」
  李澤言挑了挑眉,冷冷地說道:「我看起來像是找你要匯報的樣子嗎?」
  難道不像嗎?面對他的萬年冰山臉,我雖然已經有一點經驗了但還是不夠,小小地在心裡吐槽一句,卻沒想到他走進了我身後的超市,隨後回頭看著我,用著一臉看白癡的表情望著我,說道:「不是要進去嗎?」
  啊啊……又是這張臉……
  我心裡想著這個的同時,還沒反應過來李澤言話裡的意思,呆呆地站在原地「啊?」了一聲,李澤言嘆了口氣,說道:「妳不是要買東西?我陪妳進去。」
  終於回過神來的我趕緊小跑步跟上他,但是想了想又覺得哪裡不對,於是我便開口問他:「李澤言……你怎麼在這裡?」
  李澤言看了我一眼,回答了我的問題:「來採買。」
  「喔……」我垂下頭思索了一下,看到我的反應,李澤言皺起眉:「有什麼問題嗎?」
  「沒事,我以為Souvenir都是蔡老先生在幫忙採購的呢……」
  「……」
  李澤言沒說話,我以為我說錯了什麼,趕緊認真地看食譜上面需要什麼食材開始採購,要是再多說什麼搞不好就會惹他生氣了。
  因為是先從簡單的開始,要用到的食材不多,有李澤言這個大廚在旁邊,我選購的食材品質瞬間升了一個檔次,他不僅會告訴我每個相似的食材之間細微的差別,還會根據我採購的食材猜測出要做什麼而給我建議,一開始還會覺得他在旁邊很彆扭,現在倒是覺得學到了不少,心裡很實在。
  結果還是因為這樣我多買了不少食材,出了超市,李澤言隨口說道:「我不知道妳還會在家自己煮。」
  「其實……只是練習而已。」我沒想那麼多,照實回答了李澤言的問題。
  李澤言聞言挑了挑眉,問道:「練習?」
  因為有想煮給對方吃的人啊……我這樣想,但說出來感覺還是有點害羞,明明就不是跟當事人說,為什麼會有種感覺?
  我不自覺地往李澤言的手去看,發現了一件事情:「對了,你怎麼兩手空空?」
  「……看了一下這個超市,沒有我想要的。」李澤言沒有將視線放在我的身上,而是往旁邊一看,看起來像是在掩飾什麼,而我也沒那個心情去想。
  因為……許墨正迎面朝著我們走過來!
  我下意識地想要躲,卻發現周圍都沒有可以讓我躲著的地方,又想把手上大包小包的塑膠袋給藏起來,一時之間慌亂的很,許墨遠遠看到我便露出了一抹笑容,一旁的李澤言看到我這樣無奈地嘆了口氣,從我手中接過那些食材。
  不知道為什麼,我看見許墨的眼神中閃過一絲不悅,隨後很快又恢復到了以往的隨和。
  「能在這裡遇到妳真是幸運。」許墨勾起了淡淡的微笑,暼過了李澤言一眼之後對我說道:「是要回家嗎?」
  「是啊!許墨也要回去了嗎?不如……」
  「坐我的車。」正當我想要繼續說下去時,李澤言忽然開口,我愣愣的望著他,感覺到李澤言的語氣有點奇怪?
  許墨看了一眼李澤言的轎車,說道:「能坐上總裁的車真是幸運。」
  「你,用走的。」
  「……」
  李澤言,你這是在幹嘛?
  不只我無言,我彷彿能明顯的從許墨的額角看到三條線,為了打圓場,我壯起膽子向李澤言擠眉弄眼,沒想到他卻回應:「幹什麼?像個顏面神經失調的……」
  「哎呀!能坐李澤言的車真是太棒了啊!許墨快點,來來來來來……」我不顧李澤言那張好像全世界的人都欠他錢的臭臉,逕自把許墨拉進了車裡,最後,還是如願地讓李澤言開車載我們回家。
  一路上車子裡一片死寂,為了緩解氛圍,我試著想找話題跟他們聊天:「話說許墨你應該知道李澤言吧?」
  許墨笑著回應我:「知道,不只是他華銳集團總裁的身份,我們之前也有在一些場合合作過,因此算是認識。」
  幹的好!許墨,就是這樣!我在心裡暗自叫好,這樣就不會太尷尬了。
  看似是知道我心裡的想法,許墨保持著笑容,接著我的話說下去:「感覺好像見到妳妳都提著大包小包的東西,今天是什麼日子嗎?」
  「喔……沒什麼啦!就是想要自己做做菜來吃而已。」總不可能在許墨面前說自己是想要練習做菜給他吃的吧?
  李澤言聞言挑了挑眉,沒有說話。
  一到我和許墨所居住的公寓,我以為李澤言會就這樣在送我們回家後就直接離開,沒想到他竟然找了個停車位,就這樣跟著我和許墨回家!
  雖然我和許墨只是鄰居並不是同居,但不知道為什麼有一種被抓包了的感覺,李澤言在看到許墨跟我往同一層樓走,家又緊鄰隔壁,不禁露出了詫異的表情,說道:「他住妳隔壁?」
  「是啊……之前還幫了我一些忙,我請他在我家吃了飯。」我嘟著嘴在想李澤言為什麼要跟過來,而許墨倒是看上去毫不介意,反而還溫柔地替我開門,我彷彿可以看見他們兩個人之間有什麼正要爆發開來……
  「好了,我回到家了,你們可以回去了吧?」為了不要捲入戰爭,我趕緊把他們推離我家,李澤言見狀不悅的扯了扯嘴角,說道:「就這麼排斥我嗎?」
  「我總不能讓兩個大男人進到我家吧?」我以為自己的說詞很有道理,沒想到李澤言的臉看上去整個黑掉,我想無視卻沒辦法,就在這個時候我才意識到自己說錯了什麼,正想要辯駁李澤言便率先開口了。
  「妳都已經讓一個意圖不明的男人進去了,還差我一個嗎?」
  意圖不明……是指許墨嗎?聽他這樣講好像我是個很隨便的女孩子,我頓時有些氣惱,嘟起嘴來說道:「不然你們兩個都進來啦!」真是的……
  就這樣,我把許墨和李澤言安置在自家的客廳,然後自己則跑去廚房研究起食譜來,本來只是想要試驗做給自己吃,但既然他們都進來了就只好多做幾份吧……幸好在採購的時候有聽李澤言的話多買一些……
  不對,這樣仔細一想,他叫我多買些食材的時候是不是就已經打算在我家吃晚飯了?
  哎呀……不要胡思亂想,李澤言會是那種人嗎?
  一直以來我偶爾會在家做飯給自己吃,因此還算有些料理經驗,雖然不像李澤言那樣大神級別,但多少……還是能吃的吧?之前都給許墨吃過了,他也沒說什麼,不過以許墨的個性,他應該也不會直接跟我說難吃。
  食譜上面說的簡單,但實際上我還是遇到了困難,戰戰兢兢的煮好飯後,我把那兩個男人都叫到了廚房。
  不知道他們剛才在客廳都說了些什麼,或許什麼也沒說,不過兩人的臉看上去都不是很好,我頓時感到壓力山大,深怕自己做出來的菜不和他們的胃口,讓他們把炮火轉移到我身上。
  「先說喔!我偶爾才做菜,不好吃別怪我。」我在他們品嘗之前先打了一劑強心針,李澤言說了一句「大驚小怪」,而許墨則是笑著溫柔地給我們遞上碗筷。
  看著他們把自己做的飯菜都吃下肚,我緊張的看著他們,小心翼翼地說道:「那個……好吃嗎?」
  「……勉強可以。」
  「嗯,很好吃。」
  「……」有點兩極化的反應……不知道許墨是出於禮貌還是真的很好吃,反正他這句話我聽得很開心,至於李澤言還是那張臉,不過他卻還是乖乖的把所有菜都吃光,一點也不剩,這讓我非常感動,燃起了鬥志,決定下次還要再做一次,然後把周棋洛和白起都叫來,看看他們的反應。
  不過這樣廚房擠得下五個人嗎?想到那水洩不通的場景,我還是把這個念頭扼殺在自己的腦袋裡。
  吃完飯後,許墨和李澤言都主動要幫我收拾碗盤,但理論上他們是客人,我不能給客人添麻煩,因此把他們都趕出了廚房。
  接下來就都是我自己的時間了,他們也不再逗留,怎麼覺得好像還是給他們添麻煩了……
  
  

創作回應

巴哈姆特小管家
親愛的勇者:

感謝您對勇者小屋的支持,
我們會將此篇設定在首頁的精選閣樓中增加曝光。

--
巴哈姆特小管家 敬上
2020-12-30 16:04:24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