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戀與製作人】劇情向同人文(8).01

堅果 | 2021-05-09 03:44:17 | 巴幣 2 | 人氣 154

【戀與製作人】同人文
資料夾簡介
戀與製作人的劇情向同人文,女主自設,男主或許有些OOC,請斟酌觀看。 圖片來源為網站,權利皆為戀與製作人官方所有,若有不適還請告知。

 
  第八章
 
 
 
  我曾經一個人躺在一座小溪旁,手掌撫摸著底下青翠的草地,草根刺刺的觸感由掌心傳遞至我的神經,帶來了一種酥麻的感覺,湛藍的天空漂浮著朵朵白雲,一切的景象是如此的美好。
 
  在今天以前我的心情就像上述所說的景象一樣平靜,還是那個每天想著要怎麼去解決每一項節目、李澤言又會煮什麼好吃的晚餐、許墨會帶我發現什麼驚奇、白起會不會來接我上下班、周棋洛又帶了什麼好吃的、要怎麼度過接下來每一天的平凡製作人女孩,但一夕之間,我看見了不同平行世界所發生在我身上的各種悲劇,而這個世界很有可能重蹈覆轍,我的心就沉了下去。
 
  而且,聽林子桓所說,如果我覺醒了,我就會被當作祭品犧牲掉……
 
  被誰當作祭品?又因為什麼而犧牲?我嘗試詢問對方,他卻三緘其口不願意對我說明真相,只說該讓我知道的都已經給我看過了,接下來要我自己去體會。
 
  這算什麼啊!?既然都已經決定讓我知道這些,就更不應該繼續隱藏下去,明明知道我會打破砂鍋問到底,為什麼就不願意透露更多的讓我知道?
 
  我的心有那麼脆弱嗎?
 
  我一氣之下用力打了林子桓一個巴掌,但是不知道為什麼這一掌打下去我的眼淚就飄出來了,眼神中滿是氣憤:「為什麼不告訴我!?你明明……你明明……」
 
  在方才的鏡子裡,我看見了……
 
  「你是愛我的,對吧?」我鼓起勇氣說出了那些字句,那些對方從未提過,卻屢屢在眼神中流露出的感情。
 
  林子桓瞪大了雙眼,看來是沒想過我會這樣說出他內心隱藏已久的想法,他抬手輕撫著被我打過的地方,不敢置信地望著我,一邊搖搖頭,一邊用著顫抖的語氣對我說道:「……妳不會懂的……」
 
  愛,很沉重,一般人不會輕易地去說愛一個人,但是林子桓卻沒否認我所說的話,我瞬間想到了那四個人。
 
  那四個……永遠站在我身邊支持我、保護我、愛護我的人。
 
  我不敢去想像他們對我的感情,或許就跟林子桓一樣真切,只是沒有表達出來,但是我要怎麼去承受這如此沉重的感情?我又有什麼可以回報他們?
 
  我又……哪裡不懂了?
 
  「你既然愛我……那為什麼要讓我痛苦下去?」我放輕了音量,眼淚順勢滑落,眼裡滿是失望。
 
  看見我這副模樣,林子桓很是心疼,但又抑制不住自己的心情,幾乎是用吼的回應了我的話:「我告訴妳才是真正讓妳痛苦!我費盡心思穿越時空試圖改變妳的悲劇,每一次當我以為終於可以扭轉命運時,卻又被拉回了現實!」
 
  「到底是什麼現實……?」我越來越懵了,越來越不知道林子桓在說些什麼。
 
  最終,他嘆了一口氣,絕望的看著我並將手掌舉得高高的,一股刺眼的白光從他的掌心迸發出來,我隱約可以聽見他的低語:「我就讓妳看……看完之後,別恨我……」
 
 
 
 
 
  無意識。
 
  無意識,無意識。
 
  這座城市是被冰凍的,我卻感覺到歡愉,或許這就是我想要的世界。
 
  「Queen,妳覺醒了。」有一個穿著白袍的男子緩緩朝我走來,他的臉上永遠都帶著那樣靦腆的笑容,每次跟他對話卻都覺得自己被看透了,好像他什麼都知道似的,我仍舊一步一步地走進他的套路。
 
  我知道他的名字──許墨,每次他的出現都會為我帶來一個驚喜,也許是問題的答案,或者是生活上的小確幸,無論如何,他都是我生活上不可或缺的存在。
 
  我眨著眼睛望向他,冰塊反射著我隱隱散發冷光的白色眼瞳,我的眼睛空無一物,身上的衣著依舊映著青瓷的花紋,卻散發著冷光。
 
  「許墨,你喜歡這個世界嗎?」我甜甜地笑著問他,他卻皺起了眉頭,好看的面容覆上了一抹困擾。
 
  思考良久,他回應我道:「妳喜歡的世界,我怎麼會不喜歡呢?」頓了頓,我可以看見他的手裡正閃著一抹光亮,那是匕首散發的冷光:「只是,欠缺了幾樣東西。」
 
  「嗯?」我歪著頭疑惑的看著他,隨著他手上的匕首被舉起,我順勢往那東西的方向看去。
 
  許墨幾乎在我視線投向匕首的同時衝到了我的面前,一把捉住我的下巴微微抬起,眼神中可以感覺到類似於林子桓的眷戀以及不捨。
 
  但是,我隱約還可以察覺到一些憤怒。
 
  「……妳的純真,被抹消掉了嗎?」許墨將匕首的刀尖抵在我的臉頰上,我的表情卻看不出絲毫驚恐,反而還隱隱透漏著期待……這種病態的感覺,不應該出現在我身上。
 
  「我以為你會喜歡這樣的我,許墨。」我冰涼的手輕撫著許墨烏黑的頭髮,繼續說道:「這不是你期望的嗎?」
 
  「我期望的,是救贖,而不是毀滅。」他的手隱隱顫抖,遲遲不願去相信曾經那個單純可愛的女孩,現在竟然變得如此冷血,將這座城市變成了她內心的冰冷,那些羈絆都不知道消逝到哪去,僅有一些人保有意識,但多半都在尋找逃脫的路徑。
 
  「……我覺得,可以動手了。」
 
  不知道這句話是誰說的,音量恰到好處的可以傳進我的耳朵,在語句落下的那一瞬間,一發子彈冷不防地穿過了我的身體,頓時血花飛濺!
 
  但那些不是我的血。
 
  我來到了發射那發子彈的人身後,白起察覺到我的氣息後毫不猶豫地將槍口對準了我的腦袋,不遠處的許墨卻因子彈貫穿身體而倒臥在血泊之中。
 
  白起沒想到與許墨的合作會以失敗告終,最後竟還賠上了他的一條性命,許墨並沒有馬上死亡,而是用自己殘存的體力發動Evol,將透明的防護網建構在自己與白起之間,並將自己的軀體透過物件調換轉移到安全的地方。
 
  當然,安不安全還是我說了算。
 
  「真無情。」我面無表情地望著白起,曾經守護我、不願我受到一絲一毫傷害的白起,現在卻冷血的拿著槍對準我,眼神中已經沒有以往的溫柔,取而代之的是銳利和狠戾。
 
  「妳……妳!」見到我毫髮無傷的樣子,又看見許墨運用Evol撤退,得知自己誤殺了許墨的白起憤怒不已,看著我的眼神又多加了幾分冷血。
 
 
  「白起……你把許墨射穿了呢……」我故意用話語刺激他,語氣卻是有些嬌弱又委屈,以往我用這樣的語氣跟他說話他都會心軟,當然,白起是不會讓我感受到委屈的,這些都只是我自己裝出來的。
 
  「閉嘴!妳根本……」白起的手在顫抖,就跟許墨一樣。
 
  我忽然覺得好笑:「男人啊……都是一個樣,不枉費我費盡心思把你們引到這裡,就是想看你們絕望的表情,李澤言跟周棋洛去哪了?沒道理只有你們兩個。」
 
  在這個未來,他們四個人的感情已經培養到如同兄弟一般,而我在覺醒以後則是成為了一個冷血的獨裁者,這四個人便是為了親手將我殺死而來到這裡。
 
  但是,明明知道殺不死我的,為什麼還要逞強?
 
  我知道許墨就躲在一個地方靜靜的看著局勢,我也知道李澤言已經把時間暫停,就是為了不讓無辜的人捲入這場戰爭,周棋洛想必正運用著他的絕對吸引力讓一些還能動的人離開這裡……
 
  我都知道……我是全能的Queen,我可以操控未來、看見未來……
 
  而我,覺醒了。
 
  畫面快速閃動,幾面破碎的鏡子映照著他們四個人的身軀,許墨已經失血過多死了,白起又朝我開了一槍,那發子彈射進了我身後傳送空間與時間的漏洞,那是李澤言創造用來攻擊我的,卻把子彈給牢牢吃在裡面,最後又反彈到我的身上,我迅速閃過讓子彈打在了許墨建構出來的保護屏障上,白起往後一滾滾進了漏洞中,一時之間鏡子空無一物。
 
  屬於許墨的鏡子碎了,那些碎片都飄散成了一隻隻美麗的紫色蝴蝶,輕輕地拍打著翅膀,灑落點點光芒在我身上。
 
  看見了這一個未來的我蹲下身子伸出手想要觸摸蝴蝶,卻在指尖輕點的那一瞬間,蝴蝶被撕裂開來。
 
  好痛苦……
 
  好痛苦……
 
  這就是許墨的未來?我迷茫的望著破碎的鏡子,想要徒手撿起那些碎片將它重新拼回去,碎片割傷了我的手指,鮮血一滴一滴地流了下來,而我卻不感覺到痛,都痛在我心裡了。
 
  林子桓出現在我面前,一臉痛心地想要握住我的手,我雙眼空洞的看著他,眼淚已經流乾了。
 
  「為什麼……」我嘴巴裡只有這幾個字,明明知道這並不是林子桓造成的,我卻想要把所有的錯誤歸咎到他身上。
 
  我只是想找個人發洩,發洩我這一無是處的情緒。
 
  林子桓搖搖頭,隨後消逝在我的視線中。
 
  畫面又快速閃動,這一次,有一股清風緩緩將我托起。
 
  而我知道,接下來是誰的未來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