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戀與製作人】劇情向同人文(11)

堅果 | 2021-12-07 06:31:04 | 巴幣 102 | 人氣 116

【戀與製作人】同人文
資料夾簡介
戀與製作人的劇情向同人文,女主自設,男主或許有些OOC,請斟酌觀看。 圖片來源為網站,權利皆為戀與製作人官方所有,若有不適還請告知。

  第十一章
  今夜是一個特別的夜晚,我即將去赴華銳舉辦的慶功宴,從早上開始我就一直興奮地在床上滾來滾去,從禮服工作室拿回來的袋子就這樣一直被放在桌子上,等到我要穿的那一刻才會知道究竟是什麼風格的禮服,可以讓工作室老闆娘這麼神神秘秘的囑咐,要到最後一刻才能拿出來。
  一想到可以見到許多知名人士,我不禁開始擔心自己會不會給公司出醜,雖然從安娜的口中得知我是這次企劃的大功臣,理應有點自信,但我還是會擔心,昨天晚上差點睡不著,還好臉上沒有黑眼圈。
  我記得這次慶功宴周棋洛似乎也會出席,雖然已經在片場或是電視上看過好幾次周棋洛盛裝的樣子,但我還是會不自覺地去幻想周棋洛在慶功宴上光彩奪目的樣子,想著想著,李澤言的那張臭臉忽然出現在我的腦海中!
  「@#$%︿$──!?」我飆出了一聲國罵,揮揮手要把那張可怕的臉從腦海中甩出,我似乎還可以聽見李澤言一張撲克臉冷著對我罵「笨蛋」。
  太可怕了!歷來的匯報給予我的摧殘就這樣活生生地烙印在我的腦海裡,拜託李澤言不要打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QAQ!我可以清楚的感受到一滴冷汗從我的額角滑過……
  時間飛快的流逝,已經來到了下午時分,也差不多是準備的時候了,我提起袋子往裡頭瞄了一眼,淡藍的底色還有些看不清的雲紋……我將禮服拿出來,赫然發現這是我最喜愛的青花瓷紋!禮服的色調偏向清淡,就像悅悅之前說的,穿著清新可人或許還會比較突出,雖然那些只是當作參考而已,但沒想到工作室的老闆娘竟然把它做出來了!
  我將禮服換上並抹了點淡妝,記得白起說過濃濃的妝容不適合我,也不知道為什麼現在竟然想起了他的話,曾經我也問過其他三個人類似的話題,他們都給予了大同小異的答案,雖然在以往讀過的高中曾經是校花,但不代表成年以後的我依舊適合素顏啊!
  算了,這些不重要。我從櫃子裡挑出了最適合這件禮服的首飾和包包便要出門,雖然很想讓李澤言載我,但我知道要是從他的車子裡走出來肯定會引起軒然大波,為了低調行事因此還是選擇了搭乘計程車。
  不過到了現場,我才發現只有自己一個人是搭計程車,非常沒有排面,我又穿得非常素雅,看上去就像是不給華銳面子一般,我似乎還可以聽見有些地方傳來竊笑聲,直到進入會場之前,我緊張的情緒一直緊繃著,趕緊拿杯雞尾酒躲到角落,默默地看著前方。
  李澤言還沒出現……可能在後台吧……幸好沒有多少人看過我的面容,不然我可就給公司丟臉了,不過我卻沒有發現的是,現場許多小姐姐濃妝豔抹,結果凸顯了我的清新脫俗,即使再低調還是吸引了不少目光往我這兒瞧,讓我不小心把那些目光誤會成在嘲笑我,趕緊又躲到後花園去。
  「唉……我又出醜了……」我飲了一口雞尾酒,微酸微苦的滋味湧上心頭,酒中添加了一些汽水,二氧化碳的泡沫隨著杯中的液體浮上浮下,就像我現在的心情。
  我坐在長椅上,望著眼前昏暗的花園,其中還持續著噴灑水花的噴水池因夜晚的漆黑,即使有著裝飾精緻的明燈照亮也依舊失去了波光。
  「啊嘶……」忽然覺得腳上一陣劇痛,我脫下高跟鞋看見了自己的腳跟似乎沾染了血漬,原來是鞋子尺寸不合磨破了腳皮,又因太晚發現而惡化磨出了傷口,原本期待的宴會頓時變成了我的惡夢,要是等下有什麼社交舞我不就要出醜了嘛!?我不合時宜的慶幸自己的名聲小,不少人都沒聽過,因此沒有出席應該也不會有人發現,我頓時想提早離開現場。
  看見不遠處有個人影走來,我趕緊躲到了樹叢後面,卻忘記自己脫下來的鞋子還放在長椅附近,本來想去撿,那個人卻先行一步把我的高跟鞋撿了起來,還隱約可以聽見他低低的說了一句「笨蛋」。
  一聽見這熟悉的嗓音,我頓時連哭的想法都有了,我從樹叢後面冒出,拖著受傷的腳一路往那人的方向跑,卻不小心被石子絆倒,整個人往前踉蹌一跌,跌了個狗吃屎。
  「笨蛋,妳在做什麼?怎麼這麼不小心。」他的聲音傳到了我的耳中,我不顧自己的傷口直接撲到了他的懷裡,卻什麼也說不出口。
  我真沒想到李澤言會出現在這裡,按照道理來說他不是應該在會場嗎?要不是因為後花園人少,我才不會一個人躲在這裡逃避那些目光。
  燈火朦朧的映照著李澤言的臉龐,不知道是不是錯覺,我依稀可以看見他心疼的眼神,跟以往那一張臭得好像全世界都欠他錢的臉完全不一樣,多了一些感情。
  擤了擤鼻子,我的眼淚不爭氣地從眼角滑下,明明都是個已經有一間公司的製作人了,都是個出社會的社會人士了,怎麼還像個小孩似的跟大人討懷抱呢?不過現在的我根本就不打算管這件事情,只想好好地找個依靠然後大哭一場,明明就沒有受到委屈,為什麼我表現得卻像個受到欺負的孩子呢?
  「我…………」我擤了擤鼻子,回答了李澤言的問題,語氣中又帶著點鼻音:「我又搞砸了……
  「搞砸什麼了?」李澤言的語氣很溫柔,不像匯報時的那個撲克臉,輕輕的拍了拍我的後背,聲音柔的彷彿會擰出水一般:「宴會上的人都在討論,剛剛走過的一個穿得像個精靈一樣脫俗的女孩是誰呢……
  「你覺得是我嗎?」我抬頭望進李澤言彷彿深潭一般的眼眸,後者一直毫無波瀾的眼眸在望進我的眼中時蕩漾出了一縷波光,我彷彿可以從他的雙眼看到自己倒映的身影,佔盡了李澤言的雙眼。
  李澤言用著哄小孩的語氣輕柔的撫摸我的頭髮,並回應道:「笨蛋,全場就妳一個穿這樣,我怎麼不知道?」
  我真沒想到悅悅一句無心的話、工作室老闆娘有意無意的安排造就了我現在多麼驚訝的處境。
  「可是……
  我想要反駁些什麼,但是看見李澤言那一雙要我自信一點的眼神時,我把想要說出口的話吞回了肚子裡,右手緊緊地抓著李澤言的衣袖,低頭抿了抿雙脣,隨後緩緩抬起頭給予了他一個自信的笑容,說道:「讓我回去會場吧!今晚我要讓你看見我的魅力!」
  「笨蛋,別又應酬喝醉了要我送回去。」李澤言嫌棄地看了我一眼,但我知道他不是認真的,也就笑一笑過去了。
  我們一前一後回到了會場,當我出現時,不少好奇、羨慕、忌妒的目光朝我投來,我有些不好意思,又默默的拿了一杯雞尾酒打算躲到角落,就在這時我瞥見了不遠處正以某個金燦燦的人影為中心聚集著一群人,仔細聽的話便可以知道那個金燦燦的人影似乎是個大明星,而周圍的人都是慕名而來噓寒問暖的人士。
  一提到大明星我便想到了周棋洛,不用去猜就知道那個人肯定又是周棋洛,李澤言也不知道去了哪裡,反正我也不方便在公眾場合跟他們站在一起,要是被抓到什麼把柄隔天又要上八卦新聞台了,上次李澤言只不過是請個人吃飯就被說是「總裁夫人人選已定」,這次我可不想被當作八卦的中心。
  時間過去了幾個鐘頭,也有不少商業人士看到我跟我過來交流,喝了幾杯個人認為度數算低了的應酬葡萄酒,我的酒量不差,酒品就不知道了,只是頭暈暈的不知道為什麼很想吐,於是我便趁著沒有人注意的時候到了洗手間,乾嘔了幾聲卻吐不出什麼來,我用衛生紙擦了擦自己的嘴,心想接下來可不能再喝酒了。
  當我轉身時,忽然一陣天旋地轉,我驚覺自己被當作人偶給拎起來了!?
  「嗚!?」我大概是被黑色的袋子給套住了頭,我想不到有誰能夠在華銳的慶功宴會上做出綁人的舉動,我只知道自己可能被綁架了,我被重重丟在了一個軟軟的東西上面,稍微一摸就知道是沙發。
  能夠這麼快從洗手間到沙發,那我現在應該還在會場的建築物裡面,而這裡大概是一間隱密的房間。
  我頭上的袋子被粗暴的跩了下來,那過猛的力道弄疼了我的腦袋,眼睛被刺眼的燈光照的有些睜不開,半瞇著眼的我想要仔細看清楚眼前的景象,我被關在一個還算雅致的套房內,前方正站著一個女人,那雙危險的眼神虎視眈眈的看著我,好像下一秒便會把我吞下肚似的。
  「哎喲~~鄰居小姐,好久不見。」這聲音我感到有些熟悉,我努力的在腦海中搜尋相關的線索,腦中的畫面來到了某個男人酒醉歸家的夜晚,我接了他本應該無人接聽的電話,裏頭傳來了女人的嗓音……跟現在這名女性有著一模一樣的聲音。
  看來對方大概就是自稱許墨女朋友的那名女性了。
  「我一眼就認出了妳,沒想到穿得頗有心機,讓大家的視線都往妳身上竄,枉費了我精心的打扮……」女子一邊說一邊從腰間拿出小鏡子照著自己梳化精緻的妝容,接著揮手示意一旁我來不及看清楚的黑衣男子,後者直接朝我走來,一腳就是往我的腹部猛力踢下去!
  「啊噁!」喉頭湧出了一口腥甜,我覺得自己可能會吐血。看到被踢了的我痛苦的樣子,那女子露出了愉悅的笑容,彎下腰來與我對視。
  「跟四個男人生活的感覺如何?搶了我的許墨,現在還要來誘惑李澤言?周棋洛今天也會出場吧?妳的護花使者叫什麼來著…..哦,白起,他沒有跟妳一起來啊?」女子一臉輕狂的笑容看的我心底發寒:「我身邊這兒人可不會憐香惜玉,該下手就會狠狠的……」她做出了個握拳收緊的動作,我想到剛才的那一腳確實是扎扎實實的打了下來,我一個身體因為長期辦公而顯得嬌弱的女孩受到這樣的攻擊很快就虛脫了。
  「妳到底……咳噁……要做什麼……」我忍著嘴巴裡口水混雜著的血腥味,生平還是第一次遭受這樣的對待。
  「沒什麼,只是想給妳些教訓。」女子在前面走來走去,那高跟鞋發出了喀噠喀噠的聲音,聽得我心臟也跟著撲通撲通地跳,她繼續說道:「讓我好好教妳什麼叫做安分守己的女人。」
  「安分守己的女人?妳不過就是嫉妒吧?」我一開口,嘴角便流出了幾縷血絲,我不清楚她是如何知道我們的私生活的,但我只會誠實的告訴她:「我告訴妳,就算我身邊有多少個男人,我絕對都不會做出一絲一毫越軌的舉動,我跟許墨他們也都是清清白白的關係!」
  「啪!」的一聲,一個響亮的巴掌打在了我的臉上,我嘴裡的鮮血頓時被吐了出來,地上多了一攤血跡,但很快就被一旁的黑衣男人清理乾淨,一點痕跡都沒有留下。
  「誰知道妳是真的還是假的。」女子甩了甩剛剛打了我的那一隻手掌,說道:「拖太久被發現就糟糕了,好好記住這一巴掌,打的是妳的羞恥心,相信妳很聰明。」女子從這間套房附設的暗門離開,同時回頭囑咐了那名黑衣男子:「小黑,別留下把柄。」接著,那名黑衣男子粗暴地將我拎起來甩到了門外,並帶著我回到了原本的洗手間。
  可惜那名女子戴著假面我分辨不出她的容貌,為了不留下證據相信她在跟人見面時也會用不一樣的聲音和語調跟人說話,我認不出來。
  我的模樣有些狼狽,雖然在離開之前那名黑衣男子有清理過我身上的傷口和血漬,但是我毫無精神的樣子卻實實在在地寫在臉上,該說是多虧這一點嗎……不少喝酒的談話我都避開了,我不奢望周棋洛有辦法空出時間跟我聊聊,但現在真的很想看看他的陽光笑容。
  宴會一直到結束我都一個人躲在角落吃點心,就連回去時我都打算悄悄回去,但是李澤言的車已經在沒有人注意的情況下朝我開來,一想到那名女子的粗暴對待,我頓時寒毛直豎,想也不想就往反方向奔跑。
  結果,我的高跟鞋絆到了裙擺,我又一次往地上跌了。
  但是這次,我跌入了一個溫暖的懷抱之中。
  「捕捉一隻阿薯,準備帶回家中。」映入眼簾的是周棋洛一如既往的開朗笑容,我抬頭看到這張臉,差點都要激動地抱住甩啊甩了,但是我強忍著激動抿著嘴唇故作笑容,回應了周棋洛,後者疑惑的問道:「總裁大人要載我們一起回去,阿薯怎麼要逃跑呢?」
  「妳不對勁。」停好了車子,李澤言朝我走來,我戰戰兢兢地看著他,李澤言看了我一眼後便說道:「……誰打了妳?」
  「嗯!?」我後退了一步本來想逃跑,卻被周棋洛抓住肩膀,硬生生地面對了李澤言的質問。
  「妳的臉腫了。」周棋洛的語氣夾帶著心疼,他溫柔的摸了我被打了的那一面臉頰,刺痛感頓時刺激我的腦海,我「嘶」了一聲,證實了李澤言的判斷。
  我頓時像個做錯事的孩子低下頭來,即使我什麼也沒做而且受害者是我,我還是不敢面對李澤言的目光,但他們對我總是有著無限的耐心,即使我抿著雙唇不說,周棋洛和李澤言還是體貼地拿著冰敷袋敷著我腫脹的臉頰,肉眼可見他們眼中的心疼,這又令我想到了那個女人粗暴的對待,我本想反手甩開他們的好意,但雙臂竟在不知不覺之間被周棋洛給挾持住了……
  「即使妳不說,我也有辦法。」李澤言的嘴角上揚不少,卻沒有半分笑意,一個眼神就讓周棋洛帶著我進了車子,我們三個人就這樣回到了公寓。
  「阿薯,先休息一下,我們幾個人要好好的『商量』。」周棋洛朝我露出了個意味不明的笑容便把門關了起來,留下了一手拿著冰敷袋的我愣在原地。
  我可以明顯的感受到,周棋洛和李澤言後腳踏進門三分鐘過後,隔壁就傳來了桌子翻倒的聲音,伴隨著白起的一聲怒喊,幾隻小鳥啪踏啪踏的降落到了我的落地窗前,並且一副受寵若驚的樣子。
  現在是晚上,絕大多數的動物都在休息,包括人類也是,被這麼大聲的怒吼一嚇,不少原本暗著的房間都亮了起來,隨後又熄了燈,而這群被嚇著了的小鳥則跑來找我尋求保護,我趁機要他們幫我去看看隔壁到底在幹嘛。
  
  
  當周棋洛後腳落地之時,他便直接朝著裡頭一個在床上看書、另一個則是做伏地挺身的兩個男人說道:「不好啦!阿薯被人打啦!」
  一開始白起還沒反應過來阿薯是誰,但是一想到會被周棋洛這樣叫綽號的也就只有她一人,明顯的瞪大眼睛愣了幾秒過後,倏地站起身來怒吼:「誰!?」
  白起的動作幅度太大還把一邊的矮桌給撞倒,許墨皺起了眉頭將書闔了起來,並坐起身來問道:「她有沒有怎樣?」
  「臉頰腫了一邊,像個壽桃。」李澤言一貫的臭臉相向一邊把大衣掛在衣架上,周棋洛連臉上的妝容都沒有卸掉,就是直接往白起身上撲過去道:「白警官你可要幫幫阿薯啊~~!」
  「咳……我知道。」意識到自己失態了,白起有點不好意思地把矮桌扶正,李澤言則是很快地連絡了魏謙把今晚宴會的參加者名單列印一份,可憐的魏謙還在慶幸宴會結束的早可以早點回家休息而興奮,結果自家上司立即又給他加了幾份工作,欲哭無淚的他只能接下了。
  「不過……既然她受了委屈,『那個人』應該不會坐視不管吧?」許墨低著頭喃喃念著些什麼,在場的所有人都很敏銳,立即將視線投向他,許墨攤了攤手,道:「你們都知道我在說誰。」
  林子桓──當然,只要是有關她的事情,林子桓都不會輕易的放過,更何況是這種被人家欺負的情況,李澤言的思維很快就跟上了許墨:「你想趁他出現的時候做什麼?」
  「沒什麼,只是好奇而已,我想確認一件事。」許墨刻意壓低了聲音,說道:「你們不覺得奇怪嗎?那個人表面說要阻止她覺醒,卻又一步一步的在引導她。」
  不只是促使她與他們四人加深羈絆,就連一些平行時空的未來也給她看,要她知道走錯了一步未來就很有可能引導到毀滅的地步,到了這裡白起和周棋洛也開始懷疑了起來。
  李澤言看向許墨的目光裡頭帶著些猶疑,後者無奈地回以一眼,並道:「從以前你就一直在用這種眼神看我,現在可以相信我了吧?」
  「在還沒確認你跟Black Swan的關係之前,你還是省省吧,Ares先生。」李澤言在對方的耳邊說道,表面上似乎是為了不讓另外二人聽見,但實際上白起與周棋洛都已經從她那邊知道Black Swan的存在,至於許墨Ares的身分,也只是從林子桓的口中聽過而已。
  總而言之,這一晚,注定是不安寧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