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戀與製作人】劇情向同人文(7)

堅果 | 2021-04-14 03:19:04 | 巴幣 0 | 人氣 47

連載中【主線故事】戀與製作人同人
資料夾簡介
戀與製作人的劇情向同人文,女主自設,男主或許有些OOC,請斟酌觀看。 圖片來源為官方網站。

第七章
  並不是說我要麻煩李澤言替我包辦三餐,在白起的提議下,似乎連周棋洛和許墨都同意讓總裁大人按時來到我家替我準備伙食,而其他三人就是看什麼時候有空會順便到我家蹭飯,就像現在,到了午餐時間,白起就剛好出現在我家,於是我便看到正處於人生最強壯年紀的李澤言與白起在我家跟我一起吃飯的畫面。
  不知道為什麼,我覺得有點尷尬,白起對李澤言的態度就像對許墨那般,雖然許墨並不會對我口氣差,但是李澤言就不一樣了,他可是平常都會懟我個幾句,而這幾句就讓白起不爽了,將我牢牢地護在身後,就連吃飯的座位都要刻意擋在中間。
  有大哥哥保護是很開心啦……就怕有一天自己會被寵壞啊……不過我的心裡還是暖暖的,不自覺地朝白起靠近了些。
  在吃飯的過程中白起一直往我的飯碗裡夾菜,還說什麼我很瘦要多吃點,結果碗裡面的飯菜都要疊成一座小山了,消化的速度趕不上他夾給我的速度,即使知道白起是好意,我還是比了個叉叉的手勢,要他別再給我添菜了。
  看到這裡,我可以明顯感受到李澤言微微上揚的嘴角透露出來的笑意,讓我不禁嘟起嘴巴有點不服氣,但最後還是乖乖的把碗裡面的東西都吃乾淨。
  像這樣的日常在我最近這幾日的假期裡經常上演,有時候是許墨,有時候是周棋洛,最後連同李澤言,這四個男人都一起搬到了我家隔壁──也就是許墨家,至於我所擔憂的一些零零碎碎的小事情,他們都說會自己處理要我不要擔心,可是以他們的身分,就這樣同居真的好嗎?
  倒也不是不喜歡,只希望他們之間的感情趕快培養起來,不然到時候吵架了我也不好站在誰那邊,不過應該不用操心吧?都已經是成年人了,他們的心智大概也很成熟……吧?
  這段期間他們也幫我留意了最近出現在我家附近的陌生人,可聽了他們的調查結果,並沒有什麼可疑的人士徘徊在附近,我不禁感到疑惑,小鳥是不會說謊的,還是因為那四個人搬到了這裡,那個人就不打算繼續下去了嗎?
  結束了長達數天的假期,我回到了公司上班,經過這段期間的休養,我的氣色潤澤了許多,已經不太需要安娜姐替我操心了,不過她還是叮囑我遇到困難一定要跟她說,我也不好意思拒絕她,只能小小聲地應了幾下。
  倒是我的助理,經過我宛如惡魔一般交給他堆積如山的工作,歷經滄桑的他已經能夠獨當一面了,甚至在我不在的時候指導員工節目製作的問題,我立即露出了讚賞的眼神,並將他叫到了我的辦公室。
  一開始他還一副緊張的樣子,在看到我一臉和善地跟他說「沒事,坐下吧」之後,戰戰兢兢地找了張椅子坐下,然後挺直背脊面色涼涼的說道:「老闆,妳要……開除我了嗎?」
  「我怎麼會開除你呢?」我笑臉盈盈地望向他,續道:「我看你在我不在的這段期間幫了員工不少忙,還將我交給你的工作都做得那麼好,我想把你推薦給華銳。」
  一聽到「華銳」二字,助理的表情頓時感到如臨大敵,我也不知道他為什麼會露出那種表情,在華銳工作可是多少人夢寐以求的職業,還是因為李澤言對我們公司嚴格到每個月都要我去做匯報,讓助理感到壓力山大才露出那種表情嗎?
  我立即拍了拍他略微顫抖的肩膀,然後一臉「我知道」的表情,說道:「李澤言也不是那麼可怕的人,雖然他嚴肅、不苟言笑、撲克臉、總是冷言冷語……」
  「這……難道不可怕嗎?」助理小小聲地說了幾句,卻還是清清楚楚的傳進我耳裡,我頓時「噗哧」一聲笑了出來。
  「也是,雖然可怕,但還是有溫柔的一面……比如……」說真的,忽然叫我想想李澤言對人好的一面,我竟然也想不起來,他對我的好都是私事,講出來有點不好意思,於是我臨時想到了某個東西,就這樣脫口而出:「……比如,好的員工福利?」
  「……」助理一臉無言地看著我,最後嘆了一口氣,說道:「老闆,我只想待在妳的公司,安娜姐曾經對我說過,老闆的身邊需要有個會幫忙分擔還會照顧她的人,作為助理我是最好的人選,而且我也沒看過哪個公司的老闆對員工就像親人一樣,我已經......開始對這家公司有感情了,可不可以不要趕我走?」
  我真的沒有想到我的助理竟然對公司有這樣的想法,眼眶頓時感到一陣濕熱,是屬於感動的那種,不過我還是強壓下自己想要擁抱助理的舉動,雖然這裡目前只有我們兩個,但如果被突然進來打擾的員工看見也是一件不好的事情。
  不過在偶然的情況下我聽見魏謙說希望李澤言身邊有第二個助理替他解憂,也讓魏謙能夠稍微緩口氣,看我員工這麼想待在我公司的份上,我只好另外替他尋人了。
  「好吧!既然是安娜姐的意思,我也不好意思把你從我身邊移走了,既然這麼不想離開的話,就好好待在我身邊吧!」我拍了拍他的肩膀,對方立即如釋重負一般大大的吐了一口氣,然後癱軟了下來。
  一向精明幹練的助理原來也有這麼脆弱的一面,我忽然想到李澤言也不是像人們內心所想的那般刻薄,但他在我面前永遠都是那樣的可靠,我也從未見過他示弱,或許……他只是防備心比較重嗎?
  也許我向他人展現自己脆弱的一面已經成為了常態,而我也理所當然地接受他人給予我的幫助,有些厚臉皮了點,但並不是所有人都像我這般仗著自己的優勢──也就是女孩子這個身分,當然我也不會說每個女生都像我一樣,我只是厚臉皮的利用他人的惻隱之心罷了。
  這樣說自己有些貶低了……至於有哪些地方說錯了,還請見諒。
  我望向公司不遠處的巨大電視牆,經過了大概無數個月的趕工,周棋洛所參與拍攝的電視劇已經正式殺青,現在正在播放它的預告,黎芯蕊那清麗脫俗的容貌很適合精靈這個角色,再加上周棋洛本身就無法讓人抗拒的魅力,整部電視劇好像光靠這些就引起了不少話題,更有不少粉絲已經開始在論壇上瘋狂討論這部奇幻片的細節,而我則是看到了預告片中人類男孩與精靈女孩的互動,卻完全代入不進去,更可怕的是,我竟然對於周棋洛與其他女生有親密互動而感到些許煩躁。
  由於電視劇的播出讓黎芯蕊的人氣水漲船高,讓更多人都看見她的演技與魅力,在眾多讚美的底下,也有不少黑粉說這個女星都只是靠著周棋洛來穩住自己的人氣,但在這之前她就已經是超級新星,因此這些言論也都在粉絲的護航之下漸漸的潛水了。
  我下意識地叫了身邊還在慶幸自己終於可以留在公司的助理,請他幫我調查黎芯蕊的各個資料,當然涉及到個人隱私的就不必了,但我相信那些存在於娛樂圈以外由瘋狂粉絲所誕生的「私生飯」勢必會挖掘出偶像的隱私,所以我就叮囑了助理不要讓我看見不相關的東西,他也知道分寸,就當作是工作一般沒去問要查這些東西做什麼,趕緊離開辦公室去執行任務去了。
  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吃黎芯蕊的醋,根據上次去探班所看見的,她的個性也滿不錯,而且又跟周棋洛關係很好……
  不排除未來會有他們二人的八卦產生,而且我還拜託了他幫我調查林子桓的事情,只希望周棋洛不要被這些事情給煩到了。
  一講到八卦,我就想起了上次華銳鬧出的新聞,還有許墨手機另一邊自稱是他女朋友的女孩,感覺我周圍的人都漸漸地展開了桃花,至於白起嘛……則是沒有任何桃色新聞出現。
  我不禁開始幻想未來這些人都交了女朋友之後,還會不會把我忘掉?不然就是跟他們的女朋友交好,然後眾人一起去玩之類的,可是想到這裡我敏銳地察覺到自己正有一股失落感從心底湧上來。
  我漠然地盯著眼前的電腦,思緒十分紊亂,就連窗外那面電視牆已經播放了另外一部廣告都沒注意,腦海中滿是自己被遺棄的模樣。
  遺棄……遺棄……
  ……遺棄……?
  我的眼前瞬間黑了一片,有一抹白光在我腦海中閃過,白光之中我隱約看見了無數個人正圍繞著我,我周圍同時充斥著不少儀器,許多管子扎在我的手臂上,而我看起來是那麼的無助。
  這是什麼……?畫面中的我看上去只有五歲,而這些穿著白衣的人嘴裡喃喃念著些什麼。
  「沒反應……」「失敗品……」
  什麼……?我的頭好痛……
  我聽見了重物被丟棄在地上發出來的悶響,那是我的軀體。
  白光閃過,我的視線重新回到了熟悉的辦公室裡面,而我可以感覺到自己的雙眼失焦,表情呆滯。
  我聽見了窗戶打開的聲音,有一抹纖長的身影一躍而進,他的長相清新讓人難以忘記,卻又讓人不曉得他的真實身分。
  他來了……
  「Queen!?」林子桓緊張地將我抱在懷中,我木然地接受了他的動作,只因我的腦袋還在吸收方才那些畫面,而他的身上我也感受到了一絲與這些畫面相仿的氣息。
  辦公室裡我看見了不少亮點在動,他們集結成了數條絲線,建構出了一個空間,就我可以理解的範圍裡,我大膽猜測這些光點就是Evol具現化的軌跡。
  我可以感受到自己的細胞正在鼓動,也可以感受到這整個辦公室經過光點而架構出了一個與世隔絕的空間,我知道這並不是我的Evol,能夠拿來解釋的,大概就只有我眼前的這個人……
  「林子桓,這是你弄的嗎?」我大概知道這個空間除了我與他之外其他人都進不來,也聽不見任何聲音,除了他的手筆,我想不到現在有誰會這樣用。
  「Queen……妳看見了嗎?」雖然林子桓臉上的表情看上去很擔憂,但我可以清楚感覺到隱藏在其中的迫切:「妳正在覺醒……」
  覺醒……?是指我能夠看見Evol的光點所建構出來的軌跡嗎?還是有更深層的意涵?
  眼前的男人知道許多關於我而我自己卻不知道的事情,這樣很奇怪,以往我根本就沒有與這個人接觸過的記憶,這個人卻對我瞭如指掌。
  也許我應該再問他些什麼,然而自己的嘴還未張開,對方就猜透了我正在想些什麼,率先開口說道:「……不要!什麼都不要說,我也不想看見妳覺醒之後…..!」
  他在說什麼?Evol能夠覺醒是多少Evolver所奢求的?在這個已經能夠接受Evolver存在的世界,也有許多人巴不得成為Evolver,他現在卻說不希望我覺醒?
  還是說我的Evol,本身就不應該覺醒?
  「林子桓……我們是不是在哪裡見過?」最後,我還是無視他的話把自己腦袋裡積存很久的想法問了出來:「依照你之前對我說過的話,我可以合理的懷疑…..你是不是……已經跟我相處很久、甚至是到了怎樣都沒辦法忘記的地步?」我的夢境中,那位跟林子桓長得很像的男子,或許就是他了……
  他長嘆了一口氣,將我好好地放到了椅子上,眼神充滿了眷戀與不捨,還有一些我無法看透的情緒,接著用像是已經準備許久的語氣對我說道:「我本來不想讓妳捲進來的……也不想再讓妳經歷那些……但是妳這麼問的話,我就把妳可以知道的都告訴妳吧……畢竟這也是妳的權利。」
  我可以知道的?所以還有我不可以知道的?我正想站起身問出來,就被林子桓用一隻手指輕輕地壓回了椅子上,接著他將手掌覆到了我的額頭,我的腦海瞬間被一股白光佔據,緊接著又是夢境中那樣的消毒水味刺激我的鼻樑,無數個穿著白衣的人圍繞在我身邊……
  正確來說,是圍繞在我與林子桓的身邊,而床的另一側還有一個金髮的男孩,但那男孩很快就被帶離了這個房間,仔細一看,男孩的容貌與周棋洛十分相似……
  「啊啊啊啊啊──!」痛苦的哀嚎將我的視線從那金髮男孩的身上移了回來,我看見林子桓正在被注射什麼液體,而看起來只有五歲的我則是不願意面對現實的抱著自己的頭蹲下身子,什麼也不願意去看。
  所以……這是……我五歲以前的記憶嗎?
  緊接著畫面跳轉到了某個黑暗的空間,我看見林子桓以君王之姿坐在上面的椅子──或許也可以稱之為王座,他俯視著底下曾經虐待過我們的白衣人,並露出了不符合他那張清麗容貌的殘忍笑容。
  他……或許……就是曾經說過的「覺醒」了。
  Black Swan Lock──這是他之前對我說過的代號,而這些人卻把不應該打開的鎖給打開了,造就了自己的末日。
  而同時,我也見到了自己的末日。
  一道長廊倏地在我眼前延伸,無數面鏡子正毫無章法的任意排列在走廊的兩側,而我可以看見鏡子中正倒映的景象……
  不就是戀語市嗎!?我慌張地想要衝上去看清楚,卻見那面鏡子正以肉眼看得見的速度崩毀。
  「這是一個世界,Queen。」林子桓的聲音在我腦海響起:「正確來說,是另一個平行世界。」
  所以……碎掉的意思是……?
  我嘗試不去靠近那些鏡子,而某些鏡子其中也倒映了許多人,但我停留最久的,還是那些我日常生活中的羈絆……
  我看見白起為了救我卻葬身在他最害怕的火海中,而我則是含著眼淚陪伴在他身邊,我們終於能夠永遠在一起了;許墨為了成就他一生的宿願與我背道而馳,最終卻還是敵不過心裡的聲音選擇與我廝守,結果遭到了原本組織的暗殺,死於一個沒來由的車禍底下;李澤言嘗試在我不知名的消逝之前控制時間讓我存留更久,卻遭到時間的反噬急速衰老,最後死去;周棋洛……我沒看錯,那個金髮男孩的確是周棋洛,他與仍舊在實驗室中的我說話,他說,他未來要成為歌手,要替我唱歌……結果我們最後都沒迎來結局……
  這裡每一個人都有一個平行時空,而我眼睜睜的看著這些鏡子崩壞,代表又一個世界消逝了……
  我大概知道為什麼這個自稱自己為「黑天鵝」的組織要稱林子桓作「Lock」了,他應該永遠被鎖上……
  我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感到過恐懼。
  林子桓收回了放在我額頭上的手,並露出了看上去有點像是絕望的表情,但是不管怎麼樣,我沒辦法再像以前那樣只是把他當作強大的Evolver看待了。
  他根本就不是人類……他已經不是人類了……
  「我不想要妳露出這種表情。」林子桓的聲音聽上去十分哀傷:「我希望妳只是把我當作一個夥伴……」
  「不可能!」我歇斯底里的推開了他,毫無頭緒的只是大聲吼叫:「我不相信……我不相信……」
  我不相信這些未來會發生在我身上,我根本無從去想,也根本就不敢去想。我可以知道林子桓出現的原因了。
  他一開始說過想要救我……又露出了那樣的表情,原來是我們曾經有過一段過去,而那面我尚未看過的鏡子當然也崩解了,他想要救贖我,選擇無限的穿越許多個世界,結果每個世界迎來的結局都是悲劇……
  那如果……我覺醒了呢?
  當我意識到的時候已經將這句話問出口了,林子桓露出了悲憤的表情,頭低下來,以我能夠聽得見的音量輕聲說道:「妳會……被當作祭品……犧牲掉。」
  




  作者後記:

  抱歉,這裡是堅果,太久沒有更新文章了,我猜我的讀者大概都跑光了吧......哈哈哈哈哈哈......

  最近遇到了寫作瓶頸期,幸好最後走到了比較好寫的橋段,先說,那段特別長的段落參考了《戀與製作人》的原版劇情,之後再自己加工過後出爐了,所以......我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希望各位看的開心就好。

  最後,感謝各位的閱讀,如果有任何建議或意見都歡迎在底下留言,別忘了您的支持與鼓勵都是作者前進的動力唷!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