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戀與製作人】劇情向同人文(4)

堅果 | 2021-01-17 01:34:11 | 巴幣 2 | 人氣 132

【戀與製作人】同人文
資料夾簡介
戀與製作人的劇情向同人文,女主自設,男主或許有些OOC,請斟酌觀看。 圖片來源為網站,權利皆為戀與製作人官方所有,若有不適還請告知。

  第四章
  對於林子桓的出現,我感到一臉茫然,既對我說了些讓我摸不著頭緒的話,又擅自自己跑掉,更加地讓我感到不解,所幸在他離開以後,悅悅等人便出現在了我的病房中,一時之間的熱鬧讓我暫時忘掉了這段不愉快的回憶。
  安娜姐一看到我便上前關心地摸了一下我的額頭,接著放心的點了點頭說道:「嗯,很好,沒有發燒。」
  「老闆,妳知道妳差點要嚇死我們了嗎!?」悅悅一副急到要哭出來的神情,讓我產生了股罪惡感,只好低下頭跟各位說聲抱歉,接著將自己最近幾天的作息一五一十的報告出來,果不其然招來了安娜姐的碎唸,但至少讓我踏實了許多。
  員工蜂擁而至,一瞥到韓野我就想起對方當小弟當得十分稱職,連我暈倒都要通知白起到醫院看我,又想到其他員工對魏謙和沈遠來說都是熟人,我不禁瞇起眼睛掃視了前方一票人,看來我要好好矯正一下風氣,讓他們個個嘴巴都緊實一點了。
  接下來我擺出了上司特有的威嚴好好數落了這批員工一番,不要一出事就把消息洩漏出去,更何況是我的私事,雖然老闆的私事有時候會影響到全體員工福利,但是自己的身體狀況被別人瞭如指掌還是會渾身不自在。
  韓野吐了吐舌頭打算轉身逃跑,結果被悅悅狠狠地給跩了回來,不枉我平時照顧他們有加,這種時候就派得上用場了,幹的好啊悅悅!
  在經過我的「淫威」教訓之下,這群人至少安分了點,我差不多再等一下就能出院了,明天到達公司之後要跟助理銜接這段期間未完成的工作,在這之前可要好好準備,不過安娜姐和那四個傢伙叮囑過我不能再熬夜了,因此我只能乖乖地做好回家睡好睡滿的準備。
  安娜姐替我辦好出院手續,悅悅攙扶著我並由韓野載我們回到我居住的社區,接下來我表示自己能夠應付,因此提前讓他們各自回家去了。
  回到家門口前,忽然有種久違了的感覺,我下意識地往隔壁看去,赫然發現許墨家的門口是半掩著的,壓制不住好奇心的驅使我偷偷的往裡面看去,黑漆漆的玄關讓我看不清楚裡頭,因此我再往前幾步,腳尖卻似乎踢到了什麼東西,軟綿綿的而且帶有溫度,為了避免許墨家突然出現某個奇怪生物,我第一個想法是打開電燈。
  我躡手躡腳地走進玄關,摸索著牆壁上電燈的開關,「啪擦」一聲,突如其來的光明讓我的眼睛有些無法適應,而底下那個被我踢到的「東西」發出了細微的呻吟,仔細一看,竟然是許墨!
  許墨還穿著他在大學任教的實驗袍,而且身上有著濃濃的酒味和似有若無的香水味,這香水應該是屬於女人的,先前遇到他的時候就有在身上聞過。
  雖然不清楚許墨的私生活,但就這樣躺在玄關也不是一件好事,因此我不顧剛出院的自己尚且還算虛弱,打算把許墨攙扶起來並帶去臥室,畢竟比起我,許墨看起來更加需要幫助。
  「許墨,還好嗎?」我蹲下身子試圖先搖醒應該是酒醉了的他,而許墨大概醉的不重,在我輕聲呼喚他的時候就自己睜開眼睛坐起身來一臉迷茫的看著我,我忽然覺得有些滑稽。
  平時總是知識豐富的許墨教導並給予我這個大笨呆幫助,現在竟然換成我要照顧許墨,這個位置應該顛倒了吧?
  許墨的眼神看上去有些空洞,我尷尬地朝他咧嘴笑了幾下,語氣中還帶著擔憂地說道:「睡在這裡不好,我扶你去房間睡吧……」
  「妳覺得……睡在這裡不好嗎?」許墨依舊空洞的眼神望著我,但語氣卻像是平時一樣的帶著一股玩味,似乎隱隱約約還帶著一絲危險的氛圍。
  不知道為什麼我心底感覺到不妙,卻又覺得這個男人並不會傷害我,我那該說是敏銳的第六感總是帶給我意想不到的結果,甚至讓我有點盲目的信任,因此我還是鼓起勇氣回答了他:「怎麼可能會好呢?要是著涼了該怎麼辦。」
  許墨沉默地凝視著我,我以為他就要這樣一直盯著我直到天亮,半晌,他輕聲笑了一下,用著一種我不會形容的語氣說道:「妳在擔心我?」
  「當然啊!就像你擔心我昏倒住院一樣,我也會擔心你睡在地板上然後感冒啊!我扶你去房間吧!」先不說了,我做出要攙扶他的舉動,剛伸出手時卻忽然被一股力量給抓住,並重重的躺在了地板上,而許墨則是居高臨下的俯視著我,將我壓制在地板上!
  這個位置……有點不妙啊……!?
  許墨那看不清的眼眸即使空洞卻仍舊內斂而深沉,他的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弧度,並用手指輕輕的觸碰了我的臉頰,卻又隨即像是燙到什麼一般快速地收回了手,低聲喃喃道:「我不想……碰壞了妳……」
  「什麼……?」我的腦海頓時一片空白,甚至不知道他都說了些什麼,只能茫然地望著他。
  許墨歛了斂雙眸,嗓音聽上去有些沙啞:「妳想知道我為什麼知道妳昏倒的事情嗎?」不等我回答,許墨逕自接下去說道:「因為妳的身邊剛好有我認識的人。」
  這個答案並不讓我意外,畢竟其他三個人也都是因為有認識的人通報才知曉的,而真正讓許墨為難的是,這個人是造就了他生活紊亂的主因。
許墨繼續說道:「我的私生活並不是妳所看到的這個樣子……」他大概知曉我內心裡的想法,畢竟第一次聞到許墨身上有香水為我就在猜測他的私生活是不是充滿女人和酒精,結果被他猜到我所想的了。
我點了點頭,繼續聽許墨說道:「只是被某個女人給纏住而已,妳不要在意,好不好?」
  聽到後面那句「好不好」,我才確認許墨是真的醉了,平常這種對小孩子說的語氣雖然他也會對我使用,但在說這種正經八百的事情時他絕對不會這麼說,因此……我算是見識到了許墨小孩子的一面了。
  見許墨遲遲都未對我動手,我擺脫了恐懼,伸出手輕輕地撫摸著他的頭,並一字一句確保他聽進去的道:「好……我不會在意的,現在乖乖回房間睡覺?」
  許墨的眼中頓時出現了笑意,依舊內斂,但至少沒有方才那樣的空洞,他輕輕的點了點頭,解開了對我的束縛站起身來,而我則是順勢把手放到了他的背後做出攙扶的舉動,許墨並未反抗,我們就這樣一步一步的往臥房走去。
  確保了許墨好好躺在床上並闔上眼睛之後,我順手打理了他的臥室,無意間看到落在床腳的手機,納悶著手機為什麼會突然出現在那裡、也許只是在走動的過程中掉出來時,許墨的手機忽然響起來了。
  「呃……要接起來嗎?」隨便看別人的手機是個不禮貌的行為,但是許墨現在又在睡覺,我也不可能把他叫醒吵他安眠,因此在深思熟慮過後,我選擇了接起他的手機。
  「喂?寶貝,我想死你了!」
  「!?」
  一接起來就是個甜膩的女孩嗓音,我滿臉問號的愣在那裡,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忽然意識到自己的行為有多麼的尷尬,很想就這樣把手機掛掉,但出於好奇心的驅使,我還是鼓起勇氣回答這名女孩:「呃……許墨他正在睡覺,請問妳是……?有什麼重要的事情可以留言,我會幫忙傳達。」
  「……」我緊張地等待著女孩的回覆,但過了許久,電話的另一端始終沒有傳回任何訊息,就在我打算再問一次時,女孩終於回復了我的問題:「妳是誰?怎麼會有許墨的手機?」
  「呃……事情不是妳想的那樣,我是許墨的鄰居,許墨有點小事需要幫忙,我才……!」我緊張地解釋,深怕對方會誤會什麼,但她只是低聲笑了幾下,用著令人摸不著頭緒的語氣說道:「哦?妳就是那個……」
  「嗯?」我也摸不著頭緒的「嗯」了一聲。
  女孩又笑了幾下,說道:「呵呵……沒事,我是許墨的女朋友,很高興認識妳,鄰居小姐。」說完這句,不等我回過神來,女孩逕自掛掉了手機,留下了一臉茫然的我。
  我現在才知道……原來許墨有女朋友啊?那他之前說的「被某個女人纏住」是在說她嗎?可是語氣聽上去又不像,他身上的香水味又是屬於哪個女人的?
  窺探他人隱私並不是我的嗜好,因此我小心翼翼地把手機放好,躡手躡腳地離開了許墨的房間。
  而我不知道的是,在離開以後,許墨默默地睜開了眼睛坐起身來,並取走手機撥打了某通電話。
  回到房間,我意識到最近發生了許多事情,一身的疲倦誘使我趕緊盥洗並上床睡覺,就這樣我乖乖聽了那四個人的話早點上了床,沉重的眼皮闔上,我漸漸地陷入了沉眠。
  夢境中,一隻溫柔的大手輕輕地撫摸著我的髮絲,一聲又一聲的低喃在我耳邊響起,周圍充斥著消毒水的味道,我和一個男人被關在透明的小房間裡,我發現自己的臉頰是濕熱的,原來是淚水在上頭流淌,男人不斷小聲安慰我,沒事的……沒事的……我忽然發現這個男人的聲音很熟悉,就像最近才聽過一樣,接著一群穿著白衣的人員進來,男人將我護在懷中,而我看不清那些人的臉,只因他們都用面具將自己的面容給遮擋住。
  那些人無視男人的掙扎將我帶走,我無力地被兩個人扛著,漸行漸遠中,我隱約看見男人流下了絕望的淚水……
  當我醒來時,我發現自己似乎哭了,臉頰上遺留著淚痕。我不清楚那場夢境究竟是什麼,只覺得好真實,就像自己曾經經歷過一樣。
  一場夢結束,我並沒有因睡眠後甦醒獲得的飽足感,反而覺得更累……我起身看了看時間,是我平常睡醒的時段,並沒有特別的早起或晚起,看來這場夢對我的影響還不大。
  最近因為突然聽得懂動物的語言而讓我有些不知所措,現在我的Evol似乎又正常發揮,仔細想一想,這場夢或許是我的未來也說不定,畢竟目前僅有的資訊我也只能這樣判斷,但如果不是呢?
  我握緊了雙拳回想方才夢境中的男人,在經過我縝密的思考過後,赫然發現那裏頭的人竟然跟林子桓一模一樣!
  林子桓曾經說過他想要救我,但我不知道自己出了什麼事情需要他營救,而夢裡的他又是那麼的無助和絕望,難道我們曾經經歷過那種事情?亦或是即將發生在未來的事?
  我的心臟開始砰砰直跳,林子桓對我來說根本就是陌生人,難以對他產生任何一種情感,可是他看我的眼神卻又讓我覺得我們相識已久。
  看來這件事情需要調查清楚,我必須去接近林子桓這個人,只是這傢伙我也只在醫院見過那麼一次面,完全稱不上熟悉,所以,我必須找個對情報甚是熟悉的人。
  浮現在我腦海中的第一個人便是周棋洛,我記得在某次因緣際會下我得知了他黑客Key的身分,因此便直接將他與情報網連結在一起了。
  一想到這裡我馬上將所有線索做成筆記記錄在本子上,接著穿上外出服前往公司。
  在看到我(表面上)精神煥發的走進辦公室,大部分的員工都露出了放心的表情,而助理則是完全不輸給我的幹練將所有交代的事項都完成,讓我不禁暗自在心底決定要給他加薪,畢竟這次我可是讓助理去整頓公司的風氣,明裡暗裡的施壓了,悅悅他們也是十足十的幫助了我,真不愧對我平時多寵愛這群傢伙。
  我看了看時間表,接著埋首在各個節目企劃案之中,並審核了這次寵物主題的節目,看過預告片之後我給予了指示,助理點了點頭並在企劃案上蓋上通過的印章,這下又一個節目完美的製作完成,明天就可以在電視上播放,我想有白起和周棋洛一起拍攝的節目收視率大概不會差到哪裡去。
  對了,要給白起發個平安信,平時就白起最關心我了,就連離開前都不忘記叮嚀我一定要給他回復匯報病情,我差點就要因為工作而忘記了,趕緊拿起手機給白起發個小貼圖,並表示我已經好很多了。
  見訊息並未馬上回復,我大概知道白起可能又出任務了,昨天會來見我也是恰好有空檔可以請假吧?不可能每次都那麼剛好,我這樣想應該沒錯。
  很快來到了中午,我想起自己在小本子上記錄的事情,本來打算撥通電話給沈遠詢問周棋洛有沒有空,但想一想他一定會說沒有,我二話不說改成直接打給對方,果不其然,周棋洛立刻就接了起來。
  「喂?薯片小姐?」
  「周棋洛,你現在有空嗎?」我一邊摩娑著裙角一邊詢問他,其實我有點緊張,畢竟大明星是不會隨隨便便就空出時間的,因此我已經做好了他會說沒空的心理準備。
  「呃……我正在拍一部電視劇,妳可能要直接到現場來喔……」周棋洛為難的聲音在我的腦袋裡轉啊轉的,不意外果然沒空。
  「沒關係,你如果沒空可以改天,這件事情不急……」
  我本來想表示自己的事情真的沒有那麼緊急,沒想到周棋洛竟然回應:「那可不行,妳的事情就是第一要緊的事情,我給妳地址,來現場找我吧!」
  拗不過周棋洛,我收下了他傳給我的地址,並向公司請了一個小假,最後來到電視劇的拍攝現場,遠遠就看見周棋洛在那裏向我招手,就算我想刻意避開因為好奇而圍過來的群眾目光也無法,看出了我的難處,周棋洛改低調了些,我們悄悄的來到了後台。
  「這是一部怎樣的電視劇啊?」看這拍攝現場陣容龐大,我不禁好奇的詢問周棋洛。
  「這是在敘述一個愛與冒險的奇幻片。」周棋洛笑著解釋:「女主角是精靈族,而男主角則是人類,他們相遇而相愛,通過種種考驗、付出血淚最後才能真正在一起。」
  「聽起來很精彩。」作為節目製作人,我很少主持像這種大型的奇幻連續劇,真不愧是周棋洛,能夠接到這種案子。
  「話說薯片小姐,妳找我有什麼事情?」解釋完畢自己的工作後,周棋洛將注意力放在我的身上,我趕緊回想昨天發生的事情,將遇到林子桓的種種過程和需要尋找對方的原因都一五一十地告知出去。
  其實我也不確定周棋洛會不會幫我這個忙,畢竟不關他的事,況且他還要拍攝大型連續劇又是大明星,有很多行程的,有沒有那個空閒都還不知道。
  周棋洛稍作思索了一下,接著露出以往那樣陽光燦爛的笑容對我說道:「薯片小姐,妳不用擔心,我一定會幫妳幫到底的!」
  「真的嗎!?」我不敢置信地望著他,接著高興地跳了起來緊緊抱住周棋洛,嘴裡不斷大喊「謝謝你!」,周棋洛有一瞬間反應不過來,直到我鬆開了懷抱他才別過臉尷尬地笑了笑,我也不好意思的嘿嘿笑,而我並沒有注意到,周棋洛的耳根子似乎紅了。
  「那就這樣說定囉!我會幫妳去查的,等我的好消息喔!」周棋洛再度露出陽光般的笑顏,直到導演將他喊過去,他才小跑步趕了過去。
  我記得之前在醫院已經排好了幾天的休假,原本是計畫要好好休養身體的,但既然都看到周棋洛接了新的節目,身為他的好友我理應前來應援他,因此我決定運用那幾天的假期到劇組陪伴周棋洛。
  由於經營一間影視公司的關係,我也會認識一些在攝影棚工作或是外景組的人員,還包括一些有過合作的導演或是明星,趁著周棋洛錄製節目的空檔,我在周圍四處晃晃,就遇到不少熟面孔。
  那些人一看到我不外乎就是詢問為什麼會到這裡,然後寒暄幾句過後便又投入在工作裡面,一瞬間我為自己空閒下來感到有些過意不去,不知道為什麼明明就不是自己負責的工作,我還是會有這種感覺,因此我主動提議要幫劇組買些飲料慰問,不意外立即引來一陣歡呼。
  距離這裡最近的就是西月里街那間飲料店,我拎著袋子走不出十分鐘便到達目的地,由於不太清楚劇組人員喜歡些什麼,現在天氣又有些微涼,因此就簡單點了幾杯熱飲,然後提著重重的袋子回到現場。
  周棋洛被導演叫走只是要確認一些台詞的部分,因此用不了多少時間又空閒了下來,很快他就發現拎著重物的我,趕緊走到我面前接過那一袋飲料。
  確認現場的人員負責分送完飲料過後,周棋洛一口一口的喝著一邊找我搭話,我也很樂意能夠和他聊天,兩人就坐在一邊的板凳上,說起來以周棋洛超級巨星的身分坐在板凳上會不會有失身分?不過想一想周棋洛好像也不會在意這些,這麼想的我覺得自己真是容易有些奇怪的問題。
  在與周棋洛聊天的同時,我問了這齣電視劇的女主角由哪位女星出演,周棋洛先是微微的愣了一下,像是在思索接下來說出來的話合不合適,但很快他就恢復了表情,回答了我的問題:「本來是要由羅嘉演的,但她最近風評不太好,所以導演就換了個人選,是個新星,但很快就竄紅起來,現在名聲已經不比我差。」說到這裡,周棋洛露出了楚楚可憐的模樣對我說道:「薯片小姐,如果我不再是超級巨星了,妳還會跟我說話嗎?」
  我被他這句話逗笑了:「說什麼傻話,你永遠是我心目中的超級巨星啊!」在說出這句話之前我並沒有仔細去想,也沒有覺得有哪裡不妥,看到周棋洛燦爛的笑臉,我也跟著他一起笑。
  休息時間過了,由於我請了一個下午的假,因此在周棋洛被叫去拍攝之後我還是閒著的,也就站在攝影機的旁邊看他演戲。
  聽周棋洛說女主角是個超級新星,本來還抱持著猶豫的我一看到她的出場立即就被驚艷到了。
  那就是一名精靈,不論是容貌、氣質,甚至是舉手投足都像個活在森林之中不食人間煙火的精靈,她的肌膚白皙勝雪,淡金色的頭髮經過些微挑染隱隱發光,就像個瓷娃娃一般,讓人移不開眼。
  我記得她的名字叫做黎芯蕊,也有在電視上看過,一時之間想不起來的原因也是因為她在最近才紅的,而最近我都忙於工作鮮少關注娛樂圈,也就在聽到超級新星的時候沒有聯想到她了。
  身為超級新星,黎芯蕊的演技不在話下,甚至能與周棋洛平起平坐,他們兩個搭在一起可說是天作之合,這名導演真會選人,換作是羅嘉肯定不會有這麼好的表現,我並不是刻意詆毀她,只是經過上次的事情讓我覺得羅嘉不是個很好相處的人,況且風評又差,對她的評價也就自然好不到哪裡去。
  當所有人都沉浸在男女主角相愛的氣氛時,我的注意力都放在黎芯蕊的身上,不知道是不是錯覺,黎芯蕊好像也注意到我並偷偷地給我一個微笑,我頓時被那個笑容驚到臉頰紅了起來。
  她、她可是個女孩子!我臉紅個什麼勁啊!?
  在被震撼到之後,我轉而跑到後台去等周棋洛,並開始規劃那幾天的假除了來探班之外還要做些什麼額外的安排,也許可以跟周棋洛去吃頓晚飯?如果他有空的話。
  後台有隻工作人員暫時寄放在這裡的柴犬,經過詢問大概是黎芯蕊的寵物,我看了一眼牠後聯想到自己可以聽得懂動物的話,本來想出聲問牠個幾句,但一想到雖然自己聽得懂,但動物不見得會知道我在說什麼只好作罷。
  結束了一天的拍攝,黎芯蕊和周棋洛一起來到了後台,身邊還跟著幾個化妝師準備替二人卸妝,一看到我坐在那裡周棋洛立即露出了個微笑,而黎芯蕊則是先看了我一眼再看看自己養的柴犬,很自然地對我開口說道:「妳在陪我家小花啊?辛苦妳了。」
  小花……是柴犬的名字嗎?真是既可愛又簡單粗暴的名字。
  雖然陪著小花只是湊巧,但我還是露出笑臉簡單的回應:「沒什麼啦!剛好也要等周棋洛。」他們二人坐到了梳妝台前面任由化妝師給他們卸妝,期間還繼續跟我對話。
  由於卸妝的因素,周棋洛半瞇著眼睛接過了我的回應:「芯蕊,薯片小姐是我的超級好朋友。」
  「棋洛,你都這樣稱呼她的嗎?」黎芯蕊呵呵笑著,看起來跟周棋洛一樣平易近人:「你和她都好可愛啊!」看到她的笑臉對著我,我就知道這大概是發自內心的稱讚吧?
  黎芯蕊給我的印象並沒有像羅嘉那般氣勢凌人,反而比較溫和,卸了妝之後她的容貌依舊清麗,雖然沒有一開始的清靈脫俗,不過還是個清秀佳人,跟周棋洛真的好配啊……
  「聽棋洛說妳經營一間影視公司?如果有機會的話我可以去看看嗎?」卸好妝之後,黎芯蕊轉頭一臉期待地望著我,似乎是怕冒犯到我,她還解釋說:「我沒有其他意思,只是好奇而已。」
  聽黎芯蕊稱呼周棋洛,又聽周棋洛這樣稱呼她,我大概猜測到他們應該是朋友,藝人之間總是會有許多交流,因此也會認識不少夥伴,就像我的工作一樣。
  見黎芯蕊的態度誠懇,我絲毫沒有考慮就答允了她,她看上去也很高興。
  由於還有一些事情,黎芯蕊率先離開了拍攝現場,而沈遠則是站在不遠處等待著周棋洛,周棋洛左右張望了一下過後對我說道:「薯片小姐,我答應你的事情一定會做到。」
  沒想到離開前還不忘跟我做保證,我笑著揉了揉他的腦袋,道了聲「去吧!」,周棋洛笑著跟我揮了揮手,最後跑向了沈遠。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