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戀與製作人】劇情向同人文(1)

堅果 | 2020-12-27 20:23:01 | 巴幣 2 | 人氣 228

【戀與製作人】同人文
資料夾簡介
戀與製作人的劇情向同人文,女主自設,男主或許有些OOC,請斟酌觀看。 圖片來源為網站,權利皆為戀與製作人官方所有,若有不適還請告知。

  第一章
  清風拂過,拂過窗前那大樹的末端,幾片水滴狀的圓葉子順著微風緩緩飄落下來落在了陽台上,落地窗上飄盪著白紗製的窗簾,將那幾片葉子輕輕地從上頭抖落,又順著縫隙飄落到了底下不知何處。
  太陽正緩緩從山頭那兒升起,天空已泛著魚肚白,又夾雜著晴空特有的湛藍色,淡藍的天空泛著些微涼意,隨著清風從窗口趁虛而入,將女孩單薄的身子吹得打起哆嗦。
  我並不是第一次裸著身子待在房間裡,只是今天早上有個重要的會議要開,不得不早點從床上爬起來,剛梳洗完就要光著身子站在梳妝鏡前面想今天要穿什麼衣服,可不是我特別的嗜好。
  很痛苦……半入秋的現在早晨都泛著些微涼意,不趕快穿衣服的話就要感冒了……要是感冒的話,大概又要被公司裡的那些傢伙擔心了吧……
  我盯著衣櫃裡頭為數不多但都是經過精挑細選的衣服,選了一件特別喜歡的裙子,那青花瓷的色調加上水墨的紋理,一直以來深受我的喜愛,也是我習以為常穿出去的衣服,即使今天的會議很重要,我也只在臉上塗了點淡妝就這樣提著包出門了。
  今天的早餐就在外頭解決吧!經過不怎麼精密的計算,大概也沒時間替自己做好早餐在家裡享受了吧……
  離開前我特意往隔壁的房門看去,並不是我有了什麼偷窺別人的怪癖,而是最近幾天發生了一件事情。
  事情回到一個禮拜前……
  我正在辦公桌前確認最近幾期節目人員的配置以及一些零零碎碎的事情,鍵盤敲打的聲音「喀喀喀」的在辦公室內迴響,認真的模樣就像當初製作立誓在某個總裁面前做出絕對要他好看的節目那樣,看的一旁的助理默默的遞上來一杯咖啡,小聲叫我加油。
  就在我認真的Key好文件準備上繳匯報時,辦公室的門傳來了一陣急促的敲門聲,讓我把吞到一半的咖啡差點又吐出來,只好用衛生紙擦好嘴角溢出來的咖啡水,裝出了幹練的模樣把外面的人叫進來。
 進來的是悅悅,一直以來都很認真的可愛女孩,是我們影視公司不可或缺的小天使,就跟安娜姊一樣,是個會照顧我的存在,因此我一直都下意識地對他們很好,當然,我本身也很喜歡他們。
  悅悅一進來看到我的樣子先愣了一下,大概是注意到我嘴角邊還殘留的咖啡渣,當時我自己還沒注意到,她很快地就恢復到了工作時的樣子,拿著工作人員名單慌慌張張地說道:「老闆,我們節目的嘉賓因臨時狀況不能來了,妳有其他好的推薦人選嗎?」
  這種事情不只發生過一次,有些微經驗的我馬上冷靜的對她說:「哪一期節目?」
  「跟大腦科學相關的那一期,我們也已經聯絡了一些人,但他們都有事情不能來……」
  聽了悅悅的解釋,我微微的垂下腦袋思索起來,腦中倒是有個不錯的人選,只是他會不會答應我這個請求……
  「老闆,這節目明天就要開錄了……」
  看到悅悅急的都快要哭出來的臉,我馬上出聲安撫她:「別急,我心裡有個不錯的人選,只是要先跟他確認一下,確認好就馬上通知妳。」
  「謝謝老闆!」悅悅連跑帶跳的衝出了辦公室,望著那樣充滿精神的背影,不禁也讓我打起了精神,將檔案傳送給另一端的使用者後便收拾東西,準備去與那心中的人選會面去了。
  只是,事情的發展往往與預期中的差強人意……
  「許教授不在嗎?」我手裡抱著跟節目相關的資料前往戀語大學的研究所,正準備敲響許墨的辦公室門時,一位白髮蒼蒼的老教授帶著和藹可親的笑容朝著我走過來,笑瞇瞇地說:「哎呀……來找許教授的啊……同學你今天來錯時間了,教授今天有事請了假,要明天才會來囉!」
  「我不是……」我本來想解釋自己並不是戀語大學的學生,但是在聽到許教授請假過後便問了眼前這名老教授,許墨是因為什麼原因請假的,老教授稍作思索了一下,說是因為要搬家,接受了這個匪夷所思的答案,我失望地離開了戀語大學。
  雖然見不到面,但打手機總可以了吧?我試著撥通許墨的手機,然而電子化的女性嗓音一直不斷的重複提醒當事人正忙線中,請稍後再撥……
  好吧!看來這期節目要告吹了……要是被上司知道連這種事情都解決不了,會不會被質疑能力不足啊……而且如果被那個人發現了,我的公司會不會馬上被撤資啊!?明明最不想讓他知道的,明明還誇下海口要他好看的……
  雖然只是一小檔節目,但對我這種小影視公司來說每一筆交易都是可遇不可求的,這下子連一件小事情都處理不好,將來要是遇到同樣的事情,會不會也……
  不行,我不會就這麼輕易的認輸,明天以前都還有機會!抱持著這樣想法的我給許墨留了一條短訊,看了看時間也差不多了,便買了些菜準備回家煮一頓晚餐,順便替明天要是找不到好的人選而壯壯膽,反正真的不行,節目的錄製也可以延後啊!
  不過都答應悅悅了……這下子對她有點不好意思。
  買好菜,我捧著大包小包的塑膠袋到自家門口準備掏鑰匙,卻因為沒辦法空出手來,手肘一直在空中晃啊晃的,一小包塑膠袋就這樣掉了下去,高麗菜滾啊滾的滾到了某個人的腳邊,我慌慌張張的小跑步到那個人面前,低頭說道:「對不起對不起……你……咦!?」
  在我抬頭的那一瞬間,我的眼睛睜的老大,眼前的這個人,不是我一直在找的許墨那是誰!?
  許墨面帶微笑地彎腰撿起那顆高麗菜,並貼心地伸出手來詢問要不要幫我拿,出於禮貌我當然拒絕對方,但他知道我還要拿鑰匙,一時空不出手來,還是順理成章地替我拿了那幾包菜。
  「其實妳不用這麼辛苦的,以後有困難隨時找我就行。」許墨依舊是那樣面帶微笑地說道,我回應了他:「總不可能你隨時就在我身邊吧?」
  「嗯?妳說呢?」他露出個難以讓人猜到他此時正在想些什麼的笑容,我這才想到今天戀語大學那位在辦公室前面的老教授說,許墨今天搬家……
  難、難道……!?
  我往許墨身後一看,不意外的發現了大大小小的紙箱。
  「許墨,你……搬到我隔壁來了?」
  「太驚訝嗎?」許墨掩嘴用著玩味的眼神看著我,我一時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只能巴張著嘴搖搖頭,然後把門打開。
  事後我請了許墨一頓晚餐,就當作是他拯救了我那一顆高麗菜的獎勵,事情的來龍去脈大致上是這樣,只是我發現許墨身為教授,同時也是研究大腦科學的權威,搬來了我家隔壁的最近這一星期都是早出晚歸,甚至有時候還沒回家,不禁讓人有些擔心,改天有空到戀語大學慰問他一下吧!
  出了公寓,我走進了一間距離我家最近的早餐店,那早餐店的老闆娘一看見我就熱情地打了個招呼,我也回應了她一個燦爛的微笑,她點了點頭說:「好久沒看到妳啦!今天也是一樣嗎?」
  「老闆娘還記得我?」我記得我不常來這家早餐店,而且也是最近才發現這家早餐店的,有點好奇老闆娘是怎麼記住我的。
  「當然,像妳這樣可愛的小姐姐,我怎麼記不住呢?」老闆娘回以一個曖昧的笑容讓我有點不好意思,雖然我高中時期的確是校花,但現在是個「妝」出來的時代,美女已經是爛大街的東西了,當然啦!被人稱作美女當然還是很開心的啦……哈哈哈哈哈……
  早餐店阿姨的記憶力真強,即使面對過那麼多的客人,也能在瞬間就記起來我的喜好,很快的一份火腿蛋夾吐司和一杯熱可可就送上桌了,早餐店的牆上還有一台電視,我就這樣就著早餐一邊吃一邊看了起來。
  新聞上琳琅滿目的標題飄過,都是些無關緊要的小新聞,就在我吃完準備結帳走人時,一條醒目的大字從底下跳出來──「驚!華銳總裁與不明女子出現在某某高級餐廳,總裁夫人人選已定!?」
  一看到「華銳」兩個字我以為李澤言──就是華銳的總裁,也是投資我公司的上司──又花費了巨額怎樣了,但是往下看到「總裁夫人」時,我還是很明顯的愣住了。
  公眾人物有一些緋聞想必已經是習以為常的事情了,但聽到這種消息不知為何我的心裡還是有些不自在,以李澤言行事的風格這些緋聞應該很快就能平息了,不過……我還是有些擔心。
  媒體為了爭口飯吃新聞造假家常便飯,而我們這些媒體人存在的意義就是為了導正不良風氣的蔓延,同時做好正確的示範,當然還有其他層面的問題,但那些現在都不重要。
  看到我愣了許久,老闆娘在我面前揮了揮手,睜大眼睛看著我說:「小姐啊,妳怎麼了?」
  「啊……沒事……」羞死人了!
  我摀著臉衝出早餐店,但腦袋裡還是剛才那則新聞的標題,改天有時間……去問問李澤言?不過大概又會被他罵笨蛋吧……他的私事我還是不要輕易的干涉好了,不然到時候影響到公司的營運就完了。
  「妳怎麼了?」熟悉的嗓音打斷了我的思緒,我順著聲音的來源回頭望去,看見了一輛黑色的摩托車就停在那家早餐店的附近,而摩托車的主人正慵懶地倚在車旁,似笑非笑的望著我
  「學長!?」那雙金色的眸子我永遠也不會忘,看到他的出現彷彿回到了高中時期,那沉澱起來的歲月……
  白起一身俐落的黑色背心和一件白色帶點藍色條紋的外套是他日常生活中一直以來習慣的穿搭,雖然之前也想要給他買新衣服,不過他還是委婉地拒絕了。
  聽到我對他的稱呼,白起挑了挑眉,朝我走了過來,一邊說:「我說過了,叫我白起。」
  「白起……」我順著他的話重複了一遍,白起滿意的揉了揉我的頭髮,就像對待鄰家小妹妹一樣,而我也很喜歡他這樣對待我,感覺受到了滿滿的關愛。
  「你怎麼出現在這裡?」我把心中的疑問說出來,白起輕笑了聲,回到摩托車小黑的旁邊,從後座拿起了一頂安全帽遞給我,接著回應:「來接妳的。」
  我沒想到白起會特地跑到我家附近來接我,話說他應該不知道我會來早餐店,我眼裡的疑惑似乎被他解讀了,白起輕咳了幾聲,指著我手上的鍊子,說道:「手鍊。」
  對吼!這條銀杏手鍊是白起送給我的,他說有追蹤的功能,我怎麼給他忘記了呢……我朝白起吐了吐舌頭,接過他給的安全帽,繼續問道:「怎麼今天來接我呢?」
  「……剛好有空。」白起用手背掩住了嘴,但我還是看見了他逐漸變紅的耳尖,看起來…….還是不太了解。
  回應了我之後,白起跨坐到小黑的身上,繼續對我問剛才的問題:「妳沒回答我,妳怎麼從裡面衝出來?」
  我同樣坐到了白起的後面,說道:「沒有啦……只是我的蠢樣不小心露出來,有點害羞……」
  白起沒多問,只點了點頭,接著一句「抓緊我」,我緊緊的抱住了白起,他結實的背脊隨著他微傾的動作勾勒出完美的線條,緊貼在他身上著實有一種緊張感,但他的背後又給人一種安心的感覺。
  在一陣風馳電掣之後,我們順利的抵達了公司的門口,白起說他晚上有任務,沒辦法再來接我,我也能體諒他,跟他道別過後我踩著高跟鞋「咚咚咚」的來到了會議室。
  會議很快地跑完了流程,就這樣無驚無險的結束了,我本來還以為會遇到什麼麻煩的事情,沒想到比想像中的還輕鬆嘛!我把會議的紀錄整理歸檔,作為素材這個也不能漏了,等下還要跑到華銳去跟李澤言匯報。
  一想到李澤言這個萬年撲克臉,好像所有人都欠他錢一樣,我又想到了早上的新聞,看來等下匯報的時候我的心情可能會複雜許多。
  在到匯報的時間之前,我打算去便利商店買杯咖啡,雖然這些都應該是助理去做的,但今天會議時間比較早,助理還沒到公司,我只好親自去跑一趟了。
  說起這便利商店,心情真是五味雜陳。
  記得自己在這裡買個東西就遇到超級巨星,還知道了對方特別喜歡某種口味的薯片,就像小女朋友知道了自己的男朋友喜好一樣的心情。
  哎呀……我怎麼能說周棋洛是我的男朋友……不過好像很多女孩子都把他比喻成自己老公,那種追星的世界不是我的,感覺有點遙遠,又因為跟周棋洛走得近又好像變近了一些。
  身為媒體人自然也會接觸一些明星或模特兒,不過印象中私底下還真的沒有和他們有來往,朋友圈裡出現了超級巨星真的有些……不真實。
  買好了咖啡,我一邊小口小口的啜飲著,咖啡濃郁的香氣隨著裊裊上升的白煙進入了我的鼻腔中,那是讓人放鬆的微苦甘美,也是這一點苦中帶甜的滋味讓我對咖啡欲罷不能。
  「呼……」我長長的呼出了一口氣,想起接下來要面對的事情我就欲哭無淚,已經經歷過李澤言的「惡言惡語」洗禮過後,我有沒有堅強一點……
  從便利商店走到公司的路程不遠,我很快的回到公司發現助理已經在辦公室等候我的差遣,並盡責的在看到我之後便開始報告接下來的行程,在報告的途中還不斷碎碎念著「買咖啡的事情等我來再叫我去」……
  我覺得再這樣下去我會被他們寵壞。
  我裝作若無其事地聽完了整個流程,絕望的發現助理沒忘記把跟李澤言匯報的事情排進我的流程表裡,第一次希望對方出錯反而還給我完成得盡善盡美。
  很好,給你加薪。
  距離匯報時間已經不久了,我站起身叫助理備車,剛好面對了對面大樓的電視牆,上頭正在播放超級巨星周棋洛最新單曲,以及新歌發表會現場底下不斷應援的粉絲,即使他們彼此都不認識,但都很有默契地在為他們心目中的偶像加油,此起彼落的「棋洛!棋洛!」迴盪著,彷彿身在現場一般。
  我不禁沉醉在對方的偶像光芒之中,但也只過了數秒,很快又回復到了以往幹練的樣子,彷彿早餐店裡那個愣愣地看著新聞的女孩不存在一般。
  坐在車上等待前往華銳的途中,我不忘打開筆電繼續工作,最近一期要錄製的節目跟寵物有關,我必須先蒐集相關資料才能對這項企劃案有頭緒,敲打鍵盤的聲音「喀噠喀噠」的在寂靜的車內迴響著,就像時間「滴答滴答」的流逝一般。
  資料一查才發現了許多寵物們不為人知的事情,我立即把這些資料Key到了文件夾,打算也把這些加到匯報裡,就在我認真工作的時候,車子也來到了華銳的前面。
  果然不出所料,因為早晨的新聞華銳的門口已經聚集了很多記者,在看到我準備進入時還紛紛湊過來想要找我挖八卦,就在這時華銳裡頭走出來幾名身形剽悍的保鑣,以我為中心將我團團圍住,將我安全的送了進去,我不知道這些保鑣究竟是李澤言安排的還是單純的大廳保安,不過連我的助理都被擋在外面了……我還是不要多想好了。
  搭電梯的時候魏謙正與我同行,想起早上的報導我不禁擔憂的跟魏謙說:「李澤言會不會有事啊……」
  「妳放心,這件事我們很快就搞定了,妳安心地做妳的匯報就好。」魏謙露出了「包在我身上」的表情,我投以了半信半疑的目光,最後還是選擇相信華銳,相信李澤言。
  到達了辦公室的門口,我輕輕地敲響了門,裡頭一聲不冷不熱的嗓音響起:「進來。」
  門被打開,我躡手躡腳地走進去,總裁辦公室的陳設一如往常地清冷又不失典雅,空氣中還飄散著冷冽的香氣,如果前面的人不是擺張臭臉,這幅畫面搞不好還挺讓人放鬆的。
  「李、李澤言……」我支支吾吾地看著他,不知道該說什麼,想說「我來匯報了」,又想到門口擠著一團記者,脫口而出的話還是我自己控制不了的:「你……還好嗎?」
  「……」李澤言朝我投以了像在看白癡的目光,隨後嘆了口氣,說道:「……妳就只有這點問題?」
  我心裡有好多好多問題想問,但是我知道這些都於事無補,也不知道李澤言會不會一一解答,如果他對我有足夠的耐心的話,或許吧?
  「我今天是來匯報的,不做其他事情。」我朝他露出一抹微笑,一如既往的開始向他報告公司近期來的營運狀況以及節目企劃,看他眉頭也不皺,很認真地聽我說話,我想我大概做對了事情。
  匯報流程很順利地結束了,李澤言挑出了幾個問題後抿了抿雙脣,最後卻什麼也沒說,但我知道他不會讓我擔心,也就很放心的在保鑣的護送下離開華銳。
  助理坐在副駕駛座的位子向我確認接下來的行程,將這些事情都處理完過後也到了下班時間,今天不用加班,悅悅跟安娜姊他們約好了要去吃飯,而我因為還要準備節目婉拒了他們的邀約,窩在家裡寫著企劃案、蒐集資料。
  打字打到半夜昏昏欲睡,既然早上喝了咖啡沒用那就再泡一杯!
  我起身離開房間,經過客廳時聽見了隔壁傳來了開門的聲音,是許墨回來了!?
  我興高采烈地衝出家門想要跟許墨打聲招呼,卻不小心被自己笨死,被門口的高跟鞋給絆倒,我跌了個狗吃屎。
  在聽見我淒涼的哀號之後,許墨才從門後方走出來看看情況,看到我坐在地上,他的雙眼充滿了擔憂,並溫柔的將我扶起,而我在距離他極近的情況下,聞到了一絲女人特有的香水味……
  難道許墨最近都這麼晚回家,是因為……?
  「不好意思,沒看到妳出來,害妳……」許墨似乎是意識到自己身上的味道,刻意在將我扶起來之後與我隔了段距離,不過語氣還是一如既往的溫柔,只不過像是在掩飾什麼。
  「沒事,是我想跟你打聲招呼而已,才不小心犯蠢……」我搔了搔頭,忽然覺得自己好像闖入了他的私生活。
  或許我無法想像,許墨這麼一個優秀的科學家私生活竟然充滿著女人,還因此每天早出晚歸,不過在我印象裡他還是個溫柔、值得依靠的人。
  「……」我不知道自己露出了什麼樣的表情,讓許墨一臉「妳是不是誤會了什麼」的樣子,當然我會否定自己的想法是不是正確的,不過在我還沒完全了解一個人之前,我能做出的判斷也就只能這樣。
  許墨嘆了口氣,喃喃說道:「也只能怪我在這個時間點回家了……」不等我回應過來,他立即將問題轉移到我身上:「妳怎麼還醒著?睡不著嗎?」
  我就這樣被這個問題給帶走了:「我還在寫節目的企劃案,怎麼了?」我的語氣稀鬆平常,好像熬夜這種事在我的字典裡是再平常不過的事情,我想這對許墨來說應該也一樣,不過許墨並不認同我的想法。
  「早點睡,別再寫了。」他想溫柔的摸我的頭,揉一揉我的頭髮,但手伸到一半就停了下來,像是怕碰碎了什麼一般小心翼翼地收回了手,我以為這只是他的客套話,但好像真的是希望我早點睡覺:「如果是要匯報的話,妳休息夠了才有更多精神。」
  李澤言大魔王,你強制要我匯報的事情難道已經傳遍了大街小巷了嗎!?
  我嘿嘿笑著點了點頭,以為許墨會就這樣跟我噓寒問暖過後就回去休息,但沒想到在腳踏出去一刻過後,他回頭露出了曖昧不明的笑容,說道:「希望下次還能再嚐到,妳的手藝。」
  聽到他這句話,我這才想起不久前才煮了一桌菜要感謝他替我救了那顆高麗菜,但其實也是要慶祝他搬新家,這句話我沒說出口。
  話說……我自己吃起來還好,但他真的喜歡我做的菜嗎?
  如我所想,華銳很快地就把李澤言的緋聞給壓了下來並出面澄清,事情就這樣在他們積極的處理之下告一段落,我心中的大石也放下了。
  雖說李澤言這個人不苟言笑的,但某些方面來說對我還是挺溫柔的,像是那天進去華銳時安排的保全,還有在知道Souvenir的店長是他之後時有時無的「照顧」,呵呵……如果他能夠再坦率一點就好了。
  最近要準備那期寵物相關的節目企劃,因為是自己感興趣的題材因此我格外認真,開始搜尋身邊有養過寵物的人,就在這時韓野湊了過來對我說:「欸?妳不是已經知道有哪些人選了嗎?」
  「哪些?」我一頭霧水的看著他,看著韓野詭異的微笑,我的背後起了一陣雞皮疙瘩。
  「當然是白哥啊!你們不是一起養了隻鴿子小白嗎?那白哥當然是你心目中最適合的人選啊!」韓野覺得自己的主意很棒,一副乖狗狗要求誇獎的樣子,真的很想往他的臉揍上一拳,但基於我淑女的形象,我還是選擇狠狠瞪了他一眼。
  沒想到他竟然偷了我的手機,還撥通了白起的電話!
  「韓野!你給我回來──」我大叫想追上去,卻絕望的發現白起已經接起來了。
  「嗯?」另一端的白起聲音聽上去有些慵懶,甚至還有些疲憊,衣服摩擦的聲音悉悉簌簌的傳來,不知道他那邊發生了什麼事情,基於一些原因我有點害羞,不知道該怎麼開口。
  最終我還是鼓起勇氣說道:「白起……你、你在做什麼?」
  白起長長的吐了一口氣,從我這邊可以依稀聽見他呼吸急促的聲音:「剛結束完任務,準備回家。」
  原來是這樣,怪不得會傳出那種聲音。
  「那……那我不打擾你了……」我怯生生的聲音傳在白起耳中不知道他會是什麼想法,感覺的到他有些微愣甚至錯愕。
  白起問道:「不打擾,妳有什麼事情不方便跟我說嗎?」
  我沒持著電話的另一隻手摩娑著裙角,支支吾吾的說:「也不是不方便啦……就……可能要麻煩你……」
  我聽見白起那一端傳來一聲輕笑,接著就聽見了他的聲音:「不麻煩,只要是妳,我一點也不麻煩。」
  聽見他這一句話,我心頭小鹿亂撞,明顯地感覺到自己的臉頰在發燙,耳根子也紅了起來,我趕緊甩甩頭,把那些亂七八糟的想法拋到九霄雲外,原本還扭扭捏捏的我瞬間開朗了起來:「白起,謝謝你。」頓了頓,我繼續說:「今天中午有空嗎?我們在朝原路的咖啡廳會合。」
  「嗯,有空,我等妳。」白起笑著回覆了我,接著我掛掉電話,為接下來的會面做準備。
  時間飛快的流逝,轉眼間已經到了中午,我迅速的跟助理交代自己的去向便提著包前往咖啡廳。
  「喵嗚~~」最近朝原路出現了許多流浪貓,一些較有愛心的人會駐足在這兒餵食貓咪,而且這些浪貓都不怕人,還有一隻在磨蹭著停下來等紅綠燈的我,我立即把牠抱到了一邊,身上也沒帶什麼吃的,就到便利商店買了些貓糧餵食牠。
  這隻貓咪白白的,身上帶有黑色和棕色的花紋,一塊一塊的,是隻三毛貓,而且眼睛圓滾滾的,身材也有些圓圓的,看來伙食不錯,養的肥滋滋的,我忍不住牠的肉肉捏了一下,沒想到貓咪竟然呼嚕了幾聲,往我的手蹭啊蹭的。
  「哇……好可愛!」我的心瞬間被治癒了,當然還沒忘記要趕緊去赴白起的約,只能依依不捨的看著貓咪跑到巷子裡,那貓咪挺有靈性,還一直目送著我,離開前我又回頭看了一下,卻瞬間被自己這個舉動給嚇死。
  那隻貓咪……是不是在說話?
  不是我的錯覺,我確實看到了貓咪開口,雖然發出的是貓叫聲,但我卻可以清楚在腦海裡聽見牠對我說:「謝謝妳,可愛的人類女孩。」
  我揉了揉眼睛,那隻貓咪已經離開了我的視線,我不敢置信的想要再次確認,卻已然沒有了貓咪的足跡。
  到了咖啡廳之後我還在想著剛才震驚我的事情,有點心不在焉,良久,我都還沒進入正題,白起對我投以了擔憂的視線,把桌上唯一的甜點推到了我的面前,說道:「吃吧。」
  「啊……?」我愣愣的望著他,白起說:「攝取點糖分或許妳心情會比較好,發生了什麼事讓妳心不在焉?」
  我接過了他推過來的蛋糕,小口小口的吃著,甜甜的奶油在口中化開,也化去了我內心的不安,果然甜食是緩解心情的最佳良藥。
  我用叉子戳著蛋糕,還不想讓白起知道我遇上了隻會說話的貓咪,於是我低頭說道:「沒事,我們來討論正事吧……」
  白起用著狐疑的視線看著我,但也沒戳破我的謊言,順著我向他詢問的問題一個一個回答,最後還答應了我可以上節目。
  差不多處理完之後,我陪著白起在咖啡廳裡閒聊,還是忘不掉剛才發生的事情,我最終還是向白起說:「白起。」
  「嗯,我在。」
  「我們人都有Evol了,動物會不會也有Evol?」
  白起聽了我的話沉默了數秒,他用攪拌棒輕輕地攪了攪手中的那杯咖啡,隨後露出了擔憂的視線,問道:「妳是不是遇上了什麼?」
  我把在前往這裡之前發生的事情說給他聽,白起露出了意外的表情,但他最終還是沒有給予正面的回應,轉而擔心起我來:「妳別想太多,或許只是錯覺而已。」
  我當然也希望只是錯覺,但那感覺又深刻的印在我的心裡。
  我點了點頭,把甜點和咖啡都吃完後,我們向彼此道別。






  作者後記:


  第三次了,真的非常不好意思......第一次是為了版面要整整齊齊,所以才重新發表,過去的作品就算了,這次因為遇到新舊版創作版面交替,為了讓整部作品看上去不要跳版面才重新發表,幸好也才沒幾篇(?)。

  第二次是發現發佈到日誌上面去了......(囧)

  結果我這個最怕麻煩的人,最後還是選擇了麻煩的工作,跑去讀設計系了......

  感謝您的閱讀,如果有任何問題歡迎在底下留言,別忘了您的支持與鼓勵都會是作者前進的動力唷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